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259章 劍神一笑(十五)

驚悚樂園

第1259章 劍神一笑(十五)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14日 23:58 [字數] 59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正午,天空一片陰霾。

灰暗的雲層遮蔽了陽光,就連老天爺似乎都在幫忙製造著一種山雨欲來的氣氛。

就在這個時刻,三道人影,出現在了空曠的街道上。

走在中間的為首之人,是一個中年男人。

他穿得很破爛,手裡拿著根由破布包裹起來的棍狀武器,一步一步,不緊不慢地走著。

跟在他身後兩側的二人,看起來要比他扎眼得多;織田愛和佐佐木銘畢竟是玩家,樣貌和氣質都與劇本中的一般角色大不相同,即使系統對他們的外表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和諧」,他們依然也很惹眼。

三人就這麼走在臨閭鎮中間最寬的那條主幹道上,走在無言的冷風中,走在無數道躲藏在暗處的視線中……

咻——

忽然,一聲破風疾響,劃破了空氣,也劃破了那令人窒息的壓抑。

乒!

織田愛眼疾手快,單手一抬,便用自己的護腕將那飛來的暗器輕鬆格開。

但,這只是個開始……

第一把暗器尚未落地時,後續的攻擊便已到來。

彈指間,三人的四面八方湧來了如驟雨般的黑點。

那些暗器有鏢、有刀、有針、有彈……每一種暗器,都有其獨特的速度、力度、以及殺傷方式。

淬毒之類的手段的自不必說,有些暗器還加了火藥,被格開的瞬間會爆炸;還有些會在行進中分裂,變成兩個或數個;甚至還有能夠突然改變飛行軌跡的玩意兒。

在毫無掩體的地方面對這樣的圍攻,一般來說也只有往天上跳這一條路了。

然而,那三人……卻是站在原地沒動。

「病劍……」那一瞬,佐佐木銘出手了,他報招式名時,也是一副病怏怏的狀態,「……圓剎。」

話音落,劍招現。

下一秒,一個透明的圓形力場便以佐佐木銘為中心擴散開去,將一旁的織田愛和中年男人也都籠罩了進去。

也不知他這招是什麼原理,其佩劍分明還在鞘中未出,卻一樣能製造出一個飽和狀的劍氣力場,將那些暗器統統擋在了那個「圓」的範圍之外。

這一輪合擊過後,三人竟是毫髮無傷。

「藹—」

沒想到,數秒后,又生異變。

但聞一聲慘叫響起,緊接著,便有一人從路邊一棟建築的二樓窗戶內飛了出來。

這人剛落到地上,更多的慘叫和兵器碰撞之聲便陸續出現。

「哼……開始狗咬狗了嗎……」織田愛看著那些從建築內、暗巷中不斷飛出的人影,便已知道在其視線看不到的地方發生了什麼。

她的推測的確沒錯,眼下就是個「黑吃黑」的狀況。

率先對他們動手的那伙人,是「挾風會」的人。

這個門派,說得難聽點……就是一武裝盜竊團伙,會中之人皆以暗器和輕功見長;要論光天化日下的公平決鬥,他們算不上很強,但要搞暗殺、埋伏、盜竊之類的勾當,他們的手藝可是不差。

昨晚,挾風會幹掉的武林人士,比狂虎幫要多得多,當然了……殺得基本都是嘍,真正的高手他們沒能解決幾個。

和老謀深算的屠紀相比,挾風會那位掌門的頭腦就相對簡單一些了,以至於那一整晚的暗殺行動過後,他們自己的損失也很慘重。到了今天正午,他們總共還剩下了三十來人。

這樣的實力,要搞定「劍舞草記」,顯然是夠嗆的。

於是,挾風會就想到了一個簡單直接、卻也很有可能奏效的策略……先下手為強。

他們特意選在了距離鎮口不是很遠的區域埋伏,定下的計劃就是搶先出手,務求將攜帶秘笈之人一波帶走,然後利用自己門派在輕功方面的優勢,拿了東西趕緊跑路。

可他們萬萬沒想到……那番醞釀已久、勢在必得的攻擊,竟被目標輕易化解;不但如此,丐幫、海龍門、白梅教這三個昨晚被他們偷襲得最慘的門派,早已在更外圍的地方布下了埋伏。挾風會的人一出手,那三個門派的人就來了個「黃雀在後」,把他們包了餃子。

廝殺……很快就結束了。

與其說是廝殺,這更像是屠殺。

一百四十多人殺三十個人,而且還是有心算無心,後者能堅持個一兩分鐘已經算不錯了。

待挾風會的會眾一個不剩地在地上躺平后,黑壓壓的一隊人馬,便從街巷各處冒了出來,堵在了那三人的去路上。

他們那兒為首的,也是三人。

第一人,是一名灰發披肩,穿一身淺色勁裝的男子,看相貌,他至少也有六十歲了,但其舉手投足間,不見分毫的老態。

這個人,名叫羅殘,是現任的丐幫幫主。

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幫派,丐幫的歷任幫主中,出過許多傑出的英雄人物;可惜,無論在天賦、武功、還是智慧上,羅殘都屬於排不上號兒的那種。

要說他身上有什麼值得稱道的事,那就是……他憑著從各處搜集到的一些缺本殘式,成功還原出了已經在幫內失傳數十年的絕學——「降龍十八掌」。

若是放在百多年前,這也不叫個事兒,那時候比降龍十八掌更高層級的外家功夫還有很多,但在這個「后武林時代」里,身懷這樣一套掌法,已足夠羅殘躋身超一流高手行列、獨步天下。

再說第二人……

此人名叫顧蛟龍,其穿著倒也普通,亦是習武之人常穿之勁裝,但他那長相很有特點,可說是——虎背熊腰、眉清目秀。

是的,你沒看錯,我也沒有寫錯,他就長這樣;因此,這位海龍門的少幫主,便有了「玉面蛟龍」這樣一個綽號。

海龍門這個門派,顧名思義,是靠海吃飯的,算是半武半商;與其他門派不同的是,海龍門和官府之間一直就「關係不錯」,因為他們會定期給一些朝中大員和地方官提供海中的奇珍異寶、珍饈美味,所以就獲得了很多便利。

在江南沿海一代,海龍門可謂獨霸一方,舉個不算誇張的例子——只要在他們的勢力範圍內,私鹽生意都可以公開著做。

至於這個門派的武學嘛……一般,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上乘武功,但門中有幾套剛猛的外家功夫,在實戰中還算過得去。

最後,再看那第三人。

那是一個女人,一個胖得讓你難以分辨出性別的女人。

或許現在看來不稀奇,但在那個以農業為基儲物質相對貧乏的社會,你要是看見一二百多斤的胖子,那也是挺稀罕的。

這位女掌門……或者說……女教主,名叫鳳美玉;這個名字,是她長大后自己取的。小時候,她沒有名字,也可以說,有很多個名字……

說來可能也沒人信,眼前這位鳳掌門,十五歲時,曾是京城某個特別有名的風月場所的頭牌,那個時候,她的名字是「鳳兒」。

當年的鳳兒,可是個美人胚子,縱然還只是個少女,但她那早熟的胴體,已經征服了無數京城的公子王孫。

因為她是妓院老鴇撿來的孩子,從小就生長在那樣的環境里,所以她似乎也並不排斥通過出賣肉體來過上優渥的生活。

但,某天,她變了。

一個女人的轉變,通常都會和某個男人有關,鳳兒也不例外。

十九歲那一年,她愛上了一位出身寒門的公子,她愛他的相貌,愛他的才情,愛與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即使是很多年後,她都還記得那份溫存。

然而,這場感情,很快便以那位公子的英年早逝而告終。

他的死,並不是意外,只因他和鳳兒走得太近、且讓後者產生了贖身從良的念頭;這顯然是某些人不願意看到的,而那「某些人」,皆是在京城裡能夠翻雲覆雨的人物,對他們來說,要弄死一個寒門儒生,和捏死一隻螞蟻也差不多。

從那時起,鳳兒表面上雖然沒有任何反常,但實際上,她的內心已完全被複仇的火炎所吞噬。

她用自己的法子,弄到了一些武學秘籍,並暗中苦練。

仇恨是一種可怕的動力,且不會因時間的推移而減弱,反而會越來越強……

人在那樣的動力下,無論做什麼,都是極有效率的。

三年後,鳳兒便完成了自己的復仇。

她只花了一個晚上,就殺光了自己的仇人們,並將京城最大的妓院付之一炬;她還把老鴇的人皮剝去、將其屍首掛在了那條花街的牌坊上。

那晚之後,鳳兒就消失了。

直到十多年後,江湖上出現了一個叫「白梅教」的門派,她們的教主是一個極胖的女人,自稱「鳳美玉」。

她的肥胖,並不是因為好吃懶做……只因她在缺乏最基礎的知識和章法的前提下,全憑自身領悟、拚命去修習多種迥然不同的內功,最終導致了她的經脈和氣息異常,經過了一些年月,這些異常逐漸在她的身體上顯現了出來。

肥胖只是最直觀的表現而已,她的身上還有很多其他的問題,都讓她備受煎熬;然而,這十幾年來,縱使她尋訪了天下名醫,請教了許多武林泰斗級的人物,也沒人能治好她這極端的「走火入魔之相」。

終於,身體的痛苦讓她的精神也產成了問題……她放棄了治療,將痛苦變為了新的動力,將殺戮變成了釋放壓力的途徑,將權欲變成了自己的止痛劑……就這樣,白梅教誕生了。

「丐幫……海龍門……白梅教……」待那三人和一干幫眾站定,那中年男人方才緩緩開口,「看這架勢……諸位這是聯手了?」

他猜得沒錯,由於昨晚發生的種種事態,讓各門派之間的實力對比發生了變化,這三個門派經過交涉后,決定聯合起來,以確保今天的勝利。

「廢話少說1顧蛟龍今年三十有二,正是血氣方剛之年紀,平日里他在自己幫派的地頭上說一不二,早已養成了習慣,所以其言辭談吐已經不能說是「沖」,而是「橫」了,「交出『劍舞草記』,饒你不死1

「哦?」中年男子聞言,語氣還是不慌不忙,「你怎麼知道……『劍舞草記』在我身上?」

顧蛟龍還沒回答,羅殘便接道:「『殺害江家六十三口的兇手,會在除夕之夜,帶著劍舞草記,出現在臨閭鎮上;其人五十歲上下,斗笠遮面,手持一件包裹在破布內的兵刃』……」他將這段早已傳遍了江湖的信息,一字不差地複述了一遍,隨即再道,「眼下,除了時間還沒到『夜晚』之外,你完全符合這條消息的描述。」他頓了頓,將目光移到了佐佐木銘的身上,「再者……你那名手下的功夫,我們方才也都看到了……那想必就是劍舞草記中的招式了吧?」

他們的推測倒也合情合理,佐佐木銘的那個「技能」,在正統的習武者看來堪稱神奇,而這正好可以用「他從劍舞草記上學到的」來解釋。

「嗯……你說得倒是有點道理,但有件事,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思考過……」中年男人依舊很平靜地應道,「你口中的那條『消息』,似乎有些過於精確了……不是嗎?」

他這句話出口時,他身後的兩名玩家並沒有什麼反應,因為他們在此前已從中年男子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但是,此刻正躲在暗處同樣聽到了此言的絮懷殤、狂蹤劍影、才不怕呢,可都是神情一變。

「那又怎麼樣?」鳳美玉站在那兒,活像個大肉球似的,連說話都有點吃力的感覺,「事到如今,你再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難道你還想否認東西在你的身上?」

「我並不是想否認什麼……」中年男人回道,「相反,我是想承認一些事……」

「你不就是想說……消息是你放出來的嗎?」忽然,另一個人的聲音,加入了對話。

眾人循聲望去,迅速在街邊一間民宅的房頂上,發現了一個人。

「封不覺1

在覺哥現身的剎那,這三個字便如同***群過境一般,從其他玩家的心中賓士而過。

「嗯?」中年男人的注意力也被覺哥所吸引,他抬起頭,用手指輕輕向上推了推斗笠的邊檐,看了覺哥一眼,「你是……」

「小心……」織田愛的低語立即傳入了中年男人的耳中,「這小子很難對付……」

「喂!你又是哪根蔥?」兩秒后,顧蛟龍高聲沖覺哥嚷道,「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呵……」封不覺輕笑一聲,應道,「顧少幫主息怒,在下只是前來說幾件各位可能會感興趣的事,並沒有要妨礙諸位掌門的意思。」

「我們可沒時間聽你說什麼故事。」羅殘道,「我勸你還是趕緊……」

「且慢。」不料,中年男子這時卻搶道,「我倒是想聽聽……他能說出些什麼來。」

他這話一出口,那三名掌門都愣了一下,他們看覺哥的眼神,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當然了,這時的他們,依然沒有把這張年輕的生面孔當回事兒,他們只是在疑惑那個中年男人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呵呵……其實我要說得也不多,一時半刻就能講完。」封不覺見沒人打斷自己了,便順勢接道,「簡單地說……今天這個局,是你一手策劃的。」他看著那個中年男人,笑道,「不出我所料的話,你應該就是當初那個『不知曉劍譜真正的價值,拿去當鋪將其低價典當的東瀛浪人』。」

話音落時,除了中年男子、織田愛和佐佐木銘之外,在場的所有人皆是神情一變。

封不覺則是不以為意,娓娓道來:「事實上,對於劍舞草記的價值,你清楚得很……所以你才會拿它當『誘餌』,來布下這個局……」他停頓一秒,接著道,「首先,你故意讓江三得到劍舞草記,然後,你再製造出江家堡的滅門慘案,將劍譜奪回;你知道,段克亦肯定會來給徒弟報仇,將事情追查到底……因此,你正好利用點蒼派的名頭,將劍舞草記現世的消息傳出去。

「人們在聽到相關的消息時,都會想當然地認為……這是『點蒼派查到的』,好像一切都順理成章。

「但我一聽這事兒,就覺得事有蹊蹺……。

「且不說段掌門和他的弟子們是怎麼從一個完全沒有活人的兇案現場里得到『兇手是為了奪走一本劍譜才滅人滿門』這種結論的……就算他們認準了殺人者的動機是『為了奪走某件重要的東西』,並以此為線索追查下去……想要查到所謂的『東瀛浪人』、『當鋪』這條線上,其可能也著實微乎其微。

「而事後流傳出的那條『劍舞草記會在除夕夜出現』的消息,則讓我徹底確定了……行兇者本人,就是放消息的人。

「正如你所說……那條消息描述得實在太具體、太精確了,不但時間地點、連你的穿著打扮都交代得絲毫不差。」

說到這兒,覺哥不禁笑出聲來:「呵呵……最可笑的一點是,既然這條消息已經傳遍了江湖,引來了那麼多的門派和人,那麼消息中的『那個人』十有八九也已經知道這事兒了……在這種前提下,他怎麼可能還會在消息中所說的時間和地點出現呢?明知整個武林都在埋伏他,還來送死嗎?」

他這個問題,顯然是拋給那幾位掌門、和正在周圍潛伏著的其他武林人士的。

「所以,真相只有一個。」封不覺抬起一手,指向了那個中年男人,「那個帶著劍舞草記的人……那個放出消息的人……那個通過重重算計、造就了今日這般局面的人……並不認為自己會死。」

他說著,轉過身去,看向了那三位掌門:「會死的……是你們。」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