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125章 夏日的回憶(十二)

驚悚樂園

第1125章 夏日的回憶(十二)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30日 14:34 [字數] 49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你看……只要你敢於面對恐懼,戰勝它還是『挺』容易的吧。,最新章節訪問:.。」封不覺說這句話的時候,隊伍全員都已來到了二樓。

而鬼驍手上的手電筒,也在此時徹底沒電了。

「要是別人說這話,我肯定會回一句……『你說得倒是輕巧』。」鬼驍的情緒這會兒也已平復了許多,回話時語氣也比較平穩了,「但你這麼說,我確是沒法兒反駁……」

「呵呵……」封不覺笑了笑,「我就當這是誇獎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已走上前去,拿起了地上的那雙鞋子。

名稱:狡鬼之靴

類型:防具

品質:『精』良

防禦力:中等

屬『性』:無

特效:接近固定形態的陷阱時會散發出提示『性』的黑霧

裝備條件:男『性』,等級8以上,腳的尺寸小於等於39碼,裝備后綁定

是否可帶出該劇本:是

c,m.備註:一個狡詐的鬼怪魂飛魄散后留下的靴子。

「誒?居然是個裝備呢……我還以為會是任務物品的。」封不覺看完物品說明后,就把靴子遞給了鬼驍,「這段的機關是你破解的,獎勵你就拿著唄。」

鬼驍也沒跟對方客氣,先把那靴子接過來再說。

「嗯……這屬『性』一般般嘛。」鬼驍看著那裝備念道,「但也不算『雞』肋品……」他說著,就把兩隻靴子用鞋帶綁在了一起,往自己肩上一甩,「總之……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他好歹也是秩序旗下的職業玩家,對一件裝備的價值還是能評估到**不離十的;所以他也知道,像這樣的東西。是屬於「在拍賣行掛個合理的價格就可以賣得出去」的類型。當然了,他也不用太在意那些,因為處理戰利品的工作不需要他去做——工作室方面有專『門』負責分配可『交』易的裝備以及技能的人員。

「ok,我看你也不像需要休息的樣子,事不宜遲,咱們這就接著趕路吧。」兩秒后。封不覺就回頭對大伙兒道了一句,並朝小嘆揮手示意,讓他過來帶路。

然而,此時小嘆卻是提出:「覺哥,我覺得……還是由你來帶路吧,我把手電筒給你好了。」

「嗯……」封不覺聞言,沉『吟』一秒,便道,「好吧。我來。」

「喂1見得此情此景,鬼驍當時就驚了,「為什麼他跟你提出要求時你就變得這麼好說話了啊?我之前對你的指揮提出異議時你可是各種吐槽我啊1

「因為他受傷了埃」封不覺想都不想,就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之前你要是被怪物一巴掌挖掉塊『肉』,我肯定也會照顧你的情況的。」

這個理由,的確是合情合理、沒什麼好挑的。

「好好好……怎麼都是你有理……」鬼驍虛著眼,撇嘴嘀咕了一句。也不再接著說了。

而覺哥此刻已經從小嘆手裡接過了手電筒,再次走到了隊伍最前方。邊走邊道:「另外,讓我走在前面……就可以幫你們擋掉大部分的『震你一下』劇情了不是嗎?對你們的驚嚇值評級也有好處的。」

「得了吧~除了你以外,我們其他人都已經嚇到好多次了。」安月琴這時接道,「這劇本能通關就行,評級的事兒我已經無所謂了。」

「說得對。」若雨也點頭接道,「這劇本真心有點恐怖、而且一驚一乍的橋段很多……我們的評級。基本是沒救了。」言至此處,她又看向覺哥,話鋒一轉,「不過……就算不去管驚嚇值的事情,我也支持你走前面。因為你在這種劇本里的行動效率比我們高很多,我們一般人多少都會由於恐懼而影響行動的,但是你不會……在這種需要搶時間的關頭,你帶路最合適。」

他們幾人互相『交』談之時,覺哥的腳步自然也沒有停下,眾人亦全都緊跟在其身後。

這二樓的布局和一樓並不一樣,這裡的空間很小,從樓梯上來后,眼前的走廊一眼就能望到底;而這裡的房間,總共也只有兩個……

封不覺沒有急著去開『門』,他先走到了走廊的盡頭,檢查了位於此處的一扇窗戶。

和一樓生物教室中的那幾扇窗戶一樣,這裡的窗戶是「朝向校外」的,因為是在二樓,所以從這兒可以看得更遠。

「各位……我要是沒看錯的話,那個是鳥居?」覺哥在窗前佇立並眺望了數秒后,忽然開口說道。

他的話音未落,小靈和小嘆二人便雙雙湊了過來;撇開遊戲中的加成因素,這兩位在現實生活中也是視力極佳,遇見這種需要眼力的活兒,二人通常會自告奮勇地幫忙。

「嗯……沒錯。」借著外面那清朗的月『色』,小嘆很快就確認了這點,「就在那邊那條山道上。」

「我也看見了,紅『色』的,肯定是鳥居。」小靈也接道。

「也就是說……穿過那邊那片小樹林,沿著山路往上走,沒多遠就有一間神社了是吧?」封不覺隨即又道。

「你的意思是……」鬼驍立刻就從他這話里聽出了什麼,「之前在新聞上看到的那個什麼祭……」

「三社祭。」安月琴適時提醒了一聲。

「哦對……三社祭。」鬼驍接道,「你的意思是,那個祭典舉行的地方離這個學校並不遠,所以……有可能和這裡發生的一系列靈異事件有關係?」

「這我就不知道了,目前信息還不足埃」封不覺說著,便轉過身,示意大家跟著自己往回走,「據我所知呢……一般意義上的『三社祭』,是指從江戶時代就一直傳承下來的一種民俗活動,舉辦地是在東京的淺草地區,大體上也就是抬轎子游大街那點兒事兒……但這個『重九小學』所在的小鎮,或者說他們這個『村兒』里搞的所謂『三社祭』,我就不知道具體是要幹嘛了。」

說這話時。封不覺已經走到了二樓的「理事長室」『門』口,就在這扇『門』的對面,便是曾經發生過火災的那間「倉庫」了。

「我先來試試這扇『門』吧……」覺哥站在那兒想了兩秒,還是先轉向了「倉庫」的『門』。

這扇『門』被一股黑暗的力量封印著

「好吧……」得到了那句意料之中的提示后,封不覺看了隊友們一眼,聳聳肩。然後便掏出理事長室的鑰匙,打開了校長室的『門』。

這個房間的『門』,和之前所有的『門』都不一樣,它並不是那種和式的橫拉『門』,而是一扇普通的平開『門』。

因此,封不覺並不是橫著將其拉開的,而是把『門』往裡面推著開的。

「呃——」就在那『門』板被推開的一瞬,一聲低沉的呻『吟』從『門』后的房間里傳出,與之一同飄『盪』出來的……竟還有一股濃重的酒氣。

「呵……」封不覺聞到那股氣味時。便輕笑道,「這提示還是比較明顯的嘛。」他一邊邁步進『門』,一邊說道,「就是想告訴我們——校長是個喝酒誤事的酒鬼是吧?」

開『門』后的這段時間,正是驚嚇事件的高發時段,雖然覺哥的話『挺』有道理,但其他人完全沒有接話的意思……他們全都緊繃著神經,準備迎接某種突發事件。

十幾秒后。六名玩家全都走入了校長室中。

如果說一樓的生物教室是「可活動範圍」比較小,那麼這一間……純粹就是面積小了。

總共大概三十平米的地方。擺著一張辦公桌,三張實木椅,以及一個大書櫃;桌子和書櫃自然都是給校長辦公用的,至於椅子嘛……也很明顯,一張是校長平日里自己坐的,另外兩張是備給來訪的家長坐的。

另外。在這間校長室內,也有一扇窗戶。

封不覺一進屋就直奔窗口,想知道透過這扇窗戶能看見什麼。

結果,他看到了學校的『操』場,以及……

「哦?這就比較奇怪了礙…」封不覺剛在窗口那兒站了幾秒鐘。就開口道了這麼一句。

「怎麼了?」鬼驍離他近,也湊過去看了一眼,「你又看見……啊1他這句話沒說完,因為說到一半兒時,他便看到了覺哥所見之物,故而驚叫出聲。

「什麼情況?你瞅見什麼了?」隊伍里的其他人都被他嚇了一跳,紛紛回頭問道。

「有……有人在外面1鬼驍結結巴巴地回答。

一聽這話,眾人便全體聚到了窗邊,往外觀瞧。

此刻,在學校那空曠的『操』場之上,站著一道人影。借著月光可以看出……那是一個男人,大約三十歲左右,身穿白『色』襯衫、黑『色』西『褲』,臉上還戴著一副眼鏡。

看起來,這就是個很普通的上班族,身材微胖、相貌平平,髮型也很平常。

其實,他若只是站在那裡,也不至於把鬼驍給嚇到,問題是……他這會兒正抬頭看著校長室的窗戶這邊,並用直勾勾的眼神與玩家們隔空而望,這……就稍微有點滲人了。

「覺哥,這個……怎麼辦?」小嘆還是在第一時間徵求了封不覺的意見。

「時間緊迫,你們先搜查房間吧,我來試著和他『交』流一下。」封不覺回這話時,已經抬起右手,朝『操』場上那位揮了揮。

「你自己小心。」若雨在聽到封不覺的指示后,確是一秒鐘都不『浪』費,她立即就打開了自己的手電筒,轉頭奔向了辦公桌的方向。

其他人稍稍遲疑了一下,也紛紛離開了窗邊。

於是,對於校長室的調查就這麼開始了。

這次,玩家們可都是爭分奪秒、手腳麻利得很,只用了四分鐘就全部搞定了。

而最終的結果如下——

一,辦公桌上的電話沒有接電話線,看起來就是個擺設。

二,辦公桌共有一大兩小三個『抽』屜,只有左邊那個挾抽』屜是打得開的,中間的大『抽』屜和右邊的挾抽』屜都提示「需要鑰匙」。

三,能打開的那個『抽』屜里擺著一張黑白照片,照片沒有物品說明、照片上也找不到任何日期或文字,而照片的內容……是一個長得一點都不可愛的、七八歲的小男孩的半身相。

四,書櫃里擺著一大堆文檔和資料,但裡面99%的內容都是看不見的,即「系統進行過模糊處理」的無關信息;不過,有一張特大號兒的合影……還是比較清晰的,而那張合影的背後,還寫了一行字——昭和四十六年,一年a班。

「ok,看樣子……各位進展得差不多了吧。」四分鐘后,封不覺主動回過頭來,對隊友們說道。

「嗯,這間需要搜的地方也不多。」若雨應了一句,並問道,「你那邊怎麼樣了?」

「沒反應。」封不覺回道。

「說具體點兒。」若雨又道。

「具體點兒就是……」封不覺接道,「我對他揮了手、揮了手電筒、做了星際『迷』航里的和平手勢、扮了鬼臉、豎了中指……總之是把能做的都做了,要不是系統不讓,我就在窗前脫『褲』子了……」他說到這兒,停頓了兩秒,「但那貨只是用不變的表情杵在原地,繼續盯著我看,什麼反應都沒有。」

「好吧……」若雨後知后覺的意識到,自己似乎不該追問的。

長話短說,既然與窗外那位神秘男子的『交』流無果,玩家們暫時也就不去管他了;他們『交』流了一下搜查的結果后,進入了解謎階段……

「那麼……切入點就是這兩張照片了吧。」封不覺看著放在辦公桌上的那兩張相片,念道,「這個『昭和四十六年的一年a班』,自然就是昭和四十七年的『二年a班』了;也就是說……這張合影上的人,連老師帶學生湊一起,才能叫做『二年a班。」

「你是說……」小靈緊跟著覺哥的思路,說道,「我們接到的那條隱藏任務——調查二年a班所有人的去向,不止是要把九名學生的去向調查清楚,而是要『弄』清楚這張合影上所有人的結局?」

「嗯,那是沒跑兒了。」封不覺接道,「好在……現在有三個人的去向已經明確了。」他將手指指向了照片上的一個孩子,「這個是野口英二,他於昭和四十七年5月14日,死在了教室的儲物櫃前。」他停頓一秒,指尖微移,「這位是我們在音樂教室里遇到的那個『女』鬼,估計是音樂老師吧……雖說不知道具體的死亡時間,但她最後無疑是死在了那個教室的大柜子里。」

「屍體都變成骷髏了你也能認出來?」鬼驍聞言疑道。

「剛開『門』的時候她不是倒吊著亮過相嗎?」封不覺平靜地回道,「你們是沒看清啊,但那張臉我可是在近距離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回答很有說服力……

「再來……說說第三個……」封不覺說著,又指向了照片上的另一人,「這個穿白大褂的,我要是沒認錯……就是生物教室里的那坨義大利面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