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十七章段如錦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12:13 [字數] 36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藝術,不應該被踐踏。

不知道為什麼,在社會物質文明不發達的時候,專門從事音、舞藝術的人們,總是被那些掌握了豐富物資的上流社會所看不起。

人們忘記了在遠古的最初,石器時代、青銅時代,在人類文明的萌芽時代,音樂和舞蹈,是祭祀們用來向上蒼祈福的語言。食物、舞蹈、音樂,部落最珍貴最美好的事物,奉獻獻給神靈。人們載歌載舞,歡慶一年的豐收,用最真摯的熱誠,感謝上蒼給他們的庇佑。吃飽了就要唱、要跳,這是最質樸的需求和歡樂。

「今天是我第一次看戲。」林若拙認真的說,「我喜歡您在台上的樣子。」

小小個頭的女孩一本正經的說著『喜歡』,本該讓人一笑置之。然而她眼中的認真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眾人皆靜。

青衣緩緩開口:「第一次聽,聽得懂?」聲音如清泉般悅耳。

「聽不懂。」林若拙回答,「但我看的懂。您很美,比所有人都美。」

清波忽的來了氣,憤怒的插話:「你的喜歡就因為美?」

林若拙轉過臉看他,莫名:「難道這個理由還不夠?」她再度目視青衣,「您的美,很少見,很難得,很……動人。這樣的美,被人喜歡,難道不對?」

青衣笑了,輕聲道:「你看見的只是美好的一面,還有很多醜惡不知道。」

林若拙怔了怔,恍然:「是,就像開在水面的蓮花,純潔、美麗。根莖卻扎在淤泥。書上說,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可若沒有淤泥也就沒有漂亮的蓮花了。水面上的蓮花和淤泥中的根莖,都是那顆花的一部分,少了哪一樣都不完整。」

青衣怔忪,半晌后喟然一嘆:「是了,我竟然還沒有你一個小姑娘看的清楚。你說的對,都是一部分,哪一塊都不能割捨。」他彷彿想開了什麼,笑的清朗舒緩,如雲破月出,清風徐來:「小姑娘,你很好。」

林若拙撇撇嘴,長長嘆了口氣:「我也想像你一樣美,很想很想。但是我不能,我付不起代價。」

青衣看了她一會兒,微笑:「回去吧,孩子。離開這裡,過你該過的日子。」

林若拙點點頭,拉起黃恬的手,抬腳,又停住,問道:「您叫什麼?」

青衣淺笑:「我叫段如錦。」

林若拙猶豫了一會兒:「我……」

段如錦制止她,溫和的道:「我知道你叫什麼,回去吧。」

林若拙拉著黃恬的手離開。

直到兩人的背影消失在紅幔后良久,清波方如夢初醒,一下子跳起來:「師父,你,你……」

段如錦眉宇輕抬,柔中帶剛的眼神掃視過後台的每一個人:「今天的事你們知道厲害的,如果說出去……」他緩緩一笑,美麗中帶著殺機:「德慶班在京城混不下去事小,只怕說話人命就保不住了。」

雲嬸子趁勢說明厲害:「富貴人家最講究聲譽,為了這個他們什麼都做得出來,況且在他們眼裡,捏死一個戲子比捏死一隻螞蟻還容易。」

眾人靜默了片刻,武生笑道:「雲嬸子,大伙兒也不是第一天出來跑江湖。大戶人家孩子好奇過來瞅瞅,我們也是經歷過的,何曾漏過嘴。若是嘴不牢靠,德慶班一個男班也不能到這內宅來唱戲。大伙兒心裡都是有數的,你們說是吧?」

眾人齊齊稱是。

雲嬸子拍拍手:「行了行了!下一幕該準備出場了,該幹嘛幹嘛去1

「師父。」清波接過他手中的紫砂壺,猶豫片刻,道:「只是兩個丫鬟,您弄這麼大的陣仗,會不會讓大家心裡不痛快?」

「丫鬟?」段如錦深深的看他一眼,「如果人人似你這麼想倒也不錯。」沉默了一會兒,他還是開口點撥:「這兩個丫頭裝扮的倒是挺像,可你忘了,就在那略小的丫頭說她想學唱戲時,那大點的丫頭喊了兩個字。」

清波皺眉回憶:「好像是『弱卓』。」

段如錦嘆了口氣:「我們出來人家唱堂會,這家人有幾房、幾口人,是男是女,多大年紀。都是要打聽清楚的。林家二房的公子命喚林若謹,他的胞妹,就是六小姐。」

清波大吃一驚:「林若謹,若……謹。」

段如錦嘆息:「那個小姑娘,應該就是六姑娘本人。若卓,大約是她的閨名。」

「那另一個呢?」清波急急的問,「也是林家的小姐?」

段如錦想了想:「不一定。她們的長相很不相似。但堂姐妹間長的不像也不奇怪。另一個女孩子是誰,我不知道。」

清波有些失望。那丫頭眼睛圓圓的,一生氣就張牙舞爪,像一隻虛張聲勢的貓。

段如錦沒有察覺他的失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那樣漂亮的眉眼,那樣痴的性子,幸虧是生在深宅大院的富貴人家。」否則,又是紅顏飄零,任人踐踏的命運。可惜了,若唱戲不是下九流的營生,那位六姑娘倒是顆極好的苗子。

我喜歡。想到小姑娘脆脆的聲音仿若猶在耳邊迴響,他不自覺的笑了:「清波,你喜歡唱戲嗎?」

「啊?」清波一愣,回過神:「師父,您說什麼?」

段如錦幽幽的看著他:「你最好喜歡。喜歡唱戲不一定能紅,但每一個紅的,都喜歡唱戲。你長著這樣的臉,如果紅不了……」他『呵呵』笑了兩聲,意味深長:「你明白的……」

清波的走神頓時拋棄九霄雲外,一個寒顫,冰冷入骨。

*****************

兩個小姑娘從後窗戶爬回房間,換衣服戴首飾,黃恬提醒:「鞋底有泥,擦乾淨了再放回去。」

林若拙懨懨的,收拾乾淨首尾。

黃恬忍了忍,還是忍不住,問她:「你怎麼會有那樣的念頭?」

林若拙仰頭倒在榻上,道:「我也不知道。恬恬,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有一樣東西,所有人都告訴你是不好的,不能去喜歡。你也知道喜歡的結果會很糟,可偏偏忍不住就是喜歡。沒有原因,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了就喜歡上了。」

黃恬想了想,手臂撐著下巴,雙手捧住臉,道:「有一次,我偷聽見我爹吟過一句詩,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想來,你就是這個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了。」

「呸1林若拙爬起來笑,「你爹吟的是艷詩,修拿這個打比方1

「若拙。」黃恬認真的問,「你會去學戲嗎?」

「怎麼可能1林若拙怪叫,「我是大家閨秀,我將來要做一家主母的,我要生兒子,我要富貴終老!最多,最多經常看戲,沒事瞎哼兩句自個兒取樂。就這樣。」

黃恬笑:「死丫頭!我叫你嚇人!剛剛真嚇死我了1

「我年紀小嘛1林若拙回過去笑她,「你也好不到哪裡去,爬窗戶,溜後台,還和人家小龍套吵架。」

黃恬不以為意:「我也還小嘛。」停頓一會兒,嘆道:「我們鬆快的日子也就這麼幾年。我娘時常和我說,她現在回過頭想想做姑娘時的歲月,想的最多的就是和小姐妹們一塊兒淘氣。」

林若拙也跟著嘆。她發現今天嘆的氣實在是太多了。

又歇了會兒,外頭丫鬟來叫,說是午宴時間快到了,前頭傳話請她們趕緊過去。大丫鬟們忙敲開門,給兩姐妹整了頭髮,陪著一塊去宴廳。

這種大場合,林若拙不敢敞開肚皮,不然林老太太能生吃了她。午飯混了個半飽。接著便是午休小憩。好些不是很親近的夫人們最先告辭,林老太太命黃氏妯娌好生送人出門,鬧騰一陣,總算走了一大半人。剩下的幾位夫人都是林家世交,三家帶了姑娘來的也沒走,林家姐妹接了客人去自己房中午睡。

午休之後,戲台前再次擺開席位,這回點的是熱鬧戲,楊家將。忠君愛國的一塌糊塗。台上打來打去,林若拙半點興趣提不起來。段如錦下午就沒上常倒是見著那在和她們說過話的武生在台上舞來舞去。

黃恬也不太愛看,兩人又攛掇著退席,黃大太太笑話女兒:「你今兒算是找到伴了,竟一刻也閑不祝行了,我不招你恨,去吧1

這回林若菡沒有繼續干坐,而是隨後起身對黃氏福了福:「母親,女兒想請珍表姐一塊兒逛逛。」

黃氏微笑道:「今天家裡有戲班,或是在花廳戲耍,或是去你屋裡都使得。只別亂走。」

林若菡應諾,又邀了林若蕪,兩人帶著和黃珍去了她的屋子。緊接著,三房姐妹也攜了平氏姐妹,范家小姐和彭家小姐一起去花廳飲茶下棋。

「四姐姐,恬表姐1林若菡趕上林若拙她們,笑盈盈的道:「四姐姐,咱們一塊兒去你屋裡坐坐吧。」

林若拙還沒答話,黃恬冷著臉開口了:「不牢費心,我們不回屋,我要去找我哥。」

林若菡臉色一白,黃恬看也不看她一眼,拉著林若拙就走。走了老遠,才恨鐵不成鋼的道:「你平時怎麼當姐姐的,看她那蹬鼻子上臉的樣1

林若拙一攤手,悠悠道:「統共一畝三分地,爭死了也爭不出兩畝地的穀子。我爹不過一個禮部給事中,還是蔭恩。你覺得她能爭出朵花來?」

就聽「噗」的一聲笑。林若謹帶著黃耀從牆角處轉出來。黃耀嘴角的笑意還未褪去:「原來六妹妹是這樣一個妙人。」

「哈1黃恬拍手笑,「大哥,我比你先發現哦1又問,「你們怎麼到後面來了。」

黃耀笑道:「我去給母親請安,聽說你今兒得了新友,玩瘋了。趕緊過來看看,別丟人丟到親戚家。」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十六章後台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十八章黃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