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二十章 動機(上)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2日 22:15 [字數] 22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封不覺的這番恐嚇……給人的感覺很微妙,畢竟他所說的內容聽上去並不像是可以實際去操作的事情。

要比喻的話,這就好比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時常能聽到的一句髒話——「我x你大爺」;說是這麼說了……但從來也沒人真的會將其付諸行動。

然而,這話若是由覺哥說出來,情況就不同了……

雖然約翰跟封不覺相識僅僅幾個小時,但這期間後者的種種表現、以及那賤力逼人的、難以斂藏的氣質,讓約翰不得不考慮對方會將一些「聽起來很無稽的恐嚇」變成現實的風險。

「好吧……請接著說吧。」思考了幾秒后,約翰撇了撇嘴,用冷淡的語氣對左言道了一句。

左言也不跟他客氣,繼續著方才的話題,開始轉述維多克在自己腦中的話語:「不出意外的話……在座的各位,除了封……」他說到這兒,稍微頓了頓,因為維多克在心靈對話中對覺哥的稱呼是「封不覺」,但現在說話的人是左言,「……除了覺哥之外……」左言及時改了口,「其他人對於那樁案件應該都是比較了解的,畢竟你們三個當中有兩個就是當事人,而剩下的道斯特警長,贍執法長官,無疑就是那樁案子的最初經手人。」

「所以說……為什麼還要舊事重提呢?」約翰聽到這兒,又嘀咕了一句。

「但是1左言也適時地將話鋒一轉,順勢給出了相應的理由,「所謂的『了解』,也只是相對而言。同樣一道『一加一』的數學題,在小學生的眼中和數學家的眼中有著全然不同的意義……同理,我相信……這件案子,在你、山姆、和道斯特各自的腦海中,也有著完全不同的面貌。

「而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此案的原貌儘可能完整地還原出來,讓在場的所有人來到同一視界上,然後我們才能更加順暢地討論眼前這件命案的話題。」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封不覺的內心是十分高興的,因為他認為……按照這個節奏展,我很可能會用另一種敘述手法,將此前的第五到第七章、即「遺囑之謎」的內容藉由左言之口再說一遍,強行湊上三章、乃至更多章的篇幅。

可惜,他錯了。

此處,我將用簡單的一小節來跳過這段已經描述過的情節,以顯示自己對待作品嚴謹的態度,以及極其專業的職業操守。

——於是,左言便當著四人的面,將之前維多克告訴自己的、有關遺產的案情從頭到尾講了一遍。在他陳述的過程中,約翰、山姆和道斯特三人自然也都因驚訝、心虛、恍然大悟等原因不止一次打斷了左言的話;當然,最終,他還是將整個案情講完了。

要是沒人打斷左言,可能他用十分鐘就能把這點兒事說完,可實際來看,他說了整整二十五分鐘。

好在,對正在觀看這部小說的觀眾來說,十分鐘也好、二十五分鐘也罷……都無所謂,在你們看來,就是一百來字罷了。

對於這種狀況,封不覺無疑是很不滿的,明明可以撐個六七千字、整整三章的內容,被壓縮成了只有3%左右的篇幅,這給他的通關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但……他也無可奈何。

「以上,就是我對那樁遺囑案的看法。」二十五分鐘后,左言用這樣一句話,宣告了之前的那段推理告一段落。

「那也僅僅是你的『看法』而已了。」約翰在那兩個關鍵詞上加了重音,「說到底……這些都是推測,一沒有現成的證據,二沒有證實的手段;與最高法院的判決書相比,根本就是個笑話。」

「哼……」聞言,山姆在旁冷笑著接道,「你當然希望這些都是『笑話』了。」

「二位……適可而止吧。」這時,又是封不覺出來插嘴,制止了二人進一步的爭吵,「笑話也好,真相也罷……從現實的角度出,其實都已不重要了。左言同學肯定也很清楚……」他停頓一秒,看向左言,「……由於間隔的時間太久,有關那件案子的相關證物、包括一些人證……都已被無情的時間所湮沒;就算有保留下來的部分,也早已失去了時效性。」

「嗯,覺哥說得沒錯。」左言點點頭,「我們接下來要談論的內容,也並非需要靠我方才的那番推理來做事實佐證,但……用那作為邏輯基點,來解釋某些問題,還是可以的……」

「你是指動機吧?」接過話頭,提出這個問題的人,竟是道斯特。

看起來,這位警長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儘管他在聽左言敘述的這半小時里已經喝得有些微醺了,但對於刑偵方面的相關情況他還是有著較為快的反應。

左言也是用略帶訝異的目光看了道斯特一眼,再應道:「正是。」他說著,又將視線轉到了山姆身上,「雖然我也可以將『受害人是受了山姆的唆使來殺害約翰的』這句話作為此番談話的開場白,但那樣的話……諸位對其動機的理解可能就會有偏差。」

「什麼?」這下,道斯特倒是驚了,即便他能在理論方面跟上對方的思路,但在實際案情方面……那種名偵探的跳脫性思維他真心是學不來,「你說山姆是……」

「你不覺得這很荒謬嗎,左言先生。」山姆沒等警長把話說完,就用冰冷的語氣對著左言道,「如果你想把『約翰搶走了本應屬於我的遺產』作為支持你這一推理的……所謂的『我的動機』,那我倒要問了……為什麼在過去的那些年裡,我都沒有實施犯罪?我有什麼理由等到這麼多年後,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再做這種事?」

「很簡單埃」左言道,「因為你的動機本就不是『約翰搶走了本應屬於你的遺產』,事實上,此刻你自己把這話說出來,也只是為了誘導我們……從而掩蓋你的真正動機不是嗎?」

他的語氣聽起來胸有成竹,很顯然維多克已經在腦海中給了他一個極有說服力的答案,那就是……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