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094章 挑釁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25日 07:07 [字數] 41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的確,黑蝴蝶取勝的機會已經十分渺茫。

在神經衰弱這個遊戲中,記憶能力上的優勢即是最直觀的優勢,這一點……黑蝴蝶是無法和封不覺相提並論的。

不過,能左右勝負的因素還有一個,那就是……運氣。

剛才的那一輪,雖然封不覺豪取24分,但正如他自己所說,在其「絕對記憶」的基礎上,這樣的取分從概率學上來說也不算太誇張。

除去那必得的9分外,剩下的分數可以視為「六次概率逐漸降低的翻牌中,有五次成功了」的案例,而這個「逐步降低的概率」,大約是從20%左右一直降到7%,隨後終止的。

這樣看來,他在這一輪中所做的事……應該可以歸結到「運氣還不錯」的範疇。

這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這不是「賭博」,只是「遊戲」,被覺哥認為是「無趣」的遊戲。

另外,當這一輪結束時,他那看似「不錯」的運氣,實際上已經轉變了風向……

因為封不覺最後三手翻出的牌,全部都是「已有一張花色被揭示過」的牌;也就是說,當他最後將翻牌權易手時,桌面上的「已知兩相牌」數量,又從三對增加到了六對。

再加上桌上的未知牌又有所減少……對方現在再去翻未知牌時,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又一次提升到了15%以上。

…………

第十一輪,黑蝴蝶翻牌的回合。

在覺哥清理了桌面之後,剩下的已知牌數量已然不多,所以黑蝴蝶對那些牌的花色也就更有把握了。

第一手,她依然是按照自己的節奏,在距離已知牌較近的位置翻開了一張新牌。

結果。這是一張「兩相已明」的牌,即「可得分牌」。

黑蝴蝶可沒有封不覺那種「明明記得,但我可以留著慢點兒再用」的餘力。她肯定是一有得分機會就會去拿分的。

因此,她立刻回頭去找新翻牌的另外兩相……並且成功了。

「這位女士得三分。」裁判的宣告也即刻傳來。「您可以繼續翻牌。」

下一手,情況依然……

黑蝴蝶又翻出了一張可得分牌,她也迅速地將其轉化為了分數。

再下一手,還是如此……

就這樣,黑蝴蝶波瀾不驚地將分數追平了,而且……由於卡牌數量的減少,同樣是已知牌中只有三對的情況下,她在下一手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是高於7%的。

「呵……怎麼樣?」這時。黑蝴蝶笑著對覺哥道,「我也並不是完全沒機會吧?」

「哼……這種運氣上的差距,早在對決開始前我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封不覺淡然應道,「總之……在達到『那個分數』之前,隨便你翻多少都行。」

「那個分數?」黑蝴蝶聞言,思索了兩秒,接道,「哦~你是說……33分?」

黑蝴蝶在對決開始前無疑也是仔細地研究了遊戲規則的,所以她知道——33分,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分數。

根據規則。在雙方共計揭示出「二十五相」后,玩家便可以通過翻出兩張「極樂凈土」來結束比賽,進入結算階段。

那麼。撇開那種差距懸殊的勝負不談,以雙方都有一定得分的對局為例……二十五相可以拆分為十二對十三,或者十一對十四的情況。

在十二對十三的情況下,分數比為36比39,此時,落後方翻出極樂凈土,加上額外的10分,46比39,即可反敗為勝。

在十一對十四的情況下。分數比為33比42,此時。落後方翻出極樂凈土,加上額外的10分。43比42,同樣反敗為勝。

也就是說,在這場遊戲中,落了下風的一方,若想要翻盤,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至少得拿到「十一相」,這才滿足最低限度的翻盤條件。

而理論上最理想的情況就是:在桌面上已揭示二十四相的回合,輪到落後的那一方翻牌,在其翻出第二十五相的瞬間,正好手握33分,然後……他/她再翻出「極樂凈土」,結束本局。

對於落後方來說,這是最快最佳的翻盤模式。假如繼續拖下去……分數的差距恐怕會逐步被拉開,因為當桌面上剩餘的未知牌已不多時,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會大大增加,連續翻到兩張「一相明」的牌概率也不是不可能了,那時,記憶力更強、犯錯更少的一方,得分率肯定穩壓對手一籌。

「既然你知道。」封不覺的語氣還是顯得很輕鬆,反正對手知曉這個數字的含義也是應該的,沒有必要驚嘆,「那就請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吧。」

「呵……不用你說,我也會的。」黑蝴蝶應聲后,繼續翻牌……

…………

至第十一輪結束,雙方的分數對比為24比30,黑蝴蝶領先。

在那番對話后,黑蝴蝶又翻出了兩張可得分牌,將已知牌中的兩相牌消耗到了只剩一對。

接著,在最後的三手翻牌中……她竟是連著翻出了兩張「零相牌」,即一張已知花色都沒有的牌,並且……還翻出了第二張「極樂凈土」。

因此,當這一輪結束時,桌面上已知的對子只剩兩對,而且……兩張「極樂凈土」的位置也已經明確。

目前,兩人總得分為54分,即已揭示了「十八相」,檯面上剩下的牌數是48張;其中,已知牌20張,由2張無間地獄、2張極樂凈土、4張「兩相皆明」牌、以及12張「一相明」的牌組成。

而未知牌共28張,即2張無間地獄和26張相牌。

也就是說,在第十二輪開始時,封不覺能在未知牌中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是二十八分之二,和他在上一輪中失敗的那一翻概率基本相同,僅有7%左右……

看到這裡。肯定有人會說,他就不能不翻未知牌么?翻三張已知牌,然後將相同的局面丟給對方不就行了?

答案是——可以。但……並不解決問題。

根據的「翻牌規則」,玩家在連續的三輪中。至少得翻出一張未知牌,否則就要罰五分。

這條規則的用意,就是要防止玩家通過不斷地翻此前已經出現過的牌來消耗自己的翻牌機會。至於為什麼是「連續三輪」,那自然是考慮到有些人會因為記錯牌而導致「翻了三張已知牌且沒得分」的狀況;這種情形下,連續兩輪進攻失敗的人,到第三次就要擔上罰分的風險了……

結合眼前的實例來說,假如封不覺在這一輪里選擇翻三張已知牌來消耗自己的翻牌權,那輪到黑蝴蝶時。對方也可以如法炮製……反正黑蝴蝶是無所謂的,作為記憶能力比較弱的一方,她很樂於看到雙方不斷地翻出舊卡來幫她鞏固記憶。

再說,她是「後攻」的一方,在誰都不願意翻出新卡的局面下,後攻者至少佔了「一張牌」的優勢,因為先攻者必定會比對方多暴露一張新牌。

當然了,封不覺本來也不是那種會故意翻已知牌來防守的人。

真正的賭徒、惡棍都明白……那種做法是贏不了的。

比如覺哥在猜數字遊戲中坑了金面愁的那一局……如果他當時考慮的是「我只猜中三到四個數字怎麼辦」、或者「對方真的死撐到了第七回合怎麼辦」,那他就會退、會避……最後,就會輸。

賭桌上的魔鬼不會去回應弱者的訴求。相反的,它們會去吞噬那些人……

退讓、迴避,放棄思考、轉而在內心祈禱和哀求。這些行為只會引來失敗和毀滅。

能夠贏下來的人,就是要在那種時刻確信——「我一定能猜到5個數字以上」,猜不到或許會死,而死……也無妨。

只有這樣的意志,才能引導「運勢」,喚來「勝利」。

…………

「礙…果不其然……」

第十二輪,第一手,封不覺翻開的未知牌……是一張「一相明」。

此刻,他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比較穩妥的的做法——放棄繼續翻新牌,回頭去翻兩張已知牌。結束自己這一輪。這樣,只給對方增加了一對已知對子。並減少了一張未知牌。到黑蝴蝶進攻時,第一手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是二十七分之三,大約11%的幾率。

而另一種比較冒險的做法就是——再翻一張未知牌,假如這第二手翻到的牌和第一手的花色一樣,他就可以得分。

那麼……這樣做的成功率是多少?失敗風險又是什麼呢?

通過已知的牌可以算出,此刻的27張未知牌里,有22張都是對子,即「一相已明」的牌,有3張是「兩相已明」的牌,還有2張是地獄牌。

封不覺想要得分,必須翻出他本輪第一手翻出的「足跟廣平相」,而其概率僅有3%左右;萬一翻不到的話,他面臨著三種可能……

一,他有81%的幾率翻到「一相已明」牌,再給對方湊出一對已知對子,使對方下一次翻牌時翻到可得分牌的概率上升到15%以上。

二,他有7%的幾率翻到另外兩張「兩相已明」牌中的一張,讓對方在下一輪直接獲得一次100%得分的機會。

三,同樣是7%的幾率,他會翻到地獄牌,而這……已是最好的結果了,這樣對方抽到可得分牌的概率會升到11.5%,上升得不算多。

綜上所述,無論怎麼看,這裡還是選擇穩妥的辦法比較好。

可是……

「按照這種趨勢的話,我再翻一張,八成就會是……」封不覺一邊念叨,一邊已翻開了第二張未知牌。

結果,他翻到了一張「兩相已明」牌。

因為他這一輪已經翻了兩次牌,且花色不同,所以是不可能得分的。因此,他翻出的這張,基本已可以確定成為了對方的分數。

「嗯……看起來,運勢完全在你那邊呢。」封不覺看到這最壞的結果,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想必下一輪你也會得到6分以上吧。」

說著,他還沒等對方回應,便已翻出了第三張牌。

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又去翻了一張未知牌;這次,翻出的是「一相明」,於是,桌面上又多出了一對明對子。

「這傢伙究竟想幹什麼……」黑蝴蝶看不懂了,她在心中暗忖道,「第二手我還能理解……像他這種自大到自戀的男人,的確有可能會在這種時刻抱著僥倖心理去搏一下的;但這第三手……在根本不可能得分、且幾乎必定會給我更多優勢的前提下,他還翻未知牌?」

「請吧……」下一秒,封不覺的說話聲打斷了黑蝴蝶的思緒,「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呵呵……不用為了那種你想不明白的事情而猶豫。你還是趁著記憶模糊之前,把該拿的分數拿了吧。假如你在這裡都來個失誤……那我贏得未免也太輕鬆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