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四十七章各有思量

[更新時間]2013年 04月03日 17:50 [字數] 38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幾天之後,黃氏帶著林若拙、韓太太,以及新設計的hu*稿,再次來到恆親王府。

恆王妃笑吟吟的接待了她們,對黃氏道:「今天,王爺接了德慶班段老闆的小徒弟袁清波過來,清唱解乏。」黃氏先是一怔,隨後立即醒悟,感激的行禮:「臣婦謝過王妃,臣婦,感激不經…」聲音不由自主的哽咽。

恆王妃嘆了口氣,扶她起來:「你也不容易。咱們女人,都不容易。你放心,這孩子將來說親,我來做媒,保管找個如意郎君。」黃氏立刻拽林若拙跪下:「還不謝過王妃。」

這個是真要感謝的。恆王妃此舉雖然是替恆親王拾遺補缺,將屁股擦的更乾淨些。但對林若拙的好處也是實打實。袁清波進王府,林若拙又是換上男裝。即便有一丁點兒話題泄露,也可以說唱戲的小男孩是袁清波。這就和林家六姑娘徹底沒有了關係。

至於少數幾個知道的貴人?無非是那位置最高的幾個。此時,恆王妃和黃氏都不認為,林若拙的將來會嫁給皇族。

恆王妃又打包票:「我和世子也特別提過,對幾位皇子一定要三緘其口。依我看,王爺這性子也長不了幾天,等興頭過去就好了。」

很快,林若拙在王妃的內堂換了男孩裝束,再次來到恆親王的院子。袁清波已經在了。赫連瑜沒來恆王妃發現了他上回的逃課,下狠力氣整治。正悲催的埋首之乎者也中。

恆親王興緻極好,命林若拙先唱一遍他上回教的,又讓袁清波唱一曲。末了,請出一個中年女子,教授林若拙一套拳腳。

中年女子先給她拉韌帶,發現韌帶全開,略帶深意的的看了她一眼,直接教授下面的步驟。鍛煉身體各部位的靈活和力道。所謂靈活不是簡單的動纖能做到。打個比方恍若腰部的柔軟通常以能前後下腰摺疊為準。但要達到靈活,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瞬間扭至一定的角度。時間、頻率,缺一不可。而角度的位置是要靠各人調節把握的,這裡就牽扯到天賦的問題。同樣的動作,有人做出來是漂亮,有人做出來就是張牙舞爪。

中年女子指導完,讓她自行練習,告退。看兩個孩子練了一會兒,恆親王沒了興趣進裡屋找段如錦去相親相愛。清波瞅著沒了人,小聲對她道:「你怎麼學這個?」

林若拙也小聲回應:「我是要鍛煉身體。我發現,身體練好了其實是很能防止宅斗的。」

「宅斗?」袁清波不理解這是什麼。林若拙便打了個比方:「比如說將來有哪個貴女看我不順眼,將我推下湖,我可以自己游上來。

「怎麼會有人推你下湖?」袁清波嚇一跳。

林若拙又道:「我發現了,身體一旦鍛煉靈活,眼力和動作都很靈敏。如果有人想將湯水灑在我身上,除非她練過,不然我絕對可以躲避。」袁清波更驚訝:「大戶人家的下人不是都受過嚴訓的?怎會灑湯水在你身上?」

「你別不信。」林若拙道「就在這恆王府我就被灑過。當時我反應慢,後來回想,就是躲不過去也該掀翻了桌子擋那丫頭。這樣我身上就不會沾上湯水了。」她扼腕不已「這就是眼到手不到,反應太慢的結果。」袁清波笑:「那你該學刀馬旦。或者,直接拜武師傅學藝才對埃俠女?」

林若拙悄聲道:「嘿,傻了吧。我要不入這個門哪兒來的機會?就是遇上機會我又怎麼光明正大的在家裡練?」

袁清波點點頭:「原來如此。」想想,還是覺得匪夷所思:「這打算,怎麼聽著跟要跑江湖似的?學這些,就不怕被人看不起?你終究是大家閨秀,將來要嫁人的。」

「切」林若拙不屑一顧「人活一世,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萬一我活不到二十就死了呢?憋屈的活個二十年,不是委屈死了?這是對珍貴的投胎資源的浪費1

「胡說1袁清波喝止她「哪有人咒自己的,呸呸!快說童言無忌1林若拙笑笑:「你不信?我就相信世事無常。比如說我的生母,她也就活到二十。十七歲生我哥二十歲生我。在娘家時據說什麼都好。嫁給我爹也是賢良淑德。可這有什麼用,她終究只活了二十年。」秦氏這二十年活的是否值且不論,但如果她早就知道自己只能活到二十,還會那樣委曲求全嗎?生命只有一次她真的一點兒也不後悔?反正她林若拙是做不到,她上輩子都病死了這輩子本來就是白撿的。她要活的痛快!想學什麼就學什麼。想hu錢就hu錢,想跳舞就跳舞,想唱歌就唱歌。

一個連女孩子自娛自唱都被禁止的所謂上流社會,讓她這種曾經的耳麥一族情何以堪啊!

是一輩子盯著男人的褲腰半,兢兢戰戰活到子孫滿堂。還是肆意縱情,燃燒生命最燦爛的華彩。這是一個選擇。無所謂對錯,只是個人的選擇而已。

「沒嫁人,我是我。嫁了人,我還是我。」她笑眯眯的道「只要是我,其它的又有什麼關係?」她是林若拙,不是「六丫頭」更不是什麼「林氏」

回到林府,老太太第一時間召集黃氏和她到身邊問話:「今天在王府做了什麼?」

黃氏看林若拙,這問題不是問她的。

林若拙笑呵呵的道:』,沒幹什麼呀,和王妃說了一會兒話,在hu園裡玩了玩。王爺今矢有客,是一個會唱戲的漂亮公子。」林老太太狐疑。黃氏趕緊補充:「王妃今日接了德慶班的段如錦和他的小徒弟入府。」

林老太太這才釋疑鬆了一大口氣,感激道:「阿彌陀佛,恆王妃果然賢惠心善。那以後……」黃氏笑道:「王妃說了,只要六丫頭過府,她就去接德慶班的人,就是段如錦沒空,也必定將那小徒弟接來。因王爺沒有放明話,暫時還,………」林老太太立即道:「既然王妃喜歡六丫頭,去一去也沒什麼。」

黃氏笑著點頭,又說了幾句閑話帶林若拙退下。

走到岔道處,她看了看她,幾度想說什麼,最終欲言又止。只道了一句:「下回,帶夏衣去吧。」

因為要保密,這兩次去王府,林若拙身邊一個丫鬟也沒帶,皆是黃氏身邊的盧媽媽照應。然長此以往不行,總要帶個自己的丫鬟。的確也沒有比夏衣更合適的人選了。

一回到融雪院,大大小小丫鬟們爭先恐後迎了上來。小喜最先搶著問:「姑娘這回去王府玩什麼了?我聽人說,裡頭連磚頭都是金的。」林若拙搖搖頭:「不是金的,不知道是什麼做的。燒制的很平,光滑如鏡,能映出倒影。」

眾丫頭齊齊驚嘆。

小福問:「姑娘,王妃可漂亮?人可和氣?」林若拙道:「王妃美如天仙,和藹的不得了。說話聲音又緩又輕,十分好聽。」眾人又是一陣羨慕。平媽媽走過來趕人:「去去去!姑娘回來不說趕緊上茶上水伺候,反倒圍著問東問西,還有點規矩沒有!我看你們是都皮癢了1小喜咯咯笑道:「夏衣姐姐早在屋裡準備好了呢。媽媽且繞我這遭回頭我給您打水捶背賠不是。」平媽媽笑罵:「看著姑娘和氣,一個個都蹬鼻子上臉的。還不趕緊伺候姑娘回屋1

回到房裡。林若拙摘下出門的首飾,換上家常衣服。剛端了一碗茶要喝,就聽外頭傳話:「大姑娘、三姑娘來了。」

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她道:「快請進來。」

林若敏拉著林若萱進來,笑吟吟道:「六妹妹,我明著說,這回是來聽熱鬧的。妹妹去了兩趟王府我怎麼著也要聽些新聞,長長見識。」她直白的將來意道出,反而有一種光明正大的味道。林若拙對這個姐姐還是比較有好感的,嘆道:「哪裡有新聞,我就是一個陪客都是侍女帶著我玩,一步也不能亂跑的。」

饒是這樣,林若敏還是很羨慕,問起恆王妃相貌如何,帶什麼首飾。王府中侍女又是什麼品級,怎樣穿戴怎樣說話。

林若拙真心覺得很無聊,可還得耐下性子一一回憶。連恆王妃屋裡的傢具是什麼用料林若敏都要津津有味的揣摩半天,真是太不能理解了。

林若萱雖然沒什麼話,但從她聽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狀態來看顯然這位也得趣其中。

說的口乾舌燥。外頭又有人報:「七姑娘、八姑娘來了。」

林若拙慘嚎一聲。讓她死了吧!

林若菡和林若蕪相伴著走進來,笑曰:「好久沒見姐姐怪想的。」話題重新開啟。恆王妃的衣服、恆王妃的首飾、恆王妃的古玩、

恆王妃的傢具尼瑪!恆王妃的馬桶是什麼樣你們要不要知道?

外頭又報:「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來了。」

我好想概一概!林若拙恨不能暈過去。

等到送走這七個姐妹。她一頭倒在榻上,保險推銷員都沒有她說的多!

然而這只是開始,更嚴重的還在後面。

當天晚上,馮氏去了林老太太屋裡,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最後一臉失望外加苦大仇深的出來了。

童氏在紅紗帳鴛鴦交頸小憩之時,對二房姑娘得到恆王妃親眼有加表示了小小的羨慕。被三叔嚴肅的上了一堂課。最後以「我什麼時候害過你?」「自己的姑娘我就不知道心疼?」兩句話作為結束語。童氏遂偃旗息鼓。

林若菡對齊姨娘道:「若是母親也能帶我和八妹妹一同去就好了。」她自信定能比林若拙更討恆王妃的歡心。

齊姨娘苦笑著搖頭:「姑娘,不成的。」就憑林若菡的真實身世,林家無論如何也不會給她這樣的機會。

林若菡急道:「姨娘,你怎麼連打算都不替我打算。」

齊姨娘哄她:「姑娘,咱們太太平平的過日子,將來找個疼人的夫婿,比什麼都強。」

林若菡冷笑:「你當我不爭就沒人去爭嗎?你看著,大伯母、三伯母一定會提出意見的。就是八妹妹,何姨娘今兒是不是又拉了父親去她院里?」齊姨娘如老僧入定,半分不動。只搖頭:「不行,姑娘。不行的。」林若菡恨鐵不成鋼,氣了一會兒,道:「也罷,左右何姨娘說也是一樣。我就不信,二房三個女兒,帶了她們兩個去偏丟下我一個1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