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二十六章赫連熙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39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前朝戰亂的時候,京城並沒有遭到大規模的損毀。新朝建立,經過五十年的修生養息,京城的範圍向外不斷擴張,又比前朝時候大出了三分之一的面積。

靠近皇城的內城區,有不少前朝世家遺留下的住宅,本朝新貴們紛紛入祝沒有輪著住宅的,大楚的太祖大手筆一揮,劃出大片地段,將舊有民居遷徙拆除,空出地段讓權貴和官員們蓋新房。如此,雖無城牆相隔,仍然形成了一片京城人稱之為『內城』的黃金地段。

黃家舊宅就在這片內城之中。而林家的地段就要稍差一點,已經排到了內城邊緣,和外城接壤。這裡,大多是根基不深的新貴以及很有錢的富裕人家住所。各處街道交錯,亦有一些中等人家住在這裡。再往外,就是普通百姓的住所,被稱為『外城』。

黃耀的意思是,今日出門只在內城逛逛就是。這裡的店鋪、酒樓、茶樓無不是本行當中做到頂尖的佼佼者,背後亦有大勢力撐腰。購物環境清幽,往來顧客都是有身份的人。

黃恬不願意。難得出來一趟,她更想去外城看新鮮。

黃耀自然不同意,折中之下,最後,一行人決定去內外城交界的地段。這裡即能見識普通百姓的生活,又不太會遇上地痞無賴之類的麻煩。

和馬車說好在何處等他們回頭,四人帶著兩個小廝長隨,隨街閑逛了起來。走過幾家鋪子,林若拙忽一抬眼,見前方出現一所被青竹掩映的半開放式宅院,依稀可以聽見綠竹猗猗間傳來聲聲絲竹、清麗的唱音。

「那是什麼地方?」黃恬也看見了,忙問傘

小廝道:「二公子,那裡是榮盛戲院。京中最好的戲院。宏祥班,德慶班,京城一流的戲班沒有不在那兒唱的。」

黃恬和林若拙聽得眼睛皆是一亮,對視一眼,齊聲道:「去那兒看看1

到得前頭一打聽,榮盛戲院今天上演的是德慶班、段如錦的《西廂記》。黃恬一聽就歡呼起來,嚷著要進去瞧瞧。

黃耀便問還有無包間,跑堂的卻回答:「少爺們來晚了,段大家的《西廂》座無虛席,早兩天包間就被定完了。」

黃耀心中竊喜,面上卻遺烘真是可惜。如此下回有機會再聽吧。」

掃興片刻,林若拙忽然道:「我與德慶班的人認識,段如錦在我家唱過堂會。你帶我們去後台,我找他們說兩句話。」

黃恬也醒悟:「對對,找那什麼清波問問,說不定他們有地方。」

跑堂有些為難,黃耀想了想,塞給他一塊碎銀:「不必這般,你只將那叫什麼清波的叫出來就是了。」

跑堂這才笑著接過,領他們到一處清凈角落等著。不多時,貌若女童的小男孩清波,滿臉狐疑的被跑堂領了過來。

「清波,清波,這裡1黃恬早忘了先前相處時的抬杠,歡快的招手喚他。清波見到他們先是一愣,打量半晌后恍然大悟:「是你,你們?」

「是,是我們。」林若拙接過話茬,笑嘻嘻的問:「沒想到吧,我們今兒外出,剛好走到這兒,聽說你師父唱《西廂》。可惜沒包間了。」

清波瞭然,隨後眉頭輕皺:「原本戲院總是空著一間留給不速貴客的。今天來了一個貴人,我不認識。師父卻說咱們得罪不起,將包間給他了。若不然,你們合用一間也使得。那間是戲院最好的房間,地方寬敞。那位貴客帶了四個和你們差不多大的小郎。地方倒是夠,只不知……」

黃耀聽明白了他的未盡之意,若是他們和那貴客相識或者家中有舊,自是可以商量著共用一間。但他們四個是偷跑出來的,遮掩姓名還來不及,哪裡有自報家門的道理:「算了吧。還是不用麻煩。」

黃恬問:「是哪裡的貴客?」

清波剛要說話,身後傳來雲嬸子的叫喚:「清波,那貴客家的小公子想找個年紀差不多大的小戲童說話,班主叫你呢1

「咦,這是什麼道理?」林若拙詫異的道,「這人到底是來聽戲的還是找人陪說話?若悶了找人聊天,又來戲院幹什麼?」

清波苦笑一聲:「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做我們這行的,多得是身不由己……」

「清波1卻聽一聲呼喚,胖呼呼的班主領著個眉眼英氣、一身錦衣玉冠的小男孩走了過來:「清波,你瘋跑什麼,還不快過來招呼小公子1

錦衣小男孩大約十歲左右的樣子,一臉和善笑意:「你就是段大家的徒弟袁清波?」

林若拙總覺得這人的笑容很怪。和善的太過老成熟練,好像一個成年人用小孩子的臉努力釋放出善意,要多彆扭有多彆扭,要多虛偽有多虛偽!

清波正要答話,就見錦衣小男孩眼風一掃,看見了他們四人,當視線移到林若謹身上時,眼神瞬間一變。隨後目光不停的朝打量林若拙和黃恬身上打量。

黃耀上前一步,不動聲色的遮住黃恬身形,笑道:「清波忙去吧,我們就先回了。改日再見。」

「慢著。」錦衣小男孩快走兩步,盯著黃耀看了一會兒,笑道:「這位公子,相逢即是有緣,不知公子貴姓?」

黃耀不欲多談,客氣笑道:「萍水相逢,難有再會,就不必互通姓名了。我等告辭。」

錦衣小男孩虛手一攔,略有深意的笑道:「是我失禮了,在下曾經見過中書省參知政事林大人,覺得閣下的弟弟與林大人眉眼間有些想象,故有此一問,恕罪。」

「你認識我祖父?」林若謹驚訝的叫了出來。黃耀暗叫一聲不好。

錦衣小男孩會心一笑:「原來是林大人的孫兒,據聞林大人長孫不在京中,瞧這年紀,禮部給事中林海峰大人的長子,莫非就是閣下?」

林若謹更加驚喜:「你認識家父?」

錦衣小男孩嘴角噙出一抹淡笑,彬彬有禮道:「在下家中和林大人頗有淵源,算是世交。林兄,這幾位是……」

林若謹剛要介紹,黃耀突然道:「說來說去,還不知閣下是哪一位?」

錦衣小男孩微微一笑,道:「在下姓連,家中排行第七。」

林若謹和黃耀頓時用力回憶,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有哪一家舊識是姓連的。小男孩排行第七,便是說家中兄弟眾多,看穿著,身上是貢緞,腰帶、玉佩……

黃耀忽的瞳孔一縮。錦衣小男孩的玉冠,白色中隱隱有墨痕呈龍騰祥雲之勢,這是塊天然的紋龍玉,西疆貢品,除皇家再無人敢做成配飾。排行第七,前段日子出事的七皇子赫連熙,今年剛好十歲。

「原來是七公子。」黃耀不敢大意,認真的施了一禮:「戲班人說,貴方共有四位小公子前來,不知那三位是幾公子?」

赫連熙淡淡一笑:「你是太常寺少卿黃大人家的吧,眼力不錯。今日是堂叔帶五哥、我、八弟和九弟一塊兒來見識見識。」

黃耀心中一驚。竟然是恆親王帶五皇子、七皇子、八皇子、九皇子一塊微服私游。心下大大不安。這位七皇子,可是之前剛出過事,閻王爺手裡搶回條命的,這要再有個好歹……一時間,他只恨不能有四條腿,立時躲這戲院遠遠的。

「你不用慌。」赫連熙似看出了他的心事,淡然道:「我們是得了父親准許出來的。」

黃耀心中更是七上八下,得了那位的准許……

赫連熙視線流轉,似不經意的道:「對了,這兩位還不曾認識。黃兄,這兩位是你弟弟?」

黃耀輕咳了一下,尷尬道:「這位是在下二弟,這一位,是林家六表弟。」

「表弟?」赫連熙在口中玩味了一會兒,似笑非笑:「是了,你姑姑嫁給了林海峰,他們自是你的表弟,不過……」他大有深意的道,「我似乎聽說林大人只有四個孫兒?」

「咳咳1黃耀差點被口水嗆到。他驚恐發現,這位年幼的七皇子竟然對一個三品官的家事如此熟悉。官員對皇家兒女數量瞭若指掌不奇怪,皇子對官員兒女數目瞭若指掌則是大大的危險了!那麼,他會不會也知道,黃家,並沒有第二位公子。

這時,林若拙開口了:「這位公子知道的好仔細,我是剛從祖籍過來的,族中排行第六。」

林若謹立馬也擦了一把汗,連聲道:「不錯,不錯。六弟是族裡的排行。」

赫連熙眉宇微凝,盯著林若拙看了一會兒,撇開,話鋒一轉:「幾位來是聽戲的吧,我們的包間甚是寬敞,一起過來吧。」

黃耀苦笑。這回是想不看都不成了。只能緊緊守在黃恬身邊,低聲囑咐她要小心。

黃恬尚不知危險,見他神色嚴肅,也就倍加小心,拉著林若拙的手一句閑話也沒說。赫連熙倒也沒注意她們,一個勁兒的和林若謹拉家常。

「林弟名諱為何?」

林若謹老實回答:「上若下謹。」

赫連熙笑道:「我記得貴兄是上若下愚?」

「正是。」林若謹以為這位真是家中世交,說話間並無遮掩。

赫連熙又問:「不知林,六……弟,名諱何為?」

林若謹一怔。

「怎麼?」和赫連熙緊追不放。

林若謹左右為難,忽靈機一動,轉移話題:「啊,還不知連兄名諱,失禮,失禮1

赫連熙看了他一會兒,道:「我單名一個『熙』。」

林若謹沒有被教導過皇子姓名的『常識』,絲毫不察有異,笑道:「原來是熙兄。」

「咳咳1黃耀狠命咳嗽,打斷他:「表弟,叫七公子1

「無妨。」赫連熙笑道,「黃兄不必太拘束,叫我小七便好。」然後又問,「林六……弟,名諱何為?」

林若拙躲不過去了,硬著頭皮道:「上若下,拙。」

「若……拙?」赫連熙瞪大了眼睛,又重複一遍:「若拙?林若拙!?」

自己的名字被他這樣叫,總覺得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林若謹更是自責,自家妹妹的閨名就這麼泄露出去了。黃耀正絞盡腦汁忙著給妹妹胡謅一個假名。

赫連熙一字一句的道:「我以為,『拙』字實不配林六弟,合該是個『涵』字才相配。」

涵?林若涵?

林家兄妹面面相覷,心中同時湧出一種古怪感覺。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二十五章書房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二十七章小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