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貴女

書香貴女

第二章祖母

[更新時間]2013年 03月31日 12:13 [字數] 54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個奶娘抱著黃氏的寶貝兒子林若信、林若慎大隊人陸來。八姑娘林若蕪和生母何姨娘住一塊兒,路程較遠。一路趕來,小臉被吹的雙頰泛紅。好似水靈靈的蘋果。

隨著二房嫡長子林若謹最後一個掐著時辰跨進門,二房今早的請安人數就算齊了。

一屋子坐的滿滿當當。三個嫡子,一個嫡女二個庶女。一個正妻外加三個姨娘。林若拙每次看見這場面都禁不住囧囧有神。

太特么喜感了有沒有!四個成年女人,花枝招展,環肥燕瘦。三個未成年女人,錦緞裹身、鑲金戴銀。三個未成年男孩,最大的林若謹已有九歲,一臉『我和小屁孩不是一路貨』的故作深沉狀。這位中二期大兒童,就是她傳說中未來的娘家依靠,奶媽千叮呤萬囑咐一定要多親近的親二哥。怎麼看怎麼玄乎。更為玄乎的是,那兩爬在羅漢床上流口水的奶娃子,黃氏是的的確確把他們看成她未來依靠的。這是怎樣一個鬱卒的世界。而最為鬱卒的是,這一屋子所有人,共同討好的目標則為:三綹長須,人模狗樣的林渣爹。

話說回來,林二老爺定是愛色的。不然當年不會包養個青樓女子做外室。可惜啊,看看他目前碩果僅存的三位姨娘,齊姨娘:林老太太給的身邊丫鬟。何姨娘:前妻秦氏給的身邊丫鬟。陳姨娘:現任妻子黃氏給的貼身丫鬟。果然,每一任領導人總要在關鍵崗位安插自己的人手,真是恆古不變的真理。

最令人叫絕的是。姨娘們能生下來養活的都是女兒,膝下即不寂寞,又不會太礙正妻的眼,還能顯出正妻的賢惠大度。阿彌陀佛,男孩子們都不到姨娘肚裡投胎來著,真真是老天有眼、治家有方、你好我好、其樂融融!

林二老爺呷下一口茶,抬頭看濟濟一堂的兒女,心下湧出一股自豪感。長子優秀、幼子聰慧、女兒可愛。再過幾年,若謹娶親,便是兒孫滿堂,人丁興旺……一不留神,對上長女林若拙一雙烏黑不見底的大眼,直瞪瞪的看過來,瞳孔略有些大,黝黑若一潭深水,看的他一股涼氣從腳底板冒起,好心情霎時不見。

晦氣!太晦氣了!這個女兒,從生下來就開始晦氣。剋死親娘,克的全家雞犬不寧。還成天陰沉沉的睜著一雙鬼樣大的眼睛到處傻看,簡直是討債鬼轉世。

心下不喜,臉上也就帶了出來。冷冰冰的看了長女一眼,轉臉對著五歲的林若蕪溫和而笑。

幼稚!太特么幼稚了!這分明是幼兒園小朋友『我不跟你好,我跟她好』的手段。林若拙再一次被老爹刷新下限的速度傾倒,同情的看一眼黃氏。這種丈夫,這種丈夫……你真是辛苦了。當兒子養咱就不談了。奇葩的是,這貨他居然還喜形於色?喜形於色有沒有!這樣也能當官?難怪混到三十多還是個從七品芝麻官。對了,據說這官是考進士失敗后捐的,不是科舉出身。你妹呦!考試沒本事,升職沒能力。這種坑爹的基因遺傳不會影響下一代吧?

咽下一口蝦仁燒麥,林若拙擔憂的看向傳說中一屋子女人後半生依靠的繼承者,就見林若謹同學小公雞頭昂得高高,正一臉目下無塵的學他爹用下巴看人。

完了!徹底完了!未來的娘家依靠往中二期的路上一去不復返。她能依靠誰?她敢依靠誰!

一時飯畢,筷箸聲停。林二老爺官威十足的踱著方步出門,前往衙門辦公。林若謹也向繼母告退,去前院讀書。一轉身,看見同母胞妹傻呼呼的睜著一雙大眼睛茫然不知看向何方,目光飄散,顯然心思已經不知飛哪去了。

唉!若拙這兩年越長越呆了,這可怎麼是好哦!

男主人出門上班。女主人領著一群小蘿蔔豆前往榮瑞堂,給內宅大boss,林老太太請安。

林家能夠稱為官宦人家,書香門第,躋身京城上流社會,靠的顯然不是科舉不行,至今混在從七品位置上的渣爹。林家的頂樑柱,乃是金光閃閃、瑞氣條條的祖父大人:林老太爺。外加二代生力軍,大伯林大老爺。

林老太爺進士出身。按部就班的熬資歷,一步步穩打穩紮,如今五十七歲,官職做到三品大元。走到這一步,林老太爺耐心、能力、交際一樣不缺。堪稱封建社會士大夫典範。

嫡長子林大老爺林海嶠,嚴格秉承龍生龍、鳳生鳳的傳統,幼時聰慧,少時英才,二十多歲中進士。京中熬了幾年後外放。娶妻生子,人生該走的每一步都走到,該有的每一樣都不落。一樣是繼承人的典範。

正是有這兩位撐著,林家的聲勢才蒸蒸日上。呈一片花團景簇。

大房目前不在京。大伯帶著妻子兒女去了任上。向林老太太請安的,就只有二房和三房。

三叔林海嶼是庶子。尚未入仕,身上有舉人的功名,正努力考進士中。據說雖然已經失敗了幾次,但依然堅持。拒絕蔭恩,非得自己考上不可。很有志氣。

林若拙私下以為,三叔比渣爹強多了。

可能是出身的原因,三叔在婚姻方面做的也很不錯。和三嬸童氏恩愛有加。可惜世事難遂人意。童氏一連生了三胎都是女兒。生三閨女的時候還傷了身子,再難有孕。三叔長吁短嘆許久,終於認了命。於是乎,三房唯一的男丁的林若誠和他老爹一樣,也是庶子。記養在童氏名下。

據說大伯家也只一個嫡子、一個庶子。所以,不管是拼兒子的數量還是嫡庶質量,渣爹都是完勝。不愧他那老什麼馬的名頭。

這也是黃氏嫁人前名聲有礙,卻依然在長輩面前格外得臉的原因之。人家生了兩個兒子,只這一項就能頂去無數缺憾,林老太太怎麼都要高看一眼。

可見上帝關了一扇門,總要給人留個窗。黃氏的丈夫在三兄弟中品質最差,於是就在生兒子上給補足。兒子教好了有出息,一樣能過上好日子。

黃氏是個頭腦清醒的人。雖談不上什麼善良賢惠,但林若拙以為,作為一個繼母,只要她頭腦清醒,比什麼都強。

比如黃氏就從來不會打壓林若謹。林若謹已經九歲,黃氏的大兒子卻才三歲。年齡差的大,面對的形勢也不一樣。有費那個功夫的勁,還不如大家客客氣氣,做好表面文章。他們是書香門第,從某一程度上來說,科舉考試面前,人人公平。助力當然有,但林家的頂樑柱是祖父和大伯。祖父的助力,最大一份當然是給長子和長孫。大伯的助力,不用說,肯定先緊自家兒子。而二房的三個兒子,在這兩個人看來都是嫡子,親疏遠近沒什麼分別。只要有才學,有能力,提攜起來都是一樣。

書香人家這一點上比爵位人家好的多,兒子都是珍貴的,科舉難進,普及面大一些,中彩率也高一點。庶子都沒有養費的道理,更別說原配之子和繼室之子了。

黃氏要是沒把這些看透,日子也不會過的這般穩逸。黃家嫁閨女前也是打聽過的,秦氏怎麼死的,人家心裡有數。況且,黃氏嫁過來時已經二十多歲,又經過前番波折。想法觀點依然成熟,和十幾歲的少女不一樣。她的目的很明顯,是來過日子的,日子得過好。

有這樣一個繼母,無疑是不幸中的大幸。

林老太太看上去是個和藹的人。年紀大了,愛個熱鬧,雖體貼孩子們住的遠,不用日日一大早過來請安。卻也不喜身邊冷清。於是,兩個兒媳善解人意,時常領了孩子們過來陪老太太說話。

大房一家外放不在,三房是庶子。管家之責自是由黃氏擔任。陪著老太太說笑幾句,就告退前往花廳理事。

三嬸童氏笑道:「二嫂真是個能幹人。剛剛我從前頭過來,看見錦衣鋪的馬車,上頭全是料子。準是二嫂叫了來給咱們添衣的。老太太,何不讓他們送這兒來,您幫著掌掌眼,看什麼花色抬人。大伙兒好好挑一挑。」

林老太太點頭微笑:「四月天了,轉眼就是端午,是該做兩身好衣裳穿。老二家的想的周到,讓他們把料子送過來,一塊兒挑熱鬧些。」

立時就有下仆出去傳話。黃氏聽後置之一笑,這種討好老太太的小事沒必要和童氏計較,遂命管事帶著錦衣鋪的娘去榮瑞堂。

不多時,一匹匹華美的衣料送了進來。幾張大案拼著,擺滿了半屋子。男孩子還好,幾個小姑娘立時被那些鮮亮光彩的綢緞吸引,眼珠子看的轉不動了。

童氏率先挑出幾匹適合老年人穿的料子,什麼百福如意,什麼八寶團花,顏色也多是葫蘆青、秋香等等:「老太太,我瞧著這幾匹不錯,您看看。」

林老太太摸摸料子,微笑頷首:「不錯,你眼光越發好了。也別是光替我挑。讓孩子們去看看,他們穿的鮮鮮亮亮才好看。」

林若拙深感佩服。從她進房門到現在,林老太太就一直在淡淡微笑,臉上沒出現過第二種表情。對嫡子媳婦的告退淡淡笑,對庶子媳婦的刻意討好淡淡笑。看見沒?什麼叫淡定?什麼叫高人?你說輪到渣爹怎麼就基因突變了呢。

老太太發話,孫輩們齊齊行禮,異口同聲:「謝祖母。」

二房的二子三女中,黃氏的兩個兒子,三歲的兩歲,自是由親娘代勞,不用操心這事。此時不過跟著看熱鬧。窩在林老太太手邊的羅漢床上爬成一堆打鬧,自成一式格局。

剩下的三個女孩,林若拙六歲,林若菡同齡,比她小一天。林若蕪五歲。差不多的年紀,正好該有共同語言。無奈林若拙是偽兒童,還不屑偽裝。搞得人人都當她木訥呆傻。說不到一塊兒。這不,明明是二房嫡長女,這種時刻該一馬當先,看護弟妹,討好祖母才是職責所在。可惜沒人指望她能幹這些。就見她眨巴眨巴眼睛,不緊不慢的走到桌邊,目光一掃。準確的從布料堆里抽出兩匹,擱在一邊,表示自己已經挑好。完畢。

林若拙心裡還有些得意,姐一向是有主見的人。上輩子去商場掃貨,從來都是一眼瞄中,一錘定音,尺碼目測。速度奇快。

林若菡恨鐵不成鋼的生氣。二房怎麼有這麼不爭氣的長姐。又鬱悶為什麼我不是長女。就差了一天。如果我是二房長女,我一定以身作則,關愛弟妹。絕不會這般木愣。

糾結之下,轉眼瞥見身旁的林若蕪。幸好,還有八妹。兩人相視一笑,盡在不言中。遂悄聲談論起衣料顏色,織工,以及做什麼式樣的裙子好看。

嫡母公正威嚴,嫡長女木傻,二房這兩個年齡相近的庶女感情一向不錯。

三房的三個女孩都是童氏所出。排行二四五,庶出的嫡出。和二房兩位嫡出的庶出一向互看不順眼。雙方人馬一旦對上,都會不約而同的使用出『用極度自傲掩飾隱諱自卑』的策略。親切中帶著殺氣,刀光劍影。

三房唯一的男丁林若誠今年四歲。眼看著姐姐們即將和二房兩位『殺』起來,忙抱頭鼠竄,躲到羅漢床陪流口水的弟弟們去了。

就見三房姑娘中的老大,二娘林若靜,抽出一匹漂亮的粉藍色錦緞,笑盈盈的遞給妹妹林若貞:「四妹,用這個顏色給你做一件半臂,你看可好?」

「真好看。多謝姐姐。」四娘林若貞刻意的瞥一眼林若菡,笑眯眯的接過料子,又指著一匹杏黃綢:「二姐,這料子顏色正,我想做條間色裙,你幫我再配一色吧。」

五娘林若容親熱的道:「四姐,用這個硃紅色,配起來最好看。」

三房三個姐妹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熱熱鬧鬧。襯托的二房小姐妹倆可憐兮兮。二房兩位也不是省油的燈。從某種概念上來說,嫡出的庶出,自尊心比庶出的嫡出更要命。

林若菡說話聲高了些:「我也瞧中了這匹朱紅的,五姐姐你手好快么,好料子趕著挑,只剩下那些看不上的給別人,也好意思。」

林若容斯斯文文的一笑:「你喜歡呀。」手下一松,硃紅色的輕綢「咚」的落到桌上:「那就給你好了。」語氣說不出的輕視。彷彿打發一個要飯的。

林若菡氣的七竅生煙,立刻就要回話。忽覺袖子一緊,回頭一看,林若茴拉著她的袖子,用眼神示意她往堂上看。林老太太雖然在和童氏說話,眼睛卻時不時瞥過這邊,收斂了笑容。

林若菡渾身氣勢頓時一變,眉目一緩,細聲細語道:「不用五姐相讓,既然四姐姐看中了這顏色想做間色裙,小妹也不好奪人所愛。」將料子又塞回林若貞手上。客氣的一笑:「小妹不懂事,和姐姐爭搶,見笑了。」

林若貞下意識的要推回去,就見林若菡緊跟著道:「四姐姐挑中的那杏黃色,還真就只有這朱紅配上好看。」

林若貞一想,不錯。若是放棄了這匹朱紅綢,又該拿什麼顏色配間色裙?半推半就接下。

林若菡目光掃過堂上,正好看見林老太太正對著她讚賞一笑。心中得意,臉上笑的越發親和,轉眼對林若蕪親熱:「八妹妹,咱們慢慢挑。」以示二房的人多麼友愛。

林若蕪也很配合的演出一場姐妹情深,仰著臉高興的道:「七姐姐的眼光一向好,我聽你的。」

三房三個女孩詫異的互相看看,二房的兩個不上鉤,她們單唱也沒意思,就不再此話題上糾葛。五個女孩分成兩派挑選衣料,看著互有問答,實則涇渭分明。

林若拙將這一出熱鬧盡收眼底。差點笑噴出來,使勁忍住才保持臉皮不動。林老太太真是老成精了。感情她時常拘著孫輩們過來說話,看熱鬧。其實是在觀察教養問題。很明顯,縱然是二房的庶出,在她眼中也比三房的嫡出重要。不然不會在關鍵時刻改變了自己臉色,刻意給出暗示。這也是人之常情。二房的再庶出,也和老太太有血緣關係。三房的再嫡出,那也不延承她半點血脈。

神馬?你說是林若菡看出老太太不悅的?六歲的丫頭片子能看出宅鬥了一輩子,近六十歲老狐狸的喜怒?做夢去吧!那是她想讓你看你才能看見。

林老太太含笑看著孫女們恢復了客氣的互動,滿意點頭。大家女子,要的就是一個行事大氣。眉眼窄促成什麼樣?縱然私下各有心思,大面上須得記住是一家人。為幾匹料子爭個高下分明,不是大家之風。將來出門了,也徒惹別人家笑話。

數過桌邊的人數,心下一動,視線轉到屋角。果見六娘林若拙木愣愣的坐在一旁,眼神獃滯,不知在想什麼心事。心下頓時不喜。沒人喜歡呆傻木訥的孩子,特別是年紀大的人。林老太太心道,難怪老二說她晦氣,一張臉雖生的不錯,卻始終一身晦氣像。

(快捷鍵:←)書香貴女 第一章家庭 書香貴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書香貴女 第三章姐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書香貴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