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三十五章教育家人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38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嚴令封口,事不外傳。多少真相就這樣湮沒在了歷史中。然而,一旦你達到了足夠高的地位,真相往往會自發自動擺在你的桌前書案。

恆親王是一個合格的紈,所謂合格,人人都知道他胡來,人人也拿他沒辦法,為什麼,因為靠山硬!如何長久維持一個強硬的靠山,從根本上來說,這才是紈最大的本事。

恆親王可算此中的佼佼者,先天條件好,後天努力到位。在當今皇帝面前,他可以說是透明的。任何或光彩或猥瑣的念頭,都掏心掏肺的向這位堂兄袒露。楚帝也習慣了這位不著調的行為,壓力沉重的帝王生涯中,有這麼個年紀小他很多的堂弟常來嘮叨嘮叨,雖然話題胡鬧猥瑣了些,卻也是不錯的輕鬆調劑。

貼身大太監胡春來彙報:「陛下,恆親王求見。」

楚帝放下手中閱郟語氣平靜:「他又闖什麼禍了。」

胡春來輕聲將三個皇子今天去恆親王府的事說了一遍,隱諱提及:「……八皇子和九皇子的衣衫鞋襪都換了一身。」

就是說有出事。楚帝合上奏摺,朝桌上一扔:「讓他進來。」

很快,恆親王蹭蹭蹭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一進殿門就直撲而來,飛快的半跪行禮,開口訴苦:「陛下,今天這事可不能怪我。」

楚帝淡淡道:「喊什麼冤?事兒還沒說,先行喊冤,你哪兒學來的。」

恆親王嘿嘿笑:「還是陛下了解我,不過陛下,今天這事真不能賴我。您家兒子長大了,知慕少艾……」

「說重點。」楚帝面無表情的打斷。

恆親王不敢再胡侃,收了嬉皮笑臉,從在戲園遇見人,到今日宴請,一五一十的說了個遍。

楚帝不置可否的聽完,道:「知道了。老八和小九朕會教導。林梓言的孫女,你不許再打主意。」

恆親王神色頓時一塌,哭喪著臉:「皇上,臣也沒想怎麼樣。就是看看,只看看。」

楚帝看了他一眼,嗤笑:「朕還不知道你?明白著告訴你,想讓林梓言的孫女扮了男孩讀書,萬萬不行。你要真好這個,就自己去外頭採買女孩回來調/教,什麼好模樣的沒有。那群文人死心眼的很,別惹他們較真。」

恆親王垂頭喪氣:「臣弟知道了。」

楚帝見他立時萎靡的無精打采,氣不打一處來:「你看看你,這是什麼樣子。你要真喜歡,待那丫頭十五之後,朕指給你做側妃就是。」

恆親王頓時大驚失色,立時驚醒:「可別,皇上。女人一長大就無趣的很,我可不要。」

這叫什麼變態的邏輯!楚帝板著臉,嘴角抽搐。身為男人,他也覺得女人年輕些才水嫩,可就是再偏好低齡那也有個限度,至少得是長開來的少女吧。是少女不是女童!偏他家這個堂弟品味奇特,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赫連逸的喜歡只是單純的賞玩,沒有上升到肌膚之親。尚在有辱斯文階段,還不至於禽獸不如。

如此奇特的堂弟,楚帝早就不存將其掰到正常道路上的指望了。只再三叮囑:「你愛玩,買了貧家兒女回府養著,隨便你折騰。朝臣的兒女,少動。」末了想想,又勸:「你也花點心思在正途上。別的不說,多生幾個兒子。阿瑜孤零零一根獨苗,朕看著都可憐。」

恆親王理直氣壯:「這不賴我。我爹他老人家倒不愛玩,也娶了一堆好生養的女人,到最後還不是只有我這獨苗一根?這就是命1

提及第一代恆親王,楚帝也無言以對。老恆王和先帝年齡相差甚遠,小了十大幾歲,說是兄弟,實際上和父子也差不了多少。老恆王深受先皇重用,一輩子鞠躬盡瘁。生活嚴謹,從不沾花惹草,風流緋聞一概皆無。府中女人從王妃到側妃到侍妾,要麼是端莊閨秀,要麼是健康好生養的女人。可到頭來,卻仍然只有赫連逸這麼一根獨苗。除了命運一說,還真找不出第二個解釋。

「罷了,罷了。你去吧。」楚帝揮手讓他退下,「阿瑜若是悶了,只管叫來宮中玩,皇后時常念著他呢。」

恆親王默然,行了禮退下。

同一時刻,林府前院,林老太爺的書房,林若拙也將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給說了一遍。

林老太爺顯然不像楚帝一樣對親人縱容,立刻抓住問題的關鍵點,質問她:「發現窗外有人為何不呼喚侍女,反任意妄為?」

林若拙板著一張包子臉:「忘記了。」

姐就是要當場報仇,姐就是不顧大局。怎麼,不滿意?不滿意你來咬我啊!

林老太爺等了一會兒,再沒下文。他家孫女用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把他給打發了。

老太爺頓時被氣壞。這種答案,要麼是老奸巨猾之輩不要臉的糊弄,要麼是真心傻的小孩天真無邪。問題是,不管哪一個假設是真,其結果都不是他所樂見的。

「你就不想想你的聲譽1林老太爺痛心疾首,「做事衝動,有勇無謀。你有沒有想過,萬一這件事傳出去,你一輩子就完了1

呃……她還真沒想這麼多。

雖然是成年人內芯。但每個人都有其年齡無法改變的性格特點。在現代時林若拙就知道,自己的弱點是驕傲心太過。過到情願自損八百也要殺敵一千。而不願息事寧人,己方人馬不受戰火波及。用她的話來說就是,人活一世總得堅持些什麼,尊嚴,必要時是可以用生命去維護的。

這一弱點正確不正確且不提,但林若拙本性就是如此,無法改變。再加上她穿越到此可算是死過一次的人,這份特質就發揚到了變本加厲的程度,已是深入骨髓致死難改。

所以,在發現窗戶外有人影時,她能想到應該謀定後動,喊來侍女幫她穿衣,先行遮掩過。事後再向王妃隱諱提起,暗示自己受到的不平待遇……

她知道可以這麼做。這麼做或許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法。但她做不出來。本性促使她在第一時間遵循了自己的內心:給那幾個小子點苦頭吃吃!

這或許不是一個完美的大家閨秀對於危機的處理手段。但無可否認,那盆熱水澆下去的時候她心裡痛快極了!

我穿越一世,雖不至無法無天,狂妄自大,但也不是為了將自己改造成古代男人心目中那種『賢惠』的女人。

林老太爺口乾舌燥說了半晌,發現孫女油鹽不進。只瞪著一雙黑若深潭的大眼睛,定定的看著他。面無表情。

「聽懂了嗎?」他問。

林若拙道:「聽清了,記住了。不懂。」

林老太爺一口氣差點沒上來,狠咽下去,耐著性子道:「哪裡不懂,說出來祖父給你細講。」

林若拙有些不忍,說到底林老太爺雖不疼她,也沒苛待她。這麼著氣一個老人家不太厚道。但是,她總不能虧了自己吧,於是還是回答:「哪裡都不懂。」

哪裡都不懂?

林老太爺可以確認,這個孫女要麼是腦子不靈光,要麼就是存心在耍他。這個……原因當然是第一種。老妻不也說了么,六丫頭不機靈,與家中姐妹不合群。這就是笨的意思了。

也是,要不是腦袋一根筋。怎麼就能當時一點兒害怕沒有,直愣愣的裹了布幔開窗戶往外頭澆水?可見六丫頭這笨,是腦子生的太直的緣故。

罷了,罷了。不過一個女孩。將來找個門戶低點的人家嫁過去就是。不過再養個十年,這十年裡,少讓她出門吧。

林老太爺下了決斷,也就不再和林若拙嗦。喚了人送她回去,臨走囑咐:「王府里的事不可再提,誰都不能說。便是你父親母親也一樣。」

林若拙點頭:「祖父放心,我不說。」

林老太爺見她說的認真,遂想到黃氏之前回報的,林若拙說『王妃說什麼事都沒有』的話。心道腦子直來直去的人也有好處,至少答應了什麼就是什麼。不會花樣百出的陽奉陰違。這麼一想,倒也還算放心。

果然,沒多久就得到消息。林若拙回內宅后老二和黃氏問她話,她翻來覆去只一句「祖父說不可再提」。再沒說別的。不禁捋須微笑。

黃氏見打聽不出來,很沒有意外。有時候,知道的多不一定是好事。說到底她不過一后宅婦人,就是天塌下來,第一個頂上去的還不是公公么。便不甚在意。

倒是渣爹因為權威受到了打擊,臉色不好,很是生氣。不過話說回來,他什麼時候對自己臉色好過?林若拙風吹水面過無痕,屁點兒都不在乎。

比起渣爹,還是今天受到的賠罪禮物更可親可愛。打開三個匣子,林若拙越看越愛,這些可是她第一次靠自己本事弄來的收入啊!

首飾和金銀裸子都是錢,一定要收好。林氏守財奴先拿過一張紙,給這些物品一一登記造冊,再交給夏衣入箱子上鎖。自從聽過夏衣的過往,她對其就逐漸倚重起來。雖然夏衣是黃氏的人,但黃氏顯然不會侵吞她這點『資產』。更重要的是,黃氏能看上一個人,收復再到提拔,就說明這人的人品至少有保證。而喬媽媽,是生母秦氏死後,林家混亂之時指派給她的乳母,天知道屬於哪個派系。但毋庸置疑的是,在黃氏進門后不久,喬媽媽投靠了她。黃氏收喬媽媽,是因為她是林若拙的乳母,而收夏衣,是因為看重了這個人,再將其派到林若拙身邊。有本質的區別。

故而,林若拙更願意將自己的財產交給夏衣保管。

夏衣大大方方的接過匣子,見她獨留下了那匣宮花,便問:「姑娘明日可是要帶?」

林若拙道:「這些花放著。一會兒咱們分分,給大姐姐、二姐姐她們每人送兩支過去。」

夏衣點頭,笑道:「是。姑娘去了一趟王府,想必幾位姑娘也是好奇的。」

主僕倆一說一答,喬媽媽臉色就有些不好。賠笑道:「姑娘這回收了好多料子,何不給老太太送些,也是一片孝心。」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三十四章後續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三十六章宅斗之下人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