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170章 瘋.不.覺(五)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17日 15:26 [字數] 44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吃完午飯後,封不覺在屋裡轉著圈走動起來。

因為他現在也沒什麼事兒做,所以就通過這種基本等於是原地打轉的「散步」來幫助消化。

這麼走了一會兒后,他想起了一件事來,然後,他便突然擺出一臉痛苦的表情,並用雙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抽搐著倒在了地上。

接下來的十五分鐘,封不覺都十分敬業地在地上假裝羊癲瘋發作,直到第十六分鐘,他才收起了自己略顯浮誇的演技,緩緩從地上坐了起來。

「嗯……看來是真沒有礙…」覺哥坐定后,便輕聲念叨了一句。

此刻他所說的……「沒有」的東西,指的自然就是監控攝像頭。

其實,早在這番試探之前,封不覺就已經考慮過攝像頭的問題了;在前一天的晚上,當屋子裡的燈光變得十分昏暗那會兒,他就仔細地觀察了整個房間的每一寸牆面,結果……完全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光點、也沒有看到任何可能嵌入攝像頭的縫隙。

當然了,就算如此,也不能確保就一定沒有隱藏的攝像頭了;覺哥還考慮到了——沒準這個精神病院用了類似SCP基金會的那種超科技呢?

但是,若再加上「護工每過一個小時就會從門口路過、並打開門上的擋板往裡看一眼」這一情況,以及他剛才這段整整持續了十五分鐘也無人問津的「羊癲瘋」表演……「沒有攝像頭」這個結論,便基本可以坐實了。

「某種角度來說,確也可以理解……」封不覺隨即又念道,「這個房間,除了廁紙以外,連件能拿起來的東西都沒有,牆壁也都是緩衝的墊子,常人很難在這裡成功自殺。在這種前提下,裝監控似乎是有點浪費了。」他微頓半秒,再道,「雖說不裝監控有可能會忽略掉我剛才那種『發帛的狀況,但……我想他們對此並不介意。

「對在這裡工作的人、以及他們的上級來說……在報告書上寫上『病人突發疾病暴死』、並附上一份驗屍報告歸檔,無疑是件皆大歡喜的事情。

「反正只要報告上不是『自殺』,就不能拿他們的監管責任說事兒……」

念及此處,他露出了一絲笑意:「呵……也就是說,只要不在那象徵性的定時巡邏期間露出馬腳,我可以在這裡為所欲為礙…」

…………

當天下午,封不覺上了趟廁所之後,便莫名地開始鍛煉身體。

他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每天一百個俯撐、一百個仰起坐、一百次深蹲、以及在房間里轉圈奔跑十公里。

這個強度的練習,對於原本那個世界的封不覺來說,已是輕而易舉。

但以精神病院里這個封不覺的身體強度來說……顯然有點太勉強了。

不過,覺哥可是有著鋼鐵般的意志、驚人的毅力和忍耐力的男人,儘管他現在的身體很孱弱,但他還是咬著牙把這些全部做完了。

而完成後的結果就是……他累得跟孫子似的,站都站不起來了。

吱——

就在覺哥跑完最後的一米,並趴在地上大口喘息時,房門上段的擋板被拉開了,一雙眼睛出現在了門后。

「我說……你究竟在幹什麼呢?」接著,早晨那名男護工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從這句話中的「究竟」二字便可看出……他並非是頭一次向覺哥提問了。

事實上,在之前的幾次定時巡查期間,這名護工已經注意到封不覺的異常;因為他每次來到門口往裡看時……封不覺都會立即停止鍛煉,原地休息,順帶大喘氣……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但一整個下午四五次都是這樣兒……這位護工勢必也會有點好奇的。

然而,封不覺給出的回答,每次都是一致的:「哈礙…哈礙…」通常,他會以兩聲粗重的呼吸開場,隨後不斷地重複道,「水……我想喝水……快給我水1

「切……等著。」那護工用不置可否的態度應了一聲,隨即就離開了。

大約七八分鐘后,當他完成了全部的巡查后,便推著一個配給飲用水的推車,來到了封不覺那病房的門口。

「3232,你的水來了。」護工說這句話時,已然打開了門下方的送餐擋板,並遞進來一個盛滿水的紙杯。

封不覺一看見水,立馬從地上撲騰起來,端起杯子就喝,咕嘟咕嘟一口氣就把那個大約能裝300毫升的紙杯給喝乾凈了;喝完他還一抹嘴,轉頭對門外的護工道:「勞駕,再來一杯1

根據病院的規定,病人索要基本生活需求品時,是一定要給予回應的,否則就算是變相的虐待。

因此,這位護工也只能繼續在門外給覺哥倒水。

當然了,也並不是說,病人在這方面的要求可以無休止地得到滿足;關於「飲用水」和「衛生紙」的索要尺度,也是有明確規定的。

比方說,水——給病人飲用水的方式,必須是一次一杯,想要第二杯的話,就必須把前一杯水喝完、把杯子還出來,然後護工才會在同一個杯子里加滿第二杯水。

而關於衛生紙的規定,掐得更死——護工必須進入病房,檢查並確認病人病房內的衛生紙只剩下不足五張時,才允許去拿一卷新的衛生紙進病房;另外,白砂精神病院提供給這些單獨拘禁病人的衛生紙的長度,只有正常一卷的一半不到……

相信推理能力比較出色的觀眾已經看出來了,沒錯……以上這兩種消耗品的限制規定,也是為了防止犯人自殺而設立的。

雖說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想得到利用水和衛生紙自殺的方法,但是……的確有病人曾經在自己的病房裡玩過「金紙糊佛面」,而且成功地把自己玩兒死了……

「你小子……是不是在那啥啊?」護工在給封不覺放第二杯水的時候,在門口念道,「我警告你……要弄也弄到馬桶里去,不要甩得房間里到處都是……」

「呵呵……放心,我不會弄髒房間的。」封不覺也不跟對方解釋什麼,只是笑著應了一句,並接過了第二杯水。

喝這第二杯水時,覺哥放慢了速度;倒不是他不能喝得很快,主要是他怕喝出個滲透壓失衡來……

接著,他又問護工要了第三杯水,並在對方將水杯送入后表示喝到這兒就夠了。

於是,護工便留下了杯子,推著車離開了覺哥的病房;臨走前他還不忘提醒一句,晚飯時間馬上要到了,讓覺哥別因為喝水喝撐了而不吃飯。

假如封不覺是第一天來到這裡,他或許還會認為……護工的這句提醒是出於善意;但,此刻的覺哥,卻是從這句話里聽出了不一樣的信息。

…………

第三天,凌晨。

封不覺在一陣遍及全身的酸痛中醒來。

這種酸痛,很多人都經歷過,它通常會在進行過某種超負荷運動的后一天出現;運動醫學上,將這種癥狀稱為「延遲性肌肉酸痛症」。

我個人覺得,可以給這種病起個類似「宿醉」的俗稱,比如「宿酸」什麼的……

假如我們把人生比作一個角色扮演類遊戲,那麼「宿酸」至少也是一個小BOSS級別的怪物,雖然它不及「拖延症」這種魔王級的存在厲害,但不可否認的是,無數意志不堅定的玩家,都是在通往禿頭……哦不……通往健身之路的路口處就被它給擊敗了。

好在,封不覺並不是其中之一。

作為一個曾經戰勝過「宿酸」的戰士,他對這一身的酸痛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他已經用某種心濫方法,將這種感覺轉化為了酸爽……

「嗯……今天這種身體狀況,是不可能在五個小時內把鍛煉指標做完了……」封不覺一睜眼,想到的就是這事兒,「所以……現在就得開始……」

他想到就做,一個翻身,就做起了俯撐。

這一刻,縱然他在**上很辛苦,甚至可以說是痛苦……但他完全沒有放棄的意思,甚至沒有絲毫的動遙

當他的身體在說「不用做得這麼標準」時,他的精神在說「不做標準就沒有意義了」;當他的身體在說「少做幾個也沒關係」時,他的精神在說「少做一個都沒有意義」;而當他的身體說「在不停下恐怕就要撐不住了」時……封不覺就停下歇會兒,畢竟也不能硬來嘛……

就這樣,又到了洗漱時間。

門外的兩名護工又在等候了,封不覺也沒讓他們多等,很快就做好了準備,跟著二人出了病房。

他們出門後向右轉,沿著走廊筆直前行,來到了一間盥洗室內。

封不覺在兩名護工的監視下,拿著一柄由特殊材料製成的要刷刷完了牙,用清水洗了把臉。

洗臉時,覺哥還用一種很隨意的語氣問了一句:「請問我多久洗一次澡?」

「隔三天洗一次。」他左手邊的護工回道,「你下一次洗澡是在明天。」

「哦……那麼……」封不覺本想順勢再打探些什麼。

但那名護工直接打斷了他:「洗漱完了的話,該去吃早飯了。」

…………

光,白色的光。

恍惚之間,封不覺的眼前又出現了病房的白光。

「又來了……」他恢復意識后,開口就罵了句,「果不其然……又他喵的斷片兒了……」

他一邊念叨著,一邊從姿改為了躺著的姿勢,然後,他居然直接張大了嘴,並把手伸進了自己的嘴裡。

經過了數秒的摸索,他成功地從自己的牙縫裡取出了……一小撮肉筋。

「嗯……」將那撮食物殘渣仔仔細細地端詳了一會兒后,封不覺念道,「豬絞肉嘛……」他停頓了兩秒,再道,「那應該是肉包子沒跑了。」

說著,他又撩起了自己的褲管,看了看自己左腿的脛骨處。

也不知是在何時,他那小腿的皮膚上,多出了兩個指甲迎…這印痕並不太嚴重,還不至於造成流血,但也切實地傷到了皮膚、留下了一個短時間內都不會消退的痕。

「兩種是嗎……」封不覺看到那兩個指甲印后,便心道,「除了肉包子之外是什麼呢……是類似包子皮那種會被口水溶解掉的東西,還是根本無法卡在牙縫裡的……」這一瞬,一道思緒閃過,「哦……可能是豆漿、豆花之類的東西……」

大體確認了這些信息后,他盤腿而坐,進而思道:「今天斷片兒的點比昨天要稍稍晚一些,昨天的記憶只到走廊,但今天是在洗漱完畢后準備去吃早飯時才中斷的……

「根據我早晨擬定的『從大到攜、『從干到席的原則,我肯定是先吃了包子,然後再喝了點兒什麼。

「考慮到包子的製作流程,顯然是不太方便在製作時加入藥物的;而在做完之後直接灑在包子皮上的做法,未免就太明顯了……吃都能吃出來。

「因此,初步推斷……至少今天的『葯』,下載了豆漿或者豆花裡面。」

在思考這些的同時,封不覺已從地上站了起來,順便做起了深蹲。

「那麼……總結一下……」覺哥也想通過動腦來分散一下注意力,讓自己不那麼在意腿部肌肉的強烈酸痛,「每天的早飯里有一種抑制記憶的藥物,可以造成服藥前後一定時間內的記憶消失;午飯里似乎放了微量的大麻,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福利嗎;最後,晚飯里加了安眠藥,會讓病人在『熄燈』以前就睡著,一直睡到『開燈』前一到兩小時蘇醒。」

「呼……」他調整了一下呼吸,又想道,「午飯和晚飯還好辦,不需要太久我就能測試出他們將藥物放在了哪個類別的食物里,問題就在那頓早飯……我必須設法和『那段時間的自己』合作,才能找出這記憶盲區中的真相。」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