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285章 說出我的名字(十)

驚悚樂園

第1285章 說出我的名字(十)

[更新時間]2017年05月23日 21:14 [字數] 55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酒吧,東區的酒吧。

昏暗的光影下,煙霧的繚繞中,一群醉生夢死的男男女女們在此尋歡作樂。

這裡的音響可能有點問題,嘈雜的人聲幾乎將音樂給蓋過了;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好事,因為酒吧老闆那糟糕的音樂品味讓人難以恭維。

而這裡的氣味,則要比街上的更難聞……

地板上的嘔吐物殘渣和其他穢物從來就沒有被清掃乾淨過,一瓶瓶假酒從男客人們的喉嚨里下去,然後那股噁心的酒氣又從這幫傢伙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里再散出來。

至於女客人們……或者說在這兒「工作」的一些女人,她們身上那混雜著體臭的劣質香水,又是另一種讓人厭惡的體驗了。

就在這樣一個環境里,一個穿著紫色長西裝的、和周圍格格不入的男人,靜靜地坐在了吧台邊。

他帶著一份古老的優雅,拒絕融入周遭那低賤的氛圍,他的目光沉靜而敏銳,彷彿能撕裂所有阻擋在其眼前的、有形或無形的渾濁。

他給自己要了一杯奎寧水,並看著酒保將這種很普通的飲料從罐子倒進了杯子、再推到自己的面前。

這個倒水的過程,讓這杯飲料的價格翻了三倍。

當然,沒有人會對此有異議;就像那些到超五星級賓館的大堂吃早餐的人,他們用五倍的價格,喝到的也只是在超市裡就能買到的橙汁,但他們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值。

這個社會從來都是這樣運作的,金錢只是用來衡量人們慾望和能力的砝碼,只要當事人自己覺得「代價」和「所得」等值,就不存在所謂的「浪費」。

「你的衣服很有意思,是你妻子給你做的嗎?」封不覺接過那杯飲料時,用一種很平靜的眼神望著眼前的酒保,「隨口」問道。

這其實是個明知故問的問題,覺哥從那套西裝的針腳和縫製手法就能看出那並非出自專業裁縫之手,但做衣服的人仍然憑著一份金錢無法買到的熱情和關懷將這套衣服做到了最好。

「是……是的……先生。」這酒保說話有些結巴,他的表情和語氣也和常人有些區別,看起來好像有某種智力障礙似的。

「她喜歡綠色?」覺哥接著問道。

「不……是……是因為……老……老闆要求我在工作時穿著……這個。」酒保回道。

聽他說話簡直是在受罪,任何人都會這麼想。

「哦~」封不覺點點頭,頓了頓,再道,「所以……酒吧外面那張舊海報上的『猜謎調酒師』就是你嗎?」

「不……至少現……現在不是了……」酒保回道,「幾年前,老闆讓……讓我上台……試著演了幾抄…但……但效果不好。」

「HO~」覺哥裝出不是很在乎的樣子,保持著那種「隨意攀談」的感覺,「……現在我明白那些問號的意思了。」

他指的「問號」,是縫在對方那件綠西裝上的一個個黑色的問號圖形。

「對了。」隔了幾秒,封不覺又道,「你現在能給我出個謎語嗎?」

酒保的臉上顯出了幾分不悅,從剛才到現在,他都覺得眼前的男人是在故意調侃自己:「我想……不行,先生。」他加重了語氣,表現出了自己的不快情緒。

「喔~別生氣夥計。」封不覺一看形勢有變,也順勢調整了自己的態度,一秒間,他就換了表情、眉頭微展道,「我沒有取笑你的意思,你瞧……我是第一次來這酒吧……所以想和酒保聊幾句混混熟,要是冒犯了你那我道歉。」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小面額的紙幣,壓在手指下慢慢朝對方推了過去。

「嗯……」

在這語言和行動的雙重效果下,酒保的態度果然有所改觀……只見他快速地朝左右看了看,用拿抹布的手假裝擦了一下吧台、便把錢擼進了自己手裡。

「……好吧,你想聊點兒什麼?」

封不覺並沒有花太多的成本,就打開了對方的話匣子。

和他猜測的一致,眼前這個酒保就是「謎語人」——那個擁有天才般智商的,可能是DC宇宙最聰明的人之一的謎語人。

然而,在眼下這個劇本里,他只是愛德華·尼格瑪,一個普通的酒保;在那麼幾個短暫的周末,他曾以「猜謎調酒師」的藝名在這間東區的酒吧里演出過幾場,但由於他說話結巴,每場演出最後他幾乎都是在羞辱和噓聲中退場的。

在覺哥遞出了第二張面額稍大的鈔票之後,愛德華道出了更多……據他所說,他以前也的確是個聰明人、甚至聰明到了令人妒恨的程度,他有過體面的工作、頗高的收入……但這些,都隨著一場可怕的疾病降臨而離他遠去了。

幾年前,愛德華突然染上了一種罕見的細菌性腦膜炎,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該病沒有奪走他的性命,可是……卻影響了他左腦的部分功能;雖然這後遺症不至於讓他變成「白痴」,但是對他的邏輯思維、尤其是和語言相關的機能產生了不可逆轉的破壞。

奇怪的事……儘管他的邏輯分析能力變得比普通人都要差了,但唯有在遇上與謎語相關的問題時,他的反應和思維能力仍是頂尖水平。

…………

走出酒吧時,夜色又深沉了一些。

剛來到街上,覺哥就感受到了一樣東西——目光。

作為一個在反跟蹤領域造詣極深的人,封不覺幾乎靠直覺就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處於被監視中。

再者……那個正在看著他的人,畢竟也只是個小混混而已,行動起來非常業餘;覺哥只是做了幾個轉身動作,就明確地試探出了對方的目的。

此時,封不覺的任務進度已變成了6/10;再打探出四個超級反派的下落,他就能完成隱藏任務了。

他正在期待著,能在東區碰上幾個暴力團伙,並從團伙中找到幾個本應成為超級反派的人物……這自然也是此前他激怒那名光頭佬的原因。

因此,覺哥完全沒有擺脫那名盯梢者的意思,他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默默地便朝著暗巷中走去。

十多分鐘后,憑著聽覺他便能確定……自己基本已被包圍了,這時,他才加快了腳步,擺出一副「剛剛發現被人跟蹤」的架勢,一路衝進了一條死胡同。

接著,一張熟悉的臉出現了,那個不久前被覺哥踹倒的光頭佬,帶著大約十多個一看穿著打扮就不像好人的傢伙,將封不覺堵在了一條巷子里。

「瞧瞧……這是誰啊~」光頭佬一臉得意地走上前來,他看覺哥的眼神好似在看一隻被逼入絕境的小動物。

「你的記性很差礙…」封不覺的表情很淡定,其言辭的殺傷力更是對方難以企及的高度,「……我不就是在一個多小時前、給了你的蛋一腳、讓你跪地不起的人嗎?這麼快就忘了,你是不是智力有問題啊?」

這話一出口,光頭佬身邊有幾個混混都被逗樂了,但他們又不好笑出聲來,只能強忍著笑意別過臉去,或是發出那種「庫嗤」的怪聲、隨即又用咳嗽來掩飾。

而那光頭佬則是被覺哥氣得渾身發抖,整個人身上的血都沖向了腦袋,這讓他脖子以上蹭一下就紅了。

「我要宰了你1光頭佬說著,就從褲子後面的兜兒里掏出了一把彈簧刀來,「宰了你!你聽到嗎?把你大卸八塊1

「在你動手前,我還有一些疑問,希望你能解答……」封不覺根本沒有受到恐嚇的感覺,他保持著若無其事的態度接道,「……你到底算哪根蔥?以及……你們這幫人屬於什麼幫派或者組織嗎?還是說只是隨便湊到一起的?」

覺哥深諳那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交流模式,他很清楚……在犯罪的領域,除了少數異端之外,越是處於底層的人越是希望自己的名聲能廣為人知,而越是處於上層的人就越想要低調。

所以,在面對這些暴徒時,他選擇了這樣的措辭。

「怎麼?你也是道兒上的?」光頭佬果然上鉤了,「想用你們老大或者幫派的名字嚇我是么?呵呵……別做夢了1他高聲道,「你想要我的名字?可以……我會把我的名字刻在你的屍體上——扎斯先生!我想警方的驗屍官會喜歡它的……哦,當然了,他們得把你那已經分成幾十塊的屍體重新縫成一塊才能看清我的名字1

「哈?」聞言,封不覺的神態確是有所變化,他心中暗道,「這貨是扎斯?」他快速又將對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嗯……看外觀和風格的確有點像,但我所知的扎斯身上應該刻滿了刀痕,而不是紋身……」

「聽起來……你對殺人分屍還挺有經驗的?」封不覺沒有思索太久,很快就開口繼續套話。

「這就和你沒關係了,小子……」但扎斯好像不準備再說什麼了,他朝周圍的同夥們揮了揮手,示意眾人一起上,而他自己也拿著刀走了過來。

看得出來,在被覺哥「陰」過一次之後,扎斯變得謹慎了許多。

可惜,這也無濟於事。

一分鐘……這是封不覺放倒包括扎斯在內的所有混混所用去的時間。

覺哥甚至沒用技能和裝備……在簡單的過了幾招之後,「零時差演算」便收集到了足夠的數據,接下來,封不覺只靠最基本的體術就把這些人打趴了。

說到底,在肉搏戰中,面對一個身體素質高於常人數倍,且可以預料敵方所有動作的對手,扎斯哪怕再叫一百個人來,也是無濟於事的。

「好了,運動時間就到此為止,現在我們進入提問時間。」在確定了眼前那十幾個人短時間內都站不起來之後,封不覺便走到了扎斯面前,沖著那仰面倒地的暴徒道,「扎斯先生,請你回答一下我剛才的問題……你以前是否殺過人?」

「噗——」扎斯沒有回答,而是沖著居高臨下的覺哥吐了口混著血水的唾沫。

封不覺輕鬆閃過這坨血水,邁著輕巧的步伐路過了扎斯的身邊:「礙…看來扎斯先生不肯合作埃」他掃視著在地上呻吟的其他人,接道,「有沒有別人能回答我的?」

沒有人回應他……

「嗯……這樣礙…」覺哥說著,把手伸到了口袋裡,拿出了,「那我只能採取一些措施了……」他回身走到扎斯的身邊,並突然俯身抓起了扎斯的右腳。

「呃……你想幹什麼?混蛋1扎斯喘著粗氣大聲喝罵,但他無力起身或是掙脫對方的鉗制。

「我曾經向一位當醫生的朋友請教過,如何才能給人的跟腱造成永久性的創傷……」封不覺用很輕鬆的語氣接道,「……不過我一直沒有機會在活人身上實驗,今天似乎是個好機會。」

他一邊說著,一邊已脫掉了扎斯的鞋子。

「當然了,作為一個嚴謹的人,我不可能把自己的恐嚇建立在這種未必能成功的實驗上。」停頓兩秒后,覺哥接著道,「我還知道一種穩妥的、必然能對一個人的行走能力造成終身障礙的做法……那就是切掉他所有的腳趾和一部分的腳跟……」他聳聳肩,用一種狂熱的眼神和扎斯四目相對道,「為了保險起見,我就雙管齊下吧。」

「好吧!我說……你想知道什麼我全告訴你1扎斯見狀,好像是認慫了,打算回答覺哥的問題。

「不,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沒想到,封不覺居然無視了他,並用極快的速度手起刀落……

傳說級武器鋒利的刀鋒飛快地在扎斯的腳上劃過,他的跟腱瞬間被割裂、其五根腳趾和一大塊腳跟的肉也在眨眼間從腳上脫離……

因為刀快,所以疼痛來得有一些延遲……就在扎斯一臉驚恐地準備開口慘叫時,封不覺向前一步,沖著那光頭的腦袋拔腿就是一腳,把他給踢暈了過去。

「呵呵……哈哈哈哈……」緊接著,覺哥便發出一陣怪笑,並再度將地上那些混混掃視了一遍。

此刻……那些人的臉上,無一例外地露出了他所期望的那種表情。

…………

晚,八點五十分。

封不覺帶著7/10的隱藏任務進度離開了東區。

他的運氣不錯,在這個時間點上,他竟然在東區這種地方很輕鬆地揚招到了一輛計程車。

現在,他要去一個和東區截然相反的地方——哥譚市中心的雙子大樓。

在之前對那群混混的審問中,覺哥已知曉了扎斯身上沒有刀痕的原因……真相很簡單,他身上其實是有刀痕的,但只有一道。

原來,在這個宇宙中,這名本應成為「連環殺手」的超級反派只殺了一個人,然後他就被蝙蝠俠給抓住了……而且,在蝙蝠俠的要求下,這貨被關進了安全級別最高的監獄、並單獨關押。

於是,漫畫中「能文能武」、「很輕鬆就能越獄」的扎斯,到了這兒……服了足足十多年的刑,最後靠著「表現良好」才在前不久得到了假釋。

當然,他那「良好」的表現……無疑是在確認了無法靠越獄離開之後才裝出來的;從他出獄之後立即就混到東區並拉起了一支隊伍這事兒來看,他依然是那個扎斯。

這也是為什麼,在那條小巷裡,當扎斯「認慫」的時候,封不覺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

覺哥知道……這個角色的智商並不低,他只是對自己這個「異界旅客」的能力估計不足,才會受制於人;假如那時真讓扎斯說話了,那傢伙十有八九會說謊,這反而會對覺哥完成任務造成干擾。

「說起來……扎斯和殺手鱷有一個顯著的共同點——他們都屬於那種『無法制止其黑化』的角色。」坐在計程車後座兒上的封不覺,仍在思考著劇本中的各種線索,他就這麼旁若無人地輕聲自語道,「殺手鱷是由於生理原因,沒辦法;而扎斯則是那種被設定成了『天生就邪惡』的人物……明明成長在一個舒適正常的家庭環境中、長大以後仍然變成了冷血的殺人狂,也沒有什麼突發的誘因。」

「按說,既然是這樣的一個反派……理應和殺手鱷一樣『永久處理』掉才是。

「但為什麼……殺手鱷死了,扎斯卻還活著呢?

「因為他只是個『二線反派』、除去刀疤之後人設就比較蒼白、且連個響亮的反派綽號都沒有……所以留著他也不會有什麼大礙嗎?

「反正一旦他有什麼行動,隨時都可以去把他搞定,重新送回監獄……

「你……是這麼想的吧?」

他的話,說到最後幾句,聲音漸漸變高。

輕聲的自語,逐漸變成了交談的口吻。

而在計程車這個環境里,顯然只有一個人能作為封不覺談話的對象,那就是駕駛座上的那位司機……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