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262章 劍神一笑(十八)

驚悚樂園

第1262章 劍神一笑(十八)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21日 07:05 [字數] 45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喝聲起時,只見十餘道人影已從街道兩旁疾躍而出,並從賀陽信次的頭頂上交錯著掠過;若仔細看還會發現……在他們每個人飛過的路徑上,都留下了一條極細的銀線。

這些人,自然都是狂虎幫的幫眾,他們的行動,一看就是經過多次演練的,十分熟練。

轉眼之間,一張細密的「鐵網」,已在空中布成。

「收1見殺陣的第一步已經完成,屠紀便現身在了街上,下達了第二道指令。

他那「收」字一喊,幾十名狂虎幫眾便從四周的街巷和建築上齊齊冒頭,並開始做出一種類似「收攏風箏線」的動作。

「這是……」

當鳳美玉他們意識到了什麼時,那張「鐵網」也已急速收攏起來;數十道鐵線就像是數十道利刃,從四面八方割向了賀陽信次。

對於這次突襲,屠紀還是很有信心的。

眼前這鐵網的材料,乃是他聘請多名巧匠、以稀有的礦材所打造的「金剛絲」。

而使用這金剛絲網來「圍切」目標的作戰方式,則可說是狂虎幫壓箱底的殺手;在偷襲段克亦時,屠紀都沒捨得將這「狂虎碎鐵陣」拿出來用。

不過,在見識了賀陽信次的武功之後,屠紀果斷地做出了布陣的決定。

他不能再等了……

眼下,還有四名高手在和賀陽信次對峙著、能夠在很大的程度上吸引他的注意力;但過一會兒,也許四人就會變成三人、兩人……甚至可能會有人因畏懼賀陽信次的武力而倒戈。

到那個時候,屠紀就是想出手,對方也未必會中招了。

再者,現在出手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無形中,他救了那四大高手一命;等過會兒解決了賀陽信次,即使他不能獨得「劍舞草記」,至少也能分上一杯羹。

可以說,屠紀那小算盤打得是叮噹響,他唯一擔心的一點就是……在鐵網「織成」之前,賀陽信次就及時反應過來,逃出「圍切」的範圍。

好在,那種情況並沒有發生……

很快,鐵網的「線間距」就縮小到了人類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無傷穿過的大校

「哼……區區番邦蠻夷,竟敢和我中原武林作對,我屠紀這就送你一個死無全屍1眼瞅著賀陽信次就要被急速收攏的金剛絲網割成碎塊,屠紀安心地發出了必殺宣言。

這金剛絲鋒利無比、堅韌勝鐵,在幫中演練此陣時,他們曾用一輛帶金屬支架的卵椋最後連馬帶車全都切成了碎塊。

因此,屠紀堅信,在已然收攏的「狂虎碎鐵陣」面前,縱是賀陽信次,也將必死無疑。

萬萬沒想到……

「來了個無趣的傢伙呢……」面對這幾乎不可抵擋的攻擊,賀陽信次卻是面露不屑之色,念叨了這麼一句。

說著,他又一次出劍了!

那電光火石之間,倏見賀陽信次運劍連斬。

暗淡無鋒的鈍劍,竟在其手中舞出懾人寒茫。

絢麗的劍華,燦如熾白的烈陽。

「神傳極劍流·快斬·豪蓮。」賀陽信次似乎習慣於在收招之際報出招式的名稱。

這一回,他倒是沒有殺人,他只是用自己那神乎其技的斬擊,將已經逼到咫尺的金剛絲網切成了無數的碎線。

屠紀驚愕了,他曾做過測試——即便以他的功力,拿上一把鋒利的寶劍,也只能一次切斷一兩根金剛絲而已。若是將三根金剛絲纏在一起,他只用一劍也是斬不斷的;而若是將金剛絲排列成網狀,那他一劍斬過去,最多也就只能砍斷最先接觸到的那一根了。

但眼前的賀陽信次,竟是在一息之間就把周身的「金剛絲大網」給切得粉碎……且不說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究竟出了多少劍,就算撇開速度單論力量,也是難以想象的境界。

另一方面……如果說屠紀是「震驚到忘了害怕」,那剩餘的幾人、尤其是那幾名劍客,就是「驚恐交加」。

因為他們並不很清楚「金剛絲」這回事兒,所以他們關注的重點主要還是在賀陽信次的速度……

在看到方才的劍招之前,他們都認為自己的劍很快。

而現在,他們已經不知道什麼是「快」了。

過去他們對於「快」的定義,似乎已經變得毫無意義,他們多年來所建立的自信、以及對劍這項事物的理解,也都已瀕臨崩壞……

「屠紀,作為一個武者來說,你很無趣。」賀陽信次的話語,將他的對手們從一種半失神的狀態中拉了回來,「但我知道……作為一個江湖中人、一名幫主,你很識趣。」他微頓半秒,「我不介意你剛才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只要你……」

「屬下明白1屠紀都沒等對方把話說完,就搶著回了一句,並已自稱「屬下」。

無論他的城府多深、智略多高,他終究是個小人,所以他不是王窮,也不是封不覺,他只能是屠紀。

「你1屠紀話音未落,裘八奇已是對其怒目而視,「你這不知廉恥的東西……也配……」

「狂虎幫眾聽令1屠紀可不會跟那種他沒有自信打贏的對手多嗦,他一邊高聲下令,一邊已退到了賀陽信次所站的一側,「全力掩護賀陽盟主!至於那些不識抬舉的貨色……一個都不要放過!待盟主一統江湖,我狂虎幫便是開宗立盟的功臣1

就在他說完這話的當口,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自他的後方響起。

「啊~礙…真是無恥埃」

眾人一怔,循聲望去,卻見一身披黑甲、肩扛長戟的小將,從鎮口處……即賀陽信次他們的後面……緩緩走來。

「本來還想再觀望一下的,但你這傢伙實在是太招人厭了……我都看不下去了。」倦夢還說著,已漸漸逼近了織田愛和佐佐木銘,「我就試試……能不能把你們幾個一併解決掉吧。」

…………

同一時刻,距離主街道百餘米的一棟建築頂上。

有兩道人影,正潛於此處,遠遠觀望著街上的場景。

「這難道是……」倦夢還現身的那一刻,方盡的神情變了;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自己腰間的佩刀之上。

「又有反應了嗎?」絮懷殤的視線還是緊盯著需要監視的方向,但她的思緒已迅速跟上了方盡,「不過……也不算奇怪,我們這些『異鄉人』,基本是人手一件神兵利器。」

「不……」方盡卻是神色凝重地應道,「這次的感應很特別……」他也重新看向了戰場那邊,並盯住了手執長戟的倦夢還,「如果我沒猜錯,他手上拿的,怕是……。」

…………

再看街上。

「哈?」織田愛用一種不良少女般的眼神和語氣回應了倦夢還的言論,「你小子是傻的吧?一併解決?解決我?」說話間,她的手已搭在了武士刀的刀柄上,並朝著倦夢還迎了上去,「像你這樣兒的……老娘一個人就能砍翻四個你信不信?」

「且慢……」就在此時,佐佐木銘卻是快速上前,攔住了織田愛,「隊長……你冷靜一下……」他頓了頓,「別忘了,對方應該也有兩個人……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這位『倦夢還』小哥在S2時的幾名隊友,可都是極難對付的角色;自不必說,那和皆是遠程作戰能力極強的類型……萬一他此刻是在故意挑釁,引我們上鉤……」

經他這麼一提醒,織田愛的腳步還真就停了下來;她雖是有勇無謀,但也不是完全不聽勸,只要隊友說得有理,她還是能剋制住衝動的。

「呵……到底是職業的,掌握的情報以及對情勢的分析都不錯嘛。」倦夢還聞言,卻是笑道,「不過,你猜的都不對……我不妨告訴你,我這次的隊友,是。」

從倦夢還的角度來說,這是在暗示「我基本上也不靠這隊友」;作為S2「廢柴聯盟」隊的成員,倦夢還自然是知道畀老濕真正實力的。簡單地說……這就是個來湊數的。

可是……

戰國這兩位,不知道。

事實上,幾乎所有的玩家,都不知道。

由於畀老濕萬年替補的特性、以及他在超維入侵中華麗地打了醬油的表現,再加上網路上對這位「幾乎沒有出手記錄」的種子隊神秘替補進行過大量的神級惡搞……一種類似「春哥效應」的效果已經在畀老濕的身上產生了。

不知道為什麼,廣大玩家們都莫名地達成了一種共識——要問驚悚樂園裡最強的玩家是誰?那應該是;要問驚悚樂園裡最難對付的玩家是誰?那應該是;而要問驚悚樂園裡最高深莫測的強者是誰?那就是了。

「切……偏偏來了個最麻煩的……」在聽到那三個字之後,織田愛不爽地啐了一聲,然後……退後了兩步。

「聽他的語氣不像是在虛張聲勢呢……」佐佐木銘則是露出一副頗為苦惱的樣子,他講話時的那副病腔也好像也更加嚴重了,「這下可就得謹慎行事了。」

「喂喂……這是鬧哪樣啊?」倦夢還見狀,心中暗暗吐槽道,「好不容易下了以寡敵眾的決心,來了個很有氣勢的登抄…怎麼搞得像我靠著畀老濕的名頭才有恃無恐地出來嚇唬人一樣礙…都給我弄清楚狀況啊!我真不是這種人啊!封不覺才會幹那種事吧1

面對戰國那兩位的反應,倦夢還也不知此刻自己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這幾名玩家之間,一下子生出了一種微妙的氣氛……

…………

「阿嚏1

話分兩頭,就在倦夢還華麗登場之際,封不覺已經把冷欲秋「遛」到了鎮外的一片小樹林中。

逃跑中的覺哥,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打了個噴嚏。

「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在他後方緊追的冷欲秋,追得都有點兒內力不濟了,「每次我要追上時,忽然就會快上幾分,但距離一拉開,他又是一副快要力竭的樣子……」

冷欲秋思索道:「難道……他是故意的?」他很快推翻了這個設想,「不可能礙…江湖上輕功內力加起來能勝我的……除了師父,就只有『月』了;但這個小子……憑他的年紀,他就是從娘胎里開始練輕功,也不會比我高多少……再者,想要做到控制速度來戲耍我,輕功只比我高一點兒是不夠的,他至少得有師父那種修為才行……」

冷欲秋的這些想法,自然是錯誤的。

只因賀陽信次還沒能把關於「異鄉人」……即玩家們的相關情報告訴他的四個徒弟,這便造成了冷欲秋依然在用自己的常識去評估眼前的男人。

假如先前在和狂蹤劍影起衝突時,冷欲秋能和對方再過幾招,讓劍少多顯露一些實力,也許他也能發現關於「異鄉人」的事,可惜……那只是假設了。

「嗯……這傢伙是他喵的快啊,要不是我體能值充足,『計劃』還真有出意外的可能。」眼瞅著馬上就要到達「目標地點」了,封不覺漸漸放慢了速度,並將注意力散到了四周。

「我瞧瞧……哦……在那兒。」數秒后,覺哥便利用數據視角找到了埋伏在林中的「那個人」,然後,他就放慢了腳步。

「且慢1他也是很乾脆,自己要停下之際,先回頭打聲招呼,「我不跑了1

冷欲秋見對方的確是不跑了,便也慢了下來。雖然他判斷……對方應該是內力耗盡,實在施展不起輕功了才停下的;但他也留了個心眼兒,甭管這小子打得什麼主意,先把劍架到其脖子上再說。

「冷兄……不用這樣吧?」當然了,封不覺是不以為意的,就算脖子貼著劍刃,他說話的態度也很輕鬆。

因為他很清楚,既然賀陽信次下令要「活的」,那冷欲秋就絕不敢帶個「死的」回去。

「我也不想這樣……」冷欲秋竭力控制著自己的內息,壓抑著想要大口喘息的衝動,並裝出挺從容的樣子道,「但我更不想的是……等你喘上氣來,再跟著你跑上十里地。」

「放心,你不會的。」就在這時,一個沙啞的男聲,打斷了他們的交談。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