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250章 劍神一笑(六)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29日 01:45 [字數] 52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無花已在門外站了許久。

他並不著急。

即便讓他在這裡站上一天一夜,他也不會因此而失去耐性。

好在,門裡的人,也沒讓他等那麼久。

在那「許久」之後,屋裡傳出的輕微的腳步聲,隨後,門被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男人。

他高大、英俊,目光冷峻,氣勢凌人。

雪白的長衣和腰間的長劍是他的標誌。

冰冷的氣質和寡言的性格則是人們對他唯一的印象。

「哼……總算是肯出來見我了嗎?」門雖是開了,但謝無花仍是站在距離門檻兒三步之遙的距離上,絲毫不敢冒進。

冷欲秋聞言,沒有回話,只是默默地注視著眼前這位長了一張方臉的年輕人。

「怎麼?你該不會……根本沒有察覺到有人站在你的客房外吧?」謝無花見對方不接話,便又試探了一句。

「察覺到了。」兩秒后,冷欲秋終於是開口說話了,他的口氣很冷漠,言語間還伴隨著一些略顯違和的、細碎的停頓,「你一來我就察覺到了。」

「呵……」謝無花笑道,「這麼說來……我站在門外的這段時間,你一直就在屋裡猶豫著是否要開門咯?」

「並沒有。」冷欲秋回答。

「哦?」謝無花不明白他的意思,故而用了個語氣助詞示意他接著往下說。

「我不想開門,也不想理你。」一息過後,冷欲秋補充道。

「哈1謝無花又笑了……冷笑,「那你現在又為什麼把門給打開了呢?」

「我要去茅廁。」冷欲秋的答覆可謂言簡意賅,關鍵是……還無法質疑。

說罷這五個字,他就向前邁步、走出了房間,並隨手帶上了客房的門。

他就這麼淡定地從謝無花的身邊走過,完全無視了後者,大步流星地朝著客棧的一樓去了。

待他的身影消失時,謝無花,還是站著。

他自是不會追上去跟冷欲秋理論的,因為這世上只有無賴和傻瓜才會去攔一個要上茅廁的人並進行某種辯論。

謝無花不是無賴,更不是傻瓜。

這一刻,謝少爺只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種名為「漠視」的侮辱。

冷欲秋的反應說明……他把謝無花當做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這讓後者的等待變得毫無意義。

謝無花很想發火,卻又發不出火來。

因為在他思考著如何爆發的過程中,他忽然意識到,除了「名門之後」這個頭銜之外,他的確是沒有其他任何理由不被人漠視。

雖然謝無花出來行走江湖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了,但他卻沒能在江湖上留下半點事。

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得到冷欲秋的重視呢?

當然了,謝家少爺的「碌碌無為」,倒也不是他能力不行導致的……事實上,謝無花可說是文武雙全。

「文」這方面,即便他不像秀才那般擅長咬文嚼字,但「知書達理」這個詞兒他還是擔待得起的,僅這點,在遍地糙漢的江湖中……已算是鶴立雞群了。

而「武」這方面呢,作為謝家的長子長孫,他自然也是得了祖上真傳的,放眼整個武林,在同輩中恐怕是找不出能與其比肩的人物來了。

然而……有能力,並不一定就會有作為。

江湖這地方,是很滑稽的……

在這裡,「麻煩」這個詞兒,幾乎能和「機遇」畫上等號。

它很可能會給你帶來各種各樣的損失,比如財產、名譽、親人、朋友、生命等等,都有可能伴隨著這個詞的出現而消失。

但,它也可能為你帶來同等的利益……

在江湖中,一個從未被麻煩找上門,也沒去自找過麻煩的人,肯定是失敗的……

而謝無花的尷尬處境就是:由於謝家的名號,很多麻煩的「人」和「事」兒都會主動去避開他。又由於他的身邊始終有劉伯這麼個老江湖跟著,很多沒有去避他的麻煩人和麻煩事兒……也都被劉伯設法給擋開了。

這便造就如今這個「在江湖上混了大半年還是毫無作為」的謝家少爺。

「少爺。」沒過多久,劉伯那熟悉的聲音便打斷了謝無花的思緒。

劉西來對謝家的忠誠和感情是極為深厚的,當年因慘敗落下殘疾的他,在生理上已註定無後,再加上他本來也沒有親人活在世上了;因此,看著謝家少爺長大的他,早已將其當成了自己的孫兒一般。這也是為什麼……當謝無花向自己的祖父提出要去江湖中「歷練一番」的時候,老家主會安排劉伯跟隨少爺同行。

「你還好嗎?」劉伯見少爺沒回話,便關切地追問了一聲。

「不太好。」謝無花知道劉伯一直在暗中看著自己,所以並未對後者的忽然出現感到意外。

「你不該那麼『禮貌』的。」劉伯也知道少爺受了委屈,但他絕不會用那種哄小孩兒的方式去勸解對方,他會很直接地指出事情的關鍵來。

「是礙…」謝無花嘆道,「我好像還『沒有資格』對他『禮貌』。」

「的確沒有。」劉伯道。

「您該在我決定要來的時候就告訴我的。」謝無花道。

「那時候說,你恐怕未必能懂我的意思。」劉伯接道。

「嗯……」謝無花沉吟半秒,「……也對。」

「不過,現在明白過來……也不晚。」劉伯道。

「呵呵……」謝無花的笑容又回來了,「對,不晚1

…………

冷欲秋回到房間的時候,還是那副冷淡的樣子。

他邁門而入,隨手帶上了門。

對於自己的房門被人敞開的事情、以及屋裡坐著兩個人的事情……他都像是沒看見一樣,不做任何反應和評論。

此時,謝無花和劉西來,正在冷欲秋的房間里坐著喝茶。

茶是小二剛剛送上來的,用的茶壺和茶杯也都是新的。這些都是劉伯特意吩咐的,他可不想使用別人房間里的茶具,因為那些東西上很可能已經被下了毒。

「我們有話問你。」這次,先開口的是劉伯。

冷欲秋卻沒有理他,只是默默地回到了床邊,坐下,擺出了打坐的姿勢。

「馬大鬍子是你殺的吧?」就算對方不應聲,謝無花還是接著劉伯的話,問出了想問的問題。

而在床上打坐的冷欲秋,這會兒則是乾脆連眼睛都閉上了。

「你裝蒜也沒用。」謝無花不依不饒,繼續道,「即便你能瞞得過天下人,也瞞不過我……」他頓了頓,「憑你的坐姿、站姿、走姿、還有呼吸的方式……我就能看出你除了劍法之外至少還精通兩種掌法和一套腿法,並且身負上乘的內功心法。」

「是又如何?」這時,冷欲秋終於說話了,但他的眼睛還是閉著,語氣也是輕描淡寫。

「馬大鬍子的致命傷、同時也是他身上唯一的受擊處,是打在肋下半分。」謝無花接道,「在這個鎮子上,能看出那個位置是『雙形催命掌』罩門所在的人,不超過二十個;能在實戰中一掌便打中那裡的人,不超過十個;而你……自是這十人之一。」

「當然,僅憑這點,還不足以證明你就是兇手。」下一秒,劉伯順勢接過了話頭,「真正讓我們斷定是你的依據在於……我們能夠確信,馬大鬍子肋下的那個掌印,是由一個用劍之人的手掌打出來的。」他微頓半秒,「或許你自己注意不到,但練不同兵器、不同武學的人的手,是會有各種些微的差別的,比如劍客的虎口處……」

「劉西來。」忽然,冷欲秋打斷了劉伯的話,這也是他第一次用這種方式加入與這兩人的對話,「你不用跟我一一說出你那些推斷的細枝末節……」他的語氣依舊淡定,眼睛也還是閉著的,「我可從來都沒有否認過『是我殺死了馬大鬍子』這件事。」

此言一出,劉伯和謝無花皆是一愣,兩人迅速對視了一眼后,謝無花又道:「哼……你現在倒是挺坦然的樣子,既然如此,你殺人的時候,又為何要以掌代劍……遮遮掩掩?」

「以掌代劍,並非為了遮掩什麼。」冷欲秋道。

「哦?那是為何?」謝無花又問道。

「只因他不配死在我的劍下。」這就是冷欲秋的答案。

這個答案聽起來很像是狡辯,但當這句話從冷欲秋嘴裡說出來的時候,謝少爺和劉伯瞬間就確信了……他沒有說謊。

「這麼說來……他該死?」劉伯沒有問對方殺人的具體動機,他知道那種問題是越界的,所以……他問了個聽起來有點兒像廢話的問題。

「該死。」但冷欲秋那鏗鏘有力的答覆,卻讓問題本身也變得有意義了。

「你為何要在此時、此地動手?」劉伯又道。

「在什麼地方動手、什麼時候動手,以及……」冷欲秋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殺死什麼人……」這五個字,儼然就是說給屋裡這兩人聽的,「……都是我的自由。」

「看來……是我們多管閑事了。」劉伯畢竟老辣,他已察覺到了氣氛有變,趕緊找了個台階想拉著少爺一塊兒下去。

「是的。」冷欲秋也清楚對方的意思,冷冷回道。

「既然事情是這樣……我們也不便再多說什麼……」劉伯站起身來,作了個揖,「叨擾了冷大俠,多有得罪,還望海涵。」

他一邊說著、做著,一邊朝旁邊的謝少爺使了個眼色。

謝無花也很懂事,立馬隨著站了起來,沖著冷欲秋抱拳拱手道:「得罪了。」

兩人表面上是客客氣氣,實際上身體和神經都已做好了應對攻擊的準備。

「不打擾您休息了。」劉伯隨即又道,「我們這便告辭……」

「別著急走。」沒想到,這時候……冷欲秋竟然主動發話了,「我還有話要說。」

這句「還有話要說」,讓劉伯和謝少爺的冷汗唰唰地下來了……

「冷大俠……還有何指教?」劉伯問道。

「你們就不想知道……」冷欲秋接道,「馬大鬍子為什麼『該死』嗎?」

聽到這句話,劉西來的臉都白了,因為他的本能已告訴了他冷欲秋想幹什麼。

「不想1劉伯幾乎是吼出了這兩個字。

「因為他打擾我『練劍』了。」冷欲秋卻好像沒有聽見似的,繼續淡然地說道。

這一瞬,劉西來突然跪下了,他的身體在顫抖,他的聲音在顫抖,他的靈魂……無疑也已在顫抖:「冷大俠!這話……老夫我一個人聽就可以了!我們少爺年少無知……無心冒犯,他還有大好前程……」

「不行。」這是冷欲秋第二次打斷劉伯的話,也是最後一次,「我要他也聽著。」

聽見那個「不」字,劉伯便絕望了,當那種絕望顯露在他的臉上時,他彷彿瞬間就老了幾十歲……從一個精神矍鑠的武林前輩,變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劉伯!您這是為何?」謝無花還不完全明白狀況,雖然他已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但他終究還是太年輕,他還絲毫沒有體會過江湖那真正殘酷的一面。

「人們總以為,做錯了一件事,只要及時發現、承認錯誤,便還可以彌補……可以有第二次機會。」冷欲秋說著,睜開了眼睛,「但我,不喜歡給人第二次機會,因為我不想讓別人覺得……他們可以在我面前『錯上一次』。」他的語氣冰冷,眼神亦是冰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世人都有一種共識……只要事後低聲下氣地下跪、哀求、懺悔……就能彌補之前的無禮、冒犯和傷害……

「因為那是大多數人都認可的,那便成了『理』,繼而又可能變成『法』……

「但是,世上的事情……真能像這樣『順理成章』嗎?

「世人覺得偷盜者罪不至死,被盜者便只能接受;世人覺得**者罪不至死,被**者也只能接受;世人覺得欺善霸市者罪不至死,被欺壓者亦只能接受……

「但那些做決定的人,那些『大多數人』,那些滿口道德仁義的人……又有多少曾體會過重要之物或辛苦所得被人盜走時的滋味,有多少人切身嘗過被人**的滋味,又有多少人知道經年累月遭受欺壓卻敢怒不敢言的滋味……

「屈辱、悲傷、絕望、委屈、難以形容的壓力……這世上真有一套『理法』,能準確地衡量出受害之人的痛苦,並給出相應的懲罰嗎?

「至少在我看來,是沒有的。

「但我……自己想到了一種相對公平的法子,很簡單的法子——讓受害之人,去決定怎麼處置那些犯錯之人。

「當然,每個人的評斷標準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肩膀就要殺人家全家,還有的人被扇了耳光還說無所謂,甚至會把另一邊臉也湊上去。

「所以我得承認……我的這種法子實際上確是不如『法理』來得合適。

「它只能適用於少部分人……

「……比如我這樣的人。」

在今天以前,謝無花和劉西來做夢都不會想到冷欲秋竟然會一次說出這麼長的一段話來。

江湖上也沒有人聽冷欲秋說過這麼多話,因為……聽過的人,都已經死了。

其實,冷欲秋並不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他只是個性格古怪的人。

他極端得內向,以至於在人前多說兩句就會緊張。

所以,他平時很少說話,也幾乎不結交朋友。

只有在一種情況下,他才會徹底地放鬆下來,打開話匣子,頭頭是道地跟眼前之人聊上一會兒。

而那種「情況」就是……他準備把對方殺掉的時候。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