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四十三章權威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21:31 [字數] 47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謹堅決不為所動。林若拙急死了:「不信,你去問韓伯母,料子放久了會不會壞?就是不壞顏色也不如之前鮮亮了。騙你我是小狗1

林若謹嘆氣:「若拙,這十年裡,你也要穿戴的。」

林若拙嚎叫一聲:「一年四季四時八節,公中何時缺我們的新衣了?你怎麼就不明白,咱們現在吃穿都是公中的,不缺。缺的是流動的真金白銀1

林若謹沉默良久,復開口:「若拙,是你不明白。現在的母親不會補貼你。你是嫡女,不能落得和庶女一樣只指望公1

兩個人誰也說服不了誰。

林若謹更狠的扔下一句:「母親的嫁妝衣料里有很多都是貴重毛皮。等你出嫁時絕對不會有損傷。」

林若拙只能偃旗息鼓。她錯誤的估計了形勢,古代不是現代商品社會,有錢什麼奢侈品買不到?這裡,恰恰有一大堆奢侈品還真不是有錢就能買的。最典型的,商人有錢,但他家的台階只能砌一級!哪怕用金子鋪滿了,那也只能是一級。

此路不通。只好另闢蹊徑。於是在一次聚會中,她不經意的將自己的煩惱講給韓雁聽:「…你說說,我哥怎麼就那麼死腦筋。這明明是為他好的事!他要是有個進項,我也不操那麼。」

韓雁道:「既然你生母是江南大族,當年嫁過來,應是有陪嫁田莊和鋪子的。何不將這些收益每年提出來些用?」

林若拙道:「別提了,這事我早就想過。當年母親和父親成婚祖父還在江南做官,陪的鋪子和田莊都是南邊的。後來搬遷到京里,就交給了舅舅代管。母親在世時有沒有出息送來我不知道。總之我們兄妹是半個子兒都沒見過。」

這就是各家的隱私了。韓雁想了想,又道:「就算這樣,總還有壓箱底的銀子吧。可以拿了銀子出來入股的,不一定要動用料子。」

林若拙苦著臉道:「可母親現在缺料子,又不是缺銀子。」

「傻子1韓雁笑她「做生意誰還嫌本金少的。你且等著,我讓我娘幫你問問。」

晚上家庭聚會的時候她便將這事說了。韓太太嘆氣道:「沒想到大戶人家也有大戶人家的艱難,看著錦衣玉食的姑娘公子,竟手裡也沒錢hu銷。」

韓雁道:「若拙和我說,正是大戶人家裡頭各項開銷才多呢。處處要打賞,又有一應交際不能落了臉面,單指著月錢也能過,就是臉上不好看。她倒是無所謂,只不願林兄弟在外頭手緊、露了怯。」

韓太太對此贊同:「女孩子不光要會打理家務,知道經濟營生也很要緊。那丫頭人雖小,卻很精明是個會過日子的。」

韓澈淡淡一笑:「一葉落以知秋,一篇論衛鞅,她能想到從先秦開創之際找源頭,可見不短視。和阿雁說這些也不是白講的。你抽個空給林二太太提一提,看她怎麼說。」

韓太太便抽空,將這事像講笑話一般給黃氏講了:「你說說好笑不,丁點兒大個人,倒琢磨起生母嫁妝來了。可見將來是個會過日子的。」

黃氏聞弦知雅意,笑道:「這孩子也是瞎操心,回頭我教她去。」

晚間便將林若拙叫到房裡,直言以對:「你母親的嫁妝,別說是銀子便是一針一線都不能動。我動了,是覬覦原配嫁妝。你動了,是我挑唆繼女亂使錢,刻意帶壞。可明白?」

林若拙這才醒悟,原來有這麼一層厲害關係在裡面。

黃氏的解決之道也很乾凈利落:「過完年謹哥兒就十歲了,按照林家慣例,十歲之後若是進學用功,月錢可以漲一些。這個我會和你大伯母提。還有你不是喜歡畫畫么?想些新鮮衣裙樣式出來比如你改的那條裙子就不錯。若是鋪子里收用了你的圖樣。我也不虧待,按市價給。你存著也好買脂粉也好,隨意。」

古時女子的裙子是一塊長布條在身上裹出來的。料子再好式樣再變,也不過一塊布變兩塊,素布變hu,沒有封閉式裙子的概念。林若拙嫌棄裹著不保險,有個萬一時會走光。便將自己的裙子改進了一下,改成封閉式。拉鏈用布扣代替。這樣一來裁剪不同,雖做工複雜了些,布料卻省下了。而且還有喇叭、大擺種種式樣變化。

黃氏很大方的取出十兩銀子給她:「這是改裙子的錢。關照你的丫頭別走了風聲。年前,坊會推出一批新式裙子。」

林若拙瞬間兩眼一亮,原來還可以這樣。再一想,這樣反而合情合理。興匆匆道:「母親放心,我回去就想。」

黃氏提醒她:「你想做營生掙點脂粉錢沒錯。但女子做事,起步不可太過。比如我開坊,佔了婦工一項。旁人說不出什麼。你畫衣衫圖樣,佔了婦容、女紅、書畫,就是說出去,也是閨中女兒閑暇玩樂,不沾銅臭。可明白?」

林若拙沉思片刻,重重點頭。這個世界不比現代,女人想要做一番事業,苛求格外的多。

回去后,她認真的回想了上輩子曾經見過的一些古裝式樣,將不適合時代的元素去掉,畫了幾張圖樣。又提點了一些腰部打桿、胸部立體裁剪的概念,由著黃氏的娘去琢磨改進。順便,她對於漢服傳統的手工裁剪提出意見。建議用厚紙板做出各式服裝版型,這樣,便是一般娘,也能照版型裁剪出最精確的尺寸。黃氏的坊只要掌握了版型,便是握住了流行的命脈。

然後,她又得了十兩銀子的收入。總共二十兩,暫且存了起來。

轉眼進入臘月過年的氣氛越來越重。坊開業。新穎的樣式和配色驚艷了很多人。出乎意外的是,黃氏並沒有朝高檔路線發展,而是做的中低檔生意。衣料不算很好,然樣式新穎別緻。林若拙稍一想,不得不佩服她精明。中低檔一來賺錢快,二來因版型是修改了再修改,便是賣回家模仿,也很難裁剪出那種獨特的味道。一旦新樣式流行開,上層貴婦們發現自己用好料子模仿不出原件的效果便會有需求。這時再開一家高檔坊就是水到渠成之事。先期廣告費全省下了。

從此,服裝版型和刺繡hu樣,成了坊的兩大王牌。

趁著過年,黃氏賺了一筆。馮氏看著很是眼紅。但那是二房用嫁妝置辦的產業,眼紅也沒有辦法。便想著,怎麼樣入一股才好。

童氏也很羨慕,但三叔幼住了她。道是開春后自己科考在即,這種經營鋪子的事能不沾就不沾,萬一在關鍵時刻有流言傳出,會影響他的品行。給考官甚至是皇上留下不好的印象。童氏便很快打消了念頭。

年三十吃團圓飯的時候馮氏忍不住開口了。

「二弟妹,聽說你的坊很是火紅,年前想必賺了不少吧。」

黃氏淺淺一笑,嘆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二老爺待的是清水衙門,我們這一房有三個哥兒,將來進學、科考、成親,哪一樣不要用錢。我這是沒辦法想出來的辦法。不過做些女人家的裙子、hu貼補一二。」她刻意加重了『三個哥兒,這四字讀音。

林老太太一聽,果覺如此。不由自主的心疼起小兒子:「老二在禮部也待了不少年了,可有法子動動?」

這話是說給林老太爺聽的。林老太爺淡淡回應:「婦道人家,少插手外頭的事。」

提拔也得看人的就渣爹這種品質。提拔上去搞不好就是個豬隊友,到時不分敵我亂炸一氣,坑誰還說不定呢。祖父大人當然不肯鬆口。不但如此他還很肯定了黃氏的作為:「你能想到這些,很好。三個小子的學業要抓緊。過了年,信哥兒該認字了吧。」

黃氏恭敬的回答:「是,媳婦已經叫了識字的丫頭,每天給他念半個時辰的《三字經》《百家姓》。若謹在韓夫子處學的也甚好。韓家人都很能幹,媳婦的坊有好多事都是靠韓太太打點。」

林老太爺很滿意。雖然二兒子不出息,然二兒媳很能幹,看出了韓家的潛在價值抓牢手上。只要將來三個孫子學業有成二房一樣枝葉繁榮。

想到這裡,他心情稍佳便問林若謹功課學到哪裡了。

林若謹道:「夫子布置了『衛鞅論」孫兒找了許多書和韓家大哥一同整理。」

「哦,你們是如何整理的?」林老太爺很感興趣。

林若謹便一五一十的彙報。說著說著,三叔也被提起了興緻,加入談話行列,間或發表自己的看法。

林若拙看看被撇在一旁的渣爹,這位故作深沉,一臉嚴肅傾聽的表情。可是親,你怎麼一句話都插/不進去呢?

正聽的認真,忽覺袖口被人扯了一下,回頭一看,是林若菡。

「六姐姐,最近你都不和我們一起玩了。」

的確如此,自從和韓雁交上朋友,她和林家姐妹的相處時間是越來越少,韓夫子偶爾一次指點過她的書法和繪畫,再回去上江夫子的課,明顯就有些心不在焉,故下午的學習時常缺課。

不過這些是沒必要和林若菡說的。她笑了笑,道:「我在和韓家姐姐學刺繡。」

林若菡輕聲問:「六姐姐,我也想認識韓家姐姐,你能帶我去嗎?」

「不能。」林若拙一口否決。

沒料到回應如此粗暴簡單,林若菡一時啞了聲,想好的話有些接不下去。

林若蕪接過話:「為什麼不能?姐姐去得,為何我們去不得?」

林若拙道:「韓夫子不喜生人。是母親帶我去后才慢慢熟絡起來。你們想去,只跟著母親去拜訪就是。我是沒有那麼大的面子,能帶生人進韓家。」

林若菡和林若蕪皆怔祝

三房的林若貞瞅到這裡氣氛異常,假笑著過來:「咦,兩位妹妹的臉色怎的如此不好?」

她的聲音有些高,屋裡好多人聽見,齊齊看過來。

童氏眼睛一亮,唯恐天下不亂的關懷備至:「這是怎麼了?六丫頭、七丫頭、八丫頭,可是吵架了?」

林若拙立刻搶道:「回三嬸的話,是七妹妹和八妹妹想去韓家玩,聽我說韓夫子不接待生人,失望不已。」

童氏張口,剛打算說些什麼。就聽一個威嚴的聲音道:「韓先生是請了來教授學問,不是給你們這些閨閣丫頭逗趣的1

眾人回首,就見林老太爺一臉怒氣,狠狠的瞪一眼渣爹:「你怎麼教女兒的?」

林二老爺的腦子向來跟不上自家親爹的節奏,傻傻的道:「是兒子的過失,那……六丫頭也不用去了?」

林老太爺聞言差點一口氣哽住,這兒子傻的沒治了。他就不想想,六孫女已經和韓家女兒交好,此時刻意避開,豈不是讓人寒心?

「我再說一遍1他嚴肅的看了林老太太一眼,強調:「韓家是客人,不是我們家請的幕僚!要是再讓我聽見有誰放肆,家法伺候1

老太爺一發威,神馬心思詭計都不再管用。這一番話,徹底脫去了林若拙在韓家事件上被宅斗的任何借口。可見身在大家族不擅長宅斗也沒關係,只要你有絕對的權威。

舊年的最後一天就在小小的插曲中過去。子時一到,眾人放了爆竹散去。第二天一早,各房小輩給長輩拜年,拿紅包。

初二隨黃氏回娘家。沒見著黃恬,她也隨黃大太太去了舅舅家。之後從初三一直到初十,都輾轉於各式各樣的拜年中。

十二這天,黃氏接到了恆親王府的帖子,恆王妃用自己的名義,邀請她正月十六去府中賞燈。

黃氏不敢自專,捧了帖子來請示林老太太:「因上回六丫頭收了不少禮,這次過年媳婦想著不能什麼表示也沒有。可恆親王府是什麼地方?套交情的官員能把隊伍排到外城門去。媳婦想著咱們也就是表表心意,並沒有硬湊上去的意思。故而年禮皆是尋常之物。萬沒想著王府會送來這麼一張請帖。老太太,您」

林老太太也踟躕了。主要是這份請帖寫的很另類,被邀請者只兩位:林家二太太、林家六姑娘。

不符合常理。

**

「外頭可有傳言說恆親王府要辦賞燈宴?」沉吟半晌,老太太期望的問。

黃氏苦笑:「正月十五,恆親王一家是要入宮赴元宵家宴的。就是想請客,也萬沒有安排在正月十六的道理。」

今天繼續去掃墓,輾轉於幾個地方,累的腳疼,煙熏的眼睛酸。今天四月份,我會努力多更一些。但不敢保證每天有雙更總之,盡量多一些。!~!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四十二章課題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四十四章不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