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四十五章出路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2日 05:20 [字數] 34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恆親王見自已兒子雄赳赳氣昂昂的領著穿了一身男裝的林苦拙進來,意外了一下,卻也並沒有介意。只罵一句:「鬼小子,又逃課了是不是1

赫連瑜嘿嘿笑:「父王,您不是說兒子用不著有多大出息嘛。」

恆親王看了林若拙一眼,冷笑:「你娘教訓你,我可不管。」

「啊1赫連瑜慘呼」「父王您怎麼可以這樣1

恆親王涼涼道:「我和你娘有協議,教導你的事,歸她管。」

林若拙的臉要多苦有多苦。完了,她失策了,她知道的太多了。

會不會被滅。?

恆親王蹺起二郎腿,端過一盤糕點,朝林若拙招招手:「過來。

林若拙見那堆得高高的盤子,頭皮一陣發麻。赫連瑜呵呵的笑,

不懷好意的道:「你是空著肚子來的還是飽著來的,有個丫頭,被撐的得了病,吃什麼吐什麼,人溲的只剩一張皮了。」

「咳咳咳」林若拙一口糕點岔進氣管,咳的差點把肺嘔出來。

皺著眉咽下,她苦笑:「王爺,咱們不玩這個,玩點別的成么?」

「玩什麼?」恆親王不置可否,又塞了她一塊糕點。

林若拙苦著臉嚼,想了想,靈光一閃,道:「王爺,你愛看戲是不是?要不,我學了戲唱給您聽?」

恆親王一愣,停下手中動纖,表情變的不可思議:「你情願學唱戲也不願吃點心?」

在他看來喂點心最多是肚子飽脹一點,算什麼苦。唱戲卻是下九流的營生,哪怕買回來做下人的那些丫頭都不肯學這個的。她一個大家閨秀,竟然連一點點腹漲之苦都受不了,自願去學戲?這簡直……不合常理!

林若拙上輩子是病秧子。身體健康的人很難理解常年病弱者對健康的那種渴求。在她的理念中,一切損害她健康的行為都是不能被容忍的。至於學唱戲,一則可以鍛煉身體,二則她的三觀里並不認為學戲是下等行為。至於名聲只唱給恆親王一個人有什麼要緊。

恆親王想了想,道:「沒意思。我要想聽孩子唱戲,隨便哪個戲班子不能拉出一幫人來。」

林若拙道:「可是我和他們不一樣呀。他們是師父、名角教出來的。我我,

我是您教出來的呀1想到這裡,她忽然發覺自己找到了一條可行性道路:「王爺,您是票友對吧。您的鑒賞力、唱功其實不比那些名角差。您教了我,也算調教出一個徒弟。是不是?」

恆親王目光毛毛的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慢吞吞道:「聽著似乎有點意思………」

林若拙趕緊趁熱打鐵:「是吧是吧!您可以試試的。」

赫連瑜一旁迫不及待的蹦了起來:「父王,我看行!教她唱三打白骨精,我當孫猴子,打得她落hu流水1這位念念不忘報仇。

恆親王想象了一下那個場面,覺得挺有趣笑:「行,那就試試。過來,我先教你唱段,你回去好好練,等回頭戲服做好了,扮起來演給我看1

赫連瑜高叫著歡呼,抽出一根錦雞毛撣子,做金箍棒揮舞狀,跳起來大喝:「妖精!看你往哪兒逃!吃俺老孫一棒1

林若拙嘆一口氣,捏著嗓子道:「小師父奴家不是妖精,奴家是這山裡的村民啊!唐長老1她撲到恆親王身前,苦苦哀求:「唐長老救我1

恆親王拍著腿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來來,我從頭教給你。」

一個上午就這麼過去。恆親王無愧他「有格調的紈,之名,哪怕是教一個孩子玩票唱戲,也嚴格要求。

最令林若拙驚訝的事他居然很有耐心。唱不對的地方一點一點的給她糾正。再反覆聽過,不厭其煩。

「差太多了1午飯三人都在這院里吃,林若拙覺得自己累得跟死狗差不多,肚子餓的打雷,狼吞虎咽的扒飯。恆親王猶不滿意的教訓:「中氣不足唱功差。身段也差」

殿下!我本來就沒學過好不好!林若拙就當沒聽見,筷子精準的夾起盤中菜,布菜的採珠差點忙不過來。

「你看看你那吃相1恆親王又不滿意「還有一點女孩子樣嗎?」

林若拙百忙中咽下一口飯,申辯:「我現在是男孩子。」

恆親王沒好氣:「你還能當男孩一輩子?就是學戲,你唱的也是旦角1

林若拙愣了愣懷疑的發問:「王爺,您教旦角,能成嗎?」

恆親王冷哼一聲:「你少操心。教你,本王綽綽有餘1

阿喂問題的重點不在這裡好吧。林若拙悶悶扒飯。難道恆親王其實是被壓的那一個?

恆親王接著道:「你生成這個樣子,扮小生也不像」只能唱旦角。」專業就是專業,怎麼能胡來!

飯後休息的時候,林若拙提出要求:「王爺,唱功我回去可以練,身段該怎麼練呢?」白骨精,可是要上打戲的!

恆親王皺眉。他向來是盡善盡美的性子,教出個不倫不類四不像顯然不行。想了想,道:「我找一套女子練身段的功夫,過兩天再接你過來學。」

哦也!林若拙恨不得舉手歡慶。越看恆親王越覺得可親。所以說,福兮禍兮,端看你怎麼想。

回頭的時候,王府長史親自送林家人出門。韓太太瞅瞅林若拙,見她小臉紅撲撲,眼睛晶亮,心中忐忑放下。看來,是真的跟著侍女玩了一天。

黃氏一路上並沒有說什麼,回到家后,將林若拙帶著內室換了衣衫,問她:「你可怨我?」

林若拙想了想,道:「一開始是怨的。不過後來想通了,這樣對二哥有好處。」

黃氏笑了,道:「我知道你是個沉得住氣的。需知,以你林家六姑娘的身份,恆親王府不會做出太過之事。媚上之舉,君子不屑。可人生在世,有些事不是黑白分明這麼簡單的。你可知道,韓夫子的腿不是先天有疾,而是後天被人打傷的。、」

林若拙橡愕,她當然不知道。

黃氏道:「以韓夫子的學問和見識,若是投身仕途,做到二品大元不是問題。可就因為他沒地位、沒背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被妒忌他的人在鄉試前一天打傷了腿。還將他囚禁,生生延誤了診斷。

韓夫子這才腿腳無治,終身無望仕途。,…

她深深的嘆了口氣:「二房的現狀你也知道。咱們是要人沒人要錢沒錢。你哥哥進學要打點,將來做官要人提攜,要有靠山。祖父那時怕是已然致仕。能指望誰?你大伯嗎?還是三叔?不是我悲觀,二房除了靠自己,靠誰都沒有用。」

「你這一去,是個投門磚的意思。天下攘攘皆為利來,一開始咱們弱勢些,只要慢慢發展,雙方利益牽制一處,便不用再氣弱。恆親王府與別家不同,並不牽扯朝政,然官場誰人又敢不給恆親王面子。這是最好的靠山。」黃氏侃侃而談「你不用擔心名聲傳出去有損。恆王妃已經表態,是因為她喜歡你,才時常接了你進府說話,不會有事。」

林若拙看了她半晌,突然道:「母親,王爺教我唱戲。」

噗一!黃氏說渴了,剛端起茶就聽見這麼驚人的一句,一口水全噴了。

「你說什麼?1

林若拙無辜的重複:「他教我唱戲,還要我每天練習。學會後扮上像,和世子一起演《三打白骨精》給他看。」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黃氏想的太美好了。不損閨譽,怎麼可能?

這一路上她其實也仔細考慮過自己以後的路。做個像林若敏那樣的閨秀,她真心學不來。更悲催的是未來的嫁人後生活,參照:如果她嫁給大伯父那樣的人,成了馮氏生完林若愚后,找包耗子葯毒死林海嶠。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一勞永逸解決宅斗方法。

萬一她成了生母秦氏,嫁給渣爹一買兇打殘他,當小白臉養一輩子。

萬一她成為童氏,嫁給三叔一那個,這種億萬分之一的幾率暫且不談,生不齣兒子怎麼辦?面對深情若斯得男人提出納妾生庶子怎麼辦?和離吧這是她唯一能想到並接受的方案。

所以說,問題不在學到多少本事,而是在各人的本我。她林若拙,就過不了正常古代貴婦的日子!

所以,她的計劃…是,找個有點能幹又不太能幹的男人,家庭簡單,做個小知縣管理一方。她有恆親王府和林家這兩大靠山,諒那個男人也不敢不老實。而在外地做小官,也不會有人指責林家姑娘家教不好,當母老虎妥妥的。

黃氏可以到用她,她為什麼不能因勢利導利用他們所有人?

黃氏的目標和馮氏不一樣。她的目標和她們都不一樣。

做姑娘時還好些,嫁人?她真心覺得自己過不了那種給丈夫納妾、

置通房,或者遇見極品婆家之類的生活。真要有那一天,她就,她就報復社會!

雙更到了,親們,賞點粉紅鼓勵吧。!~!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四十四章不怕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四十六章匪夷所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