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338章 追逐戰

[更新時間]2017年08月07日 12:27 [字數] 57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下定決心后,條形碼便發動了變身技——。

這是一個只能使用三次的技能,而且,條形碼為了測試其效果,很久以前就已經在劇本里用過一次了;所以,眼下這已是他第二次使用。

按照工作室原本的安排,這個殺招最好是留到倒數那幾輪比賽時再開……畢竟要奪冠得打滿十五輪才行。

但,計劃終究是趕不上變化……隨機匹配到的第一個對手就是諸神隊,且第一場的「先鋒戰」還落敗了,這樣的展開已經容不得場上的隊員再去考慮保存實力之類的事情。

那一瞬,但見白光一現,條形碼的雙臂在白色光流的轉化之下,變成了兩條線條分明的黑色機械手臂。

當——

面對奧利哈剛武器的斬擊,條形碼僅是單臂一抬,就輕鬆擋下,那鋒利的劍刃甚至沒能在他的胳膊上留下絲毫的划痕。

毗濕奴見對手發動了賽前情報中沒有提及的變化,雖有些忌憚,但也沒有停手的意思……說到底,以一對二的他,根本沒有停下來觀望的餘裕,一旦停止猛攻,那剛才爭取到的短暫優勢就會化為泡影。

因此,毗濕奴在第一劍被抵之後,當即身形閃動,橫出一步,手腕奮力一運,反手又是一套連斬。

奧利哈剛的結晶體可以凝結成任意形狀的冷兵器,可毗濕奴偏偏選了寬刃劍,這說明他對自己的劍法很有自信。

當然了,他的「劍法」,和劍少、禪哥等人的套路是截然不同的;沉重的寬刃劍並不適合配上那些追求速度和變化的劍招,這種劍更偏重於運用武器的重量和使用者的力量來壓制對手。

噹噹當……

毗濕奴顯然是深諳此道,進擊之間,其手中劍鋒挑、開、劈、壓……招招式式都顯得極其高效、且兇險萬分。

即使條形碼已經處於一種強力的變身狀態,但還是被壓制於破防的邊緣,防得捉襟見肘。

與此同時,遠處……被山銅神偶撞飛的生魚片已經穩住了身形,並從行囊中取出了一個擴音喇叭,一刻不停地發動了反擊。

只聽得「哈1的一聲,一發由其嘴部吼出的借著那獨特的「擴音武器」轟出,在增強數倍之後正中了山銅神偶的軀幹。

伴隨著「乓啷啷」一陣鐘鳴般的碎裂之聲,山銅神偶的身體直接被轟了個對穿;這口子比起之前打出來的還要大,都能讓海豚表演跳圈了。

「擊破了嗎……」生魚片一邊調整自己與目標間的距離,一邊緊盯著對方,思索道,「不……不對……剛才那『左臂』也是被擊穿了的,但仍然還能移動。」

他的推斷沒錯,這山銅神偶的任何一個單獨部件,只要其整體結構沒被破壞,且質量在50%以上,就可以繼續活動。

事實上……山銅神偶的外觀越是殘缺,就越需要提防,因為在質量下降之後,這玩意兒的速度就會相應地提升,而且……將其打殘的那些傷害,都會成為神偶的攻擊力。

叱——

就在生魚片思索之際,又一記破風聲乍起。神偶的巨影隨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毗濕奴的身影。

這次的換位,並非毗濕奴為了進攻而發起……他是為了防禦不得不換。

兩秒前,戰場另一邊的條形碼將雙臂一併,開了一招;雖說這招在情報里也沒有,但光看出招前的架勢和那凝聚的能量粒子就知道這會是一發大範圍的火系能量衝擊。

毗濕奴自然不可能靠著手裡的寬刃劍來擋這招,就算他臨時聚起奧利哈剛做成盾牌怕也擋不住,所以……他只能通過換位來躲避。

而「被動」換位的結果就是……他的本體在出現之後立即遭到了生魚片的突襲,負傷掉血。

萬幸,山銅神偶那邊,在損失了將近三分之一的質量后,成功地吃下了那威力巨大的高熱衝擊。

「真的難礙…」毗濕奴負傷后,不由得念叨了一句,同時咬牙忍痛、回身反攻。

這時,山銅左臂和右臂也剛好飛到了生魚片的身後,毗濕奴趁此機會,操控那兩條巨臂對生魚片來了個三面夾攻。

然而,以「聽」為能力的生魚片又豈會不知道自己背後有物體接近,早有防備的他從容地用一個後仰空翻避過了攻擊,並再度拉開距離、以次聲波之指進行中距離火力壓制。

另一邊,條形碼也沒閑著;既然暫時打不到毗濕奴的本體,那他乾脆就對著眼前這山銅神偶輸出一下好了,反正變身技期間火力過剩……不打白不打。

只見,條形碼直接通過生魚片轟出的那個口子鑽進了神偶那空心的身體內部,掄起兩條機械臂對著四面八方就是「砰砰砰」一波猛打,打得那神偶的外殼由內而外的變形,成了個榴槤一般。

「差不多了。」生魚片說這話時,其鍋蓋頭下,那表情寡淡的面容,露出了一絲微笑,「雖然一開始那幾下讓我們吃了相當的苦頭,但你這召喚物的缺點一暴露,就顯得很無力了。」

生魚片所說的、或者說他已看出的缺點,主要有二:

其一,山銅部件的自主作戰能力太差,當毗濕奴的注意力放到別處……比方說專註於本體的打鬥時……那麼,遠離他的山銅部件,幾乎就成了「無控制」狀態,只能做一些簡單的行動,毫無威脅可言。

其二,為了最大程度發揮「換位」的威力,本體和神偶之間勢必得拉開一定的距離、且最好讓二者都保持在持續移動的狀態中;這點……在面對防禦能力出眾、可以站樁頂住本體故保就會受到阻礙。更不用說……拉開距離以後,缺點一即刻會被凸顯出來。

「唉……本以為,靠著前兩次換位,至少能幹掉或打殘一個的……」毗濕奴也適時地應道,「沒想到,條形碼居然還藏有那種可以大幅提升攻防的變身,只能說……不愧是秩序的人……」

話至此處,他又是深深一嘆。

說實在的,一打二的苦……誰打誰知道。

但,毗濕奴尚未放棄,因為……他還有「最後的手段」。

那一刻,自知換位已經無法再造成威脅的毗濕奴,很果斷地開啟了山銅神偶的最強特效——;場上的三個山銅部件頃刻間化為了白光,並在空中凝結起來。

白,很快變成了黑。

一個如同深淵的黑洞撕裂了周圍的空間,漩渦般展開、擴大……

一雙蛇眼,從黑暗中猛然睜開,緊接著,一條黑背白腹的巨蛇就從那黑洞中沖了出來。

蛇神彝,身粗如龍,黑色的背脊上還隱隱透射出奧利哈剛物質特有的青芒;它那如有實質的邪神級惡念讓整個空間內的空氣都變得渾濁而沉重……其存在感、壓迫感,與四柱神相比,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殺1毗濕奴也不多廢話,蛇神彝一出場,他就說了這麼一個字,同時……他自己則是撒腿就跑。

其話音未落,蛇神彝騰身一展,轉頭就朝著生魚片俯衝而去,那場景還真就像一條蛇正在撲殺某種田鼠之類的小動物。

生魚片見狀,趕緊一個滾地側翻,堪堪躲過了巨蛇的沖襲。

一秒后,他方才所站的那塊地方,已被蛇神彝一口吞進了嘴裡……體積足有一輛車那麼大的地面,宛若豆腐一般被那巨蛇咬碎吞下……這等破壞力,若是咬在玩家身上,那情景可想而知。

雖然生魚片對此也已有了心理準備,但當這一幕真的發生時,他還是不由得渾身發冷、汗毛豎立……

「追他本體1領教了蛇神彝的攻擊之後,生魚片基本已經放棄了硬剛的念頭,他立刻就沖著隊友喊了一聲,自己也朝著毗濕奴逃走的方向箭步追出。

當然了,他喊不喊都一樣,條形碼在看到毗濕奴逃跑時就覺得事情有異,早已拔腿追過去了。

於是,這「中堅戰」的最終階段,就成了蛇神彝追著秩序隊的二人、而秩序隊的二人又追著諸神隊的毗濕奴這樣一場追逐戲。

蛇神彝的攻擊力,等同於山銅神偶被獻祭時所擁有的攻擊力乘以十,以秩序隊那兩位目前的狀態來說,基本上……只要被它蹭到一下,就是秒殺。

對毗濕奴來說,這點應該算是一項優勢;可惜……還有好幾項來自其他方面的劣勢。

縱然毗濕奴還留有一半以上的體能和靈力值,但他的生存值是不如秩序那二人多的,而且他也不再擁有瞬間換位那種緊急迴避技能了。

變身後的條形碼在攻防方面都遠強於無法使用靈能武器的毗濕奴,更別說還有個生魚片在旁助陣,他倆合力出手,毗濕奴很可能在數秒內就被擊殺……哪怕他能勉強撐到其中一名對手被蛇神彝蹭死,只要自己在敵方任何一人之前斷氣,比賽就會告負。

因此,這場追逐戰,成了一嘲誰先被追到就輸」的勝負,攻防方面的優劣勢都已經很明顯了,現在大家要比拼的是速度和耐力。

蛋疼的是……這方面,三名玩家都差不多。

蛇神彝的耐力倒是無限的,但其速度也只是和玩家們五五開,關鍵還得看毗濕奴和秩序那二人誰先慢下來或停下來。

…………

「鬼驍,你能看到他們的體能值吧,你說最後誰會贏?」同一時刻,觀戰空間中的葉紙問了鬼驍一個問題,這也是秩序的其他隊員們非常想知道的一件事。

「嗯……」鬼驍想了想,「其實……並不是『誰先把體力耗警這件事決定了勝負;事實上,在我看來我們已經贏了……現在的問題是,場上那兩位還需要多久才會意識到『那件事』。」

「哦?」葉紙疑道,「你指哪件事?」

「就是他們可以『跑不同的路線』這件事礙…」鬼驍回道。

此言一出,包括葉紙在內,觀戰空間中的其他人全都神色微變,並很快意識到了什麼……

這個戰場,是有「邊界」的,這是賽前就已公布過的信息,對方肯定也知道;開戰的地方在整個戰場空間的中心,距離邊界很遠,但饒是如此……以他們現在這種速度不斷朝著一個方向直線移動,被邊界擋住也只是時間問題。

等到了邊界屏障那兒,跑在最前的毗濕奴勢必需要做一個急轉才能接著移動,而那種行為……是致命的。

毗濕奴不可能沒想到這點,所以,他不會按照直線逃跑,他肯定得按照一條弧線去跑,這樣他就能漸漸跑出一個「圓」來,避免自己正面被邊界屏障阻擋的狀況。

針對這種情況,只要追逐他的二人不要並肩移動,而是稍微分開一些,讓其中一人沿著和毗濕奴一樣的路線跑,另一人則略微偏向對方那條「弧線」的前方,用更短的距離接近,就能完成阻擊了。

而且,即使這種戰術被毗濕奴發現,他也無能為力;因為追擊方的二人只是「稍微分開」,由其中一人緩慢抄近而已,就算毗濕奴見狀后再反向偏轉自己的路線往另一個方向去,也不會損耗抄近者太多的體力。何況……來回偏轉,說變了就是在走小幅度的S形路線……這種移動方式,同樣在縮短著他和邊界的距離,而距離邊界越近,他能夠轉向迂迴的空間也就越校

…………

果然,跑了一兩分鐘后,生魚片和條形碼幾乎是不約而同地發現了對手在跑的路線有偏斜、並且意識到了個中因由。

兩人簡單地交流了幾句,便決定——由條形碼負責抄近,生魚片則繼續保持原路線追趕。

又過了片刻,抄近的條形碼已經接近到了足以進行移動中射擊的距離,他抬起了自己那兩條布滿槍管的機械臂就開始了突突突……

換作平時,毗濕奴還能用奧利哈剛凝成的盾牌來擋一下這種攻擊,但由於蛇神彝在場時他無法使用奧利哈剛之力,這番火力壓制讓他很是難受,只得再次調整路線,遠離條形碼。

這樣一來,毗濕奴也明白了,想要和對方繞圈比耐力怕是不可能了,只有朝著邊界筆直跑,等到了那兒再說。

而這個「再說」,來得很快……三人都是頂級玩家,且基本是全速前進,沒過多久就到了邊界。

當遠處那屏障用肉眼都能確認時,毗濕奴突然暴起、率先發難!

他的選擇也是情理之中,與其等到進無可進之處被迫做出應對,不如趁著前方還有空間的時候就回身打個出其不意。

可是……後面那兩個老油條,哪兒有那麼容易被突襲?

生魚片這一路上可是一直都在監聽著毗濕奴的心跳和血液流速的,他一早就防備著對方的爆發,也知道在那之前的幾秒必有徵兆。

結果,毗濕奴急停變向的動作剛起,一道次聲波之指已經先知先覺地射向了他即將移動的方位,並擊中了他的大腿外側。

這攻擊不算多強,但足以令他的身形為之一滯。

那一剎,眼疾手快的條形碼抬手就是一槍;這槍是由其機械手臂上的狙擊槍管發出的,因為這是一個只有用「狙擊槍」才能射出的技能——。

「沒有可怕的深度,就沒有美麗的水面。」

和往常一樣,沒有「槍響」,開槍之時,槍口中噴出的通常都是一句名言。

被逼至絕地的毗濕奴就這麼被「哲學」糊了一臉……考慮到他的身體強度、構造、再生能力等,與當年被同一技能糊臉爆頭的茵菲尼特相比還差了不少,他從這一槍之下存活的概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縱然蛇神彝在條形碼射擊之後的兩秒內就趕上來一口把他吞了,但那也已無濟於事……且不說旁邊還有個生龍活虎的生魚片在,就算沒有,毗濕奴也要比條形碼先一步化為白光。

至此,S3第一輪,VS的第二嘲中堅戰」,宣告結束。

最終的結果是秩序隊獲勝,使兩隊的總比分變成了一比一。

雖然從過程來看,生魚片和條形碼這兩位聯合起來算計了一個新秀的做法有些折他們的面子,但比賽就是比賽,職業的世界里,結果大於一切,任何規則允許的手段都可以視為戰術策略,無可厚非;為了個人的所謂「面子」最後輸掉,那才是有愧於職業之名。

…………

五分鐘,匆匆過去。

反正雙方都不知道對方下一場會派誰上場,所以布置戰術什麼的也無從說起。

這段時間,隊員們主要是做一個情緒上的緩衝,把剛剛打完的那場比賽掃出腦海,並準備迎接下一場的對決。

休息時間一結束,系統語音即刻響起。

同時,雙方參加「參將戰」的隊員也應聲被傳送進了戰常

當出戰這場對決的兩名玩家現身於「狄拉克之海」時,所有正在觀看這場比賽直播的觀眾,隨之而來的……是驚訝、疑惑、興奮等各種激烈的情緒。

而那些身在觀戰空間中的兩隊隊員們,臉上則都紛紛露出了凝重之色。

VS

誰能想到,這兩個人,竟會在「參將戰」的位置上會師。

但無論如何,既然他們都站上場了,那麼……這場參將戰,無疑將是一場名副其實的「巔峰爭霸」。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