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建築師 其他類型

超能建築師

第六百五十九章江邊偶遇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4日 08:39 [字數] 33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俗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胖子本來想翌日帶著桓夢回老家澎城看看父母,然後帶著父母去桓夢家族提親,可是,第二天一早胖子就接到省委辦公廳電話,要他立刻趕回南海,稱國家巡視組要召見他談話。

人在官場,身不由己。胖子只好無奈地對桓夢說抱歉了。誰知道桓夢一點也不以為意,她拿出了一張機票給胖子看。胖子吃驚地發現桓夢竟然早已預訂好了今日上午飛往美國的機票。

桓夢看著滿臉驚訝的胖子,有些小小得意地道:「胖子,其實我早已經預料到了今日的結局。催你去提親,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應。你的心意我已經明白了,婉兒昨天晚上還給我打電話,催我趕快去美國呢。今天你回南海,我就飛美國。我們不在一個機場,只能就此告別了1

胖子實在有些依依不捨,他情緒有些激動地上前擁抱住桓夢,反覆交代她道:「夢兒,在美國拍片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顧好自己,也照顧好婉兒。」

桓夢鄭重地點點頭,她也對胖子叮嚀道:「回南海后,一切事情都要不急不躁,沉住氣。」

在胖子、桓夢勞燕分飛,各自離開S市的時候。畢銳和楚寒正緊鑼密鼓部署排查「馬王爺」的下落,這個「馬王爺」是解開海沙市一些謎底的關鍵人物,只有找到他,一切的疑問才能迎刃而解。

楚寒與畢銳兩人分工,畢銳負責海沙市乃至整個南海省的排查工作。而楚寒則聽從了胖子的建議,帶一幫人前往g省查找「馬王爺」的下落。

話說楚寒帶著一大幫人到了g省后。自然先拜會了g省的同行,並在他們的大力支持下,在g省全省範圍內尋找「馬王爺」的下落,但是,「馬王爺」哪是這樣容易找到的。他們幾乎找遍了類似馬旺業、馬望夜的諧音人,可是沒有一個是真正的「馬王爺」。

楚寒在g省連續工作了多日,沒有一點的線索,實在鬱悶至極。這天傍晚。他獨自一個人來到江邊散心,想好好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楚寒望著滔滔的江水,心潮起伏,他想起這幾日的工作進展情況,禁不住有些心灰意懶,忍不住常常地嘆了一口氣。

楚寒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一番嘆氣。竟然引起了旁邊一個同樣欣賞江水晚霞風光女子的嚴重不滿。楚寒只聽到一個女子冷哼了一聲道:

「男子漢大丈夫,不思進取,只知道長吁短嘆,成何體統?」

楚寒扭過頭,循著聲音望去,只見一個身著粉裙。相貌精緻到極點的絕色女孩正滿臉不屑地看著他。

楚寒不怒反笑了,因為他感覺到眼前的女孩不僅漂亮,更有一種超然的氣質,正是他最為欣賞的女孩子類型。於是,他對女孩道:

「我嘆氣。只是因為心中鬱悶。不過現在看到你,就不會再嘆氣了。」

女孩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古怪。她問楚寒道:「我又治不好你的心病,你想嘆氣就繼續嘆好了,為何看到我就不會再嘆氣了?」

楚寒「嘿嘿」笑道:「姑娘,我實在沒有想到在這裡能遇到像你這般出色的美女。說實話,像你這樣氣質超然的女孩子,世間實在太少了1

女孩一點不為楚寒的誇獎所動,她冷冷地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少來這一套。我知道你們這些男人都是一肚子花花腸子,見到漂亮的女孩就想勾搭,沒有什麼好東西1

楚寒熱臉貼到了冷屁股,莫名其妙挨了女孩一頓輕斥,頓時變得有些尷尬。說實話,楚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這般和女孩搭訕,並且還是在女孩子主動說話的情況下。他實在鬧不明白眼下女孩子的心思,怎麼將所有的男人都說得這麼不堪,難道她受過什麼男人的欺騙嗎?於是,楚寒忍不住問女孩道:

「姑娘,你是不是遭遇感情挫折了,不然為什麼這樣說我們男人呢?」

女孩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通紅,她有些憤然道:「你才遇到感情挫折了呢!我從來沒有戀愛過,哪裡談得上感情挫折?」

楚寒看到女孩露出滿臉的嬌羞模樣,忍不住又「嘿嘿」笑了。他從警工作這麼多年,識人無數,自然一眼看出了這個女孩是個雛兒。故作兇悍,實際上天真稚嫩得很。

女孩看到楚寒發笑,知道他在嘲笑自己,更是不樂意了。她非常不高興地問楚寒道:「你笑什麼?有什麼可笑的?自己亂說話,還嘲笑別人,真是豈有此理1

楚寒連忙收起笑容,他實在不忍心逗這個小姑娘玩了,於是,便對她道:「姑娘,天馬上就要黑了,這裡的治安狀況並不是太好,你一個小姑娘獨自在江邊,別遇到什麼危險。如果你信得過我,我送你一下如何?」

這次輪到女孩發笑了,她上下打量了楚寒一下道:「我一個人跑了這麼多天,走了這麼多地方,凡是想打我主意的壞人都被我打趴下了!你是不是也想嘗嘗這種滋味?」

楚寒當然不會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還會打架,於是,他正色對女孩道:「姑娘,我是一名人民警察,可不是你想像當中的那些壞人。你的安全,也是我的職責所在。因此,今天我無論如何也要護送你回去。」

說罷,楚寒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證,交給了女孩去看。

女孩顯然對這種證件相當陌生,她凝視著楚寒問道:「我看到的警察都穿著制服,怎麼你卻身著便裝呢?」

楚寒耐心給女孩解釋道:「我是負責案件偵破的,不具體平常執勤,一般情況下都是便衣為主。」

女孩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她略微沉思了一下,問楚寒道:「警察先生,我聽人常說,有困難找人民警察。不知道你能不能解決一下我的困難問題啊?」

楚寒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下來道:「姑娘,你有困難儘管開口,只要我能做到的,絕對義不容辭1

女孩這下對楚寒有點讚賞了,她微微點點頭,道:「你這番樣子還像個男子漢!其實我的困難很難以啟齒的,我想你借點錢給我,我身上的現金實在不多了,我又不想變賣自己的首飾。等我找到我們家小姐或者胖子,肯定連本帶息都歸還於你1

楚寒二話沒說,就掏出了自己的錢包,將裡面整整數千元錢全部給了女孩,然後問她道:

「你要找的胖子是不是南海省海沙市的市長陳飛?」

女孩搖搖頭道:「我只是聽他說好像在g省一家什麼國企當老總,具體哪個單位我記不清了。我主要是出來找我們家小姐的,她的電話總是不開機,我覺得她應當和胖子在一起,可是好幾天我也沒有打聽到胖子的下落,結果隨身剩下的千把塊錢卻眼看花光了。」

楚寒掏出了自己的警務通手機,直接上警察內部網路,將胖子的身份證圖片。調了出來,拿給女孩看,問她道:

「姑娘,你要找的胖子是這個人嗎?」

這下女孩微微吃了一驚,她沒有想到眼前的警察能從自己的手機中調出胖子的照片及身份證信息,她當然一眼就認出了胖子,於是,連連點頭道:

「我要找的胖子就是他,胖子可大方了,你借我的錢他會加倍還你的1

楚寒於是便問女孩道:「你們家小姐是不是叫桓夢,長得就像仙女似的?」

女孩再次點頭,驚喜地問楚寒道:「你見過我們家小姐?太好了!你快告訴我,她在哪兒,我立刻就去找她。」

楚寒問女孩道:「你能提供桓夢小姐的身份證信息嗎?如果你能準確無誤地告訴我,我用警務通手機或許就能調出她的下落。」

這個女孩不是別人,當然是桓夢那個情同姐妹的丫環春痕了。她比桓夢預測的早出來了幾天,本來她是打算北方的冬季過去,春天到來時再出來找桓夢的,可是家族裡的大長老突患重病,其他人皆束手無策,就是連桓夢的母親,「天醫世家」的聖女夢罄親自出手,也只是令其病情好轉了一下,但仍然沒有完全治好他的重玻

桓泰多次撥打桓夢留下的聯繫電話,可是或許是桓夢不習慣帶這些東西,她的手機一直就處於關機狀態。所以,他只有派春痕出來,找桓夢出手了。

春痕出來后,她估計桓夢肯定會在胖子的身邊,所以直接就乘飛機來到了g省,她不懂買什麼樣的機票打折,結果僅機票錢就花掉了她的大部分錢款,如果不是遇到楚寒,她再找不到胖子或者桓夢,估計就要流浪街頭了。

楚寒根據春痕提供的桓夢身份證信息,很快調出來桓夢的行蹤情況。他告訴春痕道:「姑娘,桓夢小姐前幾天住在S市一家五星級賓館,不過今天上午的航班他飛往美國了。」

春痕一聽桓夢竟然去美國了,驟然一驚,她頓時臉上露出了焦急之色。便連忙問楚寒道:

「胖子沒有走遠吧?」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超能建築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