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十六章後台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48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早慧的孩子一般都有個共同特點,於事物的看法和大眾不太一樣。天才必然是孤獨的,故林若拙的說辭雖叛經離道,八歲的黃恬歪著頭想了,卻沒有批判她。而是道:「這話和我說說也就罷了。對別人不可說,不然,他們定說你沒規矩,胡言亂語,要吃虧的。」

林若拙怔了怔,長長的嘆了口氣,神情萎靡下來:「你說的對。是我狂妄了。」

「好了,咱們不說這些。」黃恬認為,即便是好朋友,也不一定事事都觀點相同。她和長兄也經常各自的堅持爭的面紅耳赤,卻從來不影響兄妹間的感情。朋友間也當如此。

「嗯。」林若拙點點頭。垂頭喪氣的抓過一把五香葵瓜子在手上慢慢的剝。她覺得自己需要好好養一養氣。心理學上有一種說法,控制一個人行為的,從來不是自我,而是深藏潛意識中的本我。換句俗白點的話來說,就是姐以為姐是個五講四美的好青年,結果自欺欺人,真正的姐其實是個俗氣猥瑣的自私鬼。驚恐不?嚇人不?林若拙就是這麼被打擊到了,她一直以為自己是穿越而來的冷幽默淡定女,臨到頭才發現潛意識中的本我竟然是個憤青。

「好了,好了。別喪氣著一張臉。」黃恬見她這樣,以為是被打擊到了。有意逗她再高興起來,眼珠轉了轉,悄聲道:「你不是對那戲班子感興趣么?一會兒咱們偷偷溜去他們後台瞧瞧,如何?」

林若拙大吃一驚:「你不是說要謹言慎行?」

「那是大了以後的事,咱們還小呢。」黃恬毫不在意,壓低了聲音:「我聽我爹私下和我哥說過,只要不被人抓住把柄,就不算幹了壞事。這會兒人都在宴席上看戲,咱們只說累了去你屋裡歇歇,悄悄換了小丫鬟的衣裳,溜到戲台後面瞧一瞧,誰知道咱們是誰呢?這是你家,你路熟,只要避開了人,誰能發現咱們?退一萬步說,就是被下人發現了,說出去也不過我們兩個淘氣。咱們十歲還不到呢,不礙事的。」

林若拙更震驚了,黃恬居然安排的有板有眼的。看著很熟練埃不過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句話打動了她,她們還小呢,一個六歲,一個八歲。就是被人知曉去了戲台後面看熱鬧,說出去也不過是小孩子頑皮。大不了再被罰抄《女訓》,她還有好多存貨。

心動之下,她又奇怪:「你不怕鬧出來后受罰么?還有你爹,怎麼和你哥說那樣的話?」

黃恬笑的有些得意,道:「我們家教養孩兒和你們家可不一樣,爹厲害著呢。他和我哥說,不會調皮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只是得看在什麼地方調皮,不能壞了心。調皮也得講究有勇有謀的。我哥就鬥不過我爹,幾次幹壞事都被他抓住了把柄。不過今天是在你家,我爹不在,沒事的。」

林若拙聽的膛目結舌,黃舅舅簡直太兇殘了。居然用這樣的理念來教小孩。黃家一門都是牛人啊!難怪黃氏的腦子這麼好使。在林家女眷里排的上no1,她這是運氣不好嫁給了渣爹,若前頭定親的那位好好活著,嫁過去做了長房原配,可以預見未來的人生有多麼風光。而黃恬……這位是青出於藍。

兩人統一了計劃,便由林若拙開口,提出要帶表姐去自己屋裡歇歇。大人們沒為難她們,林老太太笑道:「也是,難為你們小小年紀坐這麼久,既累了就去你妹妹屋裡歇會兒,別硬撐著。」

林若拙抿嘴一笑,乖覺的和黃恬一塊兒行禮,告退。

林老太太又遣人去女孩子們坐的席上傳話,說姑娘們若悶了只管去散心或去廳堂歇息,不用拘謹。

范姑娘彭姑娘都是到了婚配年齡的大姑娘,自不肯如七八歲的孩子一樣半途離席。規規矩矩的笑說不用。平家的兩位姑娘家教不錯,很有禮貌的說她們不累。黃珍唯唯諾諾的看了自己嫡母一眼,搖搖頭,示意自己不用。林若菡和林若蕪見狀,也只能無奈的繼續坐著。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黃恬到了融雪院,意思意思的參觀了一下房間。就要和林若拙說『體己話』,將貼身丫頭關在房門外給她們守門。

「快快!首飾都摘下來,拿你的舊衣服……不要緊,小姐將自己的舊衣服賞給丫鬟是常有的事,能進后宅的戲班子見多識廣,不會起疑的。」黃恬顯然不是第一天幹這種事,指揮的井井有條。衣服、褲子、鞋,面面俱到,又特別叮囑她:「一會兒記得,千萬別露出手,丫頭可以生的比小姐好看,可以穿小姐的舊衣,或許還能比小姐有派頭。但丫鬟絕不會有和小姐一樣的手。我有一回就是在這上面露了餡……「

悉悉索索穿戴好,互相檢查了一遍。萬事俱備。林若拙問:「怎麼出去?」門口還有丫頭守著呢。

黃恬詭異一笑,繞到北面後窗下,揭開窗栓:「當然是翻出去。」

林若拙嘆為觀止,果然不能聽說的,只能看做的。誰能想到黃恬這樣的淑女翻窗戶翻的如此乾淨利落呢?

黃恬還誇她:「你身手不錯。以後多練練就利索了。」

林若拙無力道:「你在家也這麼著?你娘真的不管你?」

黃恬神秘的笑了笑,靠近她道:「我給你交個底。我娘說的,身手利落的姑娘身子骨才健康,日後生養容易。那些整日里關著養出來的『大家閨秀』,其實是小戶人家不懂裝懂的做派。前朝的時候,女孩子們還打馬球呢,英姿煞爽,那才是真正的貴女。」

黃恬似乎很羨慕這樣的女性,一路走一路嘰嘰咕咕嘮叨,林若拙也就被補充了不少的常識。

原來本朝名號『大楚』。當今天子是第三代皇帝。大楚立國至今才五十年,前朝的舊貴家族傳承下來的有不少,很看不起本朝新貴們的一些做派。有道是三代穿衣四代吃飯,世家的底蘊內涵本朝新貴們壓根不懂。又急吼吼的忙著脫離舊日『泥土氣』,表示自家已是『上等人』,囫圇學了個四不像。黃家就是前朝舊貴遺留下的旁支,對新貴們的教養有很多地方看不慣。

黃恬的父親教導女兒,真正的大家之女,平安年月打理一家宅院,危難時節跨馬揚鞭保全老弱幼校這樣的主婦才能讓男人無後顧之憂的沖在最前線。所謂靜若處子、動如脫兔。關在房間里左不動右不動,人都養痴傻了。那些較弱如畫中人、遇事只會哭的女子,真正世家根本看不上,那是妾室的做派。大家主母,當有大家氣派!

黃恬很不屑的道:「畫虎不成反類犬。就說姑娘家的婚事吧。十四五歲定親是沒錯。可出嫁的年歲卻必得過的十八方好。現今的人家卻不管這些,一應十五六歲就嫁了出去,我祖母常說,這是害了那些女孩兒。」

林若拙深以為然。連連點頭:「所以我們家裡,母親的身體最康劍」

黃恬很是歡喜:「我就說你是個不俗的,難得的明白人。可恨你沒生在我家。」

林家的下人大多在宴席處伺候,這兩人身量小,又刻意躲避,一路安全的來到戲台後方。因為是男班在後宅唱戲,臨時扎了一道長長的籬笆,用紅色的布幔圍的嚴嚴實實,兩個小姑娘轉了半天,總算找到一塊鬆動的地方,移動竹竿,從布幔下方爬了進去。

林家的戲台是臨時搭建的,後面不遠處就是一排平房,清空了出來給戲班子用。平房前擺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箱子、桌子、柜子、布幔、錦幡。全是戲台上要用的道具。

黃恬興奮的瞪大了眼睛,摸摸這個,摸摸那個。哪裡還有那個早慧兒童的風範,滿眼是新奇。

「這桌子怎麼這麼舊?」她嘀咕著,「台上看挺光鮮的埃」

「那是因為在台上鋪了錦緞。」一個清亮悅耳的聲音回答。

兩個小姑娘嚇一跳,回頭一看。她們身後不遠站著個七八歲的女孩,穿著龍套戲服,梳雙丫髻。一雙眼睛漂亮的像畫出來的。手裡捧著一個圓圓的布包裹。

「你們是誰,到後台來幹什麼?」女孩瞪著眼上下打量她們。

林若拙走賣萌路線,開口:「這位姐姐……」

孰料那女孩立刻暴了起來:「誰是姐姐!你什麼眼神?我是男的1

啊?兩個小姑娘齊齊傻眼。仔細一想,聲音是有男孩的清亮,但因為太過悅耳,被她們忽略了。黃恬清清嗓子,不好意思的給林若拙解釋:「是我糊塗了,德慶班是男班,當然沒有女孩。」

男孩冷笑一聲:「男班裡就沒有女人?少見多怪1

黃恬不服氣的道:「沒聽見我說的是女孩呀!男班是有女子做雜務,卻不會有女孩子唱戲,當我不知道么。」

男孩瞥了她一眼,冷聲道:「既然知道還不快走?這裡不是你們這些大小姐來的地方。」

林若拙趕緊接話道:「小哥哥,我們是六姑娘身邊的丫鬟小喜、小福。屋裡的姐姐們都陪姑娘去宴席上看戲了,留我們看家,我們是偷偷溜出來玩的。」

聽說她們是丫鬟,男孩的神情好了幾分,卻仍有狐疑:「丫鬟可以穿這麼好?」

黃恬是個好辯論的小姑娘,這回掩飾了身份,天性就越發顯露了出來,抬杠道:「大戶人家的丫鬟,就可以穿這麼好。這是小姐賞下的舊衣服。少見多怪。」

男孩的臉色又變回了難看:「現在看過熱鬧了,可以走了吧。」

「誰說看過了,我們還沒看仔細呢。」黃恬不依不饒,「又不是你家的地方,你憑什麼趕人?」

男孩臉色一僵,隨即難看之極,冷哼道:「不是我家又怎麼樣,今天這兒就是歸我們班子用的。難道這是你家?」

「好了好了!一人少說兩句。」林若拙忙忙出來打圓場,先拉黃恬:「姐姐,我們是出來玩的,不是來吵架的。」又給男孩道歉:「小哥哥,對不起埃小喜姐姐就是嘴利索,人很好的,不是故意針對你。」

話說完,發現那兩人一同怪異的看她,黃恬不敢置信的叫:「你給他道歉?你給他道歉?1

男孩的臉色惡狠狠,使勁瞪黃恬。

「清波,你在做什麼?」伴隨著柔和動聽的聲音,一個溫婉美麗的『女子』走了過來。是之前唱戲的青衣,看她的裝扮,應該剛從台上下來。

「師父。」男孩趕忙跑過去,打開那個布包裹,裡面是一個紫砂茶壺。青衣接過茶壺,對著壺嘴呷下一口。

戲台上應是結束了一幕,又下來了好幾個,穿著各色戲衣。平房中也走出了更多的人,遞茶水遞汗巾。

「咦,怎麼有兩個小丫頭在這兒。」一個中年女人詫異的看向林若拙,「小姑娘,這裡可不是你們來的地方。」

德慶班是男班,到大戶人家后宅唱戲就要特別注意。一旦鬧出事端,戲班的名聲就壞了,別說再唱堂會,只怕京城都待不下去。

叫清波的小男孩知道厲害,立刻道:「雲嬸子,這兩個是六小姐身邊的丫鬟。」

雲嬸子聞言鬆了口氣。林府六小姐才六歲,不打緊。但也沉下了臉:「便是這樣你也該好生勸了她們離開,被人瞧見要糟的。」

清波氣道:「我哪有不趕,是她們自己賴著不肯走。」

「清波1一個穿著武生戲服的男子厲聲喝止,轉臉放柔了聲音,對黃恬道:「小姑娘,你興許是好奇,可若被人發現了,我們會有不小的麻煩。可否能離開這裡?」

黃恬頓了頓,倔強的道:「我們很小心,不會被發現的。」

雲嬸子頭都大了,好言相勸:「姑娘們,我們這兒就幾張破桌椅,沒什麼可看的。」

「就是。」清波冷冷的插話,「賴著不走難道是想學唱戲不成?」

黃恬臉立刻漲的通紅,一把拉起林若拙:「我們走1

林若拙被她使勁往紅布幔方向拽,回頭一看,戲班裡的每一個人都一臉輕鬆的表情。她想了想,掙脫黃恬的手。快步往回走,站到坐在舊箱子上,捧著紫砂壺慢慢喝茶的青衣身前。

青衣看了她一眼,放下紫砂壺。

林若拙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句道:「我想學。」

青衣怔祝清波手中的布掉下了地。戲班的每一個人都傻了,齊齊看呆眼。

「若拙1黃恬怒吼一聲,氣勢敗壞的衝上來:「你瘋了1

「我沒瘋。」林若拙鎮定的用眼神安撫黃恬,轉過臉,對著青衣認真的道:「我想學,但我不能。我知道我不能,所以我過來看看。只是過來看看。」

良久,青衣淺淺而笑,風華絕代。

------------------------------------------------------------

上一章的結尾被改動過。林若拙更多不合時宜的念頭改成了想法。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十五章青衣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十七章段如錦(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