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200章 海盜歸來(四)

[更新時間]2016年09月03日 02:54 [字數] 45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見此情景,斯諾又回過頭來,朝覺哥他們使了個眼色。mianhuatang.la網

封不覺和鴻鵠自然也已看見了門外的狀況,下一秒,兩人便不約而同地對望了一眼,並在無言中達成了一個共識……

…………

五分鐘后,三名玩家已然出現在了安娜女王復仇號的甲板之上。

或許是運氣好,也可能是劇本難度本就如此……這一路行來,他們仨愣是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甚至連懷疑他們的人都沒有。

當然了,仔細想想,這也是挺合理的。

這艘海盜船上少說也有上百人,這其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在出航之前招募的;這些剛上船的水手,知道得不多,也不需要知道得太多……反正他們只要認得出船長、大副、二副、水手長等職位較高的船員,並能夠服從命令……這就足夠了。等到下次靠岸時,那些還活著的傢伙,願意留下就留下接著干,不願意的話就瓜分一份戰利品然後走人。

這……就是貫穿了整個加勒比時代的海盜傳統。

事實上,當年很多商船乃至軍方的船隻也在使用類似的規則,因為絕大多數船隻在出航后都會有人員損失,再加上水手們經常會因為種種原因想換換環境,所以那個年頭底層水手的流動性很大……同一艘船上的人互不相識,那是再正常不過了。

「畢竟是普通團隊本的難度,這展開比想象中還要簡單嘛。」來到甲板上之後,封不覺便對兩名隊友道,「沒準……當我們完成這個劇本時,那三桶『枯葉酒』不見了的事情都還沒被發現。」

「那是不是表示……」斯諾接道,「我們先前沒去『偷』那第三儲藏室里的東西,其實是種損失呢?」

「要不然你現在回去拿點兒?」封不覺接道。

「門都關上了……」斯諾攤開雙手道,「我真要進去拿,還得從守衛身上偷鑰匙……那可就是兩回事兒了。」

「所以你放什麼馬後炮呢。」覺哥隨即才講出了他剛才那個問題的重點。

「呃……好吧。」斯諾也迅速GET到了對方話里的點,很識趣地不再提那事兒了。

「那麼……」此時,鴻鵠又對覺哥說道,「在眼前這種情形下,咱們是不是考慮改變一下計劃?」

「怎麼個變法兒?」對於鴻鵠要說的「計劃」,封不覺其實已經猜到了一二,但在這裡,他還是要明知故問一下。

「既然咱們現在已經被當成普通水手、混在船員中了,那是不是……應該將計就計呢?」鴻鵠接道。

「你的意思是……」封不覺道,「我就不必去找黑鬍子自報家門了?」

「我也覺得,沒那個必要。」斯諾也同意鴻鵠的看法,故而接道,「那三條支線任務的內容,以普通水手的身份去完成也是一樣的;但是,你去黑鬍子那裡刷人脈這事兒……恐怕還存在變數,要是人家不稀罕理你,甚至是對你產生了某種敵意,那可就不好辦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嗯……」封不覺思索片刻,沉吟道,「那好吧,就先這麼混著,若是出了什麼狀況,我再亮明身份也不遲。」

「好,那你準備用什麼假名字。」得到了覺哥的答覆后,鴻鵠即刻問道。

他考慮問題也是挺周全的,接下來的旅程還很長,他們仨很可能會被別人問起姓名;他和斯諾還好辦,但「封不覺」這名兒肯定不能隨便往外報……所以,事先準備一個三人皆知的假名是很有必要的。

「這個我早就想好了。」一秒后,封不覺便正色回道,「我叫烏鴉,男,二百五十歲,是一名哥特海盜,我的座右銘是,無哥特,不海盜……」

「喂喂……想個名字不就完了嗎,後面那些亂七八糟的什麼鬼?」鴻鵠聞言,忍不住吐槽道。

「越是假的,越是得設定得詳細,這樣才更有說服力埃」封不覺理直氣壯地回道。

「行行……隨你便。」鴻鵠也懶得再說什麼,免得又被帶到覺哥的談話節奏中去。

「二位。」見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斯諾又開口道,「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那接下來……咱們是不是可以分頭行動了?」

「哦?」此刻,鴻鵠心裡想的也是一樣的事兒,所以當他聽到斯諾搶先把這個主意說出口時,又投去了一道欣然的目光,「你也這麼想嗎?」

斯諾點點頭,應道:「那當然了,在這種環境下,我們三個一起行動……那就是在浪費資源啊;再者,還會顯得很可疑……」他頓了頓,再道,「改為單獨去探索,不但能增加搜索範圍、提高完成任務的效率,還能解決『發現物品后難以分配』的問題;最關鍵的是……萬一有人惹上了什麼麻煩,咱仨也不至於被一網打荊」

「呵……你真的很厲害呢,斯諾。」聽完斯諾的回答,鴻鵠微笑著誇了對方一句。

「你也想到了不是嗎?」斯諾也笑道,「這是英雄所見略同埃」

「唉……老子都快吐了。」而封不覺,永遠是那個煞風景的人,他在旁邊用死魚眼望著鴻鵠和斯諾,壓著嗓子念道,「兩位英雄,你們接著聊吧,為了我的胃,我得先走一步。」

說罷,他轉身就走,沿著船舷一路溜達了過去。

鴻鵠和斯諾見狀,相視一笑,幾乎用同樣的表情和動作聳了聳肩,然後也各自朝一個方向走開了。

…………

海上的天氣是非常多變的。

片頭CG播放的時候,船外分明還是風高浪急、雷鳴閃電之景。

但當玩家們從酒桶里鑽出來的時候,外面的風浪便已經減弱了很多。

過了幾分鐘,待三人走上甲板,天空已撥雲見日。

而眼下,在封不覺閑逛了一會兒后,周遭竟已是晴空萬里、風平浪靜的狀態……

水手們在甲板上休息、閑聊、賭博、廝混,除了少數人還在忙活些瑣事,其他人都沒幹什麼正事兒;不久前那恐怖的風暴好似一場夢境,唯有衣物上那未乾的海水,提醒著他們所見非虛。

「嗯……這一船妖孽是怎麼回事……」封不覺轉悠了十幾分鐘,方才停下腳步。他蹲坐在了一個木箱子的旁邊,暗自想道,「本想通過數據強度來判斷哪些是『幹部』的,但這船人里強大的角色未免太多了點兒吧……以及……」想到這兒,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投向了船長室的方向,「船長室里還有個堪稱『怪物』的傢伙……難怪像兔發哥那種『短毛神拳拳宗』級別的存在都只能當個小弟了……黑鬍子這貨的戰力明顯不在四柱神之下埃」

就在覺哥思索之際,忽然,一隻粗糙的大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封不覺回頭望時,率先映入其眼帘的就是一大片黑毛。

「嘿,夥計,我瞧你挺面生的埃」說話的這位,才一米五的個頭兒,卻有著一身的腱子肉,他那石塊般的肌肉彷彿要將其身上的汗衫都給崩開一般,整個就是一人形小鋼炮兒;而他最大的特色,還不是這體型,而是他那異常發達的體毛……雖然他的臉上只有比較稀疏的鬍渣,但他胸口、腋下、手臂、腿部……全都是大片大片的黑色,烏泱泱讓人看著都眼暈。

「呵……」看清了來者的面目后,封不覺便站起身來,順勢將對方搭在自己肩上的、那隻毛茸茸的大手給挪開,笑道,「我看你也挺面生埃」

覺哥的反應相當聰明,在弄清狀況前,他盡量不去表現出明顯的態度、也不去說任何容易透露自身情報的話。

「呵呵……」體毛哥也擠出一個笑容,抬頭看著覺哥道,「面生沒關係,都是一條船上的同伴,很快就會混熟的嘛。」

「不知這位大哥,想怎麼個混法呢?」封不覺聽得出來、看得出來、也猜得出來,這種沒事兒過來找你搭話的傢伙……非奸即盜。

「嘿嘿……是這樣的……」體毛哥露出一個陰險的神色,回道,「我和幾個哥兒們在那兒玩牌,但人少玩起來沒什麼意思,我看你一個人在附近瞎轉悠半天了,好像沒什麼事干,所以……」

「啊哈1封不覺不用把話聽完,就知道這是個什麼套路了,他即刻打斷了對方,並擺出了一張標準的魚腩臉、喜形於色地言道,「那你可真是找對人了,玩兒牌我最喜歡的~不瞞你說……俺在老家就是打牌的一把好手,像什麼比大小阿二十一點阿抽烏龜礙…俺都是打遍全村無敵手啊1

覺哥的表演那可真是由內而外……兩句話一說,不止是神態、連口音都變了,而且轉換得相當自然。

再看體毛哥那邊……無疑是被忽悠住了,憑他的智商,還真想不到自己會被別人給反套路,他現在已經深深地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一超級水魚,不用半個小時,這小子就得把褲子都給輸了。

「哈哈哈……好好,那咱就……」兩秒后,體毛哥就迫不及待地準備把覺哥往自己的同夥那兒帶。

不料……

「等等。」就在這節骨眼兒上,封不覺又搶了對方的話,「嘿嘿……」他憨笑兩聲,才道,「你可別拿俺當傻子,俺才不一個人跟你去,到時候你們輸了,仗著人多賴賬俺咋辦?」他微頓半秒,還沒等體毛哥開口解釋,便接道,「俺帶一老鄉一塊兒來玩兒,這樣你們輸了就不好賴賬了。」

體毛哥一聽這話,便在心中吐槽道:「切……我還以為你這鄉巴佬要說什麼呢,你一個只會玩兒比大孝二十一點和抽烏龜的人還挺講究……」

想歸想,表面上他還是和顏悅色地回道:「瞧你說的……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我還能設局坑你不成?」他擺出一個特坦然的表情,再道,「行行……那你去叫上你的老鄉,我就在……」說著,他又抬手指了指十幾米外的一根桅杆,「……那兒,對,就是桅杆下面那塊地方,我去那兒等你礙…你可快點兒。」

交談至此,封不覺已經小跑著離開了,邊跑還邊回頭喊道:「放心,我馬上來1

他的確是說到做到……

三分鐘都不到,他就來了——帶著斯諾來的。

也不知覺哥跟斯諾說了什麼,後者出現在體毛哥他們面前時,整張臉都是一種緊繃的狀態。

「呵呵……各位久等了啊,這是俺老鄉。」封不覺拍了拍斯諾的肩膀,笑著介紹道。

「無所謂,快坐下吧,趁天氣好的時候趕緊玩兒兩局,一會兒保不齊又變天了呢。」一個頭上包著淺藍色頭巾的壯漢掃了他們一眼,用不耐煩的語氣催促道。

「好。」封不覺應了一聲,滿臉愉悅地坐了下來。

斯諾沒說話,只是坐到了覺哥旁邊。

此時,他倆都是直接坐在甲板上的;而他們正對面,共有三名水手,都是背靠著桅杆,席地而坐。

那三人,其一就是來和覺哥搭話的體毛哥,其二則是剛才催促他們的藍頭巾,而第三人,是一個留著褐色捲髮的瘦子。

…………

「嘿,你看見沒有,『蒜頭』他們又下手了呢。」

「礙…剛才就瞅見了,這次的目標一看就是兩條水魚……瞧他們那白凈的樣子,八成是第一次出海吧。」

「誒?咱要不要去跟水手長說說?」

「有什麼好說的,正好讓那倆菜鳥受點教訓、長長見識……免得他們以後出去給黑鬍子海賊團丟人。」

…………

以上,是七八米外、兩名水手間的悄悄話。

按理說,在這嘈雜的甲板上,哪怕那兩人說得再大聲一點,那幾句話也是不會傳到桅杆這邊來的。

但是,封不覺和斯諾,卻是清清楚楚地知道那兩位說了什麼。

因為……覺哥和斯諾都已進入了各自的「賭博狀態」;在這種狀態下,他倆的集中力、觀察力等都會有很大提升……要讀取七八米外的兩個人的唇語,那簡直是輕而易舉。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