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265章 劍神一笑(二十一)

驚悚樂園

第1265章 劍神一笑(二十一)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25日 22:52 [字數] 40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方盡,並不能算是一個好人。

他和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人一樣,無法用單純的「好」、或者「壞」來定義。

他行過善事,也為過惡舉。

他曾有過遠大的理想和抱負,最終卻也隨波逐流,在不知不覺中已在為了功名利祿而奔波。

人是種複雜的生物,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立嘗目標和生存方式。

但每個人……也都有著一條屬於自己的底線。

而今天,賀陽智彥……或者說賀陽信次等人,已是觸碰到了方盡的底線。

誠然,方儘是公門中人,說得難聽點,是官府的走狗;但除此之外,他也是一名武者,是刀凰孟情的徒弟……更是中原武林的一份子。

江湖中人自身的爭奪和廝殺也好,朝廷為了控制江湖而策動的各種陰謀也罷,這些方盡都可以接受;他甚至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在這種爭鬥中選邊站隊。

因為他很清楚……沒有人能做到「千秋萬代,一統江湖」,江湖也不可能真正地從這世上消失。

武林盟主、絕世高手、乃至一朝天子……在「江湖」這二字面前,最多也只能獲得一時的勝利。

他們的勝利,終究會與自己的生命一樣,隨著時光而消散。

總會有新的時代,新的紛爭來臨……

只因那句誰都知道的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但這次的情況,卻不一樣。

以往那些爭鬥,鬧得再凶,也是「內鬥」,可這回……朝廷竟想讓「神傳極劍流」這樣一個東瀛流派來一統中原武林,這就不是方盡能忍的了。

哪怕只是「一時的勝利」,中原武林曾被一個僅僅數人的東瀛門派稱霸的事情,也將化為既定的「事實」。

或許那些居於皇宮內院、深宅朱門的人……對此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對方盡這種窮苦出身的、曾經走過江湖的習武之人來說,這樣的恥辱,絕無妥協的餘地。

當然了……考慮到每個人的底線不一樣,可能有些人還是能接受的,比方說屠紀這樣的人,那真是擔得起「無恥」之名的。

「盟主,周邊的戒備就交由我狂虎幫吧,您可安心對付那四個不識抬舉的傢伙……」

主街上,三名玩家仍在遠處僵持,不過屠紀似乎也沒怎麼把倦夢還放在眼裡,相比之下,他還是更擔心三大劍客和鳳美玉這幾個馳名的高手。

「屠紀!你這沒臉沒皮的小人1另一邊,看到屠紀的嘴臉,裘八奇已經是氣得兩眼都紅了,他乾脆也不管賀陽信次了,直接就怒喝一聲,朝著屠紀追殺過去,「今日我就先殺你1

話音落時,裘八奇已是凌厲展身,手中寶劍掃風而出。

「可笑……」賀陽信次見狀,抬手一劍,攔在了對方突擊的軌跡之上,「我在這裡……會輪得到你來決定誰死誰活么?」

呼——

呼——

同一瞬,謝修文和孟禾也動了。

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出手……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自己已然是敗了。

儒劍客和紫竹居士都是年逾花甲之人,以他們的年紀、閱歷,是斷然不會再有年輕人那種「即便我知道自己遠不如你,但不拼拼看誰又能斷言勝負」的心態了。

賀陽信次斬殺馬踏雲和唐玲的一招,已將謝孟二人的鬥志一併斬殺。

可是……他們終究還是出手了。

也許他們是在想:即便無法取勝,至少也能在這一招之內……救裘八奇一命。

也可能,他們只是想捨身幫助裘八奇把屠紀那個敗類給殺了。

還有可能,他們的想法和方盡類似……與其讓他們活在一個由東瀛人稱霸的江湖中,不如就拼個你死我活,死了也一了百了。

沒人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想的,正如我所說……就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當然,那些都已不重要了。

有些事,不用想得太明白;人活一世,只求無愧於心。

對一個劍客來說,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他該出手時……卻連揮出那一劍的勇氣都沒有。

嗡嗡——

一秒后,鈍劍的異鳴又一次響起。

這也意味著……賀陽信次,又出招了。

「神傳極劍流·奧義·雙燕返1

這一次,賀陽信次是在報出招式名的瞬間同時出劍。從他的眼神和語氣來看,這也是目前為止他最為認真的一次出手。

謝修文的謝家劍法,孟禾的紫竹十三劍,都是當今中原武林一等一的劍術,兩人那加起來超過一百年的深厚內力,也是毋庸置疑的硬實力。

縱然賀陽信次的武功遠高於在場的任何一人,但面對這兩位中原武林頂級戰力的合擊,他也不得不拿出全部的注意力來應對。

但見,他將全身內勁一踞,周身綻出渾然鬥氣,那架勢之穩,沉若嵩岳。

然,他手中的鈍劍,卻在這一刻顯得無比輕快,輕如麥穗。

乒乒——

兩聲快響,疾似閃電。

兩道快影,化入劍芒。

強至極境的功力,妙到巔毫的劍招,在冷風中交錯。

而勝者,唯有一人……

「咳……呃……」孟禾嘔血倒地時,雙眼沒有去看賀陽信次,而是望向了先自己一步倒地的謝修文。

他們兩個,是老對手了。

作為同一代劍客中的兩名佼佼者,他們自然常被別人拿來比較;數十年來,兩人也交手過三次,但全都不分勝負。

沒想到,在此時、此地……在這個令人感到絕望的場合,他們竟是分出了高下。

兩人同時出手,攻向同一個對手,最終,謝修文直接就被削去了半截脖子,而孟禾躲開了半分、被割破了喉嚨。

雖說從結果來看區別不大,但對他們來說……這樣的差別,已足夠了。

氣絕前,兩人那交匯的眼神,將千言萬語,埋在了無言之中。

生無憾,死無尤。

懷著這樣的覺悟,又有兩名絕世劍者,倒在了血泊中。

與此同時,裘八奇的劍,也已刺中了屠紀的心口。

但……

「呵呵呵……」屠紀陰險的笑聲,就像是在裘八奇耳邊響起的喪鐘,「好一個天縱劍……這劍法還真是避無可避……」

「你……竟然……」而此時的裘八奇,口中正在不住地湧出鮮血。

原來,在他刺中屠紀的同時,自己也被對方一招「狂虎噬心」擊中了心臟;而這一掌所造成的內傷,無疑是毀滅性的……

「可惜礙…你劍法雖高,但腦子卻不太好使。」屠紀嘲諷道,「你也不想想?以我的武功,怎麼可能在明知你要和我拚命的情況下,還立於原地與你硬捍呢?」說著,他也低下頭,看了眼自己的「傷口」,那裡……連一滴血都沒流,「呵呵……這『金絲寶甲』,乃是無價之寶,可擋天下百般利器;當初我可是用了兩個絕色的小妾外加一整整車名貴的字畫才換來的,現在看來……也挺值得。」

就在屠紀得意之際,異變又生。

一直在旁尋找出手機會的鳳美玉,此時突然閃出殺到了裘八奇的身後,一掌拍在了後者的背上。

在那最初的一瞬,屠紀還以為鳳美玉和自己一樣,決定臨陣倒戈、投靠賀陽信次。

可他沒想到的是……

一息過後,裘八奇手中寶劍的劍尖……忽然再次向前猛地一進,刺破了金絲寶甲,並扎入了屠紀的心臟。

「呃……啊1屠紀在驚愕中發出慘叫,但他現在再抽身後退,也已經晚了……

「裘大俠,得罪了。」鳳美玉收掌時,如是說道。

而倒下的裘八奇,臉上卻是掛著釋然的笑容,邊咳血邊笑道,「哈哈哈……哪裡的話……多謝相……」

他最後那個「助」字沒出口,便已斷了氣。

對一個心脈已經被震碎的人來說,他能強支著架勢,撐到鳳美玉的掌力穿過,已是奇了。

「不……我不能死……我……」再看地上的屠紀,他可就沒裘八奇那麼淡定了,直到斷氣前的那一刻,他都顯得極其痛苦,並近乎歇斯底里地胡言亂語著。

他那模樣,彷彿是個被慾望控制的傀儡,看著自己身上的線被一根根扯斷,並做著最後的掙扎。

但他的結局,還是一死。

「哼……不得不誇獎你們一下。」片刻后,賀陽信次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瞥了眼屠紀的屍體,隨即又轉頭對鳳美玉道,「即便是條狗……能在我面前將其殺死,也是能耐。」他似乎是有些惱怒了,「那麼……鳳門主,你應該也有了相應的覺悟了吧?」

「呵……」鳳美玉露出了一絲悵然的笑容,「說實話……我本以為,自己和屠紀是一樣的人;我和他一樣野心勃勃,一樣不把所謂的仁義道德放在心上,我做的所有事,也全都是為了自己;按理說,我應該毫不猶豫地率領白梅教來投靠你才對。但……我卻無法做出那樣的事來。」

鳳美玉一邊說著,一邊轉過身,毫無懼色地面對著賀陽信次:「看到屠紀死時的樣子,我終於明白了我和他的區別……」她頓了頓,那張因病態的肥胖而滿是橫肉的臉上,還掛著微笑,「他是狗,我是人。」

說話間,她已運氣十二成功力,準備做殊死一搏。

「賀陽信次,你的武功的確很高,或許你真的已經天下無敵。但你記篆…不是所有人都會在武力和利益面前屈服的。我們這些江湖中人,也有一條不可觸犯的界線,誓死都不會讓你越界一步1

「soga……naruhodo……」賀陽信次聞言,冷冷地道了句家鄉話,隨後再用中原話接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就踩著你們的屍體,越過那條線吧……」

嗡嗡——

他的鈍劍又動了。

對賀陽信次來說,殺一個鳳美玉,不需要什麼招式,簡單的一記斬擊就可以。

但他這次斬擊,卻是用上了全力。

因為他怒了……

表面上雖是冷言冷語,但賀陽信次的心中已是怒不可遏。

對一個自認天下無敵,並欲用武力讓所有人都臣服於自己腳下的人來說……否定他的實力,他可以一笑置之,但否定他的價值觀,是不可原諒的。

賀陽信次本已拿定了主意,要用這憤怒的一劍,將眼前這大言不慚的肥婆一刀兩斷,讓她死得越難看越好。

不料……就在他的劍掃出的剎那。

一道絕逸身影,驚鴻一現!

兩道劍芒,帶出一聲冰冷的沉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