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252章 劍神一笑(八)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31日 00:54 [字數] 67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狂蹤劍影的反應在冷欲秋的預料之中,但他的實力卻遠在對方的估計之外。

冷欲秋本沒有打算對眼前這兩人拔劍的,因為他認為沒有必要。

然而,當劍少的手搭到劍柄上的剎那,當他的戰意和劍意從眼神中迸發的瞬間,冷欲秋的神色變了。

一種本能讓冷欲秋退後了一步,當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的手,也已握住了劍。

「怎麼可能?」那一刻,冷欲秋腦海中閃過的是疑惑和震驚。

但他還不及細思,狂蹤劍影便已出手。

劍鋒,在空氣中急速碰撞。

但凡能看清這次交鋒的人,定然都會驚嘆於雙方力量和速度。

然而,這一擊發出的聲響既不響亮,也不厚重。

那聲音就像是兩個玻璃杯輕輕相碰,輕盈而溫和。

這一劍過後,劍少和冷欲秋,皆是神情陡變,且各自又後退了幾分。

「原來如此」冷欲秋當即心道,「查探不到內力並不是因為他的內功弱而是因為他的功法獨特、無法查探。」

「有沒有搞錯這傢伙居然這麼強?還是說這個劇本世界中的np平均水平就這樣兒?」劍少心中也是驚疑不定。

「還未請教」冷欲秋很少會主動請教別人的姓名,但這次顯然是個例外。

「皇甫明康。」劍少一字不差地報出了自己的真名,他的本名在這個武俠世界中聽起來倒是絲毫不違和。

「好。」冷欲秋沒有報自己的名字,也沒有去問對方究竟認不認識自己,他只是道了聲「好」,隨後便收劍入鞘,還順手從懷裡取出了一張銀票,「我賠錢。」

說著,他就伸手將銀票遞了過來。

不過,劍少卻沒有去接。

「不必了。」狂蹤劍影冷冷言道,「錢我們有。」

這言下之意就是這件事,咱們講的是道理,只要你有賠償的意願就行,至於這錢給不給都無所謂。

「但我覺得還是賠給你比較好。」冷欲秋的手並未收回,「你就當幫我個忙。」

他的意思則是對我來說,這錢給了,事情才算完,否則我會覺得虧欠了別人些什麼。

「那好吧。」劍少很快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同時他也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當自己決定拔劍的時候,便已錯失了和這個np合作的機會,現在他只能接下錢,結束這個事件,並接受對方將和自己繼續保持「中立」關係的局面。

於是,江湖這二位玩家收下了錢,離開了二樓,並立即到掌柜那邊換了間房。

在與客棧掌柜交涉的過程中,他們方才知道冷欲秋是何人,以及他在這次事件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但這會兒他們再去感嘆自己和np打交道的能力差,也是為時晚矣。

另一方面,王窮的宅邸中。

穀物的香氣、棉絮的尉草和柴禾的氣味、以及一絲焦味,混雜在一起,飄散在屋內。

王窮愜意地坐在炕上,吃著糕點、喝著熱茶。

第一眼瞧見他的人,多半會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農家漢子,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會是個富可敵國的活財神。

「莊主。」門外,傳來了程威的聲音。

他站在門口,腰桿兒挺得筆直,即使周圍根本沒人在看,他在說「莊主」二字時,也保持著一臉的肅然和恭敬。

「進來吧。」王窮隨口應了一聲,說話時嘴裡的東西都還沒吃乾淨。

「是。」程威諾了一聲,方才挑開門帘入了屋。

「穩婆那邊怎麼講的?」王窮知道對方前來稟報何事,所以直接就問了。

「回莊主,是處子無誤。」程威也是直截了當地給出了答案。

「嗯」王窮點點頭,沉默了幾秒,又問道,「程威,你怎麼看?」

程威愣了一下:「您是指」他的確不知道這個問題具體是在問哪個方面。

「為了這個女人,我用了多少銀子、時間和人脈你都是知道的。」王窮接道,「你就一點兒也不好奇,我是為了什麼嗎?」

程威低頭應道:「莊主,我們做下人的,不該問的,就不」

「哎」王窮擺手打斷了他的話,「現在不是你問我,是我問你。」他微頓半秒,「怎麼想的你就直說。」

這個問題,並不好回答。

雖然程威一直在王窮身邊鞍前馬後,但關於這個女人的事,他確是知之甚少。

「依屬下愚見」斟酌片刻后,程威回道,「莊主可是打算迎娶這位姑娘?」

這個推測,乍聽之下雖有些膚淺,但實際上是很靠譜的。

的確,王窮不缺女人,但「情人」和「夫人」是兩碼事。

王窮年過四十,從未正式娶妻,他也從來沒有為一個女人費過那麼大的功夫再加上,他還特意安排好了穩婆來驗明正身

根據這種種跡象,程威才得出了這個結論。

「呵呵」王窮笑了,「在理」他頓了頓,「但不對。」

「那」程威又提出了另一個假設,「是為了贈與他人?」

王窮笑著搖頭:「你猜對了一半。」

「屬下愚鈍,還請莊主明示。」程威不猜了,一個精明的部下知道該在什麼時候停止發問,即使一開始就是主人讓他問的。

「我要她幫我去殺人。」王窮接道。

程威目光微動,念道:「她的武功很高?」

「不高。」王窮道,「用江湖上的說法三流而已。」

程威道:「可您花在她身上的銀子,至少能請十個一流高手為您賣命了。」

王窮道:「呵但我想讓她殺的人,就算是請上二十個一流高手來,也同樣是有去無回。」

程威沉默了。

按理說,他此刻應該問一句「誰?」

但他沒問,他不敢問,也不想知道。

可王窮卻想讓他知道:「你怎麼不問那是誰?」

程威道:「屬下不敢。」

王窮道:「呵那表明你已經猜到一二了。」

程威也不能否認:「是的。」

王窮道:「但我想讓你知道十成,而不是一二。」

程威道:「謝莊主信任。」他除了接受,別無選擇。

王窮道:「我要殺的是當今天子。」

縱然已隱隱察覺到了會聽到這樣的答案,但在聽到時,程威腦中還是嗡然作鳴,巨大的壓力瞬時讓他的胃中翻江倒海:「敢問莊主為何?」

王窮道:「因為他要殺我。」

程威點點頭,他沒有問「你是怎麼知道的」,他很清楚,王窮自會有辦法去知道

所以,王窮說皇帝要殺他,那皇帝就是要殺他。

「他為什麼還沒動手?」程威問道。

這確是個問題皇帝要殺人,難不成還要等?

王窮冷哼一聲:「哼他已經動手了。」他右手握拳,有些憤然地言道,「而且比我快了一步。」

程威聞言,神色一變:「您是說他的刺客已經出動了?」

王窮道:「何止是出動了,都已經來到我面前了。」

「莊主1程威聽到這兒,臉都白了,他噗一下就給跪到了地上,「莫非是懷疑屬下我」

「哎不是說你」王窮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別過頭道,「別一驚一乍的,起來說話。」

程威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重新站了起來,稍稍冷靜一些后,他略一思忖,接道:「那您是指那個張三?」

「他和刺客確是一夥的,不過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王窮說著,又往嘴裡塞了塊糕點。

程威這就有些不懂了:「莊主那刺客究竟是誰?」

王窮聳肩:「就是那個女人咯。」

在他說出這句之前,程威不懂,而他說完之後,程威就更是一頭霧水了。

「不明白是吧?」王窮道,「我跟你說說,你就明白了。」

程威抱拳拱手:「莊主請講。」

王窮用茶水送下口中剩餘的糕點,清了清嗓子、理了理思緒,言道:「首先,我問問你可知道鏡花水月?」

「屬下不知。」程威搖頭回道。

雖然他也曾是江湖中人,但跟了王窮那麼多年,程威和江湖的關係早已很淡了,那些比較隱秘的消息,除非王窮有指示,否則他也不會刻意去打探和了解。

「那是四個殺手。」略微停頓后,王窮便接道,「四個鮮有人知、卻從不失手的殺手。」

這話,是一種很高的評價。

就一個殺手而言,「鮮有人知」,要比「從不失手」更加可怕。

「傳說,這四人各有一項本領,天下無雙。」王窮道,「而那四項本領分別就是鏡的易容術,花的美貌,水的內功,和月的輕功。」

「易容術?」程威的反應挺快,「難道那張三就是」

「對,他就是鏡。」王窮接道,「他送來的那個女人,則是花。」

他撇了撇嘴,好像是在回味自己剛才吃的點心,短暫的沉默后,復又開口:「而花,也是那四人之中唯一一個有機會殺死皇帝的人。」

聽到這兒,程威漸漸跟上了王窮的思路:「這就是莊主不惜重金將其抓來的原因?」

「對。」王窮點頭道,「想殺皇帝,就得找到花鏡花水月這四人都很不好找,但半個月前,我卻因一件異事,意外地掌握到了花的行蹤。」他抬眼看向了程威,「那件事你應該也知道的。」

「半個月前」程威喃喃念道,「您可是指羽王獵狐遇仙一事?」

他說的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因為這不算是「江湖事」,也算不上什麼「朝野事」,非要劃分一下,大概算是一個風花雪月的故事

大體情節也不複雜,就是一位頗有勢力的王爺,在一次外出打獵時,在某個湖邊「偶然」地遇到了一位貌美如花、傾國傾城的「仙子」,隨後他就把那位美女「請」回了府上,並以禮相待,奉為上賓,希望有朝一日能打動美人芳心。

當然了,這個故事中的邏輯問題是很多的,最主要的有兩個:其一,就算羽王色迷心竅,他身邊的人也應該明白這個女人出現得很蹊蹺,而且來路不明,怎會讓他帶回王府?其二,就算大家都接受了那種設定,他一個王爺要霸佔一個民女會有多難?怎麼地都不能進入這種備胎追女神一般的節奏吧?

總之,不合理的部分相當突出,這也使得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大打折扣只是那個年代,通訊基本靠吼,口口相傳、以訛傳訛,最後傳得面目全非的故事比比皆是,比這還離譜的也有,所以這個本就沒有多少人知道的故事,也沒有太多人去質疑。

直到這個故事傳入了王窮的耳中。

王窮的情報網,遍布江湖、朝野、民間

因此,他能知曉許多別人一輩子都不知道的事,也能做出很多別人絕對想不到的推測。

雖然王窮也不是百分之百地確定,但他至少有五成把握正在羽王府上做客的那位「仙子」,就是鏡花水月中的「花」,而羽王則是她的目標。

推理到了這一步,王窮便立即動用自己的關係,準備執行一個「從羽王府里劫一個女人出來」的任務。

王窮明白,羽王一死,那個女人便會不知所蹤像她那樣的殺手,一定會在任務完成後的第一時間消失。所以他要快,以最快的速度把那個女人找來,否則他很可能會錯失掉這難得的、也是唯一的機會。

於是,他找上了「榆嶺四絕」那四人或許不是最佳的人選,但確是在那個時間點上最合適的選擇了。

然而,從那四人出發算起,近十天過去了,最終將「花」帶到王窮面前的人,卻不是榆嶺四絕,而是「鏡」。

「屬下還是不明白。」程威思索了片刻,又道,「依莊主所言,鏡和花都是來殺您的?」

「是。」王窮道。

「可花是您主動派人去帶回來的。」程威道,「而且她的目標不是羽王嗎?」

「她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我。」王窮幾乎是一字一頓地接道。

聽到這句話,程威的思緒又被打亂了,他順著莊主的意思重新將事情理了一遍,終於,整整三分鐘后,他恍然大悟:「那羽王獵狐遇仙的事是皇帝的安排?」

「你總算是想到了。」王窮點點頭,「我說了,皇帝要殺我但想殺我王窮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很清楚,一旦我察覺了他的殺心,就會立即採取行動,先下手為強。

「想透了這點,他便布下了這個局

「也只有皇帝,才能讓一個王爺替他演戲。

「這齣戲就是為了給我看的,因為只有我才能從那齣戲里看出花要行刺羽王這件事。

「而我也確實中計了。」

程威這回緊跟上了王窮的思路,接道「而那個鏡應該是一種保障,如果沒有意外,他便不必出手,但很顯然意外發生了。」

「嗯」王窮應道,「傳說花可迷盡天下的男人,只要看她一眼,男人就會被她徹底迷住,甚至有人會心甘情願地被她殺死。所以,她僅憑三流武功,也從未失過手」他頓了頓,「雖然我事先叮囑過榆嶺四絕,不可由男人去確認貨的面貌,途中也不可以看她但我想他們八成是沒做到。」

他的推理很準確從王府把花劫出時,四絕之首「鄒亭」即那位「大哥」真的是從頭到尾都沒有看過「貨」四絕中武功最高的他,是負責斷後的,「貨」則由另外三人火速帶離。

問題就出在他們那個老三的身上,此人平日里就頗為好色,煙花柳巷沒少去但偏偏就是這種人,還覺得自己定力特別好。彷彿他那見到庸脂俗粉后也跟狗一樣的德行到了真正的絕色佳人面前就會變成坐懷不亂的狀態。

事情就這樣起了變化,當老三看到「花」的容貌后,由「鏡」假冒的老二朱誠就知道,這人是留不得了,否則鐵定壞事。於是,在鄒亭與他們會合之前,他就殺了老三。

對此,四妹也沒什麼好多說的,老三的確是自己作死。

至於鄒亭趕到彌兕客棧之後的事,便如前文所寫的那樣老三的死,讓他也產生了好奇鄒亭和老三的區別就是老三以為自己是個定力很強的人,而鄒亭真的是個定力很強的人。

可惜,在看到「花」之後,鄒亭的心,也亂了。

他開始思考自己的任務

王窮自然不會告訴他「我要讓這個女人去殺皇帝」這種逆天的事情,他用了一個更簡單的理由我要和這個女人上床。

很簡單,也很有說服力,但在鄒亭看到那個女人後,這種理由、這種目的,就成了一種極為不安定的因素。

「花」的美貌,已足夠讓一個像鄒亭這樣的男人放棄巨額的報酬,並給予她自由而其目的,也不過是為了在她的心中佔有哪怕寸許之地。

當這個念頭變得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決絕時,鄒亭也喪命了。

事已至此,鏡也沒必要再裝下去殺死老三還算順理成章,但殺死鄒亭真正的朱誠可沒有那麼高的武功。

於是,他一不做二不休,把榆嶺四絕殺了個乾淨,將這幾人與客棧里的無辜者們一同付之一炬,再親自把「花」送到了王窮的面前。

「莊主」程威想通了整件事後,順勢來了一記馬屁,「神機妙算,屬下佩服」

「呵」王窮笑道,「若真是神機妙算,在和鏡說話的時候,我就該把事情想明白了。」他單手托腮,又抓起一塊糕點,「但實際上呢當你把她還是處女這件事告訴我時,我才堪堪把思緒理清楚。」

「呃」程威又有些不懂了,「對了,屬下卻是不知那女人是否是處子,有何干係?」

王窮道:「關於鏡花水月的事,我還知道幾件,比如他們四個是親生兄妹」

他說到這兒,程威心裡的另一個疑問「為什麼鏡沒有對花動心」也被解開了。

「比如花從來沒有讓任何一個男人得到過她」王窮還在說著,「又比如鏡除了聲音相貌之外,還可以模仿別人的武功招式、乃至內功都一模一樣」他隨便舉了幾個例子,沒有說盡,便將話題帶了回來,「總之,考慮到羽王的為人關於花的身份,沒有比這更有說服力的了。」

他這一提醒,程威也反應過來了那羽王好色可是出了名的,人稱色中的惡鬼、花里的魔王稍有幾分姿色的女子,被他瞅見了,基本都不會放過。從他府上擄出來的女人還是清白之身,本身就很反常。

「嗯」程威沉吟道,「這下屬下就全都明白了。」他微頓半秒,接道,「既然莊主已洞悉了對方是來殺您的,倒也好辦屬下這就安排一批硬手當然,全部都是女子立即去把那花斬草除」

「等等。」王窮打斷了她,「誰說要殺她了?」

程威又愣了一下:「這您的意思是先關起來?」

王窮端起茶杯,喝上一大口茶,用茶水漱了漱口,然後順勢就從炕上下來了:「不用,我先去和她聊聊。」

「什麼?」程威差點兒就把這兩個字喊出來了,但他終究是忍住了。

「莊主」程威道,「您方才不是還說男人只要見了花的樣貌」

「呵」王窮笑了,「不是我說,是傳說。」他背起雙手,「那種鬼話反正我是不信的。」

「但」程威面露擔憂之色,「榆嶺四絕」

「哈哈哈」王窮大笑出聲,「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就認定那傳說是假的,而且現在就要去一探究竟。」

程威道:「那萬一」

王窮含笑搖了搖頭,轉過身去,邊朝屋外走邊道:「萬一是真的,那我便是死在這傳說之下,又有何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