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167章 瘋.不.覺(二)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14日 18:31 [字數] 47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3232號今天倒是挺配合的嘛。」

「哼……這小子狡猾得很,我勸你還是小心為上。」

「這倒也是……我聽說上禮拜有個臨時工差點兒被他戳瞎了一隻眼。」

「那已經算運氣好的了……你來的時間短,可能不知道……這小子以前還沒有被單獨隔離的時候,曾經趁著電工在修東西時,偷了人家工具箱里的管鉗,然後把另一個病人打得頭破血流、差點兒就打死人了。」

「!這麼嚴重?」

「可不是嘛,所以說……和這幫神經病打交道,你最好長個心眼兒;他們中有些人平日里看著比醫生還斯文呢,可一旦發起狂來,立刻就會跟瘋狗一樣……撲上來往死你咬你。」

兩名護工一面交談著,一面為椅子上的封不覺綁上了拘束帶。

他們倆就當著覺哥的面談論這些,且不以為意;因為在他們看來……精神病人和失控的動物差不多,根本不用顧忌他們的想法或者自尊。

「二位……」數秒后,封不覺也加入了交談中,「能否告訴我一聲……」他微頓半秒,問道,「這是哪兒?我是誰?」

「哈1聞得此言,那位聽口氣像是老員工的護工乾笑一聲,應道,「您怎麼連這都忘了啊?這兒是白金漢宮,您是英國王子啊1

一旁的新員工聽到這句,也笑了起來:「是啊,我倆都是您的奴才,這不……正準備伺候您剃鬚呢。」

他們回這兩句時,已經把封不覺牢牢地固定在了拘束椅上。

這張椅子由金屬製造,椅面和靠背上都鋪著皮革、且十分寬大;在椅身的各段,都配有可調節的拘束帶……很顯然,這種設計是為了應對各種體型的病人。

「我並沒有和你們開玩笑的意思……」雖然那兩位沒有做出正經的回答,但封不覺還是保持著冷靜的態度,重新開口道,「我是真的想知道我在哪裡、以及我是……」

「白砂精神病院。」這回,他還沒問完,那名老員工就用不耐煩的口氣打斷道,「至於你的名字嘛……我也不知道;你待在這裡的年頭可比我要久,我只知道你的代號是3232,其他的事……你還是去問自己那錯亂的大腦吧。」

他說到這兒,停頓了兩秒,然後從椅子前方的工具台上拿起了一個電動剃鬚刀,接道:「現在,我建議你坐在那兒別動……讓我們完成手頭的工作,那之後……你可以回你的房間慢慢思考你的人生。」

…………

十五分鐘后……

封不覺並沒有在刮鬍子的過程中做出任何異常的舉動,所以那兩名護工很順利地就幫他把鬍子刮完、並將其送回了病房。

在返回病房的途中,封不覺提出了要見自己的主治醫師。

但護工的回答卻是:「醫生很忙,得等到定期檢查的日子才能見你。」

覺哥隨即就問了對方自己的下一次檢查是什麼時候。

而他得到的回答是——「明天」。

這番對話后,兩名護工便離開了。

狹小的房間內,又只剩下了覺哥一人。

封不覺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用雙手枕著頭,開始琢磨眼前的狀況。

首先,他最需要搞清楚的、最核心的一個問題就是——自己是否還在遊戲世界里。

而根據現有的情報,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九成以上是……不在。

遊戲世界里可以打開遊戲菜單,但現在他打不開;遊戲世界里可以強制離線,但他現在離不了;遊戲世界里不能脫褲子,但他之前脫得很順溜。

另外,什麼行囊、裝備、技能、魂意……他也全部都使不出來;就連身體素質這方面,他也通過簡單的運動測試過了,結論是——他現在的體能比普通人還差,連現實生活中的自己都不如。

當然了,還有那麼一成可能——他正身處某種超越一般連接形式的劇本世界中。

然而,目前為止,封不覺還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來支持這種假設……

於是,他又開始思考第二個問題——假設自己現在並不在遊戲世界,而是在現實中,那麼……是否可以將這種情形歸為「穿越」?

比如……自己的靈魂已經來到了另一個宇宙的「現實」中,他已不再是投影了,而是真正地在控制著某個身體的狀態。

若是這一假設成立的話,那他又得面臨第三個問題——怎樣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最後,在這所有的疑問和假設之外,還有一種最糟糕的、但似乎也合情合理的猜想。

——這裡,才是真正的……現實世界。

而對於這一假設,封不覺並沒有往深處去想,因為他認為……這種可能性基本是零。

再怎麼說,覺哥腦海中的大量知識、以及那些經過訓練才能獲得的思維能力,全部都是切實存在、且隨時可以得到驗證的。

這些都可以證明……至少在意識層面上,他就是「封不覺」,而不是那個被關在精神病院里多年的「3232號病人」。

…………

兩個小時的時光轉眼而逝,房門那兒又傳來了一聲響動。

封不覺抬頭看去,便看到有人打開了門板下段的一塊擋板,並從外面送了一盤飯菜進來。

「吃飯了。」下一秒,門外又一次響起了那名老護工的聲音。

此前因為集中精力在想事情,封不覺忽略了生理上的需求,而到了這會兒……當他聞到飯菜的香味時,才有些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還真有點兒餓了。

「嗯……又是一個『遊戲世界』內不該有的設定。」封不覺朝門口移動時,還若有所思地念道,「按照這個『會餓會渴』的趨勢,過會兒我說不定還得上廁所。」

想歸想,飯他還是要吃的……

由於房間很小,封不覺乾脆就沒起身,他隨意地翻了個身、在地上挪了幾下,就已來到了門后。

湊近看時,他便發現,這裡連餐具都是那種「防自殺」的設計:盛裝食物的餐盤呈淺綠色,由一種記憶態的材料製成,這種材料可以像橡膠一樣做出一定程度的彎曲、在承受壓力時就會變形、在無外力作用時則會變回原本的形狀並保持一定的硬度……若拿這玩意兒來打頭的話,估計和用兒童球棒來打沒什麼區別,還不如人的拳頭硬。

至於用來進食的餐具……既不是筷子、也不是刀叉,而是一種特製的「叉勺」;其顏色、材質都和餐盤一致,硬度方面……肯定比食物高、但又不足以把人弄傷。

「想得的確很周到礙…」封不覺拿起叉勺后又念叨了一句,隨後,便毫不客氣地開吃了。

還別說……這個精神病院的伙食比覺哥想象中要好得多;他們沒有像某些影視作品表現得那樣,給病人吃一些廉價的、糊狀的黑暗料理。而是安排了和員工一樣的用餐標準——兩葷一素、有飯有湯。

很快,封不覺便把餐盤裡的東西掃了個精光,接著,他將盤子往門后一擺,仰頭一倒就躺下了。

「藹—」打了個很有滿足感的飽嗝兒后,覺哥不禁感慨道,「這種日子一直過下去,差不多就成紀春生了吧……」說起了紀春生,他自是要拿人家的台詞來貧兩句,「雖說這裡的條件是差了點兒,但有道是——『寒窯雖破能避雨,白吃白喝苦也甜』啊~這種鍛煉意志、經受考驗的機會,也是蠻難得的嘛……」

…………

封不覺睡著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但八成是吃飽飯以後的倦意所致。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當他醒來時,門后的餐盤已經不見了,而且……房間里的燈光也已發生了變化。

此前,天花板內的燈管發出的是柔和的白光,而眼下,那光線變成了夜光藍,其亮度也降得很低。

「到晚上了嗎……」見狀,仍有些迷糊的覺哥自言自語道,「還是……他們通過某個隱藏的攝像頭髮現我睡著了,便替我關上了燈呢……」

這時,他已不再去考慮「在遊戲世界內是不會睡著的」這種事了,也不再考慮「時間過去了多久」、以及「遊戲艙內的我怎麼樣了」這些事了。

人的本能,讓他開始適應……

適應眼前的環境,適應這陌生的「現實」。

…………

某個時刻,燈光又亮了起來。

封不覺醒著,思考著,只是沒有睜開眼睛。

又過了一段時間,門上段的擋板移開了,門外傳來的說話聲,和昨天那個護工的聲音不同:「3232,醒醒。」

封不覺睜眼,應道,「我可以去見醫生了嗎?」

門外的人聽到這句話后,沉默了幾秒,回道:「你的檢查安排在十點,現在……先跟我去洗漱。」

覺哥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四肢,並在門后靜靜地等候。

他聽到了門外的人按密碼鎖的聲音,緊接著,門就開了。

在走廊里等著他的,依然是兩名護工,但今天這兩人都是陌生的面孔。

「昨天那兩位今天輪休了嗎?」封不覺直面那兩人時,又開口問了個問題。

「跟你沒關係。」對方冷冷地應了一句,然後便抓住了他的胳膊。

和昨天一樣,封不覺被兩名身形魁梧的男性護工一左一右地鉗制住,走向了目的地……

…………

「你還在聽我說話嗎?」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了封不覺的耳中。

「什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覺哥為之一愣,並本能地應了這兩個字。

下一秒,他便驚訝地發現……自己已經坐在了一間辦公室內。

這間辦公室看起來寬敞、明亮,而且有著朝外的窗戶,只不過窗戶內外都裝了鐵柵欄。

此時,封不覺已被固定在了一張拘束椅上,他的身前有一張辦公桌,與他隔桌而坐的……是一個身著白大褂、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人。

「我剛才問你……」聽到覺哥的回應后,中年男子顯出了些許不耐煩的神情,「昨天你是不是跟護工說了……想要見我?」

「你是……」封不覺接道,「……你是負責我的醫生?」

他一邊提問,一邊在心中暗道:我是怎麼來到這兒的?剛才我分明是還在走廊里……難道是記憶缺失?

「唉……」一秒后,桌對面的男人嘆了一聲,「是的,我是袁醫生,你不記得我了嗎?」

「抱歉,我想……不記得了。」封不覺回道,「不過從現在起,我會記住的。」

「但願吧。」袁醫生搖了搖頭,停頓了兩秒,再道,「那麼……你還記不記得你提出要見我的事?」

「記得。」封不覺神色肅然,接道,「我有很多事想要問你。」

「什麼事?」袁醫生回道。

「我的姓名、年齡、入院日期、病情……總之,只要是關於我的信息,越多越好。」封不覺快速應道。

袁醫生還沒等他把話說完,便從鼻子里吁出一口氣來:「3232,定期檢查的問答流程,是由我來決定的……我問,你答,明白嗎?」

封不覺察言觀色后,想了想,再回道:「你每告訴我一項關於我的信息,我就會回答一個你的問題……如何?」

「你在跟我討價還價?」袁醫生的語氣即刻附上了些許威脅的意味。

「醫生。」封不覺也不甘示弱,他直視對方的雙眼,接著道,「我現在的精神狀態……非常、非常得穩定,我有信心……能在這次談話中讓治療取得突破。」

「呵……」袁醫生似笑非笑地應道,「好礙…你想聽是嗎?我也不跟你玩什麼一問換一問的遊戲,你想聽我告訴你便是了。」他頓了頓,深吸一口氣,言道,「你的名字叫封不覺,今年二十四歲,在你十歲那年,你就因一起嚴重的傷人事件被警方逮捕;經過諸多專家的會診和鑒定……判定你患有嚴重的臆想症,並具有明顯的暴力傾向和******人格;於是,你就被送到了這裡。在過去的十四年中,你曾幻想過自己是高智商的天才少年罪犯、小說家、偵探、超能力者……總之,這十幾年來,你的癥狀完全沒有減輕的跡象,相反愈演愈烈……比如最近這幾個月定期檢查中,你開始跟我闡述一個名叫『驚悚樂園』的故事,而你……就是這個故事的主角。」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