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076章 不堪一擊的布局

[更新時間]2016年03月24日 07:07 [字數] 44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白刃戰,慘烈,激烈,壯烈。

戰鬥進行到此,已不再有太多的技巧,轉而成了意志力層面的較量。

殘念少年和本部泰三都是認真的,這是男人之間堵上流派和個人榮譽的戰鬥。

殘念流的殘念和超實流的軍火就這麼在空地上碰撞,震撼著、衝擊著人們的心靈。

「可惡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完全沒有插手的餘地氨綠色流星這時已經從樹林里跑回來了。

「是啊,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傢伙很強。」嗜蕉者也回來了。

其實綠色流星和嗜蕉者也並不是完全無法對眼前的戰鬥進行干涉,只是他們也想看看,這場勝負究竟鹿死誰手。

「哼別裝蒜了。」塞拉囧很了解他們,立刻就說破了他們的想法,「你們就是想看看誰比較強吧」

不說虛話的跳蚤俠此時則道:「我也想看。」他微頓半秒,接道,「再說了,旁觀對我們來說有利無弊;本部贏的話,殘念少年非死即傷,我們可以趁勢逮捕;而殘念少年贏的話,定然也是慘勝,屆時我們再上前抓捕,也更有把握。」

「嗯,我也同意。」封不覺也是裝模作樣地應了一聲,很顯然,他也不想上去和那倆貨動手。

覺哥真不是打不過他們,只不過對於「坐山觀虎鬥」這個事兒,他向來是十分樂意的。

然而

人群之中有一個人,已等不到戰鬥結束了。

就在殘念少年和本部戰至最時,不料戰圈之外,一道白光陡然殺入。

這次偷襲來得意外、來得狠辣。

出手者絕非等閑之輩,因為他她的這一招是同時瞄準了戰鬥的雙方才發動的,而且快、准、狠

下一秒,但見那白光從本部泰三的后心貫入、穿破胸膛而出,隨後又擊中了殘念少年的面門。

「唔」

「氨

霎時,一聲悶哼和一聲慘叫聲傳來。

本部泰三倒下了,這一擊讓他的器官受損嚴重。儼然已到了瀕死狀態。

殘念少年也倒下了,他捂著左眼慘叫不斷、滿地打滾,因為那「暗器」此刻還卡在他那鮮血淋漓的眼窩裡。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在一陣標準的反派式大笑過後,一個身形臃腫、齙牙外翻的廣場舞星人出現了。

沒錯。她就是齙牙嬸。

「兩個蠢貨,被我抓到破綻了吧。」她一邊說著,一邊竟是拔下了自己的兩顆門牙。

她的門牙很大,每一顆都有一塊麻將那麼大;更驚人的是當她將牙拔掉以後兩秒,竟立即又長出了兩顆一模一樣的大齙牙。且一滴血都沒有流。

此處得說明一下齙牙嬸屬廣場舞星人當中的「特質變種」,她那巨大的門牙有著足以咬碎鋼鐵的硬度、並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隨時脫落,脫落後還能立即再生。

「中了我的齙雨梨花居然沒有立即咽氣兒,你們的戰力也算可以了。」齙牙嬸將自己的兩顆門牙捏在手中,嫻熟地把玩著,「可惜,你們的腦子未免太蠢。」

「你噗呃」本部吐出一口老血,轉頭回望道,「是從哪裡」

「呵還不明白嗎」齙牙嬸說這話時,已然在向躺在地上的兩人靠近。「在你們兩個蠢貨現身之前,我早已在人群中蟄伏多時了。」她說著,又抬手指了指已經回到了下注區的烏虛麻羅,「你們以為為什麼會有人在那裡開盤你們又以為是誰把我和殘念少年將出現於此的消息放出去的」

「你你這」本部好像是想罵人,但他已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本部泰三就待在公園星上,我也很清楚你們殘念流和超實流的門派之爭,以及你們倆都是白痴。」齙牙嬸接著說道,「所以,我才設下此局」她看了眼仍在地上打滾的殘念少年。「這個小鬼是非常容易受到挑釁的,把他誘來並不難。」她又看了眼本部,「至於你嘛也很簡單,我只要雇幾個乞討星人來找你的麻煩就行。」

此言落地。本部泰三當即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

此前的種種異常閃過了他的腦海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向來對自己敬而遠之的乞討星人,今天竟會主動來挑釁自己。

「順帶一提,在那邊下注的乞討星人里有一多半兒都是在替我辦事。」停頓兩秒后,齙牙嬸冷冷接道,「我本人直接下注、或者一次在自己身上押太多。未免顯得有些可疑,還有可能暴露我的身份。所以,我把錢分成多份,讓他們幫我下注押我贏。」

「切連我也著了她一道埃」聽到這兒時,烏虛麻羅露出了一臉不爽的表情。

但是,不爽歸不爽,他並沒有做什麼

作為一名在宇宙中到處開盤聚人士,烏虛麻羅是很有原則的;只要別人不直接對他這個莊家出手比方說殘念少年那種攻擊行為就行,至於那些「場外操控賭局結果」之類的行為,他向來不管。

賭桌上的事兒本就如此從來就沒有什麼對錯,上當的一方才是傻瓜,敗者可沒有權利去指摘勝者的手段。

「你這八婆」在地上翻滾了片刻后,殘念少年終於是怒不可遏地暴起,狂喝一聲。

他的左手還摁在左眼上,指縫間血污迸流,但他的憤怒已經讓他忽略了疼痛。

「殘念流奧義」少年吼著招式名,踉踉蹌蹌地朝齙牙嬸衝去,準備和後者拚命。

沒想到,齙牙嬸一個閃身,便以一擊側踢結結實實地踹中了殘念少年的腹部。

這肥婆的速度和她的體型真是毫不相稱

「蠢材」她特意選擇了對方的左側視野盲點切入,后發先至,將殘念少年的招式扼殺在了搖籃之中,「什麼殘念流、超實流無聊透頂」

「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拼上性命打鬥,白痴嗎你們」齙牙嬸說著。又是揚腿一壓,將殘念少年整個人踏在了地上,「和你這種白痴被視為同一水準,我也是很困擾的。」至此。齙牙嬸的眼中,殺機已現,「所以你還是趕緊去死吧」

言畢,她揮臂猛擲,將手中那兩顆早已準備好的門牙朝著殘念少年的前額扔了過去。

那一瞬。一道黑芒掠過,精確無比地截斷了那勢在必中的攻擊。

「喂。」

正當齙牙嬸震驚之際,一隻手,已放在了她的肩上;一聲有氣無力的「喂」,已從其耳畔響起。

「你」齙牙嬸轉頭時,滿臉的駭然,「你是什」

她還沒把「么人」這兩個字講出來,封不覺的一記老拳已擊中了她的肥臉。

齙牙嬸那肥胖的身體登時橫飛而出,一路橫穿空地,直到撞斷了一棵大樹才停下。

這一擊。讓所有旁觀者的神情陡變。

封不覺那瞬間就能欺近齙牙嬸的速度、隨意一揮就能把那肥豬打出老遠的力量、以及一份驚人的氣勢,全都猶如一種無言的宣告。

「說實話,我對你的所作所為並沒有什麼意見。」封不覺打完了人,一臉淡定地甩了甩手,言道,「我甚至還想對你說一聲幹得漂亮,你設的這個局很成功,這是智謀上的完全勝利。」

說話間,他又轉過身去,從行囊中拿出了其徐如林。並蹲到了本部泰三的身旁。

沒有人知道他幹了什麼但是,短短一息過後,他們看到,本部身上的傷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唔」公園戰神本來以為自己就要命絕於公園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要暗算也好、滅口也罷,都可以反正你們這幾個傢伙在宇超聯看來都不是什麼好人。」救起了本部之後,封不覺又轉身站起,望著齙牙嬸所在的方向,高聲道,「但是」說到這兒。他話鋒一轉,「你居然敢說這場決鬥的理由莫名其妙」

「切大意了氨另一方面,摔在了幾十米外的齙牙嬸這會兒也已從地上站了起來,她吐了口嘴裡的血沫子,用猙獰的眼神望著覺哥,心中暗忖道,「本以為五人中最強的就是跳蚤俠了、其他四個水準都和綠色流星差不多的樣子,沒想到還有一個硬手。」

「齙牙肥婆。」下一秒,封不覺已面無表情地朝著對方的所在走了過去,「有些事情你最好搞清楚了」他邊走邊道,「的確那兩個傢伙都是大白痴。他們這種人頭腦不好、也不善於社交;除了打架以外,什麼都不會。他們是人生的敗者,就像野狗被人厭惡、也被自己厭惡。他們自暴自棄,不再相信自己會被任何人所接受,故而永遠在人前露著獠牙,用野狗的方式活著。」

他走得很快,轉眼已來到對方跟前。

「世人追求的金錢、權力、名譽、地位與他們沒有太多關係,他們自己也知道,自己不配擁有那些。」封不覺頓了頓,肅然言道,「但是他們也有著自己所堅持的東西。你可以踐踏、毀滅野狗的生命,但不能連他們最後的執著也否定掉。」

「羅里吧嗦的」齙牙嬸面露陰狠地瞪著封不覺,耐心地等待著對方踏入自己的攻擊範圍,「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伴隨著一聲暴喝,其肥軀乍起,一招泰山壓頂赫然襲來。

「我想說就是男人們氨封不覺回這前半句話時,聲音還不高,人也未動。

「為了證明自己比對方更強而去打架有什麼錯」

那後半句話出口時,覺哥已然是狂吼出聲。

他在瞬開了靈識聚身術改的前提下,用絕對的速度優勢闖入了齙牙嬸的攻擊間合,對著後者的臉來了一記匯聚全身之力的直上沖拳。

有道是天下武功出升龍。

這一拳照著頭部一「升」,齙牙嬸直接就腦震蕩了她那肥胖的身體也因意識的喪失而變成了一般的重物,被覺哥一拳就頂上了天

但見,那圓滾滾的身子在空中轉了三圈,然後才轟然落地。聽那動靜簡直像是集裝箱墜落事故一般。

接著便是寂靜。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包括烏虛麻羅和宇超聯的四位英雄,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覺哥。

「呼還好我的速度比她快不少」而封不覺自己,卻是在想著,「剛才那一拳,要不是搶在她的力壓下來之前就把她打暈,我這條胳膊可能就保不住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已然粉碎性骨折的右手,暗自慶幸著

在所有的旁觀者中,只有一個,看出了覺哥剛才所用的技巧

「是迎擊嗎」本部泰三不愧是身經百戰的男人,即使他的戰力比不上覺哥,但個中門道他還是看得出來的,「還是頭回看到有人能在那種情況下用出來」

所謂的「迎擊」,或者說「迎擊拳」,是拳擊中的一種技巧。即:在對方出拳的剎那,瞬間判斷出拳路,在避開攻擊的同時,朝著與對方發力方向相對的方向打出有效的一拳。

迎擊拳的可怕之處,在於其除了本身的附帶的力量之外,還加上了對方前沖的力道。在拳擊中,成功的迎擊不但可以破壞對手的進攻,還能有效地挫傷對手的銳氣,有時甚至可將對手擊倒。

適才,封不覺幹掉的齙牙嬸的一擊,其實就是一種迎擊的變相運用。

他根據實際情況有意識地提高了速度,使其迎擊更快;否則,若是等齙牙嬸那招的力量完全釋放出來再用「迎擊」,那結果很可能就是覺哥的整條胳臂廢掉,而齙牙嬸的腦袋當場被打個稀巴爛。

「那麼咱們差不多也該收工了。」封不覺從那邊回身走回來時,對跳蚤俠道,「隊長,直接用遙控器把飛船開過來吧」他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群,「我想現在已沒人敢對我們的船出手了。」他說著,又聳聳肩,「我可不想扛著那個肥婆和這個熊孩子再跑回去。」

「呵」跳蚤俠難得地笑了笑,「好的,沒問題。」

「等等」就在此時,本部泰三又說話了,「英雄請留步」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piaotian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1075章 殘念流VS超實流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1077章 雅歌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