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三十四章後續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12:13 [字數] 38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若拙面若沉水,看著眼前那套金碧華彩的男裝。大紅金麒麟錦袍,鑲十二塊白玉腰帶,束髮紫金冠。很明顯,這是恆親王世子赫連瑜的衣服。

侍女恐她多心,特意笑著解釋:「姑娘,這套衣裳是新做的,還未曾有人上身。姑娘且放寬了心。」頓了頓,她又重點補充:「是王爺特意關照取了這身衣裳給姑娘穿的。」

林若拙沉默著張開手臂,一眾侍女訓練有素的替她穿衣、系帶、束髮。

不一會兒,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公子赫然出現。

「真是俊俏。」領頭的侍女抿著嘴笑,「乍一看,還以為我們世子多了個弟弟。」

「什麼多了個弟弟。」恆王妃帶著一隊侍女走了進來,看見屋裡的人,眼睛一亮:「呵!這麼一打扮真是俊俏1

她命眾人退下,只留一個心腹使女。對林若拙笑道:「這小模樣生的真好。要真是個小子,連我都想哄了你來府里讀書,也免得我們家那小子一個人嫌孤單,成日里上躥下跳,盡給我惹事。好孩子,嚇著了吧。不怕,那群淘氣包就是給開個玩笑,他們才多大的人,知道什麼。沒事的。」

林若拙不能再沉默,便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

王妃卻已是很欣慰,柔聲道:「你別慌。今兒呀,原本就什麼事都沒有。你看,你好好的在廂房沐裕外頭有侍女守著,窗戶是鎖牢的,連個破縫都沒,能出什麼事呢。不過在屋裡打翻了一盆水,喊人來不及,慌的扯壞了一幅帘子罷了。」她略有深意的道,「小孩子都是這樣的,容易毛手毛腳。這不,我家那個和兩位皇子也是,好好的鬧著要玩水,弄的全身都濕了,王爺正看著他們換衣服呢,再不准他們胡鬧的。你可明白了?」

當然明白。這意思就是嚴令封口,什麼事都沒發生。三個小破孩沒來偷看她洗澡,她也沒潑三個小破孩一身水。

這也是常規的處理態度。真說起來,還是為她考慮了。女孩子註定弱勢,名譽上沾不起丁點兒過失。況且王妃說的也對,窗戶是鎖好的,窗紗沒有破,門外有人守著。若說偷看,從哪裡下手?

的確,只要那三個小破孩沒聰明的想到用工具劃破窗紗。她其實可算是虛驚一常

罷了,罷了。早就知道的不是嗎?不然她何必去潑一盆水,直接叫了丫鬟就是。為的就是當場報仇。所以,不了了之也沒什麼。

「我知道了。」她答道。

恆王妃舒了口氣,欣然而笑:「這就好。來,咱們去席上吧。你母親想必都等急了。」

**********

王府主院,一座漢白玉大池子,熱氣騰騰的聚了一池子水。赫連璞、赫連濯、赫連瑜三個泡在池中,耷拉著腦袋聽恆親王訓話。

「能耐啊,真是能耐1恆親王嘴角抽動,「你們說我是該誇你們呢,還是該罵你們?現在就想著去偷看女孩子洗澡,你們是不是太心急了點?」

小九立刻為自己申辯:「王叔,我不是想偷看她洗澡,我就是想知道她到底是男是女。」

「這就更沒出息1恆親王噴一口鼻息,「你不會問伺候她洗澡的丫頭啊1

小九委屈的道:「我怕丫頭騙我。」

恆親王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智商,小九到底像誰:「我府里的丫頭在這事上騙你?她為的什麼啊?」他家堂兄多英明睿智一個人,李賢妃怎麼樣他不知道,不過李賢妃的父親李大人生前可是先皇重臣,一度位列丞相。能是傻的?小九這算好竹出歹筍?

「還有,還有。」恆親王呷一口茶潤嗓子,繼續噴:「用手指頭戳窗戶,虧你們想地出來!你們怎麼沒用腳趾頭去戳?啊?」就算匕首、簪子沒有,隨便拿個尖銳的樹枝劃一划,那窗紗也就破了。這幫孩子該傻成這麼樣,才拿個手指在哪兒戳來戳去。

這回是老八控訴:「王叔,難道話本和戲上演的都是騙人的?怎麼沒人哄他們下台去1

「話本,戲上?」恆親王一愣,略一思索:「哦,戳窗戶這招你們是從那兒學的?」嘴角抽了又抽:「……真是,好聰明。」

這回,連一直站在旁邊當柱子的赫連熙都忍不住要抽。何不食肉糜,這群弟弟,真是丟死人!

果然,恆親王噴罵:「戲上學的。你們有沒有動動腦子!那戲上演的是什麼人家被戳窗戶偷聽?那是平民,平民!你們三個,不會以為平民也和咱們家一樣,用二兩銀子一匹的霞影綃來糊窗戶吧1

「那是用什麼糊?」老八不恥下問。

「紙1恆親王吼過去,「專門糊窗戶的紙!那也不是一戳就破的,得用水浸濕上一段時間,浸透了再戳。」

「哦1三個小孩面面相覷。王叔知道的好多哦,連這個也知道!

「還有。那霞影綃最是輕薄透光,那麼大的日頭,你只要站在窗戶前頭就有影子被投到屋裡。」恆親王鄙視他們的智商,「那戲上偷聽的,都是房裡敞亮,外頭黑。才不會被發現有影子。」

「哦1三個人又是齊聲驚嘆。原來有這麼多學問,受教了。

「咳咳1赫連熙用力咳嗽。諸位,重點似乎搞錯了。王叔,你是要教導他們這種行為是錯誤的。而不是教他們如何偷窺不會被發現!

恆親王此刻的心情可用恨鐵不成鋼來形容。尤其是對自己的兒子。學業不拔尖不要緊,習武沒天賦也沒關係。生為恆親王府世子,其實並不需要他有多出色,紈一些反是,紈也要有紈的尊嚴。幹個壞事都漏洞百出,這像話嗎?像話嗎!撒著大把銀子當街調戲民女的那不叫紈,那叫二百五!

兩個侍者端著熱騰騰湯煲走進來。

「王叔,薑湯來了。」赫連熙很有眼色的提醒,「還是趕緊讓弟弟們喝一碗,去去寒。」

恆親王沖那三個一努嘴:「還不上來喝湯!想泡多久?」

三人連忙你擠我爬的上了池子,幾個侍從圍過來,替他們穿衣、擦頭髮,喂薑湯。

恆親王想了想,問領頭的侍從:「丫頭那裡有沒有送一份?」

侍從輕聲回答:「送過去了,只是林姑娘說她並未著涼,無需薑湯。」

「她當然沒著涼1一聽提及某人,老八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她好的很,有力氣著呢!你們不知道,她用水瓢砸我,她居然敢砸我?1

「是啊,怎麼就沒砸你臉上呢?」赫連熙冷冷接過話,「最好再留塊疤,日後人家問起怎麼來的。你就說,不是征戰沙場奮勇殺敵,也不是護衛君上拚鬥刺客,而是偷看女孩子洗澡被砸出來的。真是好光彩1

「還沒看見。」赫連瑜悶悶加上一句,心有不甘的問小九:「你看見了?」

小九支吾:「我就看見一張臉……」

赫連熙氣的怒喝:「夠了,還嫌不夠丟人啊1

恆親王嗤笑一聲:「知慕少艾,人之常情。你們幾個眼光不錯,就是時候早了點。再等等,等十六歲了,王叔帶你們開葷去。」

「王叔1赫連熙無語。想想上輩子,老八老九全都跟他學的不著調,張德妃和李賢妃差點沒恨死。雖然這樣的弟弟對他沒有威脅性很好,可一旦他登上那個位置后就頭疼了。無宗室子弟可擔重任。有些敏感的位置,不是文臣和勛貴能坐穩的,他更希望有兩個左膀右臂的弟弟。這輩子一定要隨時防備,給拉回正道上來。

等那三個擦乾了頭髮穿戴整齊,天色已然不早。剛回到宴席,黃氏就提出告辭。恆親王沒聽見,眼睛里只有一身大紅錦衣,金冠束髮的漂亮小男孩。

「啊,你怎麼穿這個1小九第一個叫出來,隨後又覺得這樣穿很好,分辨不出男女,就可以和他一起玩了。

赫連熙意味深長的看了黃氏一眼。據上輩子的林若涵說,這位繼母厲害的很。現在恆親王明顯盯上了她的繼女,林家、黃氏,會做出什麼反應?

恆親王戀戀不捨,王妃直接替他做主,對黃氏道:「時候不早,我也不留你。今兒招待不周,下回再補吧。」說著,示意洪姑姑將準備的禮單拿過來:「一點心意,給孩子壓壓驚。」

黃氏福身道謝,連呼「不敢」。接了禮單,不看一眼,低眉順眼的帶著兩個孩子告辭退下。

「這就走了。」小九意猶未盡看著三人消失的背影,他都沒來得及和她說上話。

赫連瑜也很可惜:「她怎麼就不是個小子呢。」要是個男孩,一齊搗亂肯定很帶勁。

老八也贊同,無限遺憾:「要是個小子就好了。」要是個男孩,他二話不說,立馬狠揍那傢伙一通,報回仇來。

赫連熙也假設的想了想,如果林若拙是個男孩,倒是比林若謹更值得培養。林家的將來或許……不過想也是白想,最重要得是,這個時候,他們該回宮了。

「今日打擾王叔了。」他道,「時候不早,我們該回了。」

恆親王點點頭,想想又不放心,道:「我送你們回去。」老八老九從頭到腳衣裳都換了,總得和宮裡說一聲。

恆王妃便命備車備馬,招呼侍從、侍衛,將四人送出大門。

這邊林家馬車上,黃氏打開禮單一看,大吃一驚。就見禮單上寫著:新式貢品綾羅十匹,內製上好筆墨紙硯一套,首飾一匣,金銀裸子一匣,時新堆紗宮花一匣。那三個匣子陳年紫檀雕琢,精巧雅緻。單拿出來,都可算是一份上好佳禮。

這份貴重的禮物中,兩匹顏色穩重的料子和筆墨是給她和林若謹的。剩下輕薄粉嫩的最新貢品綾羅,貴重卻又樣式活潑的首飾,童趣十足的金銀裸子,顏色鮮嫩成年人無論如何戴不出去的宮花。這些細節無不昭示著是專門為林若拙準備。若是衣料還能勉強理解成是給衣服損壞的賠償,其它的又怎麼說?

「你在王府,出了什麼事?」黃氏幾乎是立刻就用篤定的語氣發問。

林若拙想了想,道:「王妃說,什麼事都沒有。我回去要見祖父。」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三十三章一盆水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三十五章教育家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