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120章 夏日的回憶(七)

驚悚樂園

第1120章 夏日的回憶(七)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25日 05:52 [字數] 46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封不覺雙手並出,扣住那女鬼的腋下、奮力一拉,就將其拽了下來。

摔落在地的剎那,那女鬼顯然是懵了,還未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一隻腳就踏在了她的肩上,同時,一道手電筒的光線也快速照在了她的臉上。

「嘎——」這怪物的第一反應還是擺出猙獰的面目來怪叫。

但封不覺顯然不買賬:「喊1他的嗓門兒比鬼還大,「喊有用還要手腳幹嘛?」

他說得對,就連怪物也發現靠「嚇」似乎是不管用了,於是,她猛然一個翻身、推開了覺哥的腳,並貼地爬行著往後退去,快速遁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無論從力量還是敏捷上來看,這個鬼都比此前的野口強上很多,所以封不覺也未能阻止她的行動。

待覺哥舉起手電筒朝那漆黑的音樂教室中照去時,方才的女鬼早已無影無蹤。

「這還真是妖礙…」見此情景,封不覺不禁沉吟道,「這個劇本里的鬼魂,都是可以直接用手觸碰到的『實體怪』,但是……」他頓了頓,目光一轉,「它們又同時具備著那種可以進入異度空間、迅速化為『無形』的能力……」

「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若雨從覺哥那細微的神情變化中察覺到了些許蛛絲馬跡,故而問道。

「我是在想礙…會不會有這麼個設定……」封不覺道,「我們幾個……其實也是鬼。」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怔。

「嗯……」安月琴第一個接道,「經你這麼一說,好像也不是沒有可能……」

「的確,旁白給我們植入了一個先入為主的概念,由此便製造出了思維上的盲點。」小靈也接道,「假如團長的推測屬實。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可以從物理上接觸那些鬼魂了。」

「誒?不對吧1到這會兒,剛才已被嚇飛的鬼驍同學稍稍有點兒緩過勁兒來了,雖說之前那一下差點把他嚇掉線,不過現在他還是緊跟上了眾人的思路,走過來道,「那為什麼……」他把手電筒的光在眾人身上掃了一遍,再問道,「咱們全都不受光線的影響呢?」

「關於這一點嘛……」封不覺摸著下巴念道,「我是這樣想的……」他環視了隊友們一圈,接道。「我們這六個……都是剛剛才成為鬼魂的人,還沒有完全融入死者的世界,暫時還不是很懼怕光明;而我們所遇到的那些鬼,已經死了多年,早已是黑暗世界的一部分了,所以……」

「不愧是小說家,在基本沒有什麼依據的前提下也說得有模有樣。」若雨聽罷,即刻給出了這個很中肯的評論。

「嗨~我都說了是推測嘛。」封不覺攤開雙手,「講出來主要是為了給大家提供一條新的思路。萬一我待會兒因為某種即死flag掛了,那我的智慧還會護佑著你們……」

「我感覺……你的智慧總是在忽悠著我,而不是護佑著我。」鬼驍聽罷,也是有感而發地念叨了一句。

這句話。基本上也總結出他在巔峰爭霸s2中碰到覺哥之後的各種遭遇……

「呵呵……過獎過獎。」封不覺聞言,笑著回應道。

「是在誇你么!聽得出好賴話來么?」鬼驍又一次被覺哥的下限給驚到了,那種面對挖苦時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態度,著實是讓人無語。

有句話說得好——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同理。你也無法侮辱一個真正的無恥之徒。

「行啦,各位,反正那鬼也不見了。咱們就先搜起來吧。」封不覺說著,便邁門而入,準備開展他最擅長的搜查工作。

而其他人也是緊隨其後,紛紛打開了各自的手電筒,分頭展開了調查……

這間音樂教室的面積也不大,四面牆上都貼著老舊發黃的牆紙;教室的角落裡有著一架鋼琴和一個配套的琴凳,旁邊還立著一個造型簡單的立式譜架;教室靠中間的區域擺著一些正方形的、印著數字的彩色方塊凳,光看那尺寸和風格就知道是給小朋友坐的;而在門對面的那堵牆邊,還擺著一個比較大的柜子,雖然也是木製的,但以這種解謎類劇本的尿性……哪怕它是紙糊的,只要你沒有達到開啟條件,就別想打開。

玩家們的搜索就在這樣一個環境里展開了,因為空間有限,五分鐘后,他們就把能調查的都調查了一遍,結果如下——

一,鋼琴內部沒有藏什麼東西、且可以正常彈奏。

二,琴凳毫無異常。

三,譜架上放著一張泛黃的、殘破的曲譜,不過還是有幾個小節可以完整辨認出來的。

四,方塊凳的數量正好九個,分別寫著阿拉伯數字1-9;經過檢查,這些方塊凳全都是實心的、且被固定在地面上。

五,從牆紙上沒有找出什麼明顯的異常、規律、或線索。

六,接觸柜子的門時得到的是「正被某種黑暗的力量封印著」的提示。

確認了以上六項后,玩家們便湊在一起簡短地交流了一番,並再度把手電筒的開啟數量減少到了兩個。

「ok……」此時,封不覺便說道,「該查的都查了,接下來……也只有用『這個』了吧。」說這話時,他已經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了,「物品上講明了只有男性玩家可以吹,所以……」他又看了看小嘆和鬼驍,「誰來呢?」

「呃……我不會管弦樂器。」小嘆說得還挺專業。

此處得提一下……在小學三年級之前,小嘆確實是有學過音樂的。

當然了,像他這種家裡巨有錢的孩子,自然是不會為了考試加分之類的理由去學那些的。

小嘆會學音樂,單純是因為父母覺得他有天分……

那麼這所謂的「天分」體現在哪兒呢?事情是這樣的——小嘆上幼兒園時,有段時間特喜歡亂敲東西,於是他父母就以此為據,把他一個七歲都不到的孩子送去學打擊樂了。

學了兩年半。小嘆沒說什麼,但老師實在撐不住了。那位老師坦言——這孩子五音不全、節奏感奇差,將來唱卡拉ok能找到調兒就不錯了,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就這樣……王嘆之小朋友結束了他為其二十九個月的兒童鼓手生涯;而他最終的學習成果就是……學會了打幾個最基本的鼓點、把左手的靈活性練得和右手差不多了,以及……治好了愛亂敲東西的毛玻

「我會吹一點口琴……」繼小嘆之後,鬼驍給出的回答是這樣的。

「這樣啊,那我來吧。」封不覺看他們倆都不會,便隨口道了一句,並把豎笛舉到了嘴邊。

「合著你會啊!那還問毛啊?」鬼驍即刻吐槽道。

「誒?」安月琴見狀,也是挑眉奇道。「原來你還會樂器啊?」

「不對吧……」然而,若雨此刻卻是露出了狐疑之色,轉頭對安月琴道,「我在他那兒住了那麼久,可從來沒見過他家裡有任何樂……」

嗚——

她們的話還沒說完,覺哥便已開始吹了。

嗚——嗚——嘰——……嗚——嘰——

他吹得完全不成調子,時而岔氣、時而又發出非常尖銳的聲音,其手指也只是用莫名其妙的指法胡亂地摁在豎笛的各個孔上,胡搞一氣。

「喂!原來你不會啊1鬼驍驚道。「不但不會,就一個門外漢來說也吹得超級糟糕啊!你究竟是哪裡來的自信啊1

「少廢話,反正大家都不會,誰來不是都一樣么?」封不覺也是立刻進行反駁。並在說完后,繼續旁若無人地瞎吹。

雖然鬼驍也很想再吐槽幾句,但他得承認……覺哥的話還是有道理的;眼下他們三個男生的確是沒人會吹,還真是誰上都一樣。

於是。眾人又在覺哥那類似精神污染一般的吹奏中扛了一分鐘左右。

也不知是什麼原理,一分鐘后,突然……

但聞「叱——」一聲疾響乍起。緊接著,音樂教室的拉門就自動關上了。

然後,一個女人的聲音飄飄蕩蕩地在這個空間中迴響起來:

「什麼情況?又刷怪了嗎?」鬼驍用他的手電筒四處掃動,可是什麼都沒看見;而那聲音的來源也是飄忽不定,難以判斷。

「這應該是一項提示。」封不覺則是冷靜地言道,「照那個聲音所說的做,就會觸發下一步的劇情。」

「那……我們就過去坐下唄?」小嘆說著,便轉頭看向了那些方塊凳。

「不是這麼簡單的……」小靈面色微沉,接道,「這些椅子上寫的數字,顯然是有意義的……而且剛才那聲音也說了,要我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也就是說……」若雨接過她的話頭,「如果有人坐錯了位置,就有可能引發什麼不妙的事情。」

「喂喂……封不覺在那兒嚇唬人也就算了,你們怎麼也盡發表些可怕的言論啊1鬼驍聽到「不妙」二字時,又開始慌了。

「呵……這是擺在眼前的實際問題,再可怕也得去直視和解決埃」覺哥笑了笑,接道,「不過呢,大家也不用太擔心了,這個座位的問題……在我進入這間教室后不久就意識到了。」

「什麼?你又已經把謎題破解了?」鬼驍說罷,自己也想了幾秒,隨即高聲接道,「哦!我知道了,是按照教室里的座位順序來的吧?即……第一排第一個人就是1,第二個人就是2,以此類推……」

「不對。」下一秒,覺哥還沒說話呢,小靈就已否定了鬼驍的答案,「你怎麼知道應該用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的順序?」

安月琴也接道:「是礙…你也看到野口英二的日記了吧,那是從上到下、從右往左寫的,萬一座位也是按照那種思路來排的呢?」

「再者……」若雨也補充道,「就算是按照『左上為先』的順序,也可能有『第一排第一人是1,第二排第一人是2』這樣的規律。」

「這……」經她們一說,鬼驍瞬間對自己的答案失去了信心,他只得用詢問的眼神看向了覺哥,「好吧……我還是聽聽你的答案吧。」

「我覺得呢……這裡的順序應該參照九宮圖。」封不覺應道,「此前在二年a班的教室里,我就有點在意那些課桌椅的排列方式了……那3*3的座位,與儲物櫃那九個箱子一一對應,似乎就是在暗示這個。但直到我們離開教室時,都沒有出現與九宮相關的謎題。」他微頓半秒,將視線投向了不遠處那九個方塊凳,「但來到這裡之後,看到這九個數字,就又讓我想起了那出。」

「你先等等……」鬼驍這時插嘴道,「你說的九宮就是橫豎斜每條軸加起來都是十五的數字遊戲對吧?那種圖裡的數字位置也不是固定的吧?」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有肩,八六為足,五居中央。」一秒后,小靈立刻用一段二十字的口訣解答了鬼驍的疑問。

「聽見了吧……還是有所謂『標準形態』的。」封不覺接道,「總之……按照九宮來排的話,我是5,你是7;似雨、花間和悲靈分別是4、9、2,而小嘆是1.」

「嗯……」鬼驍又想了想,「你這個排列……有把握嗎?」

「至少比從左到右、從上到下之類的排法有把握。」封不覺回道,「不過,你的擔憂我也理解,因為這個謎底……的確是佐證不足。」他若有所思地念道,「我想……我們此前一定是『錯過了某些線索』,因為據目前掌握的信息來看,連我也找不出任何明確的證據指出我們這六人對應著哪六個座位。」

覺哥能這麼說,自然是有根據的;他腦中所推演過的情況……遠遠超過這裡所有的人。

就拿二年a班那九個人的名字來說吧,其羅馬拼音、假名、筆畫、偏旁部首、與金木水火土的關聯、乃至與之同姓的知名人物……覺哥全部都去思考篩選過了。其他的那些關聯信息,他也是按照這種發散程度進行推思的……在此基礎上,封不覺才說出了「據目前掌握的信息」這樣的話。

然,現在的情況,已不允許玩家們再去尋找什麼線索了。

就在眾人猶豫之際,那個聲音又一次響起,而且其語氣變得比剛才更為暴戾和陰森。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