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五章父親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37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盧媽媽認真的聽著自家主子的感言。遇上一個有主見的主人,做奴婢的就要少說話,擺出合格的傾聽態度。太太書讀的多,見識自然比她們這些家生子出生的下人高出一籌。聽的多了,也是一個自身見解提高的機會。只有見識上去了,才能緊跟太太步伐,辦事體貼入心。盧媽媽從一眾陪嫁丫鬟中殺成黃氏第一心腹,絕對不是偶然。

眼見著黃氏說的口乾,及時送上一盞溫白水。嘆道:「太太說的不錯。只可惜,這回又是六姑娘最吃虧。」

黃氏聊天的興緻被這句話提了起來:「誰說不是呢。要不怎麼說沒娘的孩子最苦。別說她一個姑娘家,就是若謹哥兒,二房正經的嫡長子呢。老爺過問過多少?也不過是面子情。聽夫子說課業好,誇獎兩句。聽說貪玩了,不問緣由厲聲喝罵。這也叫親爹?」黃氏嘖嘖嘴,「秀眉,你當日是瞧過我父親怎麼教我幾個哥哥的,可有半點相像?小孩子哪有不貪玩的,一味喝罵就能罵好了?我瞧著,謹哥兒已經是讀書讀的有些犯傻了。流於表面,繼續這麼下去,日後也是個難成器的。」

「所以啊,我早就不指望老爺了。」黃氏嘆了口氣,「我得好好活著,看著信兒、慎兒長大成人。沒娘的孩子苦啊,連顆草都不如呢。」

「太太您這才是杞人憂天。您福氣大著呢!豈止是看著兩個小少爺長大成人。兒孫滿堂,誥命母親的好日子全在後頭,數不盡的福享1盧媽媽笑著說討巧話。心下有些不以為然,什麼人什麼命。六姑娘和二少爺再可憐,也是錦衣玉食,僕婦成群的嬌養著。比那荒年賣兒賣女的農人,比她們這些一出生就是奴籍的家生子,不知好出幾百倍。已是大大的好命,會投胎。

長夜漫漫。黃氏不指望男人,卻也歡喜有人陪著說話,打發寂寞。盧媽媽附和的討巧,她的心事就吐露的更多些:「所以,幾個姑娘的事,我一概不問。繼母難當,管嚴了,說你折騰人。管鬆了,說你故意放縱。該有的份例我不少,該請的女夫子我一個不落。其它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行了。沒得引火上身。左右我就兩個兒子,嫁出去好不好,帶累不到。」

盧媽媽笑道:「看太太這話說的。您才多大,說不準過兩年就再來個貼心的女兒。」

黃氏冷笑:「你懂什麼。孩子生的越多越好,那是鄉下蠢婦的見識。」正經大戶人家的女兒,自有一套保養方法。除非是生不齣兒子。不然,沒有哪家的夫人會不知節制的生產。她的兩個兒子算上懷孕期,前後差不過一年,已是太密集傷了身。必得好好調養幾年才能不礙壽數。幾年一過,她都三十過半的人了,再去掙命一樣生孩子,或是難產,或是像秦氏一般倒霉,算誰的?林海峰灑兩滴不值錢的眼淚,轉身抱美妾,娶嬌娘。最終苦的,還不是她自己和兩個孩子。她才不要再生。三太太童氏,可不就是連生三女壞了身子,不得不咬著牙靠庶子承襲香火。

「這事得看命。」這些話不好和下人深說,她打了個呵欠,結束今晚的閑聊:「不早了,歇了吧。」

盧媽媽忙輕手輕腳的伺候她入睡。

***************

林若拙心無掛礙睡的香,黃氏孤枕而眠睡的穩。其它人就沒這麼淡定了。

林若菡自來多心,回房后和齊姨娘說了好一會兒話,心裡琢磨著明天眾人會有什麼反應,輾轉而睡。

齊姨娘嘆息著替她掩上門,生下來就抱養,這麼多年下來和親生的也差不了幾分。她年紀大了,早就棄了那爭寵爭強的念頭。唯一放在心裡的,也就這個從小帶大的女兒。林若菡好勝心強,自認不差林若拙什麼,一心想在長輩跟前出彩。可惜她不知道,林二老爺選擇性的遺忘了她的出身,不代表林家其它人也忘了。尤其是林老太爺和林老太太。林若菡再要強,也爭不過命。這些話,她沒法和她說,只能暗自唏噓。

何姨娘院中,美妾溫柔,稚女天真,圍著林二老爺說些家常趣事,其樂融融。

林渣爹耳朵聽著閨女撒嬌,眼睛時不時掃過何姨娘高聳的胸脯,想著晚間可以怎麼怎麼……銷魂自在其心。

沒多時,林若蕪就說到了晚飯後的事:「……想和二哥哥好好親近,誰知惹惱了六姐姐,是我的不是……」

就像條件反射一般,但凡提到林若拙,林渣爹第一反應就是不喜,沒事也要生出三分不快。更別說聽見她欺負庶妹,惱怒之極。陰沉著臉:「我原道她呆傻,總還算安靜。卻不想竟是學會仗勢欺人了。好,好的很那1

何姨娘黯然的抹了抹眼睛,強笑道:「不怪六姑娘,她是嫡出,原就要比八丫頭尊貴些。看不上我們也是常理。」

何姨娘不愧是從秦氏身邊出來的,熟知這對原配夫妻過往,最能卡住關鍵點。一句「看不上」,勾起了林渣爹很多不愉快的回憶。科考落榜,秦氏一直在嘮嘮叨叨。蔭恩捐官,她又唉聲嘆氣,嫌棄不是進士出身,將來升職艱難。外出應酬,又疑神疑鬼,話里話外勸他少去。收個通房丫頭也嗦嗦。說來說去,還不就是嫌他沒出息,看不上。

「哼1林二老爺冷哼一聲,「她如今大了,是該好好上上規矩。」語氣中透著滿滿的不快。

何姨娘見好就收。二老爺來她這兒是開心的,總置氣可不利。還得將情緒再調回去。眼風一掃林若蕪,林若蕪收到,笑曰:「父親,女兒有些累,先去睡了。」

林渣爹「唔」了一聲。林若蕪走後,何姨娘嬌媚一笑,身子骨一軟,柔柔的靠在渣爹懷中:「說到孩子胡鬧,老爺,這可都得怪你。」

「怎麼是怪我?」渣爹手一橫,攏住美妾高聳的胸脯,不緊不慢的揉著。

「可不得怪您。」何姨娘身子骨都酥了,呻吟一聲,斷斷續續道:「若不是您這麼厲害,兒女成群,何至於顧不過來……礙…」

林渣爹在兄弟中最能昂首挺胸的話題,就是他兒女的數量。聞言心中得意,先前的不快一掃而空。耳中聽著何姨娘一聲浪過一聲的呻吟,心頭火起,動作更加用力,室中,春意一片。

渣爹這裡春宵千金。九歲的林若謹則是輾轉反覆,徹夜難眠。

林若拙的話對他衝擊太大。

母親的難產竟然是因為父親的醜事氣出來的。而父親,又竟會做出那等無恥行徑。七妹林若菡的生母,居然是青樓女子。如果這些都是真的。父親口口聲聲說若拙克母,又是怎樣的心態……

他越想越心寒。仿若走在黑暗中,前方有一扇神秘之門。心中有聲音叫囂著,不要開,不要開。他還是鬼使神差的推開了那扇門。洶湧的黑色迷霧,隨著大門的開啟,澎湃而至。侵襲了他的整個身體,黑霧中,親人們一個個熟悉而慈祥的面容,驟然變的猙獰,宛若夜叉……

「藹—1林若謹從噩夢中驚醒。滿頭冷汗。

「二少爺,您這是怎麼了?」大丫鬟冷香披衫吸鞋,從外間榻上匆匆而入,揭開床帳,一摸他的額頭,冰涼汗濕:「二爺,可是做噩夢了?」

林若謹大口大口的吸著氣,好一會兒,問道:「什麼時辰了?」

冷香從壺中倒出溫著的熱水,浸濕了帕子,擰乾,給他擦去額頭的汗漬,輕聲道:「寅時末,還有會兒就到卯初。」

溫熱的巾帕帶著熱氣薰過他的眼睛。舒緩了林若謹僵硬的肌肉,他平靜下來,低聲道:「剛剛做了個噩夢,魘住了。你別聲張。」

冷香點點頭,並不多問:「奴婢給您換件中衣,二爺再睡會兒?」

「不了。」夢中的心悸令林若謹不願再眠,道:「你給我穿衣,我看會兒書。」

冷香便伺候他穿了衣衫,凌晨天涼,又加了一件厚袍子。儼儼的沏了熱茶,點亮燈盞,放至床邊。林若謹倚在床頭,隨手拿了本名家備註的《論語》翻開。冷香見他看的認真,悄然退出,叫醒小丫頭給茶爐子燒上熱水。

書在手中,林若謹半個字都沒看進去。腦中不自覺想起林若拙說的那個辦法。又將家中幾個親人、長輩日常的言行翻來覆去回憶。五味雜陳。時間過得飛快,一眨眼,天已經亮了。小丫鬟們端著熱水進來,請他洗漱。

穿戴完畢,如往常一般去黃氏院中請安。腳步前所未有的沉重。

林若拙夜裡睡的好,早晨起來就看著神采奕奕。小臉白裡透紅,大大的眼睛水亮潤澤。相比之下,除了尚在稚齡的兩個弟弟,其餘兄妹的臉色都不怎麼樣,一看就是夜裡沒睡好。

真是太不穩重了。多大點事啊,還搞失眠!

林若拙以為,自家胞兄眼袋泛青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昨天的話題衝擊性太大,幾乎超出了九歲大孩童的承受限度。但她也沒辦法,眼看著林若謹往中二道路上一去不復返,這時不掰過來,將來就能徹底長歪。三歲的孩子容易教,九歲的年紀,不下點猛葯,已經養成的習慣和心性很難改變。痛苦的蛻變是必須的。

可林若菡和林若蕪兩個居然也沒睡好,那就是吃飽撐著的了。錦衣玉食的好日子不過,搞內鬥、搞失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這叫欠餓!餓她們三天,或者扔去鄉村種田,看她們知不知道惜福?

黃氏的氣色也不錯。渣爹紅光滿面,何姨娘眼若春水,齊姨娘古井無波,最年輕的陳姨娘,表情多變,一會兒一臉幽怨的看著渣爹,一會兒眼若飛刀的剜視何姨娘。昨晚老爺明明打算去她屋裡的,偏何姨娘半路截胡。仇大了。

眾人問完安。渣爹一反常態的清了清嗓子,森目看向林若拙,冷聲道:「姐妹之間要互相友愛,長謙讓幼。我聽說她們之間鬧騰的凶。太太,你得好好管管。特別是仗著身份欺負幼妹的,定要嚴加管教。」

眾人皆靜,齊齊看向林若拙。

-------------------------------------------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四章兄長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六章繼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