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十五章青衣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45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果然只有相處時間長了,才能真正了解一個人。這不,還不到半天的時間,黃恬就發現,新交的這位朋友某一方面腦子很靈光,某些方面則異常不靈光。

她是真心為林若拙擔心。甭管這位新朋友有多少缺點,只憑心底豁達一項就值得她去傾心相交,更別說這位還眼界開闊,於大事方面很是敏銳,難得能合上她的心意。

算了,世上像我這樣十項全能的天才總是少的,黃恬安慰自己,不能對朋友苛刻。既然承認了是自己的朋友,她自然而然就將其划入了保護範圍,認真的指點她:「你別不當回事,我告訴你,婚姻是女孩子一生的大事,重中之重,裡頭的危險多著呢。稱之為第二次投胎都不為過。你是大家閨秀,別學那蓬門小戶的女孩兒,略看見個會讀書的公子就痴了,胡思亂想起來,仿效那話本戲文私相授受。需知那些都是窮酸文人娶不到媳婦,自個兒編了來逗趣的,仿若這樣,就真有個美貌賢惠的閨秀對他掏心掏肺,傾其所有,家也不顧了,羞恥心也沒了。」

「這個我知道。」林若拙插話,「若心存尊重,就該名正言順的請了媒人上門提親。欲走偏門的,都是心思不正經的人。」她好歹穿越前也是個成熟女性,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古往今來其內涵實質都一樣,怎麼會不明白。她不靈光的是風俗習慣,而不是人情世故。

黃恬鬆了一大口氣。根子上明白就好,常識欠缺不要緊,慢慢補,道:「你性子單純,不知道這后宅里水混著呢,想不明白也不要緊,只記著一條,婚姻大事由長輩做主。別亂收人家的東西,不然有那一等姦猾的,混賴說你收了他的聘禮,算私定終身,十張嘴也說不清。」她是真擔心,照林若拙這種一遇上內宅事就犯傻的腦袋,搞不好哪天真糊裡糊塗的『被』私定了終身。后宅刀光劍影,傻缺的孩子很危險!

不能收聘禮。林若拙牢牢記住,問:「什麼東西算聘禮。」

「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送東西的人。」黃恬仔細解釋,「長輩給的,女孩子間互相贈送的都沒事。關鍵是外姓男人,不能收他們給的東西。特別是代表了他們自己身份的。什麼手絹、玉佩、首飾、古玩、傳家寶。正經人家的男兒送女子禮物,都會在長輩許可的場合,得到長輩准許。故不算私相授受。」

林若拙點點頭,總之是不能收男人的禮物,尤其是貴重禮物。人家送,必然有所圖。貪小便宜就會吃大虧。

「還有名聲。」黃恬又補充,「女兒家的名聲最重要,世人皆俗,那捕風捉影之輩就是沒事還要掀起三分浪,若是有可說的那還了得?女兒家但凡有一點差池,就會被那等人繪聲繪色的編排了說道。哪怕她真是清白的,被人說來說去,名聲也就盡毀了。名聲毀了的女兒家,除了死就只有出家。」

林若拙嘆息。這還真是男女不平等到極致了。男人有緋聞算風流韻事。輪到女人頭上就是名聲盡毀,要麼死要麼出家。這樣的習俗她難以認同,但可怕的是,即便她極端不認同或者反對,卻依然要遵守。因為她生活在這裡。

有得有失,越是了解這個時代,她越不敢如剛來時那般肯定自己的幸運。她得到的,是富貴和健康,失去的,卻是除這兩樣之外的所有。

同樣是通透敏銳之人,當地土著黃恬就適應的比她好。因在她眼中,世界本來就是這樣的。

可即便是苦悶,難受,她依然慶幸自己保留了上輩子的記憶。寧願清醒的痛苦,也不願糊塗的幸福。其實黃恬才是真正悲哀的。現在年紀小不覺得,如果她一直這樣慧黠下去,直至成年,成親生子,人到中年。總有一天,她心底的驕傲會和整個社會男尊女卑的價值觀形成衝突,想的越深遠,衝突越厲害,痛苦也就如影相隨。故世人常說『慧極必傷』。

這樣不行,得換個角度看,她沒有穿到奴隸社會,她沒有穿成夏衣,她沒有穿成夏衣她娘……她沒有穿成林若菡。

這麼一想,心情果然好上了許多。

快到開宴的時候,平章政事蔡夫人姍姍而來。她比林老太太要年輕上許多,看著只有四十多歲。話不多,舉止端莊。

人皆到齊,宴席開始,酒過三巡,花園裡的戲台上依依呀呀唱起了悲歡離合。

這裡的戲曲有多少種形式林若拙不知道,她只知道,上流社會的人家都流行聽南邊來的戲,據說很是高雅、很有藝術水平,以及……她一個字都聽不懂。林家今天就請了這麼個班子,據說是南邊新來的,在京城剛剛火起。

搜索不多的上輩子記憶,她發現這玩意兒是崑曲,艾瑪!太特么高雅了有沒有!林若拙內流滿面,姐穿越了來果然是要做淑女的,都欣賞起崑曲了。非物質文化遺產那!

黃恬見她一臉苦像,立刻就笑了:「聽不懂?」

林若拙皺著眉反問:「你聽得懂?」

黃恬笑:「我原先也聽不懂,還是我哥說的,這東西細聽起來很有意思,滿口餘韻。想要懂得先學會聽南邊的話。江南吳語。對了,你舅家不就是江南人?」

林若拙嘆了口氣:「我從出生起就在京城,南邊半個人都沒來過。江南吳語我沒聽過,江南蘇我倒是見過。」

黃恬拿帕子掩了口笑。

林若拙更想嘆氣。一開始她見這裡人動不動就拿個帕子掩嘴,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後來才知道,大家閨秀得笑不露齒,真忍不住大笑了怎麼辦?拿手帕遮著。這才是人家古代淑女們帕子不離手的原因。

你別說,半張臉被帕子掩住,只一雙盈盈明眸笑意流波,真的是有一種別樣的含蓄美。怪不得古人講究眉目傳情,一雙纖眉妙目,傳遞多少欲訴還休。

她只是個偽淑女。黃恬才是真淑女。笑完了,她道:「沒聽過也不要緊。這戲得慢慢聽,聽多了自然而然能懂。你不是俗人,我給你一講就明白。你先別管她唱了什麼,我且問你,那戲台上的青衣,身段美不美?你瞧她一個側身,一個傾腰,無不如一幅畫,眼波流轉,如泣如訴,可是比畫的還好看?」

林若拙聽得她言,不再去糾結那依依呀呀唱了什麼,只關注起台上一身衫、滿頭珠翠女子的動作。細細品味后,果是如此,青衣如一副緩緩流動的仕女畫卷,她沒有穿緊身束腰的衣服,但寬衫水袖下,仿若能見到纖纖細腰婉轉輕折,她沒有傲然挺立的胸部,但只一個眼神就能流泄出含蓄的性感。林若拙上輩子是熟女,只有成熟的女人才看的懂這份由內而外的性感。比那浮躁的豐胸圓臀,更勾男人魂魄。

台上的女人,是一曲流動的旋律。

「你再聽她的唱音。」黃恬貼著她耳朵低語,「你學過音律,當能品出音色之妙。這位旦角唱功最妙處在『乾淨』二字,音色通透,婉轉圓潤,放的出,收的穩,卻又難得的乾淨清透。一流的旦角厲害之處便是如此,清華如水,陽春白雪。二等戲班的則不然,妖冶流於眉目,媚俗刻在血骨。」

經過黃恬的點撥,林若拙真正沉下心去欣賞,終於領略到了崑曲的美。她也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一藝術在現代社會普及不起來。能欣賞它的人,首先得有一定的古典文化修養,還要靜的下心,褪去繁華浮躁細細品味。崑曲就如同帕子半遮面的古代仕女,滿腔情意只在盈盈秋水間,高山流水但求知音賞,含蓄、從容、美不勝收。

她深深的吐了一口長氣,欽佩的對黃恬道:「這個青衣,堪稱女人中的女人,幸好是我們看,換成外頭的男人,怕是眼珠子都捨不得轉。」

「咦?」黃恬吃驚的看著她,「你不知道么,貴府今天請的是男班,只有男班唱整本的大戲才好看。」

男班?林若拙眨巴眨巴眼睛,結結巴巴道:「你,你是說,這青衣,是,是男人扮的?」好吧,她是知道戲曲常有反串,梅蘭芳不就是唱旦角的么。可上輩子她哪裡聽過戲,就是聽過也品味不出這裡面的風韻。這回是剛有些入門,第一感覺就是台上的青衣好有女人味,何曾想過那是個男的。

黃恬橫了她一眼,眼角如風:「真是個木頭。」

林若拙哀嚎一聲,第一次淑女的用手帕捂住嘴,不捂不行了,她覺得自己的嘴現在可以塞進一個整雞蛋:「男人生成這樣,女人可怎麼辦?」

黃恬咯咯咯的笑:「若拙,你現在就操心未來相公包戲子,未免太早了些。」笑過片刻,她正色道:「你怕什麼,左右是男人,生不出孩子,不過玩意兒。」

林若拙再次舉起帕子,這回她的嘴可以塞進一隻鵝蛋。黃恬的態度令她驚愕萬分。剛剛還對著藝術表演者讚不絕口,片刻功夫,只在眨眼間,藝術家瞬間成了貴族少女口中的『玩意兒』。眼神的輕視遮都遮不祝這巨大的反差被黃恬做來,行雲流水,無一絲凝滯。仿若天經地義就是如此,絕佳的藝術和絕低的社會地位。

「怎麼是這樣。」她喃喃自語,「他唱的多好啊!你也承認的。為什麼要看不起。」

黃恬道:「你也太傻了,需知這些人是自甘墮落,陪酒賣笑。那些腌臢事,你不懂。」

「難道你懂?」林若拙反問,「你親眼見過?」

黃恬語塞,頓了頓,理直氣壯道:「我哥說的。他說外頭就是這樣的,他不會騙我。」

林若拙靜靜的看著她,道:「恬恬,你是懂音樂的。需知相由心生,你剛剛還說,這位旦角的唱功最難得『乾淨』二字。你覺得,心不幹凈的人能唱出乾淨的戲音嗎?」她轉頭看向戲台,台上的青衣正在送別小生,心如刀割,難分難捨,卻仍依依不捨趕他遠行:「我不知道別人如何,但我堅信,技近乎道。凡是將一個行當做到頂尖的人物,絕不會是人品卑下,貪慕榮華。」即便有些首尾,又焉知他是不是被逼的?這世上從來都是先有想買的,才會有想賣的。

------------------------------------------------

回上章的一些讀者問題。林若拙在穿越前沒看過穿越小說,知道古代女人地位低,怎麼個低法,正在一步步了解中。她生下來沒娘,黃氏也不教導她這些,所以,在親們眼中的一些『常識』,她是一無所知。前面喬媽媽的解釋,知道了庶女和妾室的真實地位。小喜的夜談,知道了平民女子幾乎沒有人權,然後就是上章和本章,黃恬的談論,知道了婚姻對女人的重要,以及其中的危險。

當然,她話說的誇張了點,比如納吉之前退親,這是冷幽默。但也側面說明了一點,納吉,也就是放定之前退親,只交換草貼的話,操作的好,影響相對小一些。

在黃恬面前暴露想法,那是把她當成了朋友。況且,她暴露的也並不是什麼大逆不道的念頭。要知道,我們知道女主是偽兒童,黃恬是早熟加早慧。可在別人眼中,女主就是個六歲的孩子,平時有些犯傻。比如現代一個六歲的孩子對你說:為什麼殺人是犯罪呀,那個壞人很壞,殺的好。你會認為這個孩子品德有問題么?一笑了之,再教導糾正他的是非觀而已。

再說說女主旁觀者的心態。女主來了這裡六年,六年的時間和上輩子幾十年比起來,有可比性嗎?她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都已經很成熟了。她只是適應這裡,卻永遠無法融入和認同。再說,她所有的反常心態和想法都是在腦海里,並沒有表現出來,她表現出的,只是一個有些反應慢的呆女孩形象。

我想女主也許一輩子都無法融入這裡的社會,因為她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無法改變。而目前,這裡也沒有值得她用心融入的人。

最後一點,林若拙會一直在內心深處吐槽,冷幽默。就是那句:你們好奇怪啊?你們怎麼這樣?為什麼,原因在文中我已經說過。她一無所有,因為她是一個女人。男人唯一不能從她身上奪走的,是靈魂和思想。

如果連思想都同化,穿越,還有任何意義嗎?直接寫一個冷靜的古代閨秀好了。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十四章黃恬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十六章後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