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六章繼母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12:13 [字數] 36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室內安靜了片刻,黃氏出聲賠笑:「老爺說的是。依妾身看,丫頭們都該好好抄幾遍《女訓》,定定心。」

渣爹道:「數目不必多,不然倒是苛刻孩子們了。不過,身為長姐的,要以身作則,數目該加倍才是。」

黃氏笑道:「這是自然。七丫頭和八丫頭就抄個五遍。六丫頭嘛,十遍如何?」

「二十遍。」渣爹輕輕鬆鬆又給翻了一倍,根本不考慮到幼童的承受度:「三天之內交給我檢查。」

我呸!林若拙心裡翻個白眼,二十是五的四倍,簡單的數學都會算錯,渣爹你還能更無能點嗎?這種場面太無聊了,看這群人表演還不如看桌上的菜。什麼時候能吃早飯呀,餓死了!

黃氏頓了一下:「是。」看看林若拙。發現她似乎毫不在意,眼睛直愣愣的看著餐桌,表情就一個解釋:餓。

她這個樣子,自然也入了所有人的眼。渣爹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痛快,非常不痛快!不過想到三天抄二十遍《女則》,足夠累的她慌。也就當林若拙是傻絕了,臨到陣前才知曉厲害。

林若蕪暗暗高興,心道這回讓你連覺都睡不成。林若菡不動聲色,眼觀鼻鼻觀心。三個姨娘更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滿屋子裡,唯有林若謹一人替她心憂。五味雜陳的出聲求情:「父親,六妹妹年幼,三天抄二十遍《女訓》,怕是連睡覺都沒甚時間了。還望父親減免一些。」

渣爹不高興有人挑戰他的權威,道:「教育女兒是母親的職責。你一個男孩子懂什麼。你母親已經定下了,就這樣。」

黃氏一口氣差點哽祝心中冷笑。遭瘟的男人,居然說是她的主意。真是一貫會推卸責任。她可不背這黑鍋,若是老太太問起來,真當成是她的主意,她還要不要做人了。便笑道:「老爺,若謹疼愛妹妹,可不就是您說的有友愛之心么。這份數不能減,時間卻是可以寬限些的。我看,就改成五天。好歹留下丫頭睡覺的時間。孩子睡足了,臉色才精神。不然到了老太太面前,無精打采、萎靡不正的,老太太還當咱們苛刻了孩子。」

提到林老太太,渣爹也不得不顧忌一二。五天時間二十篇,一天四篇,扣除吃飯睡覺、請安上學的時間,也是十分之緊。想想,倒也罷了。頷首表示通過。

黃氏又笑道:「大清早的說半晌子話,飯都涼了。快些上桌吧。老爺還要去衙門,遲到了可不成。」

等了很久的丫鬟們魚貫而入,將熱了半天的各色早點一一擺上桌。屋裡凝肅的氣氛,隨著熱氣騰騰的早餐,消失的一乾二淨。

林若拙先喝了一碗碧粳粥,胃裡暖暖和和。再夾了翡翠開花包,水晶燒麥,咸酥鴨肉卷,煮雞蛋,一口一口的吃。隨後又添了兩次粥,配上小菜漬黃瓜、芝麻辣肉乾、涼拌筍尖、五香花生、什錦拌菜。吃的不亦樂乎。生在大富之家,最令她心滿意足的,就是這一日三餐飯食,外加無數精緻小點。享受啊!

林若菡看的目瞪口呆。她居然吃這麼多?不對,她平時就吃這麼多。啊不!她怎麼今天還有胃口吃這麼多?

其餘人也發現林若拙若在無其事的大吃大喝。不約而同的給她貼上「傻」的標籤。何姨娘心裡嗤笑,秦氏生前何等要強,結果掙命生下來的卻是個傻丫頭。真是當對手都丟人。

就連丫鬟下人都暗暗腹誹,這六姑娘還真不愧『呆傻』的名號。黃氏則看法又不一樣,傻人有傻福,瞧她沒心沒肺的樣子,未嘗不是一種福分。真要明白了,知道親爹不光不喜自己,還偏幫著庶妹針對刁難,單是委屈就要委屈死。

林若謹食不知味的吃完這一餐。父親的偏心並不是第一次,卻從沒如今次般令他心驚肉跳。屋內眾人的表情見怪不怪。曾幾何時,他也如這些人一般,將著偏頗視作正常,將歧視看為理所當然。一旦撥開隔閡的面紗,真相殘忍的觸目驚心。林若謹為著自己往昔的麻木而心驚,自責。

食不言,寢不語。早餐很快結束,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管家的管家,各司其職。

去芭蕉堂的路上,遇上了三房的人馬。二房三朵花,三房三朵花,人數上勢均力敵,六個女孩互相問安聲不斷。

四娘林若貞在三房三姐妹中排行老二,上有姐下有妹,卻偏偏是個外向性格,剛問安完畢,就迫不及待的道:「八妹妹,聽說你昨天哭了?」語氣看似關心,幸災樂禍的的眼神卻怎麼也掩飾不掉。

小道消息果然流傳的快。

要說穿越至今,對這所后宅里的女人最大感受是什麼,林若拙可以毫不猶豫的給出結論:人人都有當fbi的潛質。

探尋各房各院大大小小的消息,並給予熱情的討論和傳播,是她們終身難棄的愛好。其熱烈程度,不亞於癮君子對毒品的依賴。想來也情有可原,作為天一黑,除了數字為個位的男主人,其餘就都是雌性生物的大戶人家后宅,閑談幾乎是下人們唯一有條件實施併合法的娛樂活動了。若是禁止,那真是能憋死人的。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變態。所以說,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閑聊放鬆是很有必要的。想后宅丫鬟婆子不閑談是非,簡直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堵不如疏。故而,幾乎所有的主母都採取了同一個策略,將下人們的這項愛好掌控、為我所用。書香門第的姑娘,誰沒聽過大禹治水的故事呢。

在這樣的巨大潛力下,宅院雖大,消息傳通也不比互聯網慢多少。三房能這麼迅速的就知曉了二房三姐妹昨天鬧出的那一場,很正常。

林若蕪臉上泛起紅雲,是氣的。林若貞的話,叫她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這時,林若菡出馬了。她甜甜一笑,道:「多謝四姐姐關心,父親今早已經教導過我們了,姐妹間要友愛,不可為微末小事傷了感情。四姐姐說可是?」二房姐妹再怎麼不和,也是二房內部的事,絕不能讓三房看了笑話!

林若貞轉轉眼珠,笑道:「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六妹妹說了什麼不中聽的,惹哭了八妹妹呢。六妹妹,不知你昨天說了些什麼,聽說八妹妹是氣哭了走的呢1

林若菡心裡咯一下,立刻道:「哎呀,說話間不覺得,已經到了芭蕉堂呢。咱們快進去吧,別遲到了。」說罷,拽著林若蕪就加快一步,走進芭蕉堂。

林若拙步履施施然的跟著進了門,慢吞吞的取出筆墨書本放在桌位前。

江夫子尚未到。六個女孩子各自坐上座位,整理自己的書本。

一片安靜中,三房的么女林若容突然道:「六妹妹,剛剛四姐問你的話你還沒答呢。昨天你說什麼將八妹妹氣哭了?」

眾女孩一怔,隨即齊齊看向林若拙。

三房的三個女孩,老大林若靜還有幾分端厚,中間的林若貞是個傻炮仗,和她名里的『貞』字,簡直沒有半分相像。最有心機的卻是這位最小的林若容。這不,趕在這時候來上一句,一句話給『林若拙氣哭林若蕪』下了定案。

林若拙看看眾人,轉臉對向林若蕪,慢吞吞的道:「你昨天哭了?」

林若蕪一愣,還沒反應過來,就見林若菡眼光一閃,飛快的捏了一下她的手腕,朗聲替她道:「當然沒有,誰說八妹妹昨天哭了來著。沒有的事1

林若拙點點頭,轉臉對上林若容,認真的道:「看,你聽錯了。八妹昨天沒哭。」臉上的表情真誠到不能再真誠,懇切到不能再懇切。

林若容面不改色,笑道:「是么,那是我聽錯了。不過六妹妹,你昨天到底和八妹妹說什麼了,空穴來風,怎麼會有這樣的傳言?」

所謂空穴來風,意思就是:消息和傳說不是完全沒有原因的。書香門第家的姑娘,陰人都陰的這麼有文藝氣息埃

林若拙看了她一眼,道:「我忘了。」

「忘了1插話的是林若貞,尖銳的聲音帶著氣勢敗壞:「說過的話轉眼就忘?怎麼可能1

「我記性不大好。」林若拙誠懇的道,「四姐姐,昨天說的話至今已是過了一夜,並非轉眼就忘。」

「記性不好?你……」林若貞鼻子都氣歪了,高聲欲辨。袖子就被林若容扯了扯:「六妹妹哪裡記性不好了,夫子每次查功課,你都能一字不落的背出來呢。」

林若拙認真的道:「那是當然的。夫子布置的功課,我回去要朗讀幾十遍,再背誦幾十遍,還要默寫好多遍。難道隨口說的話,也要這般記么?」

當然不用。林若貞氣不過,還想再開口,被林若靜一聲呼喚制止:「夫子來了。」

窗外,江夫子帶著小丫鬟緩步而來。

丟人不能丟到外頭去,女孩子們紛紛收口。室內重新恢復安靜。

江夫子走進房間,一眼掃過六個女孩子座位前方整齊的桌子,面露滿意。

林家子弟上學,無論男女,從沒有書童或丫鬟跟著進書齋的道理。一應雜物整理,皆是自己動手。江夫子也在其它富貴人家做過館,書香門第在這方面比勛貴人家好的不是一點半點。

她抽出書本,開始從大至小的檢查作業。

六姐妹完成的都不錯。林若靜年紀最長,課業完成的也是最好。林若貞勉強通過,字很不上規矩,被說了幾句,要求補寫三張大字。其它人則中規中矩。若按現代評分,都可以算個良好。輪到林若拙交上的功課時,夫子眉宇間有隱隱的滿意,顯然是因為她那一筆比同齡人整齊、有力的字跡。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五章父親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七章三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