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十章若謹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48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君子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代表了學生全面發展的意思。御,本為駕車。當然,已經隨著社會發展改為了騎馬。說白了,林若拙就是想給二哥加點體育課,別養成個文弱書生。

林老太爺想了想,同意了。這是二房長子,將來要撐起門戶的。多學一點,眼界開闊,也沒什麼壞處。

一頓飯總算吃完。除了林若拙見縫插針的塞滿了肚子外,其它人估計只吃了個半飽。作孽哦!外頭的二三等下人席面上熱熱鬧鬧,吃的比他們這群主人縱情快活多了。

還好,至少貼身伺候著的一等丫鬟、管家心腹之流和他們同甘共苦。

然而林家大多數人對這頓家宴還是很滿意的。三房的孩子要上族譜,二房的孩子換先生,各有所得。

回到自己的房間,時間已經不早。喬媽媽指揮著一群丫頭替她換衣服、拆頭髮,打水洗漱。林若拙趁機就將今天的不解問了出來:「媽媽,為什麼這次回祖籍上族譜,沒有七妹和八妹的份?」

喬媽媽顯然已經從另一個渠道知曉了家宴中發生的事,笑著對她解釋:「七姑娘和八姑娘是庶女,按規矩,只在嫁人前寫上即可。」

庶女這麼沒地位?平時看不出來呀,姐妹間吃穿用度都是一樣的。林若拙還是不解,若說庶女地位低,不值得單為她們開祠堂上族譜,可這順帶的事為什麼又撇下她們?非得等到出嫁前才記名。難道是刻意打壓?

喬媽媽聽見她的疑問,笑的有些微妙:「姑娘,這裡頭有些緣故。若是那正經偏房如夫人生的女兒,自是要一塊兒上族譜的。七姑娘她們……」她猶豫了一會兒,小聲的說出一個詞:「婢生女爾,日後若是說了門好親,當記上族譜。若是有個偏差……」

後面的話她沒說,林若拙卻聽懂了。有偏差,自然是就當做沒生過這個女兒。族譜無名,宗族不認。林若菡和林若蕪,竟是從出生起就帶著可能被家族犧牲和拋棄的命運。

當然,依照林家人現今蒸蒸日上的勢頭,這種命運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發生。這兩個妹妹會如常出嫁、平安一生。但這種背負,本身就是一種刻骨的傷害。

想到這裡,她不禁既嘆息又慶幸,自己投的這胎,好歹是個嫡女。少頃,她又注意到一個新疑問:「偏房如夫人?這是什麼?」

喬媽媽更加詳細的解釋起來:「朝廷律法規定,平民四十無子方可納妾。有功名者,可納一妾。有爵位者,按等級不同,可納一位至數位妾室……」

這裡的妾室,是正兒八經寫了納妾文書,在官府備案,宗族記名的良妾。雖然地位不如妻,但卻受到法律保護。這樣的妾,自然得是良民。而渣爹的三位姨娘,丫鬟出身,都是林家的家奴。從律法上講,根本構不成做妾的條件。想要當正經妾室,必須先去官府消了她們的奴籍,改為平民,再行收納一事。這才是正兒八經的妾。也就是說,三位姨娘的身份,無論從禮法還是律法上講,都是奴婢。林若菡和林若蕪,是婢生女。

聽到這裡林若拙才明白,為什麼以前讀紅樓夢的時候,說姨娘是半個主子。這話本身就是一種悖論。什麼叫半個?要麼是主,要麼是仆,要麼是平民,何來半個之說?

現在清楚了,這些姨娘其實還是奴。只不過在家庭被抬高至一定的地位,待遇提高,有人伺候。身份卻沒有變。而紅樓夢中唯一一個正兒八經被當成偏房納進來的,是尤是受禮法和律法保護的。所以,王熙鳳才怎麼樣都要在賈璉落實戶籍之前滅了她。心腹大患啊!

「這麼說,從禮法上說,父親他,並無妾室?」林若拙鬱悶了,坑爹的設定有木有?

喬媽媽也鬱悶了,憋了一會兒,吞吞吐吐道:「是這樣的沒錯。」

掀桌!這叫什麼事兒!林若拙這回是真正被驚著了,感情渣爹還成一『好男人』了:「那若是日後七妹和八妹上族譜,豈非要寫母不詳?」

這些都是大戶人家當家主母必備的知識,既然她問,喬媽媽也不藏著,給說了個明白:「若有佳婿,自會記在嫡母名下,若……就單獨寫,旁人一看自是知道為婢生女。」

佳婿,佳婿!是登天還是入地,端看嫁的男人是誰?而決定她們婚事的,是黃氏、渣爹,或者祖父。最後一項如無特殊情況幾乎為不可能。

怪不得這兩人要爭、要斗。林若拙深深為自己前段時間的不屑而自責。飽漢不知餓漢飢,她輕狂了。

說來說去,還是怪這個坑爹的社會!男尊女卑,特么的讓她想砸桌!

「唉——」她長長的嘆了口氣,「好艱難啊1

身穿寢衣的蘿莉捧著圓嘟嘟的臉蛋,皺著眉學大人一樣喟嘆。怎麼看怎麼有趣。夏衣在一旁『噗』的笑出聲來:「我的好姑娘,這點兒事您就覺的艱難?換成窮人家那乾脆別過了1

「窮人家?」林若拙歪著腦袋想了想,恍然大悟。夏衣不是家生子,是七八歲的年紀被從外面採買回來的。黃氏嫁過來后被分去做粗使丫鬟,後來升到二等,又被派到她房裡來,升成一等。

「夏衣姐姐,你知道外面窮人家是怎麼過日子的?給我講講吧。」

夏衣淡淡笑道:「窮人家不過是為茶飯衣食忙碌,和府中錦衣玉食不同,那些腌臢不聽也罷。」

腌臢?林若拙一愣,隨後想到夏衣是被家人賣了的,想必家裡日子苦的緊,沒什麼美好回憶。便道:「夏衣姐姐,你家裡如今過的怎麼樣?可缺什麼?」若是苦,幾兩銀子她還是能夠幫上忙的。力所能及的範圍,做些好事也是善舉。

夏衣怔了怔,笑道:「多謝姑娘關心,我既被買了來,就是林家的人。那些人好也罷,歹也罷。總於我無關。」

林若拙心頭一動,笑笑不再過問。

夏衣鬆了口氣,安頓她睡好,留下一盞燈,和喬媽媽一塊兒離去。

過了一會兒,林若拙爬起身,喚外間上夜的丫頭小喜來伺候喝水。飲了半盞,心事重重的放下杯子:「我今天是不是惹夏衣姐姐生氣了?」

小喜向來話多,當下便脆生生道:「姑娘,您不知道,夏衣姐姐是被她親爹賣了的。最恨她家裡人。」

「哦?這麼說她家日子不艱難?」林若拙一下子就抓住了重點。活不下去的人家賣兒賣女,縱然有不甘,卻不會這般怨恨父母。

以小喜的年紀和閱歷,顯然沒發現她的敏銳之處,接到話茬,滔滔不絕的說了下去:「可不,她家原是開作坊的,大娘生不齣兒子,就買了她母親,頭胎生了她,她爹就不喜。隔了兩年又生了她妹子。大娘就說她母親是生丫頭的命,要賣了再買會生養的女人回來。她爹就應了。又過兩年,新買的女人生了兒子,人口多,費用大。她和妹子的日子就不好過起來。後來不知怎麼的,那生了兒子的女人說她兒子被夏衣姐姐的妹子給摔了,她爹狠打了她那三歲的妹子一頓,當晚就發了高燒,大娘子不肯連夜請大夫,等天亮再去,人都沒了。大娘便說是那女人克家宅,加上她生兒子時壞了身,不再好生養,夏衣姐姐的爹便賣了那女人。又過了兩年,那小兒大了些,無需人照看了。大娘便說家中費用大,女兒左右是賠錢貨,何不賣了夏衣姐姐,得些銀兩好給那弟弟日後讀書用。夏衣姐姐的爹就答應了。」

林若拙倒吸一口涼氣。這,這簡直是沒有最渣,只有更渣。不對,夏衣的爹已經不能算是渣了,那是禽獸!

「她娘呢?」她輕聲問道,「可知夏衣姐姐的親娘被賣到了什麼地方?」

小喜道:「早死了。夏衣姐姐升了二等就託人尋訪過,還是夫人知道后替她找到的。說是被賣到了什麼不好的地方,只兩年人就沒了。夫人賞了銀錢,替她重新葬了。」這事當時還算是個小新聞,大伙兒很是八卦了一陣。

林若拙心中莫名沉重。揮揮手,讓小喜退下。蓋上被子,翻來覆去良久才合眼睡著。

***********

五天時間一到,林若拙交上了二十篇《女訓》。她的運氣很好,全家人都在為兩天的宴請忙碌,黃氏只大概翻了翻,見數目合上就點頭過關。渣爹那邊,聽黃氏口頭彙報過過一句,扔下「知道了」三個字就沒再說什麼。何姨娘更是不敢在這個時候出頭找死,乖乖的窩在角落當壁花。

人一旦忙碌起來,很多時候於掩飾一道上,就會有些許鬆懈。

林海嶼作為待考的舉子,雖忙碌有限,卻也少了不少閑暇時間。林若謹來找他的時候,他正忙著寫寄回祖籍的一封封家信。

「若謹,有事?」他不認為二侄子是個魯莽的人,明知他有事還打擾,定是有原因。

「三叔!我,我聽到一件事1林若謹反手關了書房門,神情驚恐的壓低了聲音。

「出什麼事了?」被他的表情驚到。林海嶼立刻起身,臉色變的嚴肅起來。

「三叔。」林若謹咽了咽口水,定定的看著他:「您不會騙我,對不對?」

林海嶼詫異:「若謹,為何這麼說?」

林若謹咬咬牙,一字一句的道:「三叔,我母親臨產的那天,父親的外室挺著身孕找到她面前,是不是?」

林海嶼全身一僵,怔在原地。

林若謹從問話之初就一眨不眨的緊盯著他,顯然此刻的林海嶼還沒有變成官場老油,一閃而過的慌亂泄露了答案。

「是真的……」林若謹絕望的潰不成聲,「是真的!那外室是青樓出身,母親是因為這件事才難產的,林若菡是那外室的女兒,對不對1說到最後,他的聲音已經有些凄厲。

「你,從哪裡聽來的。」林海嶼的聲音破天荒的帶著虛弱。

林若謹冷笑:「當然是偷聽見了祖母和父親的談話。」這也是他問林若拙后得來的答案,並沒有錯。只不過稍稍隱瞞了一下偷聽者的名字。三叔自會當做是他。

果然,林海嶼信了八分。主要是他不認為九歲的林若謹能有什麼能力從別處知曉。這是唯一一個可能的答案。心底不由責怪了一下嫡母和二哥太不小心。嘆道:「若謹,這件事你要壓在心底,不能說。」

林若謹凄然一笑。若拙說的果然沒錯。便是他揭破了真相,於現實也沒有半分改變。人,果然是只能看他們做的,不能聽他們說的。

時間一點點在沉默中過去。當林若謹再度抬起頭時,臉上竟在瞬間褪去了孩童的無邪,多了少年的堅毅。他靜靜的回答:「三叔,你放心。我不會衝動的。」

林海嶼一時凝滯。恍惚間,他彷彿看見了少年時的自己,在生母去世的那一天,突然長大。長大,意味著不再懵懂,不再無憂,伴隨著痛徹心扉的苦,也帶來了理智的成熟。二房的這個侄子,和過去不一樣了。

林若謹悄無聲息的改變著。渣爹一無所察。黃氏忙的壓根就沒空過問。只有林若菡敏感的發現,二哥對她變冷淡了。不著痕,卻實實在在的是變了。

林若蕪也有同樣的感覺。原因很簡單,人是會思考的。林若謹並不傻,以前是日子過的太無憂無慮,不開竅。這竅一旦開了,想的就多。有些明面上的事,也很容易打聽出來。比如林若蕪的生母何姨娘,是母親秦氏生前的陪嫁大丫鬟。秦氏在生前沒有給任何一個丫鬟開臉,渣爹身邊的通房丫頭只有齊姨娘一個。從這裡可以看出,秦氏寧願齊姨娘一家獨大,都不願提拔自己身邊的人做通房。而何姨娘在秦氏死後開了臉,表面的理由光鮮亮麗:渣爹思念原配,故收了髮妻留下的故人。

啊呸!從男人的角度來說,這種事荒謬的居然還算深情的一種表現。林若拙噁心的能隔夜飯都給吐出來。但林若謹是男人,他暫時還想不到這裡面用偽善來掩飾私慾的無恥。他只單從母親的角度來看,何姨娘此舉,是背主!

護短是人類的本能。林若謹在銘心的痛之下,掩耳盜鈴的迴避了渣爹的人品問題。將一腔怒火攪撕我棠鍔砩稀N業看上你對不對且兩說,你敢答應就是特么的大逆不道!

而這種卑鄙、背主行為下的產物:林若蕪。林若謹當然不會對她有什麼好臉色。爹對若拙不好,爹對另兩個妹妹很好。這不是另兩個妹妹搶了屬於若拙的父愛是什麼?婢生女,誰給她們的膽子!

不得不說,林若謹同學在極度的壓抑下黑化了。看什麼都是陰謀論。童年時期一次重要的人生觀變故,在他心底打下了深深的烙櫻他需要一個發泄渠道。終其一生,林若謹對林若菡和林若蕪都沒什麼好態度。哪怕到了暮年,林家劫後餘生,流落四方的兄妹重新聚到一起,他依舊對她們感情淡淡。

----------------------------------------------

昨天回來的晚,食言了。今天4000+,算補上。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九章祖父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十一章若靜(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