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關於重複章節的說明……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01日 13:51 [字數] 56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二十五回合。」

西裝墨鏡男話音剛落,封不覺便已完成了「回合宣言」,這個數字無疑是他早已決定了的。

「這小子……居然只報了二十五回合。」凈先生當即在心中念道,「回合數未免太少了一點吧……」

雖然凈先生和覺哥一樣看過了完整的規則,但他並沒有對各回合的投降罰金進行細緻的推算。他只是大體上知道……只要在三十一回合之後選擇投降,就肯定能賺。

另外,他剛才也揣摩了一下要猜出「六數位、十數碼、可重複」的六個數總共需要多少個回合。

可惜……憑空揣測這種事是非常困難的;像猜數字這種遊戲,除非你的身體里有多重人格,否則是不可能自己跟自己玩的。

而以這個遊戲的性質來講,客人們也不可能會互相幫忙陪練,所以……凈先生只能通過「投降罰金」來推斷,想要猜出正確答案,最起碼也要「三十回合左右」。

「一千美金。」猶豫了幾秒后,凈先生還是叫了一個最低的注額。

「哼……原來如此……」封不覺一聽到那個數字,當即輕笑一聲,「三流嗎……」

「你說什麼?」凈先生從對方的話語中聽出了明顯的不屑和嘲諷之意,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能對此默不作聲。

「一會兒再跟你解釋吧。」封不覺用懶洋洋的語氣應道,「我不想在三流身上浪費太多時間,速戰速決吧。」

說罷,他也不給對方再反駁的餘地,當即又道:「第一回合,我叫注1000美金。你要跟注還是投降?」

問完這個問題后,他便摁下了手邊的計時器。

凈先生自然是不可能在第一回合就投降的,他回道:「我跟。」然後也抬手摁了自己這端的計時器按鈕。

同一秒。封不覺已彎腰開始在紙上寫字了,而他猜的第一組數字是——六個「0」。

寫完之後。他將紙遞給了凈先生,並摁下了計時器;後者接過紙來看了一眼,快速在這行數字下面寫上了0a0b的反饋,在將紙遞迴去的時候,也按了一下計時器。

以上,就是一個回合的標準流程。

「0a0b」,表示無論在數字還是位置上,封不覺皆是一個都沒猜中。換言之……在凈先生所寫的六個數字中。一個「0」都沒有;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的開局比那種猜中了若干個數字的更好,因為這樣等於是把「十數位」減少成了「九數位」。而且,這個「0」在接下來還可以作為推演的「輔助數」來用,比方說,覺哥可以猜「000001」,假如這時的反饋是0a1b或者1a0b,那就能確定「1」在答案中是否存在,運氣好的話還能直接確定「1」的位置。

當然了,這樣一個標準流程過後。封不覺付出了1000美金的代價……

「嗯……」覺哥拿回紙后,只是瞥了一眼,就言道。「第二回合,我還是下注1000美金。」

「我跟。」凈先生這次是很果斷地就跟了。

基本上,至少在前十五個回合里,只要猜解方的叫注額沒有特別巨大的變化,出題方都可以不假思索地跟進。

因為在這個遊戲里,不存在「猜解方在確信可以贏的回合故意不加大注額」的情況,就算明知這種行為的出現會導致對手投降,投降的罰金肯定也比一個底注的錢多。

「裁判大哥。我有個問題想在此確認一下。」封不覺在低頭寫第二組數字時,忽地開口跟旁邊的西裝墨鏡男攀談了起來。

「請問。」西裝男也是立即就做出了回應。

「關於你剛才說的……『假如作弊被抓。將立刻判負』這個事兒礙…」接著,封不覺便用平靜的語氣。問出了一個讓人一驚的問題,「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沒有被當場抓包的作弊』,就是被『默許』的呢?」

他這話一出口,周圍的人群便一陣鼓噪,凈先生那面具下的臉也是當場一抽。

倒是那西裝墨鏡男的反應,還算淡定:「是的,既然『沒有當場被抓包』,那自然也就無從懲罰。」

很顯然,他並不是第一次回答類似的問題了;關於「作弊」這部分的門道,主辦者不可能漏算,而他手下的「裁判們」對此也都心裡有數。

「開什麼玩笑1然而,下一秒,凈先生可不幹了,「不能保證公正的話還要你們這些裁判有什麼用?在旁邊站崗嗎?」

「先生。」西裝男的態度未變,「賭桌上的『公正』,本來就是相對的。『出千』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何況其風險和收益是成正比的……一旦作弊被抓的話,今晚的旅途可就提前結束了。」他頓了頓,又道,「再說了……我並沒有說過『不保證對決的公正性』,我只是說,對於『沒有被當場抓包的作弊』無法做出懲罰而已。您也不要太小看我們這些『站崗的』了……」話到此處,他那墨鏡下的視線悄然移到了覺哥的身上,話語中也帶上了幾分威懾之意,「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作弊,不是那麼容易的。」

「呵呵……」封不覺面對對方的視線和威壓,卻是不以為意,他將一張寫了六個「1」的紙又遞給了凈先生,併發出了一陣令人不安的笑聲。

「等等!那萬一出現那種……『沒有當場抓包』,但在對決結束后才暴露出來的作弊手段呢?那又怎麼算?」而凈先生這時還在糾結於剛才的話題。

「哈……哈哈哈哈……」西裝男還沒回話呢,封不覺就先大笑出聲,「你這不是廢話嗎?別說是在賭桌上了……就說足球比賽,你見過賽后再改判的事兒么?」他說著,又用插進自己面具眼窩的吸管吸了口香檳,再道。「像出千作弊這種事,若不能當場拆穿,那隻能說……『上當的人才是傻瓜』。假如『事後』能推翻結果的話,那這種『勝負』還有什麼意義?」

「嗯……」西裝男也接道。「沒錯,每一局對決的結果都是『絕對』的,在全部的結算完成後再舉證對方作弊,這種行為我們不予認同。」

「切……」凈先生啐了一聲,但他沒時間發火,因為反饋的時限只有三十秒,他只能憤憤然地在紙上迅速寫下了「0a0b」的字樣,遞還給了覺哥。

「呵……運氣不錯嘛。」封不覺看到自己猜第二個數字也被完全排除在了正確答案之外。很是欣然,「這種開局的話,大概二十個回合之內就能搞定答案了呢……」

他假裝是自言自語般用不算很響的聲音念出了後半句話,故意讓凈先生聽見。

而凈先生聽見以後,心裡也在直打鼓:「可惡的小子……他到底要幹什麼?剛才問裁判那種問題是什麼意思?是想做點兒什麼嗎……還是單純地想要擾亂我?」

他算是猜對了一半,封不覺和裁判交流的目的之一,的確是想擾亂他……

在這個遊戲中,作弊的途徑其實很少,真想要「出千」,也應該在出題者寫答案的時候動手。或者就是直接在保管答案的裁判身上想辦法。

眼下遊戲已經開始,猜解者就是想作弊,也沒有什麼有效可行的手段。

因此。封不覺說這話,並不代表他想動手,只是給對方製造一種「我真有可能動手」的心理壓力。

另外,覺哥與裁判的這番交流還有另一個目的——為其他的客人們提供一種「思路」。

他希望通過這次的對話,將「只要不被抓包就可以作弊」這個想法植入周圍人群的腦海中,為之後的「布局」埋下伏筆。

…………

長話短說,在前十輪中,封不覺按照從零到九的順序將十個數字都猜了一遍,共輸了一萬美元。

就這樣。來到了第十一輪。

此時,封不覺已可以確定。凈先生寫的六個數字中,不包含0、1、4、6、9這五個。

也就是說。答案由23578這五個數字組成;作為一個包含了五個數字的六位數,其中自然是有一個數字是重複的,而這個數字在前十輪中也已試出來了,在猜解六個「8」時,凈先生給出的反饋是2a0b,即該六位數中包含兩個『8』的證明。

於是,從這一輪開始,猜解的核心就從「猜數字」轉變為了「猜位置」,反正答案鐵定就是235788這六個數字了,現在就是看它們究竟是怎麼排列的。

「呵……是不是忽然覺得,二十五回合內解決問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呢?」這一回合,封不覺在叫注之後,又一次使用了語言攻勢去騷擾對方。

此刻,凈先生的臉色已經變得非常難看,好在還有面具擋著,讓他不至於在眾人面前露怯。

只是……他那矮胖的身軀膘多油大,特容易出汗;那些從頭上、臉上一路流淌到勃頸處的汗液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油光亮,儼然已把他給出賣了……

「哼……就算你成功地在二十五回合內猜到了又如何?我在『賭回合』的底註上也只押了一千而已。」凈先生言辭上還是不甘示弱的,「再退一步講,哪怕是被迫投降,下一輪還有我的猜解回合,呵呵……」他強行擠出兩聲乾笑,接道,「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給我提供了一個不錯的猜解思路呢。」

「唉……」封不覺聞言,搖了搖頭,發出了一聲悲天憫人的長嘆,「畢竟是三流礙…」他聳了聳肩,「『我只輸了多少多少』、『還有下一輪』……在賭桌上抱著這種想法,可是很危險的。」他微頓半秒,「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在這種想法的禍害下一退再退,站在了懸崖的邊緣;到了那時,當面臨著『再退一步就是死』的壓力,通常就會徹底崩潰、或是物極必反地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拼個頭破血流……這種人礙…」他冷哼一聲。「哼……就是我們常說的『水魚』了。」

「少嗦1凈先生不耐煩地喝道,「我跟!開始猜吧!第十一回合1

他不可能在這裡退讓,但是他那越發強硬的態度實際上只是為了掩蓋他毫無底氣的事實。

我們就不提凈先生和覺哥在賭博層面上那完全無法對比的巨大差距了。單論計算這方面……凈先生也是相當糟糕。

別說是對於猜數字這個遊戲本身的計算了,就是堆籌碼和罰金的計算他都沒能完全做到位……這種人若是不輸。那才是沒天理了。

…………

十二分鐘過去,對局仍在繼續。

並且,已經進行到了第二十一輪。

方才那十個回合的猜解,讓凈先生信心大增,因為到這一輪為止,封不覺猜出的最好結果也不過就是2a4b……

「哈!哈哈哈……」看著臉色越發凝重的覺哥,凈先生不禁得意地笑了起來,「怎麼了?剛才那囂張的勁兒呢?」他仰起頭來。冷笑道,「說我是三流?你又怎麼樣?嘴上說得一套一套的,但猜了半天……似乎離答案還很遠嘛~」

同一時刻,二樓欄杆旁。

「哼……真是個白痴。」主辦者輕聲冷笑道,「連自己已經完蛋了都不知道……」

此時,主辦者身旁那兩名西裝大漢已經為他拿來了一個望遠鏡以及一台可以連接到主廳內所有攝像頭的平板設備;主辦者可以通過那台平板傳送回來的畫面清楚地看到兩人在紙上所寫的內容。

「連『逃生回合』的存在都察覺不到的廢物,居然還選擇了『接受保護』……」主辦者隨即又念道,「這種人身上真心是除了器官以外沒什麼可挖掘的價值了。」

「少爺。」西裝大漢b這時在旁提醒道,「我想這位『嚴先生』只能選擇『接受保護』,因為他在外面面臨的並不是誕、而是牢獄之災。」

西裝大漢a也補充道:「嚴先生的上上級是最近才被查處的貪污重犯。作為『那條線』上的人之一,他撈的油水也不少。如今,他亟需一筆錢來打點關係。為自己買一個『調職處分』的結果。否則……就得去坐牢了。」

「原來如此……官僚埃」主辦者單手托腮,放下了手中的平板,「不好辦吶……」他思路已經跳脫到別的地方去了,「看他那模樣……肝和胃八成也不符合移植條件了,這就是六位數的損失了……」

且不說主辦者在上面算得那筆賬,還是看回賭桌這邊。

面對凈先生的挑釁,封不覺沉默了幾秒,然後,說了句讓對方大跌眼鏡的話:「這輪我把剩餘的全部壓上。八萬。」

這一刻,人群中有不少人都倒抽一口涼氣。

凈先生那得意的狀態更是瞬間凝祝變為了莫名的尷尬。

「什……什麼?」兩秒后,凈先生才反應道。「到目前為止最多只猜中過2a的你竟然……」

「那是很正常的。」封不覺打斷了對方,「以你這個數字為例,要算出它總共有幾種排列組合不算太難,用c16*a55-c26*a44的思路或者a66/2這種捷徑來算都行……反正答案都是360種可能;難點在於……如何撇除那359種不正確的組合。在這麼大的基數之下,縱然有『幾a幾b』的提示,想在十輪中試出正確答案也是有一定難白了……還是得靠那麼一點點『運氣』。」

他停頓了幾秒:「當然了,如果你能理解我的猜解思路,那你就應該察覺到……早在三個回合之前,我就已經十分接近答案了;這時,對『規則』足夠了解的人……或者說……看破了『那幾個回合』意義的人,依然是有機會挽回損失的。然而……你顯然不是那種人。」

「你在說什麼?什麼『那幾個回合』?規則不是明擺著的嗎?」凈先生驚慌起來,就算他的感覺再怎麼遲鈍,封不覺身上那種勝券在握的氣場也已經強烈地傳達過來了。

「我在賭回合時,特意選擇了『二十五回合』這個數字,但你的反應表示你對這個回合的意義一無所知。」封不覺的話還在繼續,「這時……我已確認了你的水準。」他攤開雙手,輕笑道,「大體上來說呢……你根本連怎麼玩這個遊戲都不知道。這一點……在你渾然不知地捨棄了『那幾個回合』的『逃生』機會,以及對我那猜解思路完全茫然的狀態中……也可見一斑。」

封不覺說到這兒,喝完了杯中所有的香檳,頓了頓再道:「行了,別愣著了,一分鐘快到了哦。」

「嗯?啊1驚慌之中,凈先生的決定用時已到了最後五秒。

當他看向計時器時,腦海中還是一團漿糊:「這小子到底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啊!是虛張聲勢嗎……如果是虛張聲勢,那這裡只要我咬咬牙就能直接滅了他,但萬一……」

「三……二……」另一方面,封不覺已戲笑著高聲倒數起來。

「我!我……」凈先生閉上眼睛,猛然按下了計時器,同時,口中怒喝一聲,「我投降1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