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二十一章伯母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12:13 [字數] 50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要問《史記》是什麼,作者是誰,天朝人十個裡頭有八個能答出來。這得感謝應試教育,填空題必考。

可要問有誰通讀過《史記》,一千個人裡面也難有一個。林若拙重新投胎,經過古代系統的蒙學教育,對於繁體字和文言文敘述方式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這時再來看《史記》,除有不少生僻字不認得外,內容通讀卻是沒有任何障礙。

《五帝本紀》,說的是從黃帝開始,公孫家族的五位天子。不能說皇帝,這個稱呼是秦始皇發明的,在他之前甭管三皇還是五帝,夏商還是周,中原大地最高統治者統稱『天子』。

公孫家的第六位天子『禹』,不算在五帝之中,作為夏朝的開國之君,《五帝本紀》中雖不可避免的提及,但司馬遷還是將他歸納在了《夏本紀》裡面。

要說文言文介紹家譜,缺點多多。羅里嗦一大堆,看完了依舊雲山霧罩。林若拙怕自己記了前面忘後面,特意給《五帝本紀》做了個家譜表,凡當上天子的,就在名字旁畫顆星。表格作完后整體一觀,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從心底漫起。

這份家譜表以它獨有的直觀和數據,無情的撕開了隱藏在溫和華美語言下,一場場血淋淋的帝位廝殺戰。

黃帝先生一共有二十五個兒子,能姓『公孫』的,只有十四個。不能繼承父親的姓氏意味著什麼?林若拙不了解上古時代,但她知道,至少在她現在生活的時代,一個不被允許姓父親姓氏的孩子,沒有人會瞧得起。

好吧,廢話少說,言歸正傳。五帝的後面四位,都是黃帝先生的嫡系後代。確切的說,是黃帝正妃嫘祖所生的兩個嫡子的後代。

正妃給力!別看黃帝先生繁殖了二十五個男丁,人嫘祖女士不屑一顧,帝位必須傳給我生的兒子,沒得商量!嫡長子,或者嫡次子都行。其他人休想染指!

不過到世事難料,在黃帝先生歸西后,登上第二個天子之位的,既不是嫘祖女士的大兒子,也不是她的小兒子。但絕對是嫡系一脈,是嫘祖女士小兒子的兒子。黃帝先生嫡次子的長子。這位就是帝顓頊。

嫡長子一脈甘心嗎?沒有人知道。但歷史明明白白記載,顓頊之後,帝位又回到了嫡長房一脈,黃帝的嫡長子玄囂同學,雖然兒子在和堂弟爭奪帝位中失敗了,但人家的孫子奮起了,這位高辛同學,他老爹在史書上連個名字都沒留,但本人很給力,告訴我們,拼爹不是絕斗敗了顓頊的兒子窮蟬,搶過帝位,成為第三位天子:帝嚳

帝嚳同學估計是接受了二房一脈子孫後繼無力的教訓,養兒子很上心,到他老了的時候,有兩個能幹的兒子。其中一個叫摯的,搶先登位。但是他很快被他的弟弟放勛給趕下了台,史書上漂漂亮亮的寫著:摯,代立,不善。

放勛同學很強悍,他使得帝位繼續在嫡長房一脈保存。放勛同學的帝號為:堯。

堯同學很能幹,有多能幹?能幹到天朝人都知道他將從老爹那裡繼承來的帝位給禪讓了。所以說再能幹的人也不能事事都順心那!帝堯晚年,天子之位面臨著又一次從嫡長房一脈,換到嫡次房一脈的危機。

黃帝先生的嫡次子一脈,除了帝顓頊搶贏了長房,顓頊的兒子、孫子,都沒有強過長房一脈。然後人家就換了個方向努力,拚命繁殖後代。兒子一成年就生孫子,孫子剛成年再生重孫子。生啊生,終於生出個叫重華的好孩子。

重華同學的輩分很低,他的爺爺的爺爺,和帝堯是同輩。重華同學又很能幹。能幹到『修身』之名遠播。堯不得不將自己的兩個女兒嫁給他,以便找茬。重華同學將娥皇、女英姐妹安撫的服服帖帖,『齊家』之名又開始遠播。

堯依舊不甘心,想了很多辦法刁難,啊不對,是『考察』他。其中包括在雷雨交加時節將他一個人丟進深山老林,重華同學強悍的憑藉個人力量,於暴風雷雨、深山迷障、危機四伏中走了出來。堯只能感嘆他有神靈庇佑,將其定為繼承人。堯死後,重華同學繼位,為帝舜。

林若拙合上書本。良久無語。

原來,這才是帝位禪讓制的真相。

風雨交加,電閃雷鳴。蒼茫的原始森林中,一個年輕強壯的身影獨步前行,身上的麻布衣被枝條劃破,披散的亂髮被大雨淋濕。勁瘦的腰間拴著繩索,衣衫半裸,肌肉勃發,雨水順著緊緻油亮的皮膚滾落。忽而,前方一道黑影竄過,年輕人抽出身後的長矛,用力投擲,瑟瑟發抖的小動物被釘死。年輕人用石刀割開小獸的咽喉,大口大口的吞咽著汩汩的熱血,溫熱的血液補充了他消耗的體力。抬頭遠望,年輕人黝黑的眼眸重影瞳瞳,視線穿透茫茫雨線、深山密林,趟過黃水,水域之畔是部落的夯土牆。樹木削成的銳刺插滿土牆的外圍。只要走進那道牆,就再也沒有誰能動搖他的地位。只要走進那道牆……

林若拙奮筆疾書,全身的熱血在這一刻沸騰。她穿越了時空、穿越了文明。用五千年後的眼睛注視著五千年前的遠古、五千年前的英雄。

隨著最後一個筆畫收尾,傾瀉的情感充盈她的心臟,空虛沉悶的心靈在這一刻被填的滿滿。

這,才是歷史。這,才是寫同人的意義。

*****************

一個內心世界豐滿精彩的人,於外界的怠慢不公,只要不太過分一般都不會去計較。

林若拙圓滿了,對二房三房姐妹間的爭風掐架就更視若無睹了。獨來獨往、飄然脫俗。細心的林若菡觀察了這位嫡姐很久,發覺她是真的一點兒不在意,奇怪之餘不禁有些納悶,這位六姐到底是怎麼想的,她怎麼就能什麼都不在乎?

林若菡弄不懂林若拙為什麼不在乎,林若拙也搞不懂她動不動就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是幹什麼。

這天上午,學中休假。林家姑娘們都聚在榮瑞堂請安說話,童氏照例搜羅些話題打趣,林老太太半眯著眼睛頷首。一片祥和。

黃氏步履匆匆的進來,打破了這片祥和:「老太太,大嫂的信送來了。」

林若拙注意到,黃氏一進來就直奔祖母,連半個眼神都沒有給童氏,顯然不符合她平日從容的舉止。

林老太太一目十行的看完信,臉色瞬間鐵青:「胡鬧1狠狠的一拍桌子,手中的紙張震的發顫。她調整了片刻呼吸,壓著聲音對童氏道:「帶姑娘們下去。」

童氏屏聲息氣,對眾姑娘招手,同時不滿的瞥了一眼黃氏,又是將她拒之門外獨自商量,好像她就不是這家的兒媳似的。

到得偏間,她對眾女道:「你們姐妹在這兒歇著,我去看看老太太那裡有什麼要招呼的。」說罷,自顧自去了正堂。

童氏一走,林家姐妹哪裡坐得住,林若靜看看幾個妹妹,招手叫過貼身丫鬟青螺,命她去正堂打探一下消息。

青螺去得不多時,回來稟報:「大太太信里說的是大姑娘的婚事,老太太發了好大的脾氣。其它的,奴婢也不知道。」

姑娘們一聽,各自感覺不一。林老太太發如此脾氣,估計大伯母給林若萱找的親事很不怎麼樣。由人推己,兩房姑娘們各自沉思。

林若拙卻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黃氏顯然不會因為一個庶出侄女的婚事,失去了平日的從容。

事情果然很嚴重,下晚的時候,從下人間的傳話可以得知,老太太派了心腹去前院,老太爺一下衙就被請去了後院說話。

緊接著又有消息,二老爺二太太、三老爺三太太,一齊被叫到了榮瑞堂。

林家的主腦人物們聚在正堂說了什麼,沒人知道。林老太太和黃氏對內宅的掌控還是很到位的,無傷大雅的閑話可以傳,真正想保密的,一絲縫也透不出去。

第二日一早請安,黃氏和渣爹的表情很平靜,沒就昨天的事多說什麼。三姐妹一如既往的吃了早飯去上學。走在路上,林若蕪就問林若菡:「七姐姐,可知昨天祖母為什麼生氣?」

林若菡搖搖頭:「昨晚爹爹歇在正房。」

林若蕪也不失望,打算待會兒去問三房的姐姐們。

三房姐妹果然沒讓人失望。不,應該說是童氏一如既往的沒讓人失望,林若貞吊足了林若蕪的胃口,才神秘兮兮的漏下口風:「是大伯母給大姐姐定的親事不好,祖母發了脾氣,連祖父都驚動了。」

林若菡追問關鍵點:「大姐姐定的是哪家,如何不妥?」

林若貞搖頭:「不曾說聽說,總之是很不妥的人家。」

就這消息?說了和沒說有什麼區別?林若拙深深鄙視。

林家姐妹的看法卻不一樣,她們很興奮,嘰嘰喳喳的說著各自的猜想。

「會不會是門第低?」這是林若菡問的。估計這丫頭對自己婚事最擔心的就是這點。

「是庶子?」這是林若貞的猜測。好吧,姑娘,雖然你爹是庶出,但你放心,你是嫡女,將來自也要嫁嫡子。

「大姐姐本來就是庶出。」這是頭腦靈光的林若容,這一位比較務實,猜道:「許是家境艱難?」

林若蕪也喳喳的發表自己意見:「或是被逼婚了?」姑娘,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

比較來比較去,林若靜的猜測最具可能性:「怕是人品不好,或家風不正?」

林若拙要嘆氣了。二姐,你放心,你是三叔三嬸親生的,他們絕不會把你說給人品不好,家風不正的人家。

小姑娘們說的熱火朝天,不滿意於有人置身事外,林若貞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提高了聲音問:「六妹妹,你說說,會是什麼?」

林若拙慢吞吞的看了她一眼,慢吞吞的道:「我不知道。」但總歸不會是你們猜的那些,因為那些理由都不值得驚動祖父大人。

林若貞既滿意又失望的嘆了口氣:「六妹妹,你一點都猜不出來么?」

無聊。林若拙心底翻了個白眼,抽出一張紙開始寫大字。她想她能理解黃恬的孤獨感了。

林若靜笑著道:「不管怎麼說,祖父已經過問了這件事,大姐姐不會被許配給不妥的人家。」

這句話說到了眾人心裡,物傷其類,林若萱是林家姐妹中第一個出嫁的,她嫁的不好,姐妹們心裡也不好受。林若貞慶幸的感慨:「幸好有祖父。」

林若菡和林若蕪也鬆了一口氣,是啊,只要祖父還在,她們就算是庶女,婚事總不會說的太差。

這件事的後續發展很快,五天之後,林老太太在一次女眷聚集時宣布,她們的大伯母很快就要帶著兩位姐姐回京了。

黃氏忙著收拾屋子,將大房臨走時封閉的住處重新整理出來,屋子要打掃,被褥要洗曬,花園要休整,每一處都不能遺漏。

二房三房的姑娘們也在課餘時間議論著兩位姐姐的到來,大房離京的時候林若蕪才一歲,沒半點映像。三房的姑娘好歹年紀大些,就給她們說叨。

「大姐姐人最是和善的。三妹妹很聰明。」林若靜嘴裡就聽不見什麼不好的話。

林若貞笑嘻嘻的給林若蕪咬耳朵:「大伯母生的不好看,有些土氣。」

「四姐1林若容喝止她,「胡說什麼呢1

林若拙算了一下時間,林大太太馮氏嫁進來的時候,祖父官職不大,大伯尚未中舉。可挑選的範圍有限,大伯母的出身不但比不上黃氏,就連童氏也是比不上的。然而宗婦就是宗婦。馮氏出身再低,也是林府除了林老太太以外地位最高的女性。哪裡容得林若貞一個小輩指三道四。

更何況,馮氏生了嫡長子林若愚。三代當中第一人,祖父大人最看重的孫子。就憑這一點,馮氏在內宅的地位穩如泰山。

晚上的時候,林若謹突然來了融雪院,屏退丫鬟,對她私語:「大伯母快來了,你到時小心些,不要和她多說什麼。」

林若拙一愣,迅速反應:「你知道那天的事?」

林若謹點點頭,嘆了口氣:「祖父見我最近時常和黃家表哥通信,今天去黃家拜訪,就領了我一塊兒去的。我才知道,大伯母給大姐姐定的那戶人家,去年剛升了官,說是走的聞國公府的門路。」

「聞國公府?」林若拙一驚,「王貴妃的娘家,四皇子的舅家?」

林若謹苦笑一聲:「可不就是他家。祖父發了好大的怒氣,和黃大人、黃舅舅關上門說了好一會子話。我和耀表哥在外頭守著,沒聽見。」

「沒聽見也不打緊。」林若拙安慰他,「咱們知道出了什麼事就行,解決之道自是由長輩們去操心。只是這事,也不是大伯母一人就能做主的,大伯不知道么?」

林若謹搖搖頭:「大伯給祖父寫了封信。信上說什麼不知道。」

林若拙嘆了口氣:「咱們也做不了什麼,等著吧。終歸會有結果的。」

林若謹沉默了一會兒,出聲道:「若拙,做官不是將民生做好就行了么,為什麼要攙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林若拙也沉默了,良久后嘆氣,丟過一本書砸上他的手:「好好看看吧。」

「這是什麼?《史記》。你在看這個?」林若謹飛快的縮手接過,順手翻開,夾了書籤的書頁上,最右邊赫然寫了一行粗體隸書:一》。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二十章祖父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二十二章若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