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三十章告之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12:13 [字數] 73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是什麼話0黃夫人罵她,「多大的人了,還是這麼性子急。你也不想想,你公公一家是什麼樣的人。送孫女?再怎麼送也得三書六禮,八抬大轎的迎進門。林家是讀書人,就是庶女也沒得做妾的,丟不起那個臉!既是明媒正娶,就算不得送女兒。日子都是人過出來的,哪有那麼多至誠君子、情深不渝、夫唱婦隨?你活這麼大了,這個道理都不懂么1

黃氏深吸了一口氣,她是激動了。

黃夫人繼續道:「我知道,女婿不能幹,不如你的意。你若是男人,十個女婿也趕不上你的作為。可人皆有命,當日婚事波折,你自己想想,若不是攀上林家這門親,你真要嫁那幾輩子寒門苦讀出來的窮舉子不成?你道那樣的男人是好的?一朝得志輕狂,汲汲鑽營,老子娘沒見識,以為中個進士做個小官就是天大的了不起,腳底下泥巴還沒洗乾淨,眼睛就抬的比頭頂高。這樣的人家不但苛待兒媳,還格外偏袒兒子,沒規沒距,寵妾滅妻、沒上沒下,全是這一等久貧乍富的人家做出的。這一等的男人也一樣經不住事,因幼時清苦、不曾見過繁華,一朝得志,左擁右抱,於女色方面反比那紈還急迫十倍。不過面子上裝的清高而已,內里早就巴不得環肥燕瘦、各色享用了。這樣的男人,如何嫁的?」

林若拙如果在此,定會為黃夫人叫聲好。典型的鳳凰男,被她評論的真是淋漓盡致。

黃氏聽的默不作聲。半晌,嘆道:「我只恨,自己不是男兒身。」

黃夫人嘆了口氣,勸她:「老天給你什麼就該什麼。似你這般想,鑽進死胡同,日子只會越過越不痛快。你得換個想法,女婿這人沒有大本事也是好事,容易拿捏。林家嫡庶之風還是不錯的,他家老太太斷不會管到兒子房裡。你只坐穩了位置,管束幾個姨娘,教好兩個小子。這輩子就是穩穩噹噹。就這福氣,已是世間難尋的了。」

黃氏也知道這個道理。夫君又混又笨,可笨有笨的好處。上有老太爺管著,也就只敢在幾個姨娘女色上發發威。等將來公公老了,自己兩個兒子長大,靠著娘家走科舉之路,到時林海峰就是她掌心裡的陀螺,什麼時候轉、什麼時候停都是她手指頭動動的事。可想明白是一回事,意難平又是另一回事。

「這就是我們女人的命。」黃夫人嘆道,「你還年輕,一時意氣不平也是有的。等到了我這個年紀就能看開了。」

「看您說的。」黃氏激動的情緒已經完全平穩下來,嗔道:「我這不是也就在您身邊發發牢騷么,不和您嘮叨我還能找誰說去。」

黃夫人失笑:「你呀,多大的人還和娘撒嬌1罷了她又嘆,「你這是沒生個女兒,女兒家貼心,有個小閨女說說話,也不至於這麼悶。」說到這裡,她不免又想到林若拙:「……這麼說,你家那個六丫頭,到是個極聰明的?」

黃氏笑了笑,道:「貧家女兒早當家吧。小娃娃的時候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那等被人寵的,哭了有人哄,笑了有人逗。可不就喜怒皆隨心所欲。那等沒人疼的,哭了沒人理會,笑了旁人也當看不見。日子一久,可不就老老實實,小心翼翼。有那一等愛爭寵的,也有那一等想過清凈日子的。六丫頭真傻也好,假傻也好。總歸是她自己摸索的處事之態。好壞結果也都是她自己承受。再說了,她這樣傻傻的,日後不管嫁到何處,只要不惹是非,憑林家的地位過平安日子還是有的。又有什麼不好?」

「也是。」黃夫人看的明白,「沒娘的孩子總是早熟些。你真不打算管她?」

黃氏冷笑:「我做什麼要管她,管好了也沒人感激我,覺得應該的。管砸了,不知多少誅心之話等著呢!我費那個勁去管教他林海峰的女兒?又不是我生的,憑什麼1

黃夫人一聽就知道女兒這是心裡有怨氣,怨氣是從女婿身上而來。心中雖不贊同,卻也不好多說。只能道:「你教好了也是功德一件,並不為林海峰,只為你和那對兄妹的緣分。惠人者,日後終反惠及己身。」

黃氏斷然拒絕:「我不缺孩子。我只教養自己生的。他林海峰既能生,就能教!他快活完了撒手不管,什麼都往我這裡扔,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1

*****************

后宅女人的想法,男人一無所知。前院,黃林兩家的男人們把酒言歡,話題自然而然說到了今日之事的衍生上。

「照今日耀兒講述的來看,七皇子在幾個年幼皇子中倒是最為聰慧。」林老太爺摸著鬍子開啟話題。

黃大人笑了一下:「以前尚未脫穎而出,這次受傷轉醒,行事確實大不一樣。仿若一夜之間開竅了。」

「畢竟是生死關頭走了一遭。」黃舅舅發表中肯意見,「按說宮裡頭鬧的也太不像樣了,最大的二皇子不過十五,三皇子四皇子皆十四。這麼點年紀就爭著向兄弟下手,非仁者之風。」

黃大人沉吟片刻,道:「就怕今上想的是唐太宗那句,生子如羊不若生子如狼。」

如果這樣,那就意味著皇子們的廝殺是經過當今皇帝默樣一來,局勢將會非常混亂。

「不然,應該有個度。」林老太爺發言,「七皇子受傷之後,陛下大發雷霆,嫁長川公主於姚家,顯國公世子婚事遲遲不定,應該就是給二皇子一黨的教訓。」

黃舅舅接過話:「所以現在聞國公府很是招遙」二皇子被打壓下去了,四皇子一黨猖獗起來了。

渣爹好不容易找到空隙,弱弱發言:「依父親和岳父看,哪位皇子品性更佳?」

這是要問誰最適合被扶上那個位置了。黃大人和林老太爺齊齊搖頭:「現在說這個,為時尚早。」

黃舅舅道:「正是,陛下春秋鼎盛,只怕胸中也尚未有定論。想是要從幾個皇子能力、品性,多方察看、細看。沒個幾年,哪裡看得出來。」

「可是,可是……」渣爹吞吞吐吐道,「等陛下有了定論,咱們就落後了……」

聽見兒子說這種話,林老太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糊塗!從龍之功哪有那麼好立的,身敗名裂,全家覆滅的例子才是最多!踏踏實實做事比什麼都強1

渣爹撇撇嘴,不敢苟同。同僚中有人攀上了聞公府的路子,手頭頓寬裕許多,買房置地。京郊良田何等緊俏,竟也有門路購置。都是一樣的品級,他還有個三品大元的爹呢,一個月手頭的銀錢就只夠人家一頓飯。

想了想,他道:「父親,孩兒是想,您現如今在中書省任職,無論哪個皇子想有所作為,必得拉攏中書省的。您在這圈子裡,脫不去埃」

這到是句實誠話。自從廢除丞相,中書省實際上就在代行宰相之職。林老太爺的官位,的確在風尖浪口上。

林老太爺嘆了口氣:「先看著吧。總之家裡要小心,不可亂接帖子。一應新貼都要叫我過目方可。」

黃舅舅想起一事,隱諱的提醒:「聽聞貴家長孫女今年欲說親,已是放出了風去。這親事上,只怕要小心。」

提到這事,林老太爺頓時老臉微紅,氣道:「老大這幾年在外頭心大了,人也不若當年穩重。我早已和他媳婦說過,大丫頭的事必得她祖母過目方可。不會由他亂來。」

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林家長孫林若愚是男孩,婚事推遲個一兩年不成問題。

「且看著吧。」黃大人下定論,「聞國公府可以囂張,卻不會一直囂張下去。就看陛下什麼時候忍不住了。」

*****************

一夜過去。第二天天明,林老太爺立刻以自己的名義,給恆親王府送了帖子,問何時方便,欲攜小輩來訪。

王府長史接到這份拜帖,因林老太爺任中書省參知政事,算核心官員的一份子。按規定程序,這份拜帖就送到了恆親王的書房。恆親王翻到,笑了,對長史道:「林老頭還算識趣。」然翻開一看,愣了。就見帖子上寫著,不但林梓言要帶孫子來拜訪他,還有林家二太太帶女兒欲拜訪王妃。

「這是怎麼說的?」恆親王玩味的將拜帖在指尖翻弄,「林老頭算是個老狐狸了,不像愛走後宅門路的,他這是打的什麼主意?」

不管什麼主意,來了就知道了。恆親王也不在意,將帖子甩給長史:「讓他們後天過來。再去內宅給王妃說一聲,就這樣。」

「是。」長史領命而去。

恆王妃接到通知,莫名其妙,等問明了長史來龍去脈,知道是自家丈夫看上一個小男孩引發的『事件』,簡直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這叫什麼事1王妃想的多些。若是看上什麼平民家的孩子也就罷了,左右王爺也就新鮮一陣子,沒多久就會膩,到時給些銀兩、安排個去處。這麼些年來也有過幾起。若是那家窮的,就更簡單了,花些銀子買了來,生死都是王府的人。可這回的孩子卻是好人家的,正經官宦人家後代,哪有荒唐到這個地步的!

「這種事,你們就該勸著王爺些1王妃很不高興,「林家為什麼來女眷?還不是想讓我幫著說情?這種荒唐事虧你們做得出來!傳到陛下耳朵里,說恆親王府逼官家子弟為……咱們還要不要臉1

長史忙道:「娘娘,您弄錯了。王爺的意思是將那孩子領到府里來讀書,請個好先生。也是栽培人家的意思。」

「呸1王妃才不會被花言巧語迷惑,一言道破玄機:「昨兒他不是去看段如錦的么?能在段如錦的美色下注意到一個小男孩,還弄回府里栽培?你當我傻子啊1

氣了一會兒,又問:「那孩子多大了?」

長史忙說了。王妃一聽就差點厥過去:「六歲!六歲他也下得了手?」她到底嫁了個什麼樣的人!

當晚,恆親王接到內宅傳話,王妃找他有事相敘。

恆親王對這位結髮妻子還是有些感情的,特別是王妃給他生了唯一的兒子。他雖男女皆好,然子嗣上卻諸多艱難,迄今唯有世子赫連瑜一個。就沖這點,恆親王對王妃是非常敬重。

所以,當王妃質問之時,他當即為自己人格辯解:「你弄錯了,我再禽獸也不至於對個六歲的孩子有想法。我就是覺得他可愛,很有趣。等后兒他來你就知道了,我帶來給你見見,真是有趣的不得了1

王妃用一種『你是人渣』的眼神看了自家丈夫好一會兒,憋下氣,耐著性子道:「王爺,若是這樣,只時常叫了人家孩子來家裡玩也就是了。何必說那樣讓人誤會的話。」

「誤會?什麼誤會?」恆親王理直氣壯道,「那小子想日後考進士,我就栽培他,給請最好的先生。這能有什麼誤會1

關鍵是你這話說出去,沒人會相信!包括王妃自己都不相信:「人家好好的孩子,可不興被你帶上那條道。」

恆親王立刻被觸到了痛腳:「那條道,什麼那條道?天下又不是我一個人愛這個,風流韻事多著呢!我又沒禁止他娶妻生子1

王妃淡淡道:「看,您還是有這個心思的。」

恆親王一怔,半晌,嘿嘿的笑:「我敢肯定,只要十年,那孩子定然生的比段如錦還美。尤其是一雙眼睛,天然風韻,似有無限心事藏於其間。很是難得。」

王妃忍無可忍,給他潑冷水:「林大人不會同意的。」不然就不會有女眷拜訪這回事。

恆親王哼哼:「你不要管,隨便招待著就行。別答應她們什麼事。林老頭那邊,我來說定。」

罷了,罷了!王妃疲倦的閉了閉眼,她是管不了這麼多了,只看護好唯一的兒子,別學他爹的這份愛好就成。揮揮手:「妾身知道了,您去忙吧。」

恆親王搞定妻子,樂呵之餘想起了兒子:「瑜兒呢?怎麼沒見他,這麼早就睡了?」

王妃喉嚨一噎,心道談論這種事難道我還讓兒子在一邊聽著?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淡淡道:「今兒進宮累了,我讓他早些回屋休息。」

恆親王點頭,想了想,囑咐她:「進宮不要緊,但切記,不可和二皇子或是四皇子交好。切切緊要。倘若躲不過,就去皇嫂那兒,皇嫂會幫你的。」

恆親王口中的皇嫂就是司徒皇后,恆王妃道:「這你放心。我進宮也只和皇嫂說話,旁人我循禮覲見,無有交情。瑜兒也只和八皇子、九皇子兩個小的玩,不摻和其它。」

「那便好。」恆親王思索片刻,又補充:「我瞧小七自從蘇醒后也挺怪的,心眼多了不少。小五最近和小四走的太緊,這兩個也少接近。」

恆王妃嘆口氣:「孩子們都大了,各有想法。只怕沒幾年清凈日子可過。」

「咱們怕什麼。」恆親王不以為意,「只要不摻和那事,陛下不會對我們家做什麼。我一來沒高遠志向,二來名聲不好,礙不著他們。」

夫妻倆便就宮廷話題延續談論開來。在離正院不遠處的一座精緻小院中,一個小廝模樣打扮的人對著七歲的世子赫連瑜彙報:「長史那邊說了,林家人後天來府中拜訪。」

「好,明天你去宮門,將事情傳話給九殿下。」解決了問題,赫連瑜打了個呵欠,上床睡覺

*****************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轉眼到了拜訪日。一大早天還沒亮,林若拙就被從床上拖了起來。

渴睡的要命,閉著眼睛,長著手臂,任由喬媽媽帶隊的丫鬟們給她穿衣、洗漱、梳頭,左插一支花,右插一根簪。打扮的光彩亮眼。

咕嚕嚕灌下一晚熱騰騰的米粥,這才緩過勁來。一群人擁簇著,先去黃氏屋裡,被檢查一番。隨後由黃氏領著,到榮瑞堂,再被林老太太檢查一番。

林老太太往堂下看,就見林若拙一身嫩黃色衣裙,襟邊、袖口、裙擺處粉紅粉紫雙色茶花,寬邊淺紫色腰帶,麥穗黃腰繩垂下長長穗子。頭梳雙丫垂髫髻,飾以嫩綠、嫩黃兩色緞帶,間綴點翠蝴蝶花鈿。緞帶長短不一隨垂髫而落,或至鬢髮,或至耳邊。

打扮是不錯了。襯著蘋果一樣飽滿的小臉很是可愛。但是,但是……那雙模糊朦朧的眼睛怎麼看怎麼像沒睡醒?

「六丫頭1林老太太嚴肅的喝了一聲。

林若拙悻悻抬頭。六丫頭!六丫頭!她就沒聽這些親人叫過一遍她的名字。其實她是姓林名六,字丫頭吧。

林老太太嘆了口氣。如果可能,她是真不願這一位去王府。可惜世事難料,這一趟只能她去。

「在外要聽你母親的話,不可多言,不可多語,不可隨意走動,不可眼睛亂看……」她操碎了心的叮囑,恨不得將所有的要點灌進她耳朵。

林若拙冷笑。你們家乾脆只養提線木偶好了,提一提,動一動,包君滿意。就是有你們這樣養女兒的人,才會有坐擁美女無數卻依舊選擇攪基的恆親王這種男人!

林老太太足說了半個時辰的話,想想還是有沒教完的。可惜時間來不及了,她又不能陪著去。只能再一次囑託黃氏:「你多看著她些,別讓她惹禍。」

在對外問題上,黃氏和林家的利益是一致的。但她不認為需要像老太太說的這樣謹慎。在她看來,林若拙是個女孩,如果能被恆親王和恆王妃喜歡,那是化不利為有利的最好辦法。需知恆親王見過的漂亮小孩多了,能看上林若拙,更多的應該是喜歡她的性格、言談等等。不過這些不關她的事,林老太太也沒待她多好,就當個高級管家而已。她幹嘛給林家掏心掏肺。

耽擱了兩個時辰,相當於四個小時。黃氏總算帶著兩個孩子上了馬車。林若拙算了一下,如果沒有一連串的廢話教育,起床穿衣洗漱吃飯帶出門,一個小時綽綽有餘。也就是說,三個小時的時間純熟浪費。還不如給她睡個飽覺。

馬車無言的駛在路面,一路上,三人無言。直到車夫報訊,快到王府前大街了,黃氏才開口道:「六丫頭,今日見面,言行舉止你自己要心裡有數。」

林若拙頓了頓,道:「是。」

黃氏又轉向林若謹:「祖父會在前頭等我們,你跟著。祖父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

林若謹低沉應諾:「是。」

陸王府正門,林老太爺的轎子果在那處等候。匯合后,給長史遞上名帖,開了側門迎入。

林老太爺領著林若謹去前院書房見恆親王,黃氏和林若拙下了車換王府的馬車進內宅。過了內宅垂花門,換四人抬敞開式垂紗軟轎,一路行至恆王妃居所。

恆王妃是個很年輕的女人,看著和黃氏差不多大。不過聽說她的兒子赫連瑜已經七歲了,想必生子時年紀很校

恆王妃坐在上堂,等兩人剛行完禮,就笑著命身邊去攙扶:「快起來!都是我們王爺愛鬧,連累你們跑這一趟。」又命人送上一份表禮給林若拙。她雖意外黃氏帶個閨女過來,卻也不算太意外。林家二房就這麼一個嫡女,單帶出來走動也正常。

黃氏在下首坐了,略略欠身,開口就是道歉:「這話,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和王妃說,可孩子們不懂事,淘氣的緊,我這做長輩的,少不得厚著臉皮來請您原諒。」她吞吞吐吐、半遮半露的道來:「……那日是我回娘家,帶了四個孩子。六丫頭和他二哥與我娘家兄弟的兩個孩子年紀相近,湊在一起就沒天沒地的胡鬧起來。竟膽大到換了男裝,帶上小廝私自去街上閑逛。走著走著就走到了榮盛戲園。因上月我們家請德慶班唱過堂會,這幾個孩子就好奇的想進去瞧瞧。不想遇見了那位七公子……之後便見著了王爺。這丫頭年紀小,不知道個天高地厚,王爺問話,她就胡亂答了。只一樣,千萬不敢說自己是女孩子扮的,您瞧,就這麼陰差陽錯的弄岔了。」

恆王妃幾乎驚跳起來:「什麼,你說那天的族孫,是你家這個丫頭扮的?」

「是……」黃氏頭垂的低低的,「我們林家第三輩孩子,取名中間皆有個『若』字。男子和嫡女,取品德舉止之雅字。庶女取草部花卉,意為嫡庶有別。林家男孫共六人,長孫若愚,長房嫡出。次孫若謹,二房嫡出。三孫若正,長房庶出。四孫若誠,三房記名嫡出。小五若信和小六若慎,皆是臣婦所生,一個三歲,一個周歲過半。」

她接著又道:「女孩共八人。長孫女若萱,長房庶出。次孫女若靜,三房嫡出。三女若敏,長房嫡出。四女若貞,三房嫡出。五女若容,三房嫡出。六女……」她頓了頓,加重語氣:「若拙,二房嫡出。七女若菡,二房庶出。八女若蕪,二房庶出。」

恆王妃耳朵聽見『六女若拙,二房嫡出』后,就基本相信了黃氏所言的真實性。人家連家譜都報出來了,表明不怕你去查。很顯然,王爺看上的那位小男孩,的的確確就是個女孩裝扮的。

恆王妃怔了怔,又怔了怔。一股怎麼滅都滅不下去的笑意驀然升起。她側過頭,翹起嘴角狠狠的憋了一下,回身忍笑道:「這事大了,我做不了主。來人,去前頭請王爺過來。」

傳話人還沒走出院門,就見前方小路過來一個怒氣爆發的王爺,一路飛速疾走一路狂吼:「林老頭!你消遣我!本王不信!我不信1

----------------------------------------------

改錯字。還有,欠債已還清。我不想再欠了……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二十九章商議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三十一章大型玩具(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