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十八章黃耀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40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恬嗔道:「我哪有那麼不知禮,你也太小看人了。」

黃耀笑道:「那為什麼忽突突的跑到前頭來了,不知道這邊都是男客嗎?」

黃恬道:「我才沒那麼糊塗,我們是想去謹表哥的書房看看,才不會和男客撞上。」

林若謹見他們兄妹抬杠,以為是真吵,忙打圓場笑道:「原是我們想錯了,妹妹別見怪。書房就在轉彎那條路的前頭,咱們這就一塊兒去吧,何必堵在路口上說話。」

黃家兄妹齊齊笑,黃恬對林若拙咬耳朵:「你哥哥還真老實。」

林若拙和她落後兩步,走在兩個男孩後面,輕哼道:「你別逗他。從小我爹就給找了個書獃子來教,學問怎麼樣不知道,一肚子死心眼倒是真的。你別欺負老實人。」

黃恬笑:「一個爹娘生的,你怎麼就沒老實?」

「誰說的?」林若拙劈口反駁,「我可老實了,全家上下都知道,我是最老實的獃子一個。」

「呸1黃恬掩著口啐她,「那是她們眼不亮,古語云:大奸似忠、大智若愚、大勇如怯、大巧若拙。看看名字就知道,你這人壞透了。」

「阿恬,你在後頭嘀咕什麼呢?」書房很快到了,黃耀見兩個女孩在後面竊竊私語的不亦樂乎,很有幾分好奇。

「沒什麼。」黃恬笑道,「我們在說《道德經》,什麼大智若愚、大象無形、大音聲希」

黃耀一點就透,目有深意的看了林若拙一眼。只有林若謹認真的道:「妹妹記錯了,大智若愚是蘇學士《賀歐陽少帥致仕啟》中的話,並非出自《道德經》。」

「噗——」黃恬捂著嘴放肆的笑,黃耀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林若謹還在繼續:「說來吾家大兄之名即出自此典。家母生前極是喜愛。因我們兄弟之名都是祖父取的,常言倘若生個女兒定要取名相似,若拙,你的學名便是母親臨終親齲」說到這裡他的眼眶有點泛紅,語調沉降:「母親希望你聰明伶俐,卻又不願慧極傷身……」

一個名,寄託了生母的拳拳愛心。林若拙默默握住林若謹的手臂,低聲道:「哥,我知道。」

室內的氣氛驟然改變。黃家兄妹有些尷尬,黃耀清了清嗓子,開啟新鮮話題:「阿恬,知道么,剛剛我們在前面聽說一件大事。長川公主的親事定下了。」

「哦,真的?」黃恬驚訝,「定的誰,是不是司徒九?」

林家兄妹也不負重望的轉移了注意力,林若拙常識最小白,問:「長川公主是誰?」

「不是司徒九。」黃耀先回答了妹妹,再給表妹解釋:「長川公主是魏嬪娘娘所出,公主中最年長,二皇子的胞姐。」

「哦1林若拙了解,來頭不小,年紀最長,大公主呢。皇帝嫁的第一個女兒,駙馬當然是千挑萬選:「可司徒九又是誰?」

「哎呀你先別管1黃恬急不可耐的拽過她:「待會兒我給你細講。哥,快說,長川的駙馬是誰?」

黃耀神秘兮兮的道:「你絕對想不到,是姚老相國的孫子,姚紓。」

「他?」黃恬一怔,思索片刻,恍然大悟:「是了,聖上在安撫老臣。」

「不錯。」黃耀贊同的點頭,「姚相國從先皇起就是右丞相,兩朝元老。雖因陛下要廢左右丞相,主動乞骸骨告老回鄉,然為國鞠躬盡瘁數十年,功不可沒。陛下下嫁長川公主,駙馬慣例不任要職,姚家卻可再富貴三代,若公主兒孫中有上進者,身融皇家血脈,受重用也是指日可待。」

林若謹跟著點頭:「許大人范大人他們,都是這麼說的。」

林若拙狠狠的搖黃恬的胳膊:「司徒九是誰?」

「輕點!等會兒再和你講。」黃恬使勁拔出胳膊,又興匆匆的問黃耀:「長川嫁給姚紓也罷了,她畢竟今年都十六了,比司徒九還大一歲呢。難道聖上想嫁二公主銀川?她不過是個宮人生的,倒是養母還有些看頭,穆嬪生有五皇子,實力不低。」

黃耀搖搖頭:「我看不見得。你別忘了,聖上只是承諾,定會嫁一位公主給顯國公家,卻沒有說駙馬一定就是司徒九,還有司徒十一呢。」

黃恬質疑:「十一郎是小兒子,司徒九是長子,他才是未來的顯國公。」

黃耀反問:「對啊,他都是顯國公了,他的兒子將來也會是顯國公,有必要再娶公主嗎?反觀司徒十一,他可是沒有任何爵位繼承的。」

黃恬吃驚的瞪圓了眼睛:「你的意思是司徒十一才最有可能尚主?天哪,竟然是司徒十一!十一郎!公主們會瘋了的,京城的閨秀們也會瘋的。」

林若拙不高興的推搡黃恬,大聲插話:「司徒九是誰,司徒九是誰,快說1

黃恬被推的嗷嗷直叫,連聲喚:「你別急,別急啊,等我把話問完了。」

「快講1林若拙狠拍了一下桌子。

黃耀笑:「還是我來說吧,六妹妹。這事說來話長。當今皇後娘娘是上任顯國公的長女,現任顯國公的胞姐。顯國公司徒家本是前朝親貴,然遭當時昏君奸臣所害,幾近滅門。唯有第一任老國公被死士救了出來,於鄉間隱姓埋名長大。後天下大亂,老國公組建了一支義軍欲斬昏君報家仇,還天下清明。輾轉征戰中,認識了本朝太祖,為太祖人品所折服,甘為忠臣,效馬前之力。后太祖得天下,欲與老國公結為兒女親家,因老國公的女兒皆早早出嫁,無適齡之女,於是就定了老國公的長孫女嫁到皇家。至於到底給哪個皇孫,卻是未有定論。」

說到這裡,他歇了歇,喝口茶潤喉。放下茶盞卻是一愣,就見林若拙眼睛閃閃發亮,眸中投射出古怪的光芒。

怎麼看怎麼有姦情啊!她心裡的yy如一萬隻神獸奔騰,剎都剎不祝

不能怪她亂想,實在是黃耀的話說的太曖昧。老顯國公出身顯貴是吧,身負血海深仇是吧,幾代貴族出身是吧,多動人的來歷啊!長相定然是翩翩貴公子,很不錯的。能在亂世中組建一定的勢力,本身也定是才華橫溢、智勇都不缺的絕世人物。然而就是這樣的人,卻甘願為出身平民的太祖效力。男人都有野心,越是能幹的男人越不願屈居人下。太祖憑什麼讓老顯國公俯首稱臣?折服,怎麼折服?憑什麼?這裡面有什麼?

那啥,是吧,有可能吧。記不得是那一回無意中聽見的了,說是前朝有個很流行的學說,就是好多前衛人士都喜愛男色,認為男人和女人之間結合是為了人倫繁衍,只有男人和男人結合才是真正的感情升華。這個,不能怪她亂想,對吧……

林若拙抹一把嘴角不存在的口水,意猶未荊看!太祖非要和老國公做親家,第二代不行就第三代。還皇孫不定?讓臣子的孫女挑自家的孫子,這是何等的縱容啊!司徒皇后就這麼巧,偏偏嫁給了當今皇帝?誰敢說說這裡面沒有太祖的深謀遠慮?

黃耀絲毫不察她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繼續道:「太祖立國只四年就因舊傷複發而崩逝。先皇繼位,這門親事自也是作數的。先皇本意是將司徒皇后許配給當時的太子。老國公卻不願,說司徒家女兒養的性子嬌慣,不堪國母一職。只願嫁一普通皇子,做個王妃,安遂一生。先皇考慮再三,答應了。將司徒皇后嫁給了非長非嫡、才華不顯的當今聖上。再後來,世事難料,先皇廢太子,貶斥諸王,反倒是當今最後繼承大寶。司徒家終是出了個皇后。」

看來,這顯國公司徒家,真的是很有能力,很有本事。林若拙敏銳的發現一個問題,司徒家都已經有個皇后了,還必需要尚主,難道:「皇後娘娘沒有兒子嗎?」

黃耀看了她一眼:「對。大皇子早年病故,皇後娘娘沒有活著的兒子。」

林若拙倒吸一口冷氣:「大——皇子,嫡長子?」

「就是嫡長子。」黃恬聲音沉沉的的接話,「身負前朝世家血脈的皇家嫡長子,重病而亡,皇後娘娘生孩子時傷了身,再難有孕。」

一股寒氣從心底湧出,直衝腦門。林若拙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上午黃恬還說過,世家最注重女兒桑保養、生育都有一套專門傳承的秘籍。不能說百分百有效,平安生產的概率卻比普通人家高出許多的。

意外,或者不是意外。誰知道呢?總之事情已經發生過了,造成的結局,似乎除了對司徒皇后一人有影響,其餘並無不好,說不得,有些人還因此好的不能再好……

黃恬嘆道:「當今聖上本要再給顯國公家一個恩典,娶他們家的女兒、皇後娘娘的侄女為皇子妃。皇子人選任由皇後娘娘挑。娘娘卻不要,祈求陛下將公主下嫁司徒家。以顯聖恩。」

「這是最好的選擇了。」林若拙也跟著嘆氣,「皇子就是禍害,千萬嫁不得。」

「怎麼是禍害?」林若謹奇怪的問,「嫁給皇子是多榮耀的事啊,求都求不來呢。」

黃耀微微一笑,道:「林家書香傳承,前朝時期也是耕讀門第,自是無用憂慮這些。林家女兒……」他沉吟了片刻,「你大伯家的嫡女今年是十歲,與三位皇子適齡,過個幾年到是要參選的。」

「啊?」林若拙大吃一驚,「還有這樣事?」這可是晴天一個霹靂,她也是嫡女,不會,不會要那什麼吧?

黃耀笑道:「你緊張什麼。皇家媳婦哪有那麼容易當的。雖說到時是在京五品以上官員,外放三品以上官員的女兒都需參選,可這也不過是造個聲勢。這是皇家選兒媳,可不是官員選女婿。人家是早早就看定了人的,弄那些陪襯也不過是走個過場,看著好看而已。不過,真有那出眾出色的,到那日被貴人看中,選作側妃也是有的。」想想,他又笑:「林老大人乃中書省三品參知政事,他的嫡孫女,萬不會做皇子側妃。不然,除非是太子側妃。」

在京五品。林若拙就聽見這個了,喜出望外,渣爹只有從七品。阿彌陀佛!渣爹,我以後再也不嫌你了。你不能幹不上進,這真是太好了!

黃恬狠狠的在她頭上點了一下:「瞧你那沒出息的樣1

黃耀笑容稍稍一凝,想想還是咽下了其餘的話。

林若拙長的很漂亮,從祖父來說家世也不錯,這樣的條件很有可能被一些沒有野心、一心求穩的后妃看中。如果普通的皇子,嫁過去不但沒危險,反而是林家的榮耀。正如林若謹所說,是求都求不來的好事。不過話說回來,人漂亮、家世好的女孩多得是,也不一定就輪到她,杞人憂天的猜想這些毫無意義。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十七章段如錦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十九章司徒(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