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建築師 其他類型

超能建築師

第二百四十二章佛塔文考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5日 07:53 [字數] 36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高僧對胖子發出的疑問很是理解,他微閉起睿智的雙眼,問胖子道:

「施主可否知道自己目前的所在?」

胖子連忙答道:「似乎在一佛塔之中。」

高僧臉上古波不驚,聽到胖子的回答,他微閉的雙眼僅睜了一下,便用充滿滄桑的口吻對胖子道:

「兩千多年前,此處為一佛門神廟,此塔也是專門為安放佛祖舍利而建。想當年,這裡香火旺盛,每日前來禮佛之人絡繹不絕。誰曾想,一場強烈地震,山崩地裂,這裡所有的房屋瞬間夷為平地,地覆天翻,眠於地下,神廟也被崩碎的山體壓到了下面。我佛慈悲,當時神廟裡的高僧們危急時刻,聯手施展出大悲神功,硬是用肉身護住了這安放佛祖舍利的神塔。儘管為此神廟的多數高僧捨生取義,但神塔卻完好保護下,有幾個祖師也有幸生存。兩千多年的歲月變遷,滄海桑田,這裡原本的城邑已經被森林覆蓋。在大震之後,倖存的幾個祖師,硬是施展神功,開闢出了神塔通往外界的洞口,就是你來時經過的所在。從此,為守護神塔,便從幾個師祖一脈相傳下來,一直傳到我和幾個師兄弟這兒。我們和所有的先輩都是佛塔的守護僧,一直未曾出世。」

「那佛塔考驗是怎麼回事?」胖子疑問道。

高僧聲色淡然,沒有立即回答胖子所問。他旁邊的小僧人似乎顯得有些緊張,但他嘴唇緊閉,不敢發出任何聲響,他肩頭的小松鼠也噤若寒蟬。

胖子正疑惑間,只見高僧剛剛微閉的雙眼已經睜開,他雙目精光閃爍,對胖子道:

「祖師相傳,佛塔之中特設文武兩個考核,若有緣之人有朝一日蒞臨,通過考核。再經過佛塔佛意的最後考驗,便可得到佛門至上神功大悲功之傳承,我們這些守護僧也就完成了使命,就此入世修行。可惜已經兩千多年了,還沒有一個有緣之人1

「那『優曇婆羅花』我怎麼找到呢?」胖子對獲得什麼所謂大悲功的傳承興趣不大。他最關心的是拿到「優曇婆羅花」去救人。

高僧神秘莫測道:「施主少安毋躁。一切隨緣。不知施主可否願意去接受考核、考驗?」

胖子正躊躇間,腦海之中電子書女孩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聽她道:

「主人,快些答應下來。我這裡有記載。大悲神功真是佛祖所創,不過早已失傳。這可是逆天神功,修成后,可以看生死、斷吉凶,瞬間超度惡靈。也可治病救人,此機會可遇而不可求。我看這高僧之所以能看穿你的來意,多半與修鍊了大悲神功有些關係。」

胖子聽到電子書女孩如是說,哪裡還敢怠慢,馬上對高僧道:「我願意去接受考核考驗1

高僧聽到胖子的回答,臉上並沒有露出特別的驚喜,他反而露出的是一絲傷感,看他表情,似乎已經預感到了什麼!

高僧對旁邊的小僧人示意一下。自己就轉身而去,離去時,他甚至看都沒看胖子一眼。胖子不知道神塔里的情況,自然不知道高僧去了何處。

小僧人移步到了胖子近前,用依然清脆的童聲對胖子道:「施主。請跟我來1

胖子跟在小僧人後面,只見小僧人出了頂層,進入一洞中,繼續往下行走。接著又重新進入到了塔內。胖子感覺應當是到了佛塔的中部,但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層。因為整個佛塔是被淹埋住的,這佛塔具體有多少層胖子看不出來,而且佛塔內部各層之間似乎是不相通的,只能從外部進入。胖子也搞不明白,到底自己身在佛塔第幾層。

這層佛塔內,一個滿臉白須,慈眉善目的老僧已經早早端坐在那裡。這白須老僧看到胖子,面含微笑,一臉的慈祥。他指著自己面前的一個蒲團招呼胖子,同樣用英語道:

「施主,請坐。」

胖子也不客氣,徑奔蒲團之上坐了下來。

白須老僧問胖子道:「施主對佛教的有關知識可否知曉?」

胖子雖然基本上算是一無所知,但是他有電子書女孩時刻溝通,別說佛教的知識,就是佛門深奧的經書,他也能背出來。只要電子書女孩把經書顯示在他的腦海,照本宣科念一番還不容易。於是,胖子厚著臉皮答道:「略知一二。」

白須老僧問道:「施主可知道佛祖的誕生之地?」

「是古印度的迦毗羅衛國,現在是尼泊爾的藍毗尼。」電子書女孩迅即給出答案,胖子隨口說出。

白須老僧點點頭,很是讚許。因為胖子給出的答案很全面,很多人只知道尼泊爾的藍毗尼,並不知曉這裡原來是古印度的迦毗羅衛國。

白須老僧繼續問道:「佛祖釋迦牟尼在一棵菩提樹下冥思苦想,以發誓『不獲佛道,不起此座』,終於大徹大悟,領悟到解脫生死之道,入道成佛。施主可知道此時佛祖的歲數?」

「35歲。」胖子脫口而出,這種問題對他隨身的電子書女孩太小兒科了。

白須老僧話鋒一轉,問胖子道:「佛祖言,『一切法皆是佛法』,你是怎樣理解的?」

胖子微微愣了一下,這問題他從未思考過,本來他想說些自己的想法,誰知道電子書女孩已經給出了參考答案,於是,胖子接著照本宣科道:

「一切事物雖因緣所生,虛妄不實,但自性能顯萬法,一切事物又不離自性而有,只要不執,則當相即道,全性即相,一切事物都是佛法了。」

白須老僧有些驚異地望著胖子,他沒有想到胖子竟然能對答如流。於是,他將問題逐步加深,問了胖子很多極其深奧的佛教知識,可是不管他怎樣問,胖子給出的答案都是絕對標準的答案,白須老僧找不出任何瑕疵。白須老僧哪裡肯甘心,便依次問了胖子什麼是五乘佛法、「三法穎、「「不二法門」?什麼叫有為法,無為法?什麼叫生滅法、不生滅法?怎樣理解一法即一切法,一切法即一法?什麼是萬法歸一、一為萬法?等等諸多的問題。這些,對於胖子來說當然都不是問題,胖子的答案都是脫口而出。

白須老者看自己所提問題根本難不住胖子,於是,他直接拿起了手頭邊的佛門經書《大般涅槃經》。問起經書里的內容了。《大般涅槃經》早在南北朝時期就傳譯到了中國。電子女孩的儲存里,不僅有梵文原本,甚至有幾十個國家語言翻譯的版本。所以,儘管白須老僧提問的相當仔細。可是如何能難住胖子,胖子甚至根據他的要求,背誦了一段艱難晦澀的原文,白須老僧忍不住站起來了。

他眼睛緊緊盯著胖子問道:「剛才師兄講,施主平時從不禮佛、不念經。為何這經書這般熟悉?」

胖子鎮定自若,故作深沉地答道:「不禮佛不一定不懂佛,不念經不一定不知經。」

白須老僧聽胖子回答的有些道理,深含佛門哲理,便又重新坐下,沉思了半響,他終於找到了難住胖子的法門。他手頭正好有一卷梵文《大藏經》原卷,但早已殘缺不全,內容所留不足三分之一。他決定用此為難一下胖子,心道,眼前這個東方小夥子總不至於連這卷經書也知道吧?於是他問胖子道:「我手裡有一卷經書,是用梵文所著,我說一句你能對出下句嗎?」

胖子很有自信地點點頭。口中卻仍是非常謙順地答道:「我試試吧,畢竟我所讀經書不是太多1

白須老僧於是拿起手頭的這卷梵文《大藏經》,念了一段。胖子和隨身的電子書女孩都不知道白須老僧手裡的經書是殘缺孤本,而且當世不僅已無完本。而且這殘本也是僅有。但電子書女卻正好儲存有後世科學家在古墓里發現掃描下來的原始完本。這完本是在中國最西部一個無名高僧的墓穴中發現的,原本也是沒保留下來風化了。但內容全部陰差陽錯地儲存到了電子書女孩的體內。

於是,白須老僧念一段,胖子就背下一段。初始,白須老者讓胖子背的都是他手裡殘缺本中保留下來的內容,他挑了好幾段,胖子往下接的內容一字不錯,而且胖子口中所念梵文,開始有些磕巴,往後越來越流暢,發音也變得相當準確。

白須老僧當然看不出胖子是現學現賣,他對胖子這不斷提升的語言能力,很是驚詫。表面上,白須老僧仍是不動聲色。看如此已經難不住胖子,於是,白須老者竟然挑經文中缺失的部分開始考核胖子,他知道自己手中經書是當世孤本,而且殘缺,他未曾想胖子竟然答出經中內容,好奇心使然,白須老僧便有意難為起胖子來,他當然認為胖子必被考住無疑,經文內容早已殘缺,而且歷經多年,他相信當世再無人知曉了。

胖子不疑有他,仍然一句句往下背經文,白須老僧臉上露出了驚詫表情,他修佛多年,自然聽出胖子所背經文的真假。白須老僧此時也不接話了,就一味要求胖子背誦下去。只要胖子稍微停頓,他就敦促繼續往下背。當胖子整整花費了1個多小時的時間,幾乎將整卷經書背完。這時,胖子看到白須老者雙目中竟然包含熱淚,他非常激動地站起身來,對胖子道:

「謝謝施主剛剛完整傳授經文,彌補了我佛門千餘年的遺憾。現在我宣布,你的文考通過了,你接著往下去武考吧,還請施主小心。」

白須老僧話音剛落,那小僧人帶著小松鼠又進來了。此刻,胖子發現小松鼠已經被小僧人抱在懷中,它見到胖子竟然有意呲了一下牙,似乎很得意地給胖子打招呼。

胖子沒再多言,他深深地向白須老僧鞠了個躬,就跟著小僧人走了。他沒有主動提及給白須老僧留經文之事,因為他相信,自己將經書背了一遍,白須老僧這等世外高人,肯定已經全部在心中記下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超能建築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