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370章 卍解

[更新時間]2017年10月01日 21:37 [字數] 50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倒計時結束,屏障隨之消失。

跡部的蛾子手段……也就來了。

他自然也知道,和眼前這兩人打常規是沒有勝算的,所以他在一開始就毫不猶豫地用了絕招。

「諸天六界,盡索琉璃……須彌霜魁1

當跡部念出「解放語」之時,他手中的wq——一把純白色的巨型摺扇,登時迸發出了驚人的能量。

那一剎,一股凜冽的寒氣由他為中心急速擴散開,一息之間便已籠罩了方圓數里之地。

見狀,鴻鵠也是神色一變,他一邊拉弓射箭、一邊念道:「這莫非是……斬魄刀?」

話音落,一道用於試探的光矢已然射出,並精準地飛向了躲在跡部側後方的黑白灰。

沒想到……他這一箭,剛飛出五米不到,就在半空消失了;看那光矢化散的樣子,儼然是被某種其他的能量給消解掉的。

「哦?竟然連這種事都能辦到嗎?」鴻鵠的確是有點意外,因為根據他所掌握的情報,無論是在能量強度上、還是在運用能量的技巧上……跡部都還沒有達到「能製造護身氣牆或者領域」的水平。

「喂喂……別發愣礙…」就在鴻鵠思索之際,他身旁的廢柴叔突然伸手扥住了他的肩膀,說話之間就拽著他朝後方跳了起來。

「嗯?」兩秒后,已然身在半空的鴻鵠才後知後覺的、驚愕的發現……在離地時,自己的雙腳腳踝以下的部分已裹上了一層冰霜。

「現在的跡部可不是你能走神的對手礙…」別看廢柴叔常年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在這種時刻,他的反應速度就是比鴻鵠要快上一線,「像剛才的情況……再有第二次,我可就未必來得及救你了。」

「礙…抱歉。」鴻鵠這會兒也擺出了一臉凝重之色,「不會有下次了……」

說時,他已運起靈能,聚於足部,順勢將雙腳一碰,震碎了那層冰霜。

與此同時,留在的地面二人……也已展開了下一步的行動。

這幾秒之間,跡部在自己身前數米之處憑空造出了一塊厚三厘米、長和寬皆逾兩米的、立著的「冰板」。

而黑白灰,不知何時已召喚出了一個身著十六世紀歐式紅色連衣裙、臉色蒼白、七竅滲血的詭異婦人……看外觀就能猜到,這個召喚物並不擅長「戰鬥」,但具備著某種「特殊能力」。

「鴻鵠鴻鵠鴻鵠1忽然,黑白灰用極快的語速將鴻鵠的名字念了三遍。

當那最後一個「鵠」字出口之時,遠在天邊的鴻鵠……竟是被動地瞬間移動到了跡部所造的那塊冰板前方。

「什……」這回,鴻鵠可就不是「驚」而已了,用「嚇個半死」來形容都不為過……其嘴裡剛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一股徹骨的寒意便與恐懼一同襲遍了他的全身。待他冷靜下來、低頭觀察時,那充當「鏡面」的冰板已經分解、重組,並將其身體給冰封住了。

「中1下一秒,跡部的喝聲到來,而他手上那巨扇的「扇鋒」……也如一道閃電形的怪刃,對準鴻鵠的頸側斜著劈了下去。

這一輪連續的施為,奇絕突兀,著實讓鴻鵠措手不及。

首先,跡部開啟了自己那「高成本」的魂意,以獻祭自己手上的主力兵器為代價,喚出自身靈能wq的卍解形態——。

在這種狀態下,跡部的靈壓會暴增到一個連「醉生夢死」那個級別的高手都難以企及的強度;結合的冰霜特效,他便可以自由地操控周圍的彌散的寒氣,在極短的時間內凍住附近的任何目標、甚至是凍結空氣。

另外,黑白灰所召出的「替身」——,也是一手奇招。

以替身的能力值而言,的「六圍」根本上不了檯面,但是,它卻有一個堪稱因果律技能的特效……也正是這個特效,將鴻鵠推到了眼前這絕死之境。

「切……」就連遠處的廢柴叔,在那一秒,也只能暗啐一聲,心想著……「鴻鵠這下怕是沒救了。」

然!

鴻鵠本人,卻仍未放棄……縱是絕死,他亦要死中求生。

——

在那電光火石之瞬,只聽得一陣堅冰疾裂之響,當跡部的攻擊斬下時……掃到的,竟只是碎裂紛落的冰屑。

「哪裡跑1跡部雖是一擊落空,但他並沒有失去目標,他很清楚鴻鵠做了什麼、逃向哪裡……所以他當即輕喝一聲,趁勢追擊。

「我可沒打算跑……」鴻鵠回這話時,身形已閃至黑白灰的側方。

這一刻,他手裡拿的並不是光弓,而是一把短平的光刃;至於他要做的事情,也是一目了然……反正已經用出了這種帶自殘性質的招數,乾脆就用命去拼了吧……

「該死……」跡部看到鴻鵠的動向後,心中立刻道了聲糟,因為他大致上已經確定……隊友要掛了。

開啟了的鴻鵠,其身體已全部交由靈子構成的「線」來拉扯控制,宛若一個被強行扯動的木偶……這不僅讓他在速度和力量上獲得了很大的提升,還可以讓他做出一些正常發力不可能做出的動作。

方才,正是在這一技能的幫助下,鴻鵠才掙脫了身上的冰縛、並躲過了跡部那勢在必殺的一斬。

當然了,這種「把自己當木偶扯著打」的手段,是要付出代價的……

因為把身體徹底交給靈子控制,所以本體將持續處於全身脫力的狀態;在這種前提下,鴻鵠那些違背人體運動規律、既快又強的動作,很容易就會弄斷自己的骨骼、撕裂肌腱、乃至破壞血管和神經……

也就是說,他每一次迅捷有力的移動……都相當於是一次自殘。

不過,鴻鵠認為,這是值得的。

眼下,他必須保持在這種狀態,才能在開了卍解的跡部附近hudng,否則……以他那原本的體術,五秒之內就會被空氣中的寒氣拖注並逐漸冰封起來。

既然別無選擇,鴻鵠自當把這技能開到死為止,而且死前務必要拉一個墊背的……

或許黑白灰可以在常態的鴻鵠手中逃脫、並與之周旋,但在現在的鴻鵠面前,那就真心是沒什麼抵抗的餘地了……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血量和防禦力,可惜那也沒能讓她頂過兩秒。

兩秒后,趕到的跡部一腳踹在了鴻鵠的腰上,但為時已晚……鴻鵠被踢飛出去的時候,黑白灰已經倒下了。

「可惡……」跡部見沒能救下隊友,咬牙念叨了一聲,足下一踏,奮力再追。

「別掙扎了,已經確定是我們的勝利了。」有在身,鴻鵠就算是被人踢飛,也能在半空中隨意改變體勢乃至方向,他一邊加速逃遁、一邊就用一種勝券在握的口吻對跡部道,「我知道你此刻實力大增、信心很足,但現實是……即便我掛了,以你目前的戰力,想在單挑中打贏廢柴叔的機會也很渺茫……」

「這種事不試試怎麼知道1跡部心裡是同意對方的,但嘴上肯定不會言敗。

「這種事不試也能知道的吧……」鴻鵠說著,好似想起了什麼,笑了笑,說道,「呵……跡部兄,裝瘋賣傻可不解決問題礙…你若是想學我那位『宿敵』的話,我還是勸你一句……封不覺並不是真瘋,他是……」

「你說什麼?」跡部還沒聽他把話說完,就高聲打斷道,「封不覺的宿敵是你?」他的嗓門兒瞬間高了一個八度,「我呸!明明是我好吧?我和他可是內測就結下樑子了!你跟他啥時候才認識啊?宿敵輪得到你嗎?」

「哈?」這話,鴻鵠可就不愛聽了,「什麼什麼?這算哪門子說法?仇恨的深度僅僅是用時間長短來衡量的嗎?再說了,你和他根本就不是同一類型的玩家好不?怎麼就宿敵了啊?」

「廢話!宿敵就一定得是同類型嗎?」跡部也是不服,「櫻木花道和流川楓、八神庵和草薙京、小智和小茂、孫悟空和貝吉塔……哪對是同一類型了?」

…………

在那兩位邊爭論邊追逐的同時,的會議室中……

「這兩個白痴……打就打唄……把我扯進去幹什麼呢……」封不覺單手托腮,瞪著死魚眼望著屏幕,有氣無力地罵道。

「我倒是也很好奇……」這時,若雨接過他的話頭,問道,「他們倆……你覺得哪個算是你的宿敵啊?」

「哈1覺哥乾笑一聲,轉頭看向若雨,反問道,「你看到我的表情了嗎?」

「看到了……抱歉,恕我不能看一次就打你一次。」若雨現在吐槽功力頗有青出於藍的趨勢,她這話的潛台詞大致就是——你的表情一如既往得賤力十足。

「藹—」封不覺從嗓子里長出一口氣,虛著眼,用手指了指屏幕,「那你看到他們倆的表情了嗎?」

「兩個男人為了另一個男人吃醋的表情么……那能說明什麼?」若雨也虛著眼應道。

這話一說,會議室里的其他人當時就笑噴了。

「我的意思就是……」覺哥扶額接道,「我根本懶得鳥他們……他倆要找宿敵的話彼此湊一對兒就得了。」

…………

同一時刻,會議室中。

「哈!哈哈哈哈……」原本端坐在那裡看比賽的鬼驍,這會兒莫名地把雙手交叉在胸前、雙腿翹在桌子上,望著大屏幕……發出了一陣杠鈴般的笑聲。

「誒誒,發什麼神經呢?」坐在他旁邊的葉紙看到這一幕,一巴掌就拍他腦門兒上了,「什麼德行?是不是想去gnggun那邊再培訓一個月基本禮儀?」

被領隊姐姐罵了兩句,鬼驍立馬就老實了,他撇了撇嘴,重新擺正了坐姿,低聲嘀咕道:「呃……我就是有點不爽嘛……」他又抬眼望了望直播畫面,「封不覺的宿敵明明是我才對1

「宿什麼敵?中二病也要有個限度。」不料,葉紙姐當即就擺出一張嫌棄臉,用教導主任訓小朋友的口氣對鬼驍道,「你看那兩個傢伙……幾十歲人了,張口閉口就是宿敵,打架還喜歡報招式名,不用說……鐵定沒有女朋友,你想幾年後變得跟他們一樣嗎?」

別說鬼驍了,聽見這話,會議桌旁的醉生夢死以及條形碼……也是集體啞口無言、並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尤其禪哥,當時就猛吸了一口煙、又猛灌了半瓶酒。

「還有……就算你非要給自己設定一個『一生的對手』來督促自己進步,為什麼要選封不覺呢?」但葉紙的教訓還沒完,「那是好人嗎?你跟他競爭什麼?下限?你這是作死埃」

「嗯……」鬼驍的頭都快低到桌面上了,「姐……您說得都對,我錯了……我以後一定跟他劃清界線……」

一秒后,屋裡的另外五人也莫名其妙、異口同聲地表態:「我們也跟他劃清界線……」

…………

言歸正傳……

此時,戰場之上,跡部和鴻鵠的爭論及追逐尚未結束,廢柴叔就已殺了回來。

既然局勢有變,以一對二的跡部只得率先變招。

霎時,跡部急催靈壓,揚起,以一招掃向鴻鵠所在……

這技能的消耗,是比較大的;效果,自然也不含糊……晃眼之間,其扇鋒所指的方向化為了一大片冰封之地,鴻鵠的身體也被凍結在了冰面上。

在遲疑了一秒后,殘血的鴻鵠還是選擇搏一搏,試著用強行脫身,但……這一次,他未能扛過「強行扯動」帶來的損傷;在跡部殺到跟前時,鴻鵠就因自身技能的傷害而掛了。

而跡部,顯然也預見到了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因此,一見鴻鵠身死,他半分未滯,便是一步急停、殺了個回馬槍。

這招變式來得突然,也來得快速、有力……但,我也不止一次地說過了,在這種關鍵時刻,廢柴叔的反應是極快的;面對跡部的逆襲,只見他前沖翻滾,腳刀一落,愣是用自己腳上那纏繞了鬥氣的人字拖,架住了敵人回掃過來的扇刃。

「真的是強礙…」就算是站在對手的立場上,跡部也不得不感嘆廢柴叔的實力之強橫;無論體術、能量、應變……廢柴叔都要比他高一個級別……鴻鵠那句「機會渺茫」並非虛張聲勢。

「但……現在的我……也不是沒有辦法……」跡部思索之際,已借著雙方對招后的反衝之力後仰翻飛、疾退而去。

他退,廢柴叔便追;追不是因為無謀,只是因為廢柴叔知道——與現在的跡部對戰,是不可以「喘息」和「等待」的。

因為「冰」這種能力,實在是太優越了……一旦廢柴叔停下,「冰封」之效便將如影隨形,所以戰鬥必須在這種「保持不斷運動」的狀態下進行;而這種狀態,對體能而言肯定是巨大的考驗,若拖入持久戰,不受低溫影響的跡部一樣會慢慢累積起優勢來。

綜上所述,其實現在著急的不是跡部,而是廢柴叔;作為一個戰鬥直覺和戰術思路都很敏銳的人,他幾在瞬間就判斷出……「速戰速決」是自己、乃至全隊最後的勝機了。

「嗯……不能再等了,如今的跡部已是一流好手,不能指望他自己露出破綻被我放個『紙箱殺』什麼的……再拖下去,等他適應了我的速度,就更沒有機會了。」攻防拉鋸之間,廢柴叔心思疾閃,「就在這兒把『那個』給用了吧……要不然這輪可能真過不去……」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1369章 微妙的對局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1371章 內部報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