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建築師 其他類型

超能建築師

第二百七十章胖子威武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2日 10:16 [字數] 352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胖子又遭遇調查的事情傳到了席貴那裡,席貴感覺胖子確實不適合在體制內混,總是莫名其妙遭遇這種事情。於是,席貴早晨一上班便跑到胖子辦公室安慰胖子,同時想再度拉攏胖子一下。

胖子上班一大早就看到了席貴,自然很是高興,忙問他和葉蕊的進展程度。席貴看到胖子好像一點也不在意被調查似的,這時候還想著自己和葉蕊事,實在有些無語了。他沒好氣地對胖子道:

「我們當然都是很好,只是你這傢伙總是弄出點麻煩出來,現在怎麼又被人告狀了啊?」

胖子顯得很是無奈地笑了笑,對席貴道:「別人告,組織查,這種事我都司空見慣了。現在的感覺是無所謂,大不了老子不幹了1

席貴添油加醋道:「你早就該不幹了!當初如果你直接到宏飛公司,自己是大股東、是老闆,誰還敢叨嘮你?你現成的好日子不會享受,跑到這樣一個快倒閉的國企來不說。你看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讓企業走上正軌,現在馬上可以扭虧為盈了,可是又能怎樣呢?人家不看你的這些成績,倒是總盯住你的弱點,稍有不慎,就會查你。如果你真的有把柄被人家抓住,說不定牢獄之災都會有的1

「危言聳聽了吧?我不貪污,不受賄,別人又能奈我如何?」胖子不屑道。

「可你是公司的老總,你不貪污、受賄。但是你能保證你的下屬不貪污、受賄嗎?你肯定保證不了,你的下屬出了問題。你也要承擔領導責任。最後,不是被開,就是弄個處分什麼的,你也不太光榮。胖子,我建議你還是到我們集團公司來吧,唐總肯定會給你最大的自由空間,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你肯定能走得更遠。」

胖子連連搖頭,對席貴道:「要去我早就去了,我有我的目標、打算。在國企里干,也是想鍛煉一下自己1

席貴正要進一步給胖子上眼藥膏,這時候葉蕊敲門進來了。

葉蕊沒有想到席貴竟然在胖子的辦公室,驟然見到他,臉色不由微紅了一下。看到胖子眼光瞅著她和席貴倆人一個勁地壞笑。葉蕊更不好意思了。她悄聲問席貴道:

「你這麼跑這裡來了?」

還沒等席貴回答,胖子就搶話對葉蕊挪揄道:「你男朋友今天是專程來拉我走人的,我正在考慮是不是跟他一走了之呢,正好你給點參考意見。」

葉蕊有些驚訝地問席貴道:「真的嗎?你想拉攏陳總跳槽?」

席貴輕輕點點頭,道:「我看他幹得太窩心了,只是提個建議1

「你哪能挖鼎立的牆角呢?陳總是我們集團的主心骨。他要是走了,鼎立集團肯定又要重蹈覆轍,回到老路上去。這樣的話,我們鼎立集團的上萬名員工又要倒霉了,你可不能這樣自私。」葉蕊似乎有些著急了。

席貴看到葉蕊的模樣笑了。他道:「胖子哪裡捨得離開這個位置,剛剛他已經明確拒絕過我了。他見到你來。存心想拿我們倆開涮呢1

葉蕊氣惱地白了胖子一眼,正要搶白胖子幾句,胖子辦公室的電話這時候響了。胖子看來電顯示不太熟悉,但是他還是拿起了電話聽筒。

胖子沒有想到,這電話竟然是省政府辦公廳朱龍和省長的秘書打來的。他通知胖子,立即到省長朱龍和辦公室,朱龍和省長要和他談話。

省長親自談話?胖子心裡免不了有點吃驚,這都是什麼事啊,還要由一把省長親自給自己談?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其實,胖子這種事由省紀委一個副書記出面談談話就可以了,別說是省長,就是副省長找胖子談都有些過了。之所以朱龍和省長要親自給胖子談,是因為朱龍和自始至終還沒有和胖子正面接觸過,他一直對胖子這個人好奇而惱恨。胖子的所作所為無形之中損害了朱龍和的很多利益,打亂了朱龍和的很多部署,尤其是胖子的「仙湖麗景」項目,更是讓其已經吃到肚裡的肉吐了出來。朱龍和實在看不明白,胖子到底是怎樣未卜先知的?他竟能用一種表面看似吃虧的手段,偷梁換柱,把港華、正太集團的土地都置換了過去,如此巨大的手筆,他在別人尚都懵懂中輕描淡寫地完成了。如果現在知道那邊土地情況發生變化,在回頭去看胖子當初的魄力,沒有人不敢不豎大拇指。

朱龍和得知了省紀委的初步調查結果后,便給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彭國平主動打電話過來,主動請纓找胖子談話。表面上朱龍和冠冕堂皇地講,是對一個年輕的幹部負責,親自要問清事實。實際上朱龍和是想藉機好好教訓一下胖子,落井下石,狠狠打擊一下胖子一直順水順風的氣勢。

既然是省長大人親自相召,胖子也不敢怠慢,連忙和席貴、葉蕊倆人告辭,急匆匆地趕到了省政府朱龍和生長的辦公室。

胖子還是第一次真正直接面對朱龍和,他過去在報紙、電視上看到的朱龍和和現實中的形象還是存在較大的差距。胖子感覺現實中的朱龍和過於乾瘦了,尤其是朱龍和尖嘴猴腮的模樣更讓胖子不喜歡。胖子始終認為「尖嘴猴腮,一肚子邪歪。」,凡是尖嘴猴腮之人,沒有幾個不是陰謀家的。

朱龍和當然也不喜歡胖子的形象,他們倆的形象反差較大,好像天生的剋星一般。

陪同朱龍和一道和胖子談話的有省紀委副書記田固天,省政府的一個副秘書長還有朱龍和的秘書。胖子進門時,他們全部都已經正襟危坐在那兒了。

朱龍和沒有頭主動和胖子握手,胖子看見朱龍和這個態度,也沒有主動上前自找難看,而是進門后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他們幾個人對面的沙發上。

朱龍和微微緊蹙了一下眉頭,冷冷地嘲諷道:「你就是陳飛同志,果然有些年輕氣盛啊1

胖子報之以微微一笑道:「幸會朱省長,第一次近距離接觸省電視台、省報新聞的明星,和這麼大的領導幹部談話,陳某實在三生有幸1

朱龍和當然也聽出了胖子口吻中的諷刺意味,氣得差點拍案而起。田固天、省政府的副秘書長、朱龍和的秘書看到一見面,胖子就敢和朱龍和對掐,都震驚異常。

朱龍和乾脆直截了當問胖子道:「陳飛同志,前段時間你是不是有半個多月的時間脫落工作崗位?」

胖子平靜點頭稱:「是。」,他惜字如金,沒有多說一個字。

「你外出不上班向省里的有關領導請假沒有?」朱龍和問道。

「沒有1這次胖子多說了一個字。

「那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經犯了嚴重的錯誤?」朱龍和緊逼問道。

「不知道1胖子回答的乾脆,又多說了一個字。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到如今連自己的錯誤都沒有正確的認識,看來你真的是無可救藥了1

「我沒有病,幹嗎要葯救?」胖子故意裝憨賣傻問朱龍和。

朱龍和被胖子如此態度氣得喘粗氣了,他下令給省紀委副書記田固天道:

「固天,你把《國家公務員法》第第八十三條第五款給陳飛同志讀一下,先給他普及點法律知識。」

田固天馬上鄭重其事地宣讀到:「《國家公務員法》第八十三條公務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予以辭退:曠工或者因公外出、請假期滿無正當理由逾期不歸連續超過十五天,或者一年內累計超過三十天的。」

胖子聽完田固天宣布完畢,非常平淡地說道:「這個不適用我。其一,我不是國家公務員。《國家公務員法》第二條明確規定,本法所稱公務員,是指依法履行公職、納入國家行政編製、由國家財政負擔工資福利的工作人員。我是國家企業幹部,工資待遇全部由企業自己發放,沒有花過財政一分錢,因此不在此列。其二,即使國家對國企幹部也有相關類似規定,我雖然出去了沒有請假,但誰說我構成曠工了,我另有公務,只是不便想你們說而已。」

胖子所言讓在場的人都有些發愣,朱龍和先是聽胖子說其一,覺得自己適用《國家公務員法》找胖子麻煩有些失招,胖子這小子扮豬吃老虎,竟然連法律條文肚裡都記得這樣熟。可是聽到胖子說道其二時,他終於忍不住氣得拍案而起了。

只見朱龍和憤然在面前的茶几上重重地「啪」地重重一拍,厲聲斥責胖子道:

「歪攪胡纏,一派胡言!你不僅連續曠工15天以上,而且還偷偷跑到了國外,事實俱在,還要狡辯,成何體統?另有公務?難道你還能有連我這個省長都不能知道的公務?」

胖子看見朱龍和突然發怒,冷冷地站起身來,眼睛里閃著寒光看著朱龍和道:「我就是有你這個省長不配知道的公務。我不會向你解釋的,因為你無權知道。我會向貝書記說明的!對不起,我還有事,不奉陪了1說完便抽身推門而去。

朱龍和被胖子搶白的一時無言,他從來沒有在下屬面前吃過這樣的癟,竟然發獃了。

田固天、省政府的副秘書長和朱龍和的秘書也,竟然沒有一個人上去去阻攔胖子。

田固天轉過神來,不禁對胖子佩服的真是有些五體投地了,這麼大的領導他不僅敢如此不鳥,還敢公然頂撞加挖苦諷刺,真是厲害!忍不住在心裡頭暗暗呼道:

「胖子威武1

胖子又遭遇調查的事情傳到了席貴那裡,席貴感覺胖子確實不適合在體制內混,總是莫名其妙遭遇這種事情。於是,席貴早晨一上班便跑到胖子辦公室安慰胖子,同時想再度拉攏胖子一下。

胖子上班一大早就看到了席貴,自然很是高興,忙問他和葉蕊的進展程度。席貴看到胖子好像一點也不在意被調查似的,這時候還想著自己和葉蕊事,實在有些無語了。他沒好氣地對胖子道:

「我們當然都是很好,只是你這傢伙總是弄出點麻煩出來,現在怎麼又被人告狀了啊?」

胖子顯得很是無奈地笑了笑,對席貴道:「別人告,組織查,這種事我都司空見慣了。現在的感覺是無所謂,大不了老子不幹了1

席貴添油加醋道:「你早就該不幹了!當初如果你直接到宏飛公司,自己是大股東、是老闆,誰還敢叨嘮你?你現成的好日子不會享受,跑到這樣一個快倒閉的國企來不說。你看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讓企業走上正軌,現在馬上可以扭虧為盈了,可是又能怎樣呢?人家不看你的這些成績,倒是總盯住你的弱點,稍有不慎,就會查你。如果你真的有把柄被人家抓住,說不定牢獄之災都會有的1

「危言聳聽了吧?我不貪污,不受賄,別人又能奈我如何?」胖子不屑道。

「可你是公司的老總,你不貪污、受賄。但是你能保證你的下屬不貪污、受賄嗎?你肯定保證不了,你的下屬出了問題。你也要承擔領導責任。最後,不是被開,就是弄個處分什麼的,你也不太光榮。胖子,我建議你還是到我們集團公司來吧,唐總肯定會給你最大的自由空間,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你肯定能走得更遠。」

胖子連連搖頭,對席貴道:「要去我早就去了,我有我的目標、打算。在國企里干,也是想鍛煉一下自己1

席貴正要進一步給胖子上眼藥膏,這時候葉蕊敲門進來了。

葉蕊沒有想到席貴竟然在胖子的辦公室,驟然見到他,臉色不由微紅了一下。看到胖子眼光瞅著她和席貴倆人一個勁地壞笑。葉蕊更不好意思了。她悄聲問席貴道:

「你這麼跑這裡來了?」

還沒等席貴回答,胖子就搶話對葉蕊挪揄道:「你男朋友今天是專程來拉我走人的,我正在考慮是不是跟他一走了之呢,正好你給點參考意見。」

葉蕊有些驚訝地問席貴道:「真的嗎?你想拉攏陳總跳槽?」

席貴輕輕點點頭,道:「我看他幹得太窩心了,只是提個建議1

「你哪能挖鼎立的牆角呢?陳總是我們集團的主心骨。他要是走了,鼎立集團肯定又要重蹈覆轍,回到老路上去。這樣的話,我們鼎立集團的上萬名員工又要倒霉了,你可不能這樣自私。」葉蕊似乎有些著急了。

席貴看到葉蕊的模樣笑了。他道:「胖子哪裡捨得離開這個位置,剛剛他已經明確拒絕過我了。他見到你來。存心想拿我們倆開涮呢1

葉蕊氣惱地白了胖子一眼,正要搶白胖子幾句,胖子辦公室的電話這時候響了。胖子看來電顯示不太熟悉,但是他還是拿起了電話聽筒。

胖子沒有想到,這電話竟然是省政府辦公廳朱龍和省長的秘書打來的。他通知胖子,立即到省長朱龍和辦公室,朱龍和省長要和他談話。

省長親自談話?胖子心裡免不了有點吃驚,這都是什麼事啊,還要由一把省長親自給自己談?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其實,胖子這種事由省紀委一個副書記出面談談話就可以了,別說是省長,就是副省長找胖子談都有些過了。之所以朱龍和省長要親自給胖子談,是因為朱龍和自始至終還沒有和胖子正面接觸過,他一直對胖子這個人好奇而惱恨。胖子的所作所為無形之中損害了朱龍和的很多利益,打亂了朱龍和的很多部署,尤其是胖子的「仙湖麗景」項目,更是讓其已經吃到肚裡的肉吐了出來。朱龍和實在看不明白,胖子到底是怎樣未卜先知的?他竟能用一種表面看似吃虧的手段,偷梁換柱,把港華、正太集團的土地都置換了過去,如此巨大的手筆,他在別人尚都懵懂中輕描淡寫地完成了。如果現在知道那邊土地情況發生變化,在回頭去看胖子當初的魄力,沒有人不敢不豎大拇指。

朱龍和得知了省紀委的初步調查結果后,便給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彭國平主動打電話過來,主動請纓找胖子談話。表面上朱龍和冠冕堂皇地講,是對一個年輕的幹部負責,親自要問清事實。實際上朱龍和是想藉機好好教訓一下胖子,落井下石,狠狠打擊一下胖子一直順水順風的氣勢。

既然是省長大人親自相召,胖子也不敢怠慢,連忙和席貴、葉蕊倆人告辭,急匆匆地趕到了省政府朱龍和生長的辦公室。

胖子還是第一次真正直接面對朱龍和,他過去在報紙、電視上看到的朱龍和和現實中的形象還是存在較大的差距。胖子感覺現實中的朱龍和過於乾瘦了,尤其是朱龍和尖嘴猴腮的模樣更讓胖子不喜歡。胖子始終認為「尖嘴猴腮,一肚子邪歪。」,凡是尖嘴猴腮之人,沒有幾個不是陰謀家的。

朱龍和當然也不喜歡胖子的形象,他們倆的形象反差較大,好像天生的剋星一般。

陪同朱龍和一道和胖子談話的有省紀委副書記田固天,省政府的一個副秘書長還有朱龍和的秘書。胖子進門時,他們全部都已經正襟危坐在那兒了。

朱龍和沒有頭主動和胖子握手,胖子看見朱龍和這個態度,也沒有主動上前自找難看,而是進門后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他們幾個人對面的沙發上。

朱龍和微微緊蹙了一下眉頭,冷冷地嘲諷道:「你就是陳飛同志,果然有些年輕氣盛啊1

胖子報之以微微一笑道:「幸會朱省長,第一次近距離接觸省電視台、省報新聞的明星,和這麼大的領導幹部談話,陳某實在三生有幸1

朱龍和當然也聽出了胖子口吻中的諷刺意味,氣得差點拍案而起。田固天、省政府的副秘書長、朱龍和的秘書看到一見面,胖子就敢和朱龍和對掐,都震驚異常。

朱龍和乾脆直截了當問胖子道:「陳飛同志,前段時間你是不是有半個多月的時間脫落工作崗位?」

胖子平靜點頭稱:「是。」,他惜字如金,沒有多說一個字。

「你外出不上班向省里的有關領導請假沒有?」朱龍和問道。

「沒有1這次胖子多說了一個字。

「那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經犯了嚴重的錯誤?」朱龍和緊逼問道。

「不知道1胖子回答的乾脆,又多說了一個字。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到如今連自己的錯誤都沒有正確的認識,看來你真的是無可救藥了1

「我沒有病,幹嗎要葯救?」胖子故意裝憨賣傻問朱龍和。

朱龍和被胖子如此態度氣得喘粗氣了,他下令給省紀委副書記田固天道:

「固天,你把《國家公務員法》第第八十三條第五款給陳飛同志讀一下,先給他普及點法律知識。」

田固天馬上鄭重其事地宣讀到:「《國家公務員法》第八十三條公務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予以辭退:曠工或者因公外出、請假期滿無正當理由逾期不歸連續超過十五天,或者一年內累計超過三十天的。」

胖子聽完田固天宣布完畢,非常平淡地說道:「這個不適用我。其一,我不是國家公務員。《國家公務員法》第二條明確規定,本法所稱公務員,是指依法履行公職、納入國家行政編製、由國家財政負擔工資福利的工作人員。我是國家企業幹部,工資待遇全部由企業自己發放,沒有花過財政一分錢,因此不在此列。其二,即使國家對國企幹部也有相關類似規定,我雖然出去了沒有請假,但誰說我構成曠工了,我另有公務,只是不便想你們說而已。」

胖子所言讓在場的人都有些發愣,朱龍和先是聽胖子說其一,覺得自己適用《國家公務員法》找胖子麻煩有些失招,胖子這小子扮豬吃老虎,竟然連法律條文肚裡都記得這樣熟。可是聽到胖子說道其二時,他終於忍不住氣得拍案而起了。

只見朱龍和憤然在面前的茶几上重重地「啪」地重重一拍,厲聲斥責胖子道:

「歪攪胡纏,一派胡言!你不僅連續曠工15天以上,而且還偷偷跑到了國外,事實俱在,還要狡辯,成何體統?另有公務?難道你還能有連我這個省長都不能知道的公務?」

胖子看見朱龍和突然發怒,冷冷地站起身來,眼睛里閃著寒光看著朱龍和道:「我就是有你這個省長不配知道的公務。我不會向你解釋的,因為你無權知道。我會向貝書記說明的!對不起,我還有事,不奉陪了1說完便抽身推門而去。

朱龍和被胖子搶白的一時無言,他從來沒有在下屬面前吃過這樣的癟,竟然發獃了。

田固天、省政府的副秘書長和朱龍和的秘書也,竟然沒有一個人上去去阻攔胖子。

田固天轉過神來,不禁對胖子佩服的真是有些五體投地了,這麼大的領導他不僅敢如此不鳥,還敢公然頂撞加挖苦諷刺,真是厲害!忍不住在心裡頭暗暗呼道:

「胖子威武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超能建築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