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書香貴女 > 第五十章哥兒們(和氏璧加更)

書香貴女

第五十章哥兒們(和氏璧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5日 19:24 [字數] 50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阿姨娘死了。行刑的婆子很有經驗。四十板打完,她還活著。眾人都散去片刻后,就咽了氣。

林若拙接到消息,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歡喜,沒有。悲哀,也沒有。后怕,就更沒有了。

不過她真心祈禱,何姨娘這種人,還是不要穿越了,老老實實投胎重新做人去吧。阿彌陀佛!

平媽媽提醒她:「姑娘,八姑娘應是恨極了您。」林若拙淡笑:「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如果她認為我是仇人就來吧,無所謂。就這點眼光見識,不過魅魅魁魁。」有本事去恨林老太太呀,下令的人是她。有本事去恨渣爹呀,有能力阻止又見死不救的是他。

看著正義凜然的恨,撥廾了悲情的外皮,也就是一個膽小鬼欺軟怕硬的遷怒。

不過黃氏這一招真是狠。大蛇不死反受傷。不出手則已,出手必一絕後患。借他人之手斬草除根,乾淨利落。

林老太爺回來后,不多說,對著渣爹就是一頓噴罵。具體教訓內容不知,總之渣爹被放出來后,很是老實。不但不再提起何姨娘,就連病在床的林若蕪也沒去探望。彷彿以前六年的寵愛皆是一場夢幻。

林若蕪病的更重了。林若菡像換了一個人,寡言少語,沉默安靜。她去探望過林若蕪一次,話只說了一句「你死了,就再沒人記得你姨娘。」

因為這句話,林若蕪掙扎著喝葯,到底一點一點有了起色。

黃氏在娘家住了兩天,渣爹當天去接,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才將人接回。回來後知道林若蕪病了,賞下幾份藥材,一應如常。

從此,關於六姑娘得到恆王府青睞一事,林家下人皆三緘其口,避而不談。

時間過的很快,天氣回暖的時候,春闈將至,全家人圍繞著這一件事忙,在童氏的一番兵荒馬亂后,三叔林海嶼拎著考籃,走進貢院大門。

歸家的那天林若拙聽丫鬟們傳言,據說三叔憔悴的不成人形。三嬸哭著服侍他睡下。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起來后精神熠熠,也不提自己考的如何,只日日賞hu下棋,悠閑度日。

沒多久,榜文放了下來,三叔榜上有名,排位二十一。名次不錯。祖父大人喜的鬍子都一顫一顫。

三房忽的熱鬧起來,道喜的,恭賀的,往來不絕。三叔全部拒之門外,言道還沒有參加殿試,不可輕狂。

焦急忐忑中,殿試的名次終於放了下來,林海嶼名列二甲1賜進士出身。

三房轟動,林家喜氣洋洋。馮氏操辦宴席,請了一眾親戚朋友,熱熱鬧鬧慶祝了一天。

黃家人當然也來了。黃恬惆悵的對林若拙道:「我要離開京城了。」林若拙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

黃恬道:「我爹的調令下來了,要去西北永平府任職。我娘、我哥和我都去。」

這個時代雖然長媳應該留在家中孝敬父母,但很多人家更講究個人情,並不硬性規定。像黃舅舅這次,西北苦寒,民生彪悍。少了正經官太太顯然不利於工作展開。黃夫人便做主讓黃大太太跟著去。那什麼姨娘因臨近生產,便不帶去了。庶女黃珍也不去。

「我娘說了,讓她在家照顧姨娘。」黃恬一點也不為這種看似吃虧的待遇苦惱,悄聲對她道:「我娘說了,跟在我爹身邊長見識。況且西北民風自在,到時我可以學騎馬,大白天在街上四處閑逛都沒人說過。我爹還答應了,到西北后請個女師傅教我使鞭子射箭。聽說,那裡的女人都會。」

林若拙聽的羨慕不已,深恨自己沒有生在黃家。又恨,祖父怎麼就不去西北做官呢!

「你就得瑟吧。」她氣道「說了來讒我,還是朋友呢1

黃恬笑道:「我可不敢。你如今是得了恆王妃眼的紅了,京城裡多少閨秀羨慕你還來不及呢。」「你信這個?」林若拙反問她。

黃恬收了臉色,認真道:「你別惱,我是不信的。你就不是那樣的人。再者」她看了看左右,伏到她耳邊悄聲道:「我聽我爹和祖父話里的意思,似乎是姑姑提起西北有什麼生意可做,然後恆王府和我家都摻了一腳。我爹這回的調任雖是自己申請,但也有恆王府說了話在裡頭,才辦的這麼利落這麼快。」

林若拙立刻察覺到這裡有內情,敏銳道:「你爹自己要去西北?」

去那種苦寒之地?

黃恬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大事。我是偷聽來的。就這些。你可別說出去。」

林若拙點頭,若有深思。

宴請結束后,三叔人閉門苦讀。據學是要鼻加庶吉士的考試。

林若拙感嘆,科舉進身果然不容易,這一連串大考小考下來,人都要烤焦了。高考簡直沒法比。

好在,庶吉士考試通過了,三叔去了翰林院。博得了文人中最清貴的出身。黃氏有一次才林若拙面前說漏了嘴,她道,三叔林海嶼的才學天賦是大伯林海嶠都比不上的。但論行事老辣圓滑,三叔又比不上大伯。未來誰更能飛黃騰達,還很難說。

再次去恆王府的時候,恆王爺就笑問她:「你們府里喜事不少吧。」林若拙知道自己的優勢。恆王爺之所以一直熱情不減,是因為眾多女孩當中比她漂亮的,沒她膽大。比她膽大的,太粗俗,沒她有禮儀。禮儀好的官家小姐,又沒她機靈活潑。總之,論起綜合素質,她這種個性,意外奈縛

這其實是見識和眼界的原因。她有著現代人開闊的眼界和高端的知識層次,又是披著可愛兒童外表的成年人心態。當然和正常的兒童有本質區別。正常兒童看見怪叔叔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嚇的大哭。能不哭不鬧,已經很了不起了。

故而,很快,她就在恆親王面前顯露了本性。「早慧,?豪放,驚世駭俗,一樣樣展露。恆親王皆不以為意。時間一久,林若拙倒覺得,在這裡反而是她最為放鬆的時刻。

比如這回,她就直接道:「是,三叔考上了庶吉士。三嬸喜的每天眼睛都是彎的。」

恆親王道:「那你高不高興。」「這事和我關係不大。」林若拙揮揮手「我有一件不怎麼高興的事,我的好朋友要離京了。能說話的閨閣好友又少了一個。」

「哦?」恆親王也聽她拉呱過,說是閨蜜只有兩個,一個是哥哥夫子的女兒,一個是舅舅家的表姐。想了想,道:「黃家的閨女?」

「是埃」林若拙羨慕的道「她說去了西北能痛快騎馬,還能學鞭子、學射箭。多痛快1恆親王哈哈大笑,斜著眼睨她:「你這個性子真不像文臣的女兒。

倒似是武將的女兒。想騎馬?學鞭子?學射箭?」

林若拙用力點頭。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充滿渴望:你教我嗎?

教我吧!教我吧!

「去!少來這套1恆親王板了臉唬她「你又不是我女兒,我犯得著對你這麼好嗎?想學?找你親爹去1林若拙悻悻,嘀咕:「不教就不教唄。拿人家爹說事。明知道我指望不上。」赫連瑜這時沖了進來,他聽話聽一半,興匆匆問:「什麼指望不上?」採珠便笑著將事情說了。赫連瑜一聽,拍著胸脯道:「這是什麼大事。把你爹也調到西北去就是了。這都不用父王出馬,我就能給你辦成。到時你想學什麼就學什麼。」林若拙要給跪了。世子,你別玩了成不?這要真的一份調令下來,渣爹非被嚇死不可。再知道原由,生吃了她的心都有!

「噗1恆親王哈哈大笑「你個傻小子。」看看林若拙皺成一團的小臉,尤為可樂,又是一陣大笑。

赫連瑜還真不是寒磣人的。他是真心想幫忙。等恆王爺沒了興緻,放林若拙回頭的時候,他撿了機會溜出來,拉她到一旁,哥倆好的道:「我說真的,你別看西北那地方苦。我聽說,是那姓黃的上了一份摺子,提議朝廷改良馬政。我父王都打算在哪裡入股開牧場養馬了。利潤大著呢。你爹去那邊,先期苦一點,政績卻是穩拿穩的有。回來就能陞官。還能在馬場上撈一票。前程和銀錢全有了。這麼好的事,哪兒找去。」

寥寥幾句話,將林若拙腦中模糊的拼圖補全,她恍然大悟,又奇道:「這事你怎麼這麼清楚?王爺和你說的?」

「才不是。」赫連瑜得意的道「父王還沒和我說呢,山人自有妙計,知道來由。你可快點決定,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哪有那麼容易的事。黃家上的摺子,黃舅舅去了,明擺著是主事人。

林家偏偏一點風聲沒有,很顯然,黃氏做了隱瞞。她趕著去湊熱鬧?先不說渣爹有沒有那個本事,單是得罪黃氏她就不願意。現在的林家,連最微末的下人都知道,二房做主說話的人是二太太。二老爺?指望他還不如指望一頭騾子!

「我爹不是那塊料。」她一口否決「這種好事你能想著我,多謝了。哎,那給你出主意的人地位很高吧。是不是哪位皇子?」這是她猜的,因為夠規格接觸到這種機密,而赫連瑜又有交情的,顯然只剩下這一類人。

赫連瑜嘿嘿一笑:「你猜著了?那你再猜猜,是幾皇子?」

林若拙打量他的臉色,慢吞吞的道:「反正不會是九皇子。」那是個小受。

赫連瑜臉色輕鬆。她忙接著道:「也不會是八皇子。」那就是個傻貨炮仗。

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年長,赫連瑜和他們不怎麼交流。剩下的…她眉頭一皺,驀然就想到那個古怪的人:「七皇子」赫連瑜臉色頓時一緊張。她立刻道:「就是他!就是七皇子,對不對?」「嘿!你還真猜到了。」赫連瑜心服口服。自從林小六來王府,

他就覺得日子過的比以往有意思多了。父親的興緻就那麼一會兒功夫,大多時間林小六隨便在府里玩。一開始他見著新鮮去捉弄過幾回,結果發現她一點兒都不嬌氣,爬樹下河樣樣都敢來。在尚沒有具體性別意柿瑜心中,林家小六已經自動升格為他的好哥兒們。

「你上回不是說武林高手吃了蛇膽能增加內力嗎?」他湊過來搭著肩膀,嘰嘰咕咕道:「我讓侍衛去捉幾條,咱們試試?」這種話你也信?林若拙真心無語,小孩子的思維就是這麼奇怪。

不過人不闖禍枉少年,等東西放在眼前,赫連瑜未必有勇氣吃下去!

「東西在哪兒。」她問「你跟我來。」赫連瑜拉著她就往角門跑「東西在外頭,咱們悄悄出去,弄完了再回來。時間還早,保管沒人知道。」

林若拙道:「你錯了,是一定有人知道。只不過王爺和王妃疼你,不忍心拘束,裝著不知道而已。我敢肯定,你身邊一定有暗中保護的人。」

「這話說的有見識。」就聽角門外一輛馬車裡傳出聲音,車簾一掀,老八赫連璞的臉傲然露出,他不屑的打量林若拙一眼:「阿瑜,這就是你說的有意思的傢伙?瘦巴巴的,也不怎麼樣嘛。」

林若拙:「……」親,時隔大半年,我穿上一套馬甲你就不認識了嗎?

「咦,你不認識了。」赫連瑜替她把話說出來「這是林小六啊1因為王妃說女孩子的閨名不能亂喊,在他的思維中,林若拙的大名就等同林小六。

林小六是誰?赫連璞還沒反應過來,身後就被人推了一把,赫連熙的俊臉露出來,震驚的看著一身男裝的林若拙:「是你1

「你認識他?」赫連璞又擠過半張臉。

小九赫連濯在最後直跳腳:「誰呀,誰呀,讓我看看1

「別擠了,都上車,都上車1赫連瑜嚷嚷,拽著林若拙爬上馬車:「快點,還要去抓蛇呢!有話都上車說。」

赫連熙無語到極點。吃蛇膽增加內功這種無稽之談,他原以為是什麼居心叵測之人別有用心。結果就是兩個孩子胡鬧。林家這回的六姑娘也太奇葩。陪著恆親王胡鬧不說,連阿瑜都一網打荊

「啊!是你1小九驚喜的認出了林若拙「你,你是男的?」這孩子,居然還在這事上糾結。林若拙搖搖頭,道:「您就當我是男孩,一樣的。」

這叫什麼話!赫連熙眉頭皺的能夾死蚊子。赫連瑜還唯恐天下不亂:「沒錯沒錯,小六現在和我們差不多,等長大了才會變成女孩。」老八驚奇的瞪大了眼睛:「還有這樣的事?」

赫連瑜振振有詞的引用當初林若拙對他說的話:「就是這樣埃

你想,小嬰兒生下來是不是都一樣?皺巴巴的難看死了。小孩子換個衣服大人都分不出男女,長大了就不行。可見,小時候男孩女孩區別不大。不然古人怎麼說小時候不用男女大防,長大了才需要?所以長大了才會不同。」

赫連璞被繞暈了:「那她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哎呀,你管她男女。咱們一塊兒玩的痛快就成。」赫連瑜潛意識的不去考慮這個問題「等會兒咱們比爬樹,保管你比不過她。」赫連璞好膛s起:「誰說的,就她那小細胳膊樣兒,能比過我?」

「我覺得林,林六能贏你。」小九細聲細氣的說「好!那就比1赫連璞拍板「誰輸誰第一個吃蛇膽,就這麼定了1小九歡呼。

赫連熙慘不忍睹的閉上眼睛,見鬼的,還有多久這幫小破孩才能長成記憶中玉樹臨風的翩翩少年!

他到底還要忍受多久!!~!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