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090章 午夜前後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14日 08:06 [字數] 45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主辦者花了十分鐘的時間便完善了封不覺所提出的幾項建議。

他取消了所有人的挑戰豁免權,並加入了「由裁判拋硬幣決定先攻權」的規則。

這樣一來,在對決成立前,沒有人知道自己會先擔當出題者還是猜解者,而靠著硬幣所決定的攻防順序,雙方也無話可說。

另外,為了縮短資金差帶來的客觀差距,「二次借款」也開始了;借貸的上限為該遊戲者當前持有金與排名第一者的資金之差、並四捨五入求整。

順帶一提,目前排名第一的人,就是封不覺。

「時間」上的領先讓他獲得了更多的狩獵機會……截止至十點整,他的持有金已經達到了三十萬美金以上。

因此,二次借款的金額就以他為參照。

舉例來說,某人輸得只剩下一萬美金不到了,他就可以借二十九萬;而若是手頭有六萬,那就可以借二十四萬……

當然了,他們還得在自己所簽的第一份合同基礎上,再簽一份新的補充合同。

長話短說……

至十點三十八分,二次借款開始了。

雖然主辦者手下有著一群堪稱頂尖的法務和財務人員,但合同的擬定和列印依然花去了二十分鐘左右。

說實話,在不出錯的基礎上,這些人的工作已經是極有效率了……不過主辦者似乎還是不太滿意,因為他不喜歡等待。

「快點兒!人渣們,借點兒錢還磨磨蹭蹭的,時間可是不等人的1

在遊戲者們借錢的時候,主辦者已在二樓高聲催促起來。

的確,距離午夜的時間越來越短了,就算按封不覺所說,將每局對決的時間縮短到二十分鐘以內,他們也玩兒不了太多局。

…………

十點四十五分,所有有需要的人都已完成了二次借款。

此刻。勝負再開。

這一次,每個人都已知曉了資金的重要性;沒有人再縮手縮腳、猶豫不決,他們都孤注一擲地將資金的金額提到了三十萬的上限。

於是,在這個時間點上。所有遊戲者的資金差便消失了、挑戰彼此的權利亦被放開、攻防順序則看天意。

簡而言之……他們又回到了一個相對公平的競爭狀態。

當然了,並不是說剛才那些「領先者」的優勢已蕩然無存,因為……至午夜時分,即「猜數字對決」結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要先把「借款」還清。然後再結算「籌碼」。

所以,落後者們的劣勢依舊存在,「二次借款」只是給了他們反撲的資本和機會。

至於能不能在逆境中翻盤,就得看他們在接下來的表現了……

…………

「少爺,我有一事不明……」對決重開后十多分鐘,西裝大漢A找了個時機,對主辦者道。

「什麼事?」主辦者這會兒心情不錯,他用輕快的語調立即應道。

「蔣道德向您提出建議的目的,我能看出來……他是怕您原本想去改的那套規則會對他過於不利,所以才提了一套比較折中的方法。」西裝大漢A接道。「但讓我看不懂的是……為什麼他到現在仍在積極地賺取籌碼呢?」

「是礙…少爺,我也不明白……」西裝大漢B這時也說道,「按照當前的局勢,他理應盡量拖延時間、採取保守的策略才是。」他微頓半秒,再道,「作為領先者,完全沒必要去繼續『爭取盈利』,他們只要『少虧』一點,就能在結算時穩居前列了。」

「呵呵……」主辦者聞言,笑了起來。「這也不怪你們……」他搖了搖頭,「你們之所以看不懂他的行為,是因為你們那最基本的『思考模式』就和他不一樣。」

此言一出,兩名西裝大漢皆是一臉疑惑地望著主辦者。等待著他接著往下說。

「你們、以及這幾百人中99%的人,都是基於『活下去』這個理念在思考的。」主辦者停頓片刻后,接道,「在這場遊戲中的活下去、在今晚的賭局中活下去、回到外面的世界……活下去……」

西裝大漢A吞了口唾沫:「少爺……這想法……不對嗎?」

「這裡面並不存在什麼對與不對……」主辦者回道,「只能說,你們的想法。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意志』,即代表了所謂的『正常』……」說著,他的視線已投向了會場中的覺哥,「但是,那個男人……他的想法和你們不一樣,或者說——『不正常』。」

「他……難道想著要死?」西裝大漢B很耿直地問道。

「哈哈……」主辦者被逗樂了,「不是那個意思……」他轉過頭,分別看了身旁這兩名貼身保鏢一眼,轉而說道,「你們也陪我看了很多場這樣的『好戲』了,你們覺得……『賭博』的本質是什麼?」

兩名大漢面面相覷,沒有答覆,因為他們心中也沒有切實的答案。

「呵……」主辦者見狀,等了幾秒,便自己接道,「賭博,就是毫無意義地去死礙…」

雖然他說了一個「答案」,但那兩人還是沒有理解。

「牌面的大孝篩子的點數、某顆彈珠的去向、某場比賽的輸贏、甚至是下一分鐘會有一輛什麼樣的車駛過……」主辦者又道,「賭博說開了,就是這些『無聊』的東西……至少大部分都很無聊、也無意義,如果不牽涉到『賭注』的話,那賭博八成會變得像統計學一樣讓人厭煩。但是……有了『賭注』之後就不同了——贏可能意味著獲得一切,輸則可能讓你失去一切;將『一切』押在一個尚未發生的『結果』上,享受那過程中的刺激、承擔那結果揭曉時的極樂或痛苦……這才是真正的賭徒、真正的『無賴』。」

「少爺,你是說……」西裝大漢A此時也轉頭望向了覺哥,「他也是一名真正的……」

「不。」主辦者打斷了對方,「你用『也』這個字是不對的。」他攤開雙手笑了笑,「只有他才是正牌貨,我可不是什麼『無賴』……我只是一個懦夫而已。」他悵然念道,「像我這種用金錢把自己保護起來,從始至終都置身安全境地的人……算不上是在『賭』。最多算是在『玩兒』罷了。」

主辦者頓了頓,接道:「很顯然,這位『烏鴉先生』……是個徹頭徹尾的無賴;做個不怎麼恰當的比喻就是……當所有人都在考慮『如何活到下一輪遊戲』時,他卻在考慮著『如何幹掉所有人』。這種本質上的不同、再加上能力的差距。便使他的執行力比旁人高出了數個層次……」

…………

晚,十一點五十九分。

距離午夜,還有最後的一分鐘。

根據規則,在午夜時分尚未完成的對決可順延至結束為止。

而此刻,幾乎所有的「客人」。都還在對決中……

他們有些人的臉上寫著淡定、有些寫著得意、還有些人則是「已經完了」的表情;面具,將這些表情遮了起來,可汗水、淚水……還是不可控制地順著部分人的面頰和下巴在往下流;身體的顫抖和姿態……也是無法掩飾的。

可以說,雖然這最後的一場對決還沒完,但憑藉肢體語言,基本也能辨識出哪些人將被淘汰了。

另一方面,也不知是在何時,會場內的西裝墨鏡男又一次增員;並且,還來了數十名西裝墨鏡女。

作為工作人員,他們都很清楚……接下來的場面會變得相當難看。所以需要足以壓制大量抓狂者的人力來控制場面。

而這午夜后的喧鬧時刻,也是主辦者十分喜聞樂見的一幕好戲。

陷入了絕望泥沼的人們,紛紛露出了醜惡的、狼狽的姿態和嘴臉。

那些原本腰板兒挺直、趾高氣昂的男人,正在跪地求饒、痛哭流涕;那些原本風姿艷艷、儀態萬方的女人,正在尖叫哭喊、歇斯底里。

但這最後的掙扎無疑也是徒勞的,他們終究還是被拖了出去……

其中,那些沒有簽「保護合同」的,被強制送回了各自的單人艙,船一靠岸,他們就會被趕上岸。並背上更加嚴重的債務。

而那些已經簽了「保護合同」的人,則按照性別被分別集中了起來;其他客人不知道他們的去向,但……可以想象他們那身為「所有物」的未來。

…………

凌晨,零點二十五分。

「女士們。先生們~」今夜,主辦者第一次,從二樓下來了,「容我先對各位道一聲祝賀。」

他邁著瀟洒的步伐來到了主廳的中間,而那兩名西裝大漢則是緊隨其後、分別跟在其左右兩側。

「恭喜各位,在猜數字對決中脫穎而出。」主辦者說到這兒。輕輕拍了拍手。

下一秒,周圍所有穿西裝戴墨鏡的男女工作人員,也全都鼓起掌來。只是……從他們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祝賀」的意味。

「在宣布下一輪的遊戲規則前,容我……先敬大家一杯。」

主辦者話音未落,六十四個墨鏡男已經端著托盤,分別來到了主廳中剩餘的六十四名客人身旁。

他們每一個人手中的托盤上,都放著一杯香檳。

「請各位務必賞臉……」主辦者一邊說著,一邊從第六十五名工作人員的手上接過了自己的那杯香檳,並將酒杯高高舉起。

見此情形,客人們自然也都紛紛舉起了酒杯示意,部分面具比較嚴實的,已用另一隻手微微掀起面具的下半部分準備開喝。

至於封不覺……他本來就得把酒杯舉到和臉差不多高的地方才能喝裡面的東西,所以這會兒他那「把吸管從面具眼部伸進去」的動作依舊。

「那麼……」主辦者舉杯數秒,念道,「嗯……容我想想祝酒詞……」

「快點兒,手酸著呢。」對方話剛說完,覺哥就在催了。

主辦者在面具下撇了撇嘴:「好吧……那就祝世界和……」

他那個「平」字還沒說出來,封不覺就搶道:「你騙鬼呢?和平個串串啊,你當自己在參加選美啊?換個別的1

一聽這話,主辦者就表情一抽,心裡嘀咕道:「喂喂……催的也是你……挑三揀四的也是你……找茬是吧……」

想歸想,他還是改口了:「那……感謝各位的……」

「你這是辦滿月酒還是同學聚會啊?要不要改口叫我們各位來賓啊?謝個毛啊,說得好像我們來是為了賞你臉一樣,換個別的1覺哥又一次打斷了對方,並且再次發動了其賤力十足的吐槽能力。

「我還沒說要謝什麼呢1主辦者終於也忍不住了,朝著覺哥咆哮起來,「你有完沒完!乾脆你來說好了1

「OK,祝大家身體健康。」封不覺用極快的語速接了一句,然後滋溜一聲就把香檳吸掉了大半杯。

主辦者當時就驚了,不過驚完以後,他還是和其他客人們一塊兒喝完了手中的香檳。

因有感於自己的失態,主辦者喝完后尷尬地清了清嗓子,稍等了幾秒,再道:「嗯哼……那麼……諸位,我這就來宣布第二場遊戲的內容。」

言畢,他揚起一手,打了個響指。

兩秒后,便有一名西裝墨鏡男走了過來,接過了主辦者手裡的空酒杯,隨機又遞了一樣東西給他。

主辦者接過後,便將「那東西」舉起、展示在了眾人面前:「我將這個遊戲命名為——『三重神經衰弱』。」

在說出那六個字的同時,他順勢用了個九十年代香港賭片里常見的洗牌手法,將手中那一整副堆疊整齊的、嶄新的卡牌從上到下過了一遍。

這一瞬,在場的六十三名客人,皆沒從主辦者的這番炫技中看出什麼來,唯有一人……已然知曉了很多信息。

「嗯……不是撲克,而是特製卡牌。共一百零二張,分三十四種圖案……比起普通的『神經衰弱』來確是難了一些,不過……」一瞥過後,封不覺心中已在念道,「呵……在我面前玩兒牌,你恐怕還嫩點兒……」未完待續。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1089章 我也不是什麼惡魔嘛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1091章 黑蝴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