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254章 劍神一笑(十)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03日 03:07 [字數] 51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嚴冬的夜,是很漫長的。

長到足以去完成很多事。

比如說,殺人。

今夜的臨閭鎮,無疑是個殺人的好地方。

因為誰也說不清在這兒被殺的人究竟是為何而死。

他們有可能會被仇家所殺,也有可能會被其他欲奪「劍舞草記」的人所殺,還有可能……他們想殺別人,但最終自己卻成了死人。

就算有「目擊證人」也沒用,在這樣一個環境中……誰又能保證那些作證的人說的是實話呢?他們完全有理由為了自身的某種目的而撒謊,像這種「說說話」就能借刀殺人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所以,在這個夜晚,殺戮,是相對自由的。

平日里被壓抑的殺機,已在人們的心中蠢蠢欲動……

那些精通暗器和夜行功夫的人;那些積怨已久、但迫於對方勢力不敢報仇的人;那些謀算著要將同門取而代之的人……對這些人來說,今夜的機會是絕不容錯過的。

而對於身處這個劇本世界中的玩家們來說,這種「亂相」,也為他們提供了「以弱勝強」和「減少對手」的有利條件。

「等了一天,只掌握了三個人的行蹤,總覺得……稍微有點失策了呢。」月下,生魚片站在一棟建築的屋頂上,俯視著眼前的小鎮,如是念道。

「你說……他們有沒有可能瞞過你的偵測進鎮呢?」夢驚禪就站在他的身旁,看起來還是那副懶散的樣子,左手還提溜著一個酒瓶子。

「散在全鎮的『音貝』都運轉正常,我的探測是毫無死角的。」生魚片很有自信地回道,「不管他們是從鎮后的山裡繞進來,還是從天上跳進來、從地底下打洞爬進來,只要是進了臨閭鎮的範圍,我肯定能知道……」

「呵……」夢驚禪笑了笑,「那就有兩種可能,其一,我們的對手只有劍少、不怕和絮懷殤;其二,還有未知數量的敵對玩家,在我們查探到他們之前,反偵測到了我們……隨即就選擇了不進鎮。」

「我寧願相信後者。」生魚片道,「至少……絮懷殤應該還有一個隊友留在鎮外不是嗎?」

「那個礙…」夢驚禪喝了口酒,「嗯……我看未必吧。」

「未必?」生魚片疑道,「喂喂……你該不會是還沒搞清楚這『組合亂斗』模式的規則吧?必須是兩個人組隊才能……」

「我知道。」夢驚禪打斷了對方,並接道,「我的意思是,她的隊友八成已經退齣劇本了。」

「哈?」生魚片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啊?你這推測有什麼根據嗎?」

「這個嘛……」夢驚禪想了想,「告訴你也無妨……」他撇了撇嘴,接道,「據我所知,絮懷殤和紅櫻的合約馬上就要到期了,而在續約的事情上,雙方並沒有談攏。」他頓了頓,進一步解釋道,「由於絮懷殤的合約中明確了其遊戲賬號歸其個人所有,這就意味著,如果她最終離開了紅櫻,那這個由紅櫻培養起來的遊戲角色會跟著她一起離開……即便合同約束她在之後的幾個月內不能加入其它的工作室,但她仍可以作為個人職業玩家去參加各種比賽的……因此,現階段,紅櫻那邊已經停止對她提供各種資源,同時還利用合同中的條款,禁止她和其他的玩家組隊遊戲。不過,合同的權責是相對的,她自然也有她的權利,紅櫻也不能過分刁難她了……比如用條款迫使她無法參與某些特定模式的劇本,這是不行的。」

「哦……」生魚片也是老資格的職業玩家了,諸如此類的事情他也不是沒見過,聽到這兒,他已大致懂了,「於是他們就隨便找個號和她雙排,進了劇本之後立刻就退,接下來讓她一個人玩兒去……這樣便不算是『禁止她正常遊戲』了。」

夢驚禪點點頭:「今天看到她獨自進鎮時,我立刻就想到了這事兒……瞧這意思,她和紅櫻解約基本是板兒上釘釘埃」

「且慢……」生魚片道,「那這些解約之類的消息……你又是從哪兒聽來的呢?」

「我和管理層熟埃」禪哥用理所當然的口氣回道,「他們最近已經在籌劃著要簽絮懷殤的事兒了,甚至開出了在她受『競業禁止協議』影響期間照發工資的條件;當然了,我也就知道那麼多了,其他不平等條約以及『簽約款』具體給她開了多少我是不知道的,反正肯定比咱們幾個來的時候高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就是了……」

「瞧你那副不平衡的樣子……」生魚片虛著眼,面無表情地吐槽道,「你咋不說八個『很多』呢?」

「我沒有不平衡啊,就事論事……真的很多嘛。」夢驚禪回道,「不過……講道理,我覺得人家也的確值這個價兒,從粉絲經濟的角度來說,絮懷殤的身價爆我們十倍八倍我也可以理解……」

「謝謝誇獎。」下一秒,一個女人的聲音忽然響起,回了禪哥一句。

那一瞬,夢驚禪的瞳孔收縮,其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彷彿被寒流所浸。

他微微轉頭,看向了生魚片。

卻恰好看到生魚片的人頭……從脖子上滑了下來。

當那整齊的刀口映入禪哥的眼帘時,生魚片也開始化為白光。

直到那一刻,屍體都還站著、沒有倒下。

這一刀太快了,快到生魚片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被砍,就已被判定死亡。

「呼……」兩秒后,禪哥緩緩轉過身,吁了口氣,「大意了礙…」

夢驚禪單獨行動時,是很少會疏忽的,他這次的大意,源自他對隊友的信任。

即便如此,這也不能算是什麼失誤;因為他的隊友是生魚片,是整個驚悚樂園中偵查能力最強的玩家……沒有之一。

然而,很多時候,「最強」的地方,反而就是突破口之所在。

從方才的對話不難看出,生魚片對自己的能力有著絕對的自信,他那句「我的探測是毫無死角的」也不絕非是在說大話。

可一旦有人從這種探測中找到了「死角」,那對施術者來說,便將是致命的。

「這算不上大意……我可是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適應了那些『音貝』的探測頻率。」絮懷殤說這句話時,其身影已出現在了夢驚禪身後的屋脊之上。

此刻,她已不再像白天那樣遮蔽面目。

月色下,她那修長的身影,似一道無瑕的利刃;那明亮的雙眸,則透出森冷的殺意。

「明白了……」夢驚禪望著對方,接道,「用能量完全覆蓋住身體表面,形成一層動態的『盔甲』,然後讓這個能量層保持與音貝一致的振動頻率,這樣……就能在生魚片的探測網中『隱形』了……」

「不愧是夢驚禪,只聽我說一句話,就能推測出我的手法。」絮懷殤回道。

「呵呵……」禪哥笑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包煙,抽出一支給自己點上,「——」他吐了口煙,悠然言道,「你太高估我了,我可不是那種稍微看看就能識破各種複雜技巧的天才,我也沒有封不覺那種彷彿一秒鐘能想一百件事的頭腦……」他頓了頓,「能立刻猜到你的手法,是因為……在今天以前,我就思考過——如何才能避過生魚片的探測。」

「這麼說來……這個方法,是你早已想到了的?」絮懷殤問道。

「那是礙…」夢驚禪撣了撣煙灰,回道,「別看我現在這樣兒……其實我也是挺要強的一個人,即便是同一個工作室的隊友,我也會研究研究怎麼才能打敗對方的。」他微頓半秒,再道,「當然了……很多事情,想得到,不代表就能做得到。我說了,我不是天才,要比喻的話……天才面對十個問題能給出十二個答案,而我只能給出一個。」

「所以你覺得……我是天才?」絮懷殤又道。

「你當然是。」夢驚禪攤開雙手,「你、鬼驍、濕婆、枉嘆之、似雨若離、無刀客、七殺、廢柴叔、織田愛……大概就這幾位吧。」他邊想邊說,數出了這麼九個人來,「在戰鬥這方面,你們這九人的才能是我所知所見的人當中最出色的……不過,『才能』最高,並不代表實力也最強嘛。」

「你好像忘了把封不覺算進去。」絮懷殤聽完后,第一反應卻是這個。

「他礙…」夢驚禪聳聳肩,「我無法評價一個已經超出了我評斷能力的人。」

「這麼說來,你對我的實力,還是挺了解的?」絮懷殤道。

「呵……彼此彼此吧。」夢驚禪道,「你剛才那次偷襲,為什麼只出了一刀,你我心裡都有數……」

他這句話,可不是虛張聲勢。

絮懷殤方才的那一擊,之所以只攻擊了生魚片一人、卻沒有對僅在一米開外的夢驚禪出手,自是有原因的。

並不是她不想那樣做,而是她沒有把握……

想偷襲生魚片,並不算難,因為生魚片對於自己的探測能力有著絕對的自信,這種自信和「依賴」是成正比的。

當他所依賴的最強能力被人找到了破綻,虛無的自信便讓他成了個毫無防備的靶子。

但夢驚禪不同,即使他基於對隊友的信任,沒有對周遭的環境進行戒備,但是……論武者的本能,他可比生魚片強太多了。剎那間的殺氣,已足以激起他的反應。

倘若絮懷殤同時對兩個人出手,或是改為只對夢驚禪出手的話,那她的偷襲就未必會成功。

雖然其成功率還是很高的,或許有八成、九成……但絕不會像方才偷襲生魚片時那樣,有「十成」的把握。

這樣一考慮,她自然會選擇百分之百會成功的那一種方案。

畢竟……她沒有隊友。

一旦偷襲失敗,哪怕能重創其中一人,她還是得以一敵二;在秩序的兩大高手面前,就是單挑她也不敢託大,何況是旁邊再多一個隨時可能恢復傷勢並參戰的人。

「既然大家都清楚對方的實力……」兩秒后,絮懷殤應道,「那閑聊就到此為止吧……」

她這言下之意,就是——話說得差不多了,咱們該動手了。

對於這個建議,夢驚禪也十分贊同;兩人若是一直這麼僵持下去,對他們雙方來說都是很不利的。

因為對峙這個事情……比戰鬥還要耗費心力。

別看兩人站那兒沒動,但這番對話的過程中……每一秒,他們都在尋找著出手的機會,同時又要提防對手的動向,這對集中力是很大的考驗。

若是在這兒耗得太傷,就算打贏了,也可能對之後面對其他玩家的戰鬥造成負面影響。

「好。」夢驚禪回話時,順手丟掉了煙頭,「那我就……不客氣了。」

話音未落,他已出劍。

他沒有把自己算進「天才」的行列,不是在謙虛,也不是想扮豬吃虎。

正如夢驚禪對天才的那番比喻……

他的確是回答不了「十個問題」,就算花時間冥思苦想,也最多答得出六七個來。

通常情況下,他只能答出「一個問題」。

而那個問題,永遠是關於「劍」的。

說時遲,那時快!

但見,虹光一閃,身影已錯。

簌簌風聲,姍姍來遲。

這一劍,劍比聲快,人比劍疾。

可怕的是……一劍過後,夜空中,並未響起金鐵交加之聲。

那僅有的破風聲,似乎在宣告著攻擊的落空。

但實際上……並未落空。

在那電光石火之間,刀和劍切切實實地碰撞了,只是……其中的一方,在一種「無聲」的狀態下便被另一方所斬斷。

就好似你用一把快刀猛然切開了一塊懸在半空的豆腐,那自然是不會發出什麼聲響的。

「好劍法。」絮懷殤站在原地,目視前方,用略有些疲憊的語氣說道。

她沒有低頭去看自己的雙刀,因為她知道……自己手中的和都已斷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肋下已被斬出了一道猙獰的傷口。

「呵……」夢驚禪,此時已出現在了絮懷殤的身後、背對著對方。

他苦笑了一聲,並再次從口袋裡掏出了煙,叼了一根在嘴裡:「論劍法,我可不覺得自己會輸給任何人。」他吃力地用同一隻手掏出打火機,為自己點燃了煙,「可惜礙…」

就在他那個「惜」字出口時,他持劍的那條胳膊,竟從肩膀處齊齊斷落,就像是方才生魚片那滑落的頭顱一樣……

「——」接著,夢驚禪舒暢地吐了口煙。在他呼氣的同時,其軀幹上赫然迸出了三道很短、但極深的傷口;那三道傷口也像是「吐煙」一般,齊齊地噴出了鮮血,在空中匯成一片血霧,「所以說礙…」他轉過頭,還是那一臉的頹廢,「我討厭和你們這幫『天才』交手……」

這話說完,他也恰好化為白光消失。

直到這一秒,絮懷殤才稍稍鬆懈下來,單膝跪地,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傷口。

她沒有急著使用物品或技能為自己治療,而是將視線投向了屋檐下的一片陰影,冷冷言道:「你不必再躲,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在那裡……」她目光如炬,語氣堅定,絲毫不像一個受了重傷的人,「既然你可以跟他們合作,那不妨也跟我談談吧。」

言畢,一息之後,一個已經被嚇得臉色慘白的男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還未請教……女俠尊姓大名……」即使是方盡這樣的人,這會兒講話都是戰戰兢兢的。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