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092章 觀察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21日 11:32 [字數] 51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為了降低淘汰的偶然性,這「三重神經衰弱」遊戲採取了三局兩勝的對決形式。↑,

第一局,由裁判負責洗牌和擺牌。

第二局,則由第一局中落敗的一方負責。

如果還有第三局的話,那麼就再由第二局中落敗的那一方來洗。

長話短說,在裁判完成了準備工作后,「烏鴉」對「黑蝴蝶」的第一局,就這樣開始了……

「兩位,由猜硬幣的形式來決定先後順序,沒問題吧?」裁判擺好牌后,便對二人說道。

「不必了。」封不覺對裁判道了一句,隨即又看向那蝴蝶面具女道,「女士優先嘛,先攻還是後攻,就由你來選擇吧。」

聞得此言,黑蝴蝶在心中冷哼道:「哼……自作聰明,想用這種方式來試探我嗎?」

想是這麼想的,不過她不會表現出來。

下一秒,黑蝴蝶便嫵媚一笑,柔聲應道:「烏鴉先生,您還真是溫柔呢……那我也禮讓一番……選後攻好了。」

雖然她說了「禮讓」二字,但實際上,她並沒有讓出任何的利益。對神經衰弱這個遊戲比較了解的人都知道,在這個遊戲中,「後攻」其實是有優勢的。

就以最基礎的神經衰弱為例……排除作弊的情況,先攻者在第一手就得分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因為在這個時候,所有的牌都還沒有翻開過,所以不存在任何「記憶」的因素,翻牌者靠的是100%的「運氣」。即使有人真能靠運氣在第一手就得分,其第二手連著再次得分的概率也無限接近於零。

總之,第一手也好、第二手也罷……先攻者頂了天也就能翻出一對來,且至少會讓對方看到兩張點數不同的牌。

而後攻的一方開始翻牌時。至少已提前知道了兩張牌的位置。這時,後攻的一方翻開一張沒有揭示過的牌,假如這張牌的點數和之前那兩張有相符的,便可以輕鬆得分。

當然了……這種優勢的程度,還遠沒有達到棋類運動中先後手的地步;神經衰弱終究是有運氣成分的遊戲,後攻的一方。也很可能會翻開兩張點數和先攻者所揭示的牌不同的牌。或者在翻第一張時沒翻到,翻第二張易手牌時卻不幸翻到了,這樣反而會給對方送分。

另外,以上只是普通的神經衰弱中會出現的情況。在這「三重神經衰弱」中,因為牌的基數巨大、且得分要求更高,後手的優勢就更加微乎其微了。

但……優勢就是優勢,哪怕是一分一毫,也有可能左右最後的勝負。

對此,黑蝴蝶絕對是半步都不會讓的。

「你同意嗎?」得到了答覆后。裁判便轉頭看著覺哥,向其確認。

「沒問題。」側癱在椅子上的封不覺不以為然地回道,並順勢舉起一手,「那麼……我這就開始了。」

說罷,他已伸出手去,翻開了自己這一輪的第一張牌……

…………

如前文所說,所用的這套牌並非撲克,而是特製的卡牌。

這套牌共有102張。共三十四種圖案,其中三十二種。取自佛教中的「三十二相」,即:頂上肉髻相、眉間白毫相、睫如牛王相、目色紺青相、兩頰隆滿相、常得上味相、舌廣而長相、聲如梵王相、四十牙齒相、牙齒緊密相、牙齒齊白相、上身如獅相、身形端直相、身廣長等相、身色金黃相、身放光明相、一孔一毛相、身毛上靡相、兩肩圓滿相、兩腋充滿相、七處隆滿相、皮膚潤澤相、手指細長相、手足柔軟相、指間縵網相、垂手過膝相、象馬陰藏相、如鹿王相、足趺高滿相、足跟廣平相、足下平滿相、足下輪形相。

以上這「三十二相牌」,每種各有三張,功計96張。

剩下還有兩種圖案,分別是「極樂凈土」和「無間地獄」,這兩種花色和其他的有所不同——「無間地獄」共有四張。而「極樂凈土」只有兩張。

根據規則,在中,玩家每次行動翻三張牌,且必須翻出「三牌同相」才算得分,否則就將翻牌權易手。

所有三十二相牌的分數都是一致的。即:一張牌等於一分。

在任何時候,如果有人在一輪中翻出了三張「無間地獄」,此人便直接輸掉本局。

在雙方共計已翻出了二十五相的時候,任何一方在某一輪中翻出兩張「極樂凈土」,比賽便宣告結束,雙方將按照當前的分數差判定勝負,且翻出「極樂凈土」的一方在判定時將得到額外的10分加成。

而在「無間地獄」和「極樂凈土」都未觸發的情況下,當桌面上共揭示出「三十一相」時,比賽亦宣告結束,雙方直接按照當前的分數差判定勝負。

綜上所述,除了常規的記牌得分外,的要點就是如何靈活運用凈土牌去鎖定勝利、以及切實地避開地獄牌……

…………

「~第一張就來這個埃」封不覺看到自己翻開的第一張牌后,當時就笑了。

他將這張「無間地獄」面朝上擺好,然後悠然地伸出手去,翻開了離這張牌較遠的第二張牌。

單就這次「翻牌」的選擇,也足以看出覺哥對「神經衰弱」這個遊戲的一些技巧頗為了解……

在玩這個遊戲時,一次翻出相鄰的幾張牌來,顯然更便於記憶;但若是翻開的牌距離都很遠,就比較難記了,因為在玩家移開視線、或是隔了一段時間后,記憶會很快模糊起來。

而且,這第一局中,裁判採用的是散亂無序的置牌方式,在這種置牌方式下,「遠距離揭牌」的做法會讓記憶變得更加困難。

很顯然,採取了這一戰術的封不覺。對自己的記憶能力極有信心……

「嗯……這張也……」兩秒后,封不覺已翻開了自己的第二張牌。

不得不說他的人品就是這麼可怕,連著兩手……居然都是「無間地獄」。

黑蝴蝶見狀,撲哧一聲就笑出了聲來:「呵……烏鴉先生,您還真是厲害,才第一輪。已翻出了兩張一樣的牌呢。」

「好說好說~」封不覺擱下這第二張牌時,淡定如故,「按照概率來說,雖然第一輪就翻到相同花色的概率很低,但在這『很低的概率中』,翻到兩張『無間地獄』的可能性,的確是比翻到兩張別的東西要高的……畢竟這種花色比其他的花色要多一張。」他頓了頓,「就我個人而言,這次翻牌只能算是我的『一般水準』……」

說話間。他又挑了個離第二張牌較遠的地方,並在這「萬一再來一張地獄牌就直接輸了」的壓力下,想都不想地翻出了自己的第三手牌。

還好,這一次,他翻到的是一張「相」牌——。

「呼……」封不覺本人沒怎麼緊張,但裁判大哥卻是替他鬆了口氣,「第一輪結束,翻牌權易手。」裁判一邊通報著結果。一邊將桌上翻開的那三張牌翻過來歸位了。

「在此,我想再強調一遍。」裁判小心翼翼地將牌都翻過去之後。接道,「對於『在翻牌過程中留下記號』的做法,我的判定是很嚴格的,請二位注意了。」

「唔——」一聽這話,黑蝴蝶便噘起了她那性感的紅唇,微微向前欠身、嬌滴滴地對裁判道。「那……人家要是『不小心』把牌弄皺了,怎麼辦嘛~」

她那嬌嗲的嗓音輕柔地鑽入了裁判的耳中,再結合其俯身送上的視覺福利,讓裁判的骨頭都酥了。

那位裁判大哥不自覺地吞了口唾沫,後退半步。一本正經地應道:「如果是『意外損壞卡牌』的話,就用備用牌來替代原牌,不會有什麼影響。」

「哦~這樣埃」黑蝴蝶念叨著,也開始翻牌了。

她的手上戴著一副黑色的長手套、宛如輕紗般裹住其修長的十指,也讓她手臂處的皮膚顯得更加白皙。

「一……二……三……」黑蝴蝶口中輕輕數著數,連著翻開了三張相鄰的牌。

咱且說說「運氣」這檔子事兒吧……

假如「起手隨便翻三張就有兩張地獄牌」是覺哥的「一般水準」,那麼黑蝴蝶的「一般水準」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她起手隨便翻的三張牌都是相牌,且三張並不重複。

兩人的對決,就以這樣的開局展開了……

封不覺的第二輪,還是使用遠距離開牌的形式,而且他翻開的牌全部都是此前沒有揭示過的。有鑒於他在第一輪中已經翻了兩張「無間地獄」,只要不去動那兩張牌,此後隨便翻哪裡,都不可能出現「連續翻到三張地獄而落敗」的情況,因此,他這輪翻得非常快;在揭示了三張相牌后,便結束了此輪。

而黑蝴蝶的第二輪,也和她的第一輪差不多。她選在與自己第一輪翻開的三張牌相鄰的地方,又連著翻了三張。

這次出現的,同樣是三張相牌,其中有一張是封不覺在第一輪中翻出的「聲如梵王相」,而這……也是這局遊戲中除了地獄牌之外首次出現的相同花色。

接著,就到了覺哥的第三輪。他的戰術沒變,還是去翻此前從未揭示過的牌。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這次他似乎走運了,因為他這輪翻到的第一張牌,就是「聲如梵王相」,也就是說……他現在只要把此前那兩張揭示過的「聲如梵王相」翻出來,就能率先拿到三分了。

「礙…」黑蝴蝶一看到那張牌,便輕呼一聲,並立刻接道,「唉……似乎要被您要搶先得分了呢~烏鴉先生。」

她說著,便擺出了一副傷心氣懊的模樣,輕輕嘆了口氣,並直起身子、將雙手在身前交錯環抱。

在這個姿勢的作用下,她胸前那兩團白花花的脂肪皆被托擠而起,在低胸禮服的襯托下構成一幅無比誘人的畫面。

見得這番風景,站在一旁的裁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這種形式的「干擾」,還真就沒法兒說是犯規,所以裁判也只是翻起了白眼,沒有說什麼。

「嗯……」這一刻,封不覺沉吟了一聲,然後……他的動作停住了。

雖然隔著面具看不到他的神色,但黑蝴蝶憑經驗斷定,對方的視線肯定在往自己的身上看:「呵……奏效了嗎……」對手的猶豫,讓她頗為得意,「這種遊戲就是這樣的……你那種翻牌方式的確會使對手的記憶難度增加,但對你自己來說也是一樣的,一旦視線移開、或是走個神……哪怕只有一秒鐘好了,也可能讓記憶產生偏差。呵……就好比現在,在盯著我的胸口看了幾秒后,八成已經記不清第一張『聲如梵王相』在哪兒了吧。」

「裁判。」數秒后,封不覺站起身來,「我過去拿杯喝的過來,可以嗎?」

裁判看了他一眼,回道:「請盡量快點兒。」他微頓半秒后,補充道,「這第二場遊戲雖然沒有使用計時器,但拖延時間的判定依舊存在。」

「明白。」封不覺不溫不火地應了一聲,隨即便從椅子上挪了起來,走向了主廳中的香檳樹。

「哼……拖時間?」黑蝴蝶望著覺哥的背影,心中冷笑,「沒用的……『神經衰弱』中靠的都是短期記憶,這種記憶一旦發生了偏差或是被忘卻,那再怎麼想也是不可能記起來的。」

封不覺的確沒讓他們等太久,一分鐘不到,他就回來了。

給香檳插上吸管,並吮了一口后,覺哥用一個堪稱豪邁的動作揚起手來……又去翻了一張前幾輪中從未被翻開過的牌。

很顯然,他已放棄了得分……

所以,不出所料的,他翻開的第三張牌,也是一張距離較鄖懊槐環開過的卡牌。

「哈!什麼嘛……」這個瞬間,黑蝴蝶心聲已轉變為了嘲笑,「兜了一圈回來,自知已經記不起來了,於是乾脆就放棄得分……再翻兩張新的卡出來,想要擾亂我的注意?」

「您可真是位紳士呢~」在心中將對手鄙視了一番的黑蝴蝶,表面上還是嗲聲嗲氣地感激道,「既然您這麼客氣……那我可就不客氣咯。」

「哦……」封不覺則是用懶散的語氣應道,「你請隨意。」

很快,裁判就將牌複位了,於是,黑蝴蝶的第三輪翻牌也開始了。

她的目的非常明確,她快速而準確地便將那三張「聲如梵王相」給翻了出來。

「這位女士,得三分。」一秒后,裁判便將桌上那三張花色相同的牌挑揀出來、疊在一起,正面朝上地擱到了黑蝴蝶那邊的桌面上,隨後對黑蝴蝶道,「得分后,您可以再翻三張。」

「好的。」黑蝴蝶沖裁判甜甜一笑,然後,她便盯著桌面上的牌堆默默地看了好一會兒。

大約一分鐘后,她才順著自己此前翻牌的順序,又翻開了相鄰的三張新牌。

就這樣,對決繼續展開……

十輪過後,黑蝴蝶已得15分,而封不覺……非但是1分未得,而且其中有好幾次他都是在「場面上已有得分機會」的前提下,沒有翻出曾經出現過的牌,從而錯失機會。

雖說黑蝴蝶的記憶能力也沒到那種「只要一有得分機會就一定能成功」的地步,但對於那些「同花色的三張皆已出現過」的牌,她最多只需兩輪的嘗試,也就一定能將分數納入了。

然,就在這個時刻……

「差不多了。」封不覺,忽然說了句沒頭沒尾的話。

「嗯?」黑蝴蝶剛結束了本輪的翻牌,聽得此言,便疑道,「烏鴉先生,您說什麼?」

「我是說……對你的觀察……」覺哥用十分平靜的口吻回道,「已經差不多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快捷鍵:←)驚悚樂園 說說情況啊。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1093章 你覺得自己還有機會(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