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五十一章聚眾燒烤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6日 21:42 [字數] 38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權二代們的目的地是一間在外城的大宅院,目測很荒涼,芳草萋萋。幾間破爛房舍,面積倒是不校

赫連瑜跳下馬車,連連驚呼:「七哥,你這地方真不錯1在小孩子眼裡,尤其是這種富貴窩裡長出的小孩,這麼個荒涼十足的宅院比繁華屋舍更有吸引力。

赫連熙的地方?他今年多大?

林若拙若有所思,觀察周圍布局,四周鄰人稀少,然過兩條街就是人生鼎沸的街市,鬧中取靜、生活便利,還不打眼。真是個很好的秘密據點。

「七哥,這裡還鬧鬼不?」赫連璞興奮的東張西望,「不是說因為鬧鬼才賣的便宜?」

赫連熙咳嗽了一聲,道:「鬧鬼之說不過是無知愚人自己嚇自己。朗朗乾坤,哪有鬼怪。」

鬧鬼?房子便宜?通常,飛檐走壁的武學高人,也是可以扮作鬼嚇人的。

林若拙腦中竄起一條線,似乎明白了什麼。

赫連濯緊緊跟在她身後,親熱的問:「你怕不?怕就牽著我。」

赫連瑜已經蹦躂了一圈回來,高興的宣布,第一,他已經命侍衛去捉蛇了。第二,他找到了一顆很高的老樹,適合攀爬。比賽地點有了。

「你真要去。」小九十分擔心。赫連熙也道:「服個軟就行,八弟不會計較的。」

切!那是你們不知道姑奶奶爬樹的本事!林若拙帥氣的一甩頭,問赫連瑜:「樹在哪兒,繩子準備了?」

「老規矩,都有。」赫連瑜興奮的帶路,邊走邊對赫連璞道:「你一看就知道了,小六這套本事我第一次見也嚇一跳呢。」

一般情況下小孩子爬樹,都要先踏上最低端的枝椏。而林若拙的方式不同,她選擇的是用一根繩子拴在身上,多出來的那截繞過樹榦,利用懸空臂力,一截一截往上爬。要點有兩個,臂力和身體技巧承重。運用這種方法,連最光滑筆直的雲杉樹都能上去。一開始她技巧不成熟,只能爬一點點。經過教拳腳的女師傅指點后,現在已經很靈活了。別人家的孩子不心疼。恆王妃不允許赫連瑜爬太高的樹,林若拙卻沒人管。這種情況下,她的技巧能力領先幾條街。令赫連瑜羨慕不已。

「看看!上去了。」

三個皇子看的目瞪口呆。老八早在看見筆直光滑的樹桿時就嚎叫赫連瑜耍他玩。結果,林若拙嗖嗖嗖,如一隻靈活的猴子蹭蹭而上。驚愕之餘,他很男子漢的服氣:「成!這本事,能和我們一塊兒玩1

這叫什麼事!赫連熙嘴角抽了又抽。他真心認為,林家六姑娘將來難嫁了。真的,真難嫁了。就這樣的,還不如林若涵呢。

等到林若拙下來的時候,又是一陣驚險。繩索微微一松,只用了一秒,她就瞬間從高高的頂端滑到了底。

「啊啊1小九尖叫著歡呼,臉激動的通紅。

林若拙甩甩袍子,拿出一顆在枝頭摘的花苞,米粒大小,淡黃的花瓣還未展開。遞給小九:「給,我在最高的枝頭摘的,大概是今春第一朵。」

小九如獲至寶的收下,小心的放進貼身荷包。

赫連瑜大聲嚷嚷:「願賭服輸!老八,你得吃蛇膽,生吃蛇膽!哈哈哈1

「胡鬧1赫連熙頭都疼了,「吃出病來怎麼辦?」

誰料赫連瑜振振有詞:「我早問過人了,澆上烈酒吞服就可以,好多人這麼吃過。」小看他,他才不是莽撞的人,早找可靠的人打聽過了。

赫連熙頭更疼,吼回去:「那是你沒說是誰要吃,你說是你自己要吃的試試看?看誰敢和你說沒事?」

「也不是我吃埃不是老八先試么。」赫連瑜大大咧咧,「願賭服輸男子漢1

赫連璞決不能容忍自己背上『不是男子漢』這個名聲,咬牙道:「拿來我吃。」

侍衛們原來只知道主子要捉蛇玩,哪裡想到有這一茬,嚇的魂飛魄散,幾條菜花蛇險些捏不祝喪著臉勸:「世子,可不能啊!八皇子胃弱,傷著了怎麼辦?」

林若拙也不想事情鬧僵了,打圓場道:「蛇膽先別管它,咱們把蛇烤了吧,蛇肉挺好吃的。」

聽到她第一句話,赫連熙還點點頭,緊接著後面兩句差點把他肺氣炸。什麼叫烤著吃,這東西能吃嗎!

火堆到底是燃了起來,侍衛們熟練的給菜花蛇扒皮掏內臟,蛇膽泡在酒里,蛇肉洗乾淨切成一塊一塊,叉著架在火上烤。

抹上調料,香味漸漸飄了出來。

赫連瑜眼睛盯的眨也不眨:「能吃嗎?」

侍衛們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吃當然沒問題。可要說一句「能吃」,誰有這個膽子?

侍衛們支吾不語。赫連瑜不耐煩的又問了一遍。仍然沒有人回答。林若拙撲哧一笑,伸手拿起一根竹籤,叉過一塊蛇肉吹了吹,放進嘴裡,味道還行。不好吃也不難吃,燒烤獨有的火燒味還算有些特色。

赫連瑜緊張的看著她:「怎麼樣?能吃嗎?」

林若拙瞥他一眼:「見過鄉下人吃河豚嗎?從來沒人請的,桌邊放一雙筷子,吃了生死由天命。」

「這是怎麼說?」小九追問,「河豚是什麼?」

可憐的孩子,連河豚是什麼都不知道。林若拙便開講,上輩子河豚已經成了菜館里的一道招牌名菜。不過這個據說是人工飼養的,毒性不如野生的大,飯館弄的也乾淨。母上大人猶記得困難年代,食物匱乏。外婆是揚中人,買來河豚自家弄著吃。香氣傳遍整個大院。外婆卻不敢送給鄰里,只在桌邊多放一雙筷子。信任主家手藝的只管自己動手。據說在吃河豚的老家就是這麼個規矩。因為即便是熟手,也難保食物處理過程中不出意外。這就是所謂『拚死吃河豚』。

三個赫連家小孩聽的津津有味。恨不得立刻就能一睹河豚風采。

赫連熙若有所思,深宅大院的小姐怎麼會知道這些?

小九替他問了:「小六,你吃過沒?」

「我……」林若拙頓了一下:「當然沒,吃過。家裡有下人是南邊的,都是她們閑談嘮叨時我聽來的。」

林二老爺的原配秦氏的確是江南大戶。倒也合情合理。

說話間林若拙已經吃了好幾塊烤蛇排,這東西好大一塊排骨,就沒二兩肉,純粹吃個好玩。

老八見她吃的無畏,不願被看低,也嘗了一塊,發覺還不錯。遂大吃起來。他一開先例,赫連瑜和小九也跟風而上。

赫連熙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也斯條慢理的吃了幾塊。

野外燒烤吃的其實不是味道,而是一個氛圍。本來就沒多少,侍衛們也加進來分著吃,很快,幾條本就不大的菜花蛇被一掃而光。侍衛們又拿過剛剛泡了蛇膽的酒,仰頭灌下。這東西補人,皇子們嬌貴不能碰,正好便宜他們。

林若拙看的心癢,聽說蛇膽可以明目,便嚷嚷:「給我留一顆。」

「你要吃?」赫連熙吃驚的看著她,就好似看見什麼怪物。

「他們不都吃了?」林若拙覺得他大驚小怪,「蛇膽能明目,這可是醫書上說的。」

這位不在鳳子龍孫之列,侍衛們也就遞了過來。林若拙先小小抿了一口,哎呀媽呀,又苦又腥又辣,估計傳說中的『魔葯藥水』也就這味道了。長痛不如短痛,她咬咬牙,閉上眼一口氣灌下。一道火辣辣的線從喉嚨燒到胃,隨即就是一陣陣泛噁心。她捂住,趕緊從荷包扒出一顆甘草潤喉糖塞進嘴裡。

「哈哈哈哈1侍衛們大笑。同時也對她心生好感。不知內情的幾個更是贊她「像個男人1

林若拙已然聽不清了,她覺得自己頭重腳輕,搖搖欲墜。眼前的人左搖右晃……

「你們用的是烈酒?」這是誰的聲音?

「老八,你給我放下1又是誰在氣急敗壞的吼?

「我也是個男人1這又是誰洋洋得意的聲音?

林若拙統統不知道,眼前的景色越來越模糊,模糊到最後,陷入深深黑暗。

…………

彷彿做了一個很久很久的夢。夢中,她回到現代,父母安詳的在小區花園散步。弟弟帶著新女朋友歸家,閨蜜第n次相親失敗,樓下的小夫妻為了誰接送孩子上興趣班吵架。她飄到父母身邊,用儘力氣叫:「媽媽,爸爸,我現在很好,很好——1

「太不像話了,太不像話了1耳邊鬧哄哄的聲音不斷,像一隻只惱人的蒼蠅。

「王爺沒說出六丫頭,只說是世子頑皮,向皇上請了罪。」煩死了,怎麼還在吵。

「你以為他不說陛下就不知道?」這隻老蒼蠅最煩,叫聲特么的最大。

林若拙深恨睡眠被打擾,狠狠尖叫:「別吵啦1

然而,她自以為很大的聲音並沒有發出,反而一個機靈,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呀!六丫頭醒了1黃氏驚喜的第一個發現。隨後幾乎是立刻,祖父大人干桔子皮一樣的老臉飛快出現,下巴上的鬍子氣的胡亂抖動:「說,你到底做了什麼?七皇子、八皇子、九皇子、恆王世子全都上吐下瀉不止1

呃?拉肚子?是了,皇子們幾乎沒吃過不潔的食物,腸胃嬌弱的很。可這得找大夫呀,找她能幹什麼?

她剛想開口叫屈,突然,臉色大變。

「你想起什麼了?」祖父大人擠開黃氏,緊張的湊近。

「我,我……」一陣臭不可聞的氣體噗的釋放在祖父大人鼻尖範圍,林若拙羞愧難當:「我好像也腹瀉了。」

某人忘了,她的這個新腸胃,也很嬌弱。

暈死,這兩天忙昏了居然昨天的加更忘了註明是哪位親的打賞。遲了一天,謝謝弒雨世羽親的和氏璧。書書*屋,書*書屋手打,書$書$屋提供本書txt下載。

三天假期忙的跟打仗一樣。今天只能一更。明天爭取一下雙更。!~!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