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105章 傾向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11日 03:07 [字數] 48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個瞬間,我發動陷阱1就在覺哥將卡『抽』出那一刻,斯諾快速喝道,「咒怨1

宣言一出,動畫效果也緊隨其後,但見蓋在他場上的一張陷阱卡順勢翻起,顯出了卡牌說明。。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ㄨ網

「這張卡可在對方的『抽』牌回合發動,其效果為……宣言一個種類的牌,在包括該次在內的兩次『抽』牌階段中,只要對手『抽』到了我所宣言的種類的牌,便須將『抽』到的牌丟棄。」斯諾說到這兒,停頓了一秒,言道,「我所宣言的種類為——魔法卡1

在他說完這番話時,封不覺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手上的牌,用一種古怪的語氣念道:「ho~魔法卡嗎……」

「哼……猜中了的話,就請你把手上那張牌扔掉吧。」斯諾冷哼道,「當然了,就算你執意不想扔,系統也不允許埃」

「是埃」封不覺道,「所以說……」

言至此處,他揮手一拍,就將自己『抽』到牌蓋到了決鬥盤的怪獸區域;角斗場中,也即刻出現了一張橫置著的巨大卡牌影像。

「我以里側守備表示召喚怪獸一張。」封不覺的這句宣言,無異於是宣告了對方沒猜對,他『抽』到的並不是魔法卡。

「切……算你運氣好。」斯諾不快地撇了撇嘴,「不過,這依然改變不了什麼……你是不可能活過下個回合的。」

他的場面優勢很大,所以有這個自信。

斯諾發動咒怨時,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以這種卡差巨大的對局來說,劣勢方想要扳回局面,80%的情況下只能靠魔法。無論是補充手牌、還是清理場面……速攻魔法是最行之有效、且可以在自己回合的主要階段里就打出的牌種;因此,斯諾才宣言了「魔法卡」。

假如封不覺眼下真的『抽』到了魔法卡,那他就得把卡直接棄掉,這就等於是輸了……

即使『抽』不到,情況也沒有多大改觀……畢竟覺哥現在的處境已經無法再靠血量去硬頂一輪了,無論如何他也必須把手上的牌打出來才有可能活過下個回合。這樣一來……斯諾又可以通過其蓋牌的位置判斷出他的牌種——簡單地說。蓋在前排就是怪獸、蓋在後排就是陷阱,反正不可能是魔法了。

「放心吧,我會活到你死為止的……」另一方面,封不覺的氣勢絲毫未見。他一邊出言反擊,一邊下達了攻擊指令,「本君,攻擊蟒蛇怪!膝蓋……」

「陷阱卡!發動1這回,覺哥的攻擊宣言才說到一半,斯諾就打斷了他,「妖魔的覺悟1

這是他卡組中的第二張妖魔的覺悟,效果前文也說過了……

毫無疑問,蟒蛇怪也是妖魔族的怪物,而且它現在也符合了「遭到攻擊」這個條件,於是,陷阱卡成功發動。

一番『操』作后,蟒蛇怪便化為白光、成為了祭品,斯諾牌組中另一隻妖魔野寺坊被特召上常

野寺坊的形象。大致是一個穿著破爛的日式黑『色』僧服的僧人,其樣貌頹然怪異,雖然沒有那種「強大」、「猙獰」的感覺,但卻透出陣陣森然之氣。

傳說,野寺坊是廢棄的寺廟裡出現的妖怪。因為村人們從來不去寺廟中布施,所以主持怨憤而死。死後的怨念讓他化為妖怪,每日傍晚出現在破廟裡,孤獨地撞響鐘聲,那鐘聲聽起來很是悲涼。如果有人寄宿這個寺廟,野寺坊就會咬斷旅客的喉嚨。

「攻擊力2000嗎……」封不覺看到那張卡時。念道,「而且……還有著『當場上有其他友軍怪獸存在時,無法被作為攻擊對象』的特效。」

「怎麼樣?差不多該絕望了吧?」斯諾這時又道,「我知道你打得什麼主意。你是指望把我的蟒蛇怪打死,然後讓本君繼續站場,這樣一來……下一回合,我的『玉』藻前還是打不到你本人,而惡念河童那800的攻擊力你還是能吃下來的。呵……可惜啊,如今我場上又多了一隻2000攻的怪物。且這隻怪也是可以靠著缺氧地帶的效果直擊你的,就算你現在用本君擊殺掉惡念河童,到下回合……你本人還是會被野寺坊給一擊帶走。」

「本君,攻擊惡念河童!秘技-膝蓋衝擊1這回,封不覺根本沒搭理對方,只是將眼神平移了幾分,便又一次指揮場上的怪獸發動了攻擊。

言畢,那頗為奇葩的戰鬥姿勢又一次出現在了戰場上,只見本君如閃現一般出現在了惡念河童的背後,用他那大長『腿』的膝蓋把後者的後腦勺給頂碎了。

有鑒於這是個全年齡的遊戲,腦殼碎開的場面並沒有被非常『露』骨地表現出來,在擊殺發生的一剎,被殺的那一方便化為白光爆碎了。

嘀嘀嘀——

那怪獸完蛋之後,斯諾的lp也被扣去了1200點的差額,不過還是有6000之多。

「切……」接著,斯諾啐了一聲,接道,「惡念河童的特效……發動1

很明顯,惡念河童也是一隻效果怪獸,按照斯諾的邏輯來說,像這種攻擊力只有800的玩意兒,光沖著「妖魔族」屬『性』,是不值得放進牌組中的。

「當惡念河童被擊殺時,可以從卡組中補充一隻攻擊力2000以上的妖魔族怪物到手牌中,然後切洗卡組。」斯諾說這話時,系統那「懸浮選牌」的特效已然生成在了他的面前。

他很快便在虛擬界面上完成了選擇,然後,決鬥盤的卡組槽中,立即有一張牌自動彈了出來。

斯諾隨即就『抽』出那張卡,稍稍看了一眼便放進了手牌,而他的決鬥盤也在此時自動切洗了他的卡組。

「哼……你的回合,到此為止了吧?」兩秒后,斯諾再度開口,眼中殺機畢『露』。

「我的回合……終了。」封不覺的確也沒別的事可以做了,『抽』到的牌。他也打出去了;場上的怪獸,也攻擊過了……

「我的回合.抽』牌1對方話音未落,斯諾便高喝宣言,伸手一『抽』。

看了一眼自己『抽』上來的手牌后。他說道:「這個瞬間,九尾狐『玉』藻前的特效將重新計算。」

在他說話時,『玉』藻前的攻防又回到了0,而本君的攻擊力也回到了4000點。

不過,一秒過後。『玉』藻前的「吸收」特效又開始發動了……由於封不覺的另一張怪獸牌是里側守備表示,『性』別、種族都不明,不計入吸收範圍。所以,這次『玉』藻前能夠吸到的還是只有本的攻防。

轉眼間,本君的攻防再度減半,而那減去的數值全都加到了『玉』藻前的身上。

「好了……我就把話說開了吧。」效果計算完成後,斯諾的視線移到了封不覺場上那張守備怪獸卡上,「你的對策是顯而易見的……你知道缺氧地帶只作用於表側表示的怪獸,而里側守備表示的怪獸……由於在翻開以前種族不明,不受這個效果影響。也就是說……不管你這張怪獸牌是什麼。為了活過這個回合,以里側守備表示將其蓋上……是你唯一的選擇。」說著,他伸出三根手指,「當然了,對我來說,你這『別無選擇』的背後……仍存在著三種需要去揣摩的可能。」

斯諾的頓了頓,再道:「其一,你蓋的那張怪獸卡是沒有任何里側翻轉效果的怪,且會受到缺氧地帶的影響。這種情況下,你已必死無疑。就算這隻怪的防禦力在2000以上也沒用。只要我用『玉』藻前攻擊它一次,讓他變成表側守備表示、明確其種族,那麼接下來,我的野寺坊就能越過它來直擊你了。

其二,你蓋的那張怪獸卡是沒有里側翻轉效果、但也不會受到缺氧地帶影響的卡。這種情況下,我就得擊破這隻怪才能幹掉你……但是。那種概率是多少呢?正好『抽』到一張2000防以上,且不受那場地魔法影響的卡片……

其三,你蓋的那張怪獸卡是有里側翻轉效果的卡片。這種情況下,它是否受缺氧地帶的影響就無所謂了,因為像這種通召出來的翻轉效果怪獸,防禦力肯定不超過2000,只要被攻擊到就是死,死掉以後你也就沒「牆」可用了。剩下的問題就是……這怪怪獸的效果是什麼。」

他分析完這一通,最後,卻是笑道:「哦,對了,以上的假設,還是建立在我這個回合什麼都不做,直接就進入戰鬥階段的基礎上的……我說到這個份兒上,你還覺得,自己會有下一個回合么?」

「作為一個連決鬥者都不是的人,你也算『挺』能說的了。」封不覺雙手『交』叉在『胸』前,傲然而立,全然不為所動,「我有沒有下一回合,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嘁——死鴨子嘴硬的能耐倒是一流。」斯諾不快地回道,「是想虛張聲勢讓我認為你蓋的是『效果怪獸』而不敢輕舉妄動嗎?別作夢了1

「唉……」這一刻,封不覺忽地嘆了口氣,講了句好似和當前話題沒關係的話,「所以說……剛才的『抽』牌,你沒能『抽』到無需祭品的通召怪獸吧?」

這句話,讓斯諾的瞳孔收縮,神情直。

「『抽』卡之前,你分明是殺氣騰騰、自信滿滿的樣子,但『抽』上來以後,氣勢就變了。」封不覺接著說道,「緊接著就給我來了一段長篇大論,借著說出『各種可能『性』』來試探我的反應,想從我的表情變化或者肢體語言中找出蛛絲馬跡……哈礙…」他說到這兒,裝模作樣地打了個哈欠,「這些……都是我早已玩兒剩下的手法了,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可惡……」斯諾心裡已經在罵街了,再度被揭穿的他有點兒惱羞成怒,他停頓了一秒后,高聲對覺哥道,「你怎麼知道我沒『抽』到有通召怪獸1

「很簡單埃」封不覺道,「你在上個回合通召的是惡念河童,攻擊力區區800……在那樣一個只要上場就能直接對我造成lp傷害的場合,就算是放棄怪物的翻轉特效,也該把攻擊力更高的怪召上來才對。由此可見,當時你手中剩餘的四張卡中,沒有四星以下的怪獸。」他微頓半秒,再道,「依我判斷,在上回合結束時,你手中的四張牌里,應該是一張次要陷阱、一張速攻魔法、兩張上位怪獸的組合;亦或者是一張速攻魔法、一張上位怪獸、加上兩張次要的陷阱魔法卡的狀況。」

他說這話時,斯諾竭力控制住了臉上表情的變化,但他心中卻是在暗驚:「居然又猜對了1

沒錯,當時他手中的四張牌,正是一張次要陷阱、一張速攻魔法、和兩張上位怪獸。

「以你的水準、風格,是不會在魔法陷阱區蓋滿五張牌的。」封不覺的話還在繼續,「因為那個區域被佔滿了以後,在空出一個格子之前,你就無法打出速攻魔法了。

這……就是你的『傾向』,為了貫徹『全面壓制』、『萬無一失』的理念,你會在一定程度上『留出餘地』。

「所以我推測,你至少將一到兩張認為是『不那麼急需蓋上』的陷阱卡留在了手裡,並且還握了一張速攻魔法。你急著將妖魔的覺悟用在蟒蛇怪身上的舉動,即是極好的佐證;假如你不是想『儘快空出一塊蓋牌區』的話,是不會那樣選擇的——把妖魔的覺悟留給惡念河童,任由本君打死蟒蛇怪的話,你還能少損失200lp,

「可是,你等不了了,因為咒怨要等到下個回合我的『抽』牌階段才會從場上被移除,假如你不在那個時機發動妖魔的覺悟,到了眼前這個回合,你的魔法陷阱區還是只有一個空格,這是你不願看到的……

「根據這個思路,你手上那四張牌大概是什麼種類基本也就明了了。

「而在本回合開始時,你自信滿滿地認為自己會『抽』到四星以下的通召怪獸,畢竟之前連『抽』了九張牌,且其中只有一張惡念河童是獻祭用的雜魚怪獸,考慮到卡組構築的平衡『性』,接下來再『抽』到這種概率很大。然而……你偏偏沒『抽』到。

「若是『抽』到了,一切都好說,直接拍上場來,用這隻雜魚攻擊我那張里側守備的卡、把效果觸發掉就行了。可是現在……你場上的怪獸,一張是過不了本君這堵牆的神卡,另一張也是攻擊力2000以上的效果怪獸……拿來當祭品是很『浪』費的、也不合適的;就算你捨得這樣做,情況也沒有改變,獻祭召喚后,場上怪獸的數量還是二;想在本回合內完成擊殺,你就得『冒險』,就得讓你的強力怪來攻擊我這張效果不明的守備怪獸……」

言至此處,封不覺閉上眼睛,冷哼一聲:「哼……如果是『真正的決鬥者』,絕不會在這種時刻『迷』茫和猶豫的,但你嘛……明明自己才是虛張聲勢的試探方,卻還說我是虛張聲勢。」霎時,他猛然睜眼,怒瞪對方,「真是可笑!本大爺早已說過了……我是不會輸給你的!隨便你幹什麼,有種就放馬過來吧1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1104章 神抽九尾狐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1106章 魔術死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