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四十六章匪夷所思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3日 03:42 [字數] 36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沒多久,林老太婁派么來傳喚。

黃氏咬咬牙,獨自去了榮瑞堂,不僅見到了老太太,連林老太爺也在常

她輕聲細語說了今日一行:「韓太太當場給王妃畫了好幾張衣服式樣,王妃很喜歡。又選了料子,量體製作了紙樣板。hu什麼的先不急,用普通的料子裁出來,看什麼不好的地方再改進。估計過個幾天還得去一趟。」

老太太點點頭,又問:「六丫頭沒闖什麼禍吧。」

黃氏道:「王妃怕她悶,命侍女帶下去自個兒玩。」

老太太立刻問:「玩什麼了?」

「這個,媳婦不知。」黃氏低眉順眼,垂頭回答:「王妃不提,媳婦也不要緊著問。回來時六丫頭氣色到還好,說並沒有受什麼委屈。

媳婦看她只累的慌,上下眼皮子都打架,就沒多問。讓她早些回去睡了。只是」她蜘櫥片刻,道:「王妃說要入股飛虹坊,還說,下回也要帶六丫頭過來玩,她喜歡的很。」

林老太爺突然開口:「這事你怎麼看?」黃氏頓了頓,道:「恆親王一向不理會朝政之事,然而和陛下卻是親厚有加。天下想交好恆親王府的人太多,然恆親王荒唐歸荒唐,於這一方面卻謹慎的很。媳婦以為,今次女眷交往是極為難得的機會。

轉瞬即逝。」

林老太爺沉吟良久,看向林老太太:「六丫頭將來的婚事怎麼說?」

林老太太不答話,轉面將皮球踢給黃氏:「你是她母親,你怎麼看?」

黃氏低聲道:「父親,母親。恆王爺雖愛胡鬧,然卻不是個長久的性子。五年前迷上了馴養猛獸,小老虎、小豹子撤歡的在hu園跑,嚇的都沒人敢上王府做客。現在呢,哪裡還有猛獸的半點影子?前兩年愛玩鳥,聲勢浩大的率領一大群手下去深山捕捉。現在呢?王府的珍奇異鳥十天半個月還不知道瞅不瞅一眼。前些時日不停的採買女孩,想也是因為越是見不著越覺著好。真要時常見了一個七歲的小姑娘,難道恆王爺還會惦念個天長日久?」

林老太太點頭:「若是只一兩年功夫到無甚影響。左右還不到十歲。日後說門外地的親事也就罷了。只要不知內情,和王府有香火情反還是六丫頭的底氣。」

林老太爺嘆了口氣,道:「就先這樣吧。只是千萬要教好了六丫頭,不妥當的事切不可做。」

黃氏應諾。

當晚,輾轉難眠。

第二天,林若拙早早來請安,她揮退左右,艱難的道:「拙兒,恆王爺教你唱戲的事不必再和第二個人說,若是你祖母她們問起來,就說是和王妃一塊兒說話來著。」

林若拙眼睛睜的大大,靜默片刻,道:「我知道了。」

黃氏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嘆了會兒氣,掩耳盜鈴道:「或許王爺只是一時興起,過兩天見你笨拙,就煩了。」

林若拙低聲附和:「或許吧。」

這話題說的好沒意思。停頓一會兒,黃氏強笑道:「對了有件事你還不知道吧,你大伯母已經同意給幾個哥哥漲月錢,一個月五兩。」

林若拙一點兒也不意外。要知道,林若愚回來了,這位可是馮氏親生的,委屈了誰也不能委屈他,漲月錢是必然之舉。

果然就聽黃氏接著道:「你大哥哥已然有了功名在身,不同他人。除一應應酬往來hu銷由公中負責外,月錢是一個月二十兩。我想著,謹哥兒如今也是有人情往來的,五兩怕是不夠每月再添他十兩,你這邊也是一樣。」

林若拙一算,他們兩兄妹一個十五兩,一個十二兩,足可做兄弟姐妹中的「富翁」心下喟嘆,道:「母親為了哥哥,我願意的。」

黃氏一怔,隨即眼眶紅了,潸然道:「別怪母親狠心我也是沒有辦法。你看看咱們二房,能指望上誰?你放心他日說親……」

「母親1林若拙打斷她」「女兒不願攀附豪門,只求一人口簡單,人品忠厚之家即可。女兒,願意低嫁。」

「你」黃氏驚妝「你知道你在說什麼?你還小,不懂這裡頭的厲害。你道那低一等人家是好的?放心,恆王爺從來就不是個長情的人,愛好多變。他還能教你十年不成?最多一兩年就沒興趣了。那時你也十歲不到。這點子小時候的胡鬧,不算什麼。高門先不去想它,說個和咱們家差不多門戶的絕無問題1

林若拙沉默,以後的事誰也不知道。名聲這種東西,其實就像史官筆下記錄的歷史。不在於是否真實,而在於為誰服務。需要什麼樣,就必須寫成什麼樣。需要你是英雄,叛亂也能寫成不畏強權,需要你是協人,正當防衛也能寫成主動傷害。未來這種東西,不定因素太多了。至少當下,她的付出可以立刻看見豐厚的回報。

「母親。」她道」「王爺教的東西,回來我要練習的。總不好太糊弄。融雪院只住了我一個,

就是怕下人嘴雜。」

黃氏立刻道:「下人你放心,我自有辦法。只是,唱起來是有聲音的,捂住眼睛容易,捂住耳朵卻難。、」

林若拙想了想,道:「母親,不若我去韓夫子家練。外院人少,便是偶爾有人隔牆聽見,也會誤以為是夫子買了小童。」

黃氏心中一動,仔細看了她幾眼。

從正常思路上來講,這個提議很離譜。大家閨秀學才唱戲,韓夫子難道會覺得這事很靠譜?

但是,這個提議又不一定那麼離譜,因為韓夫子並不是一個無欲無求的人,他所求的……

黃氏思付片刻,心裡有了主張。道:「這事不急,我先去探探口風。你且不要和任何人提。」

外頭盧媽媽來報:「太太,少爺和姑娘們都到了。」

黃氏遂打住,示意林若拙和她一起去外間。

早飯結束后,黃氏帶著林若拙去給林老太太請安。林老太太問:「昨天在王府都玩了什麼?」林若拙斟酌著回答:「沒玩多久就遇上了王爺。王爺拿了一套男孩子的衣服命我換上,然後就是吃糕點,吃的我快吐了。後來世子也來了,見我穿著男裝,要我和他打架,我不肯,他就惱了,拿了雞毛撣子打我。都打在背上,很疼。」

黃氏趕緊道:「媳婦已經看過了,沒有外傷,就是紅了一片。已經給上了葯,明天就能退了。」

林老太太一陣無語。半晌,嘆道:「六丫頭,委屈你了。世子調皮,並不是有心傷你」這事不可外傳。」

聞弦歌知雅意。林若拙一聽就知道,黃氏隱瞞了學戲的事,林家已然決定犧牲她交好恆親王府。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因為見解和追求不同,林若拙倒沒什麼羞憤委屈的感覺。一如她長久以來對林家人的看法,大家不過是湊巧生活在一個屋檐下的陌生人。這樣也好,為林家做點事。也算是償還他們的養育之恩。

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

黃氏左隱右瞞,下的這盤棋還有一個重要的子沒有落。便是林若拙練功的地方。

這天,在和韓太太商量完恆王妃衣服的hu圖樣后,她隨口閑聊的問起:「當年害了韓先生的那狂徒,可曾伏法?」

韓太太身體一僵,頓了一會兒,低聲道:「那人雖一直鄉試不成,然兄長卻是個能幹的,在軍中頗有地位。當年事發后,打點官員污衊相公是誣告,皆是此人一手經辦。便是我們歸鄉之後,還多有潑皮無賴騷擾。幸得舊日同窗提攜」接了府上的邀請,這才舉家搬遷京城。」

京城貴人多,一個軍中小小的新進將領算不得大人物。這才是韓家投靠林府的真正原因。

黃氏欣然大悟。如此一來,韓家既自尊又不著痕示好的一系列古怪行為就很能理解了。看來,對方的來頭還有一點。笑問:「什麼人如此猖狂」當真天下沒有王法了?」

韓太太低頭道:「他家姓丁,兄長是西南軍大帥袁將軍手下心腹將領。」

韓家正是西南籍貫。黃氏瞭然,這種地頭蛇要整治一個沒靠山的小

秀才,簡直太容易了。

不夠,西南軍大帥手下心腹。這身份可不是林家能對付的。不過這樣一來,韓家想報仇就更需藉助權貴。

她憂愁的道:「武將和文官向來有罅隙,老太爺想也為難。不過,若是得貴人相助,這事雖難辦,卻也不是沒有機會。」

韓太太感激的抬頭:「二太太,您帶我去恆王府,就已經幫了我的大忙了。」

黃氏淡淡笑:「恆親王從不插手政務。」

韓太太輕聲道:「我們不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夫君等得,我也等得。」

黃氏微微一笑,開口:「你不用謝我,先有一事我剛好想請你幫忙……………」

當天晚上,黃氏春風滿面的告之林若拙,她可以去韓家練功。韓家人會給予最大能力的幫助和遮掩。

林若拙驚訝,她當時就是隨口提一提,沒指望能成功。居然就成了,還這麼快?

黃氏得意的道:「韓家人有所求,自然清高不起來。」便將韓澈腿是怎麼傷的,仇人是誰,大仇難報得形勢一一道來。

林若拙無言以對。她得出一個結論,什麼名聲、什麼規矩,什麼文人清高,什麼君子至誠,統統是他媽的狗屁!

強權,才是這個世界最高的真理!

章節名叫匪夷所思。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在匪夷所思的情況下被辦成了。!~!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四十五章出路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四十七章各有思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