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競技同人 > 驚悚樂園 > 第1043章 極限實驗(十二)

驚悚樂園

第1043章 極限實驗(十二)

[更新時間]2016年02月19日 07:47 [字數] 46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約二十分鐘后,封不覺拎著光腳哥的頭,來到了基地的一角。

伊戈爾還是拿著武器和若干工具走在他前面,充當保鏢和探路者的角色。

「好了,已經到角落了,從這裡出發,怎麼走才能抵達『存放有實驗報告的房間』?」封不覺站定后,便開口對光腳哥道。

「我事先聲明……」光腳哥回道,「因為你們說看不到標識牌,所以我也無法確認『這個角落』是基地四角中的哪一個,所以一會兒抵達的目的地未必正確。」

「沒關係。」封不覺道,「如》 果這個錯了,再換一個角落出發便是,無非就是多費些時間。」他頓了一下,「不過……我也事先聲明……」他朝光腳哥投去了一道冰冷的目光,「走錯房間無所謂,但如果一會兒我們被引到了某些奇怪的地方,比如說……有陷阱、或者是有你同類在的地方,那……事後你就自求多福吧。」

這句話,讓光腳哥聞之色變。

的確,類似的想法,光腳哥在來到這裡的途中就已經萌生了,而且剛才正打算付之行動。

然而,眼下封不覺卻是提前給他來了一記「預防針」,明確表示——「你那點兒小計謀,本大爺早就已經看穿了,你敢用的話,後果你自己掂量掂量。」

「哼……」經過數秒的猶豫,光腳哥無奈地妥協了,他冷哼一聲,並接道,「那我也事先聲明一下吧……存放實驗報告的房間,離我們舉行『儀式』的房間很近。雖然在舉行完了全部的儀式后,我們就四散到基地各處了,但我不能確定附近還有沒有其他人……」他微頓半秒,「所以,假如你們在路上遇到我的同類。或者在那個房間附近遇襲,可別說我是故意引你們中套……」

這番話,表明這個怪物已經挑明了自己的底線。

兩秒后,封不覺面無表情地應道:「可以,說吧……怎麼走?」

…………

走廊是筆直、明亮的,基本沒有什麼阻滯,所以覺哥和伊戈爾走得很快。

行了十二分鐘左右,他們便來到了光腳哥所說的目的地。

「一路上什麼都沒遇到呢……」站在那房間門口時,封不覺心道,「也許……地方不對?」

他的推理沒有錯。因為當他嘗試去開門時,得到的提示是。

於是,他們只能選擇向另一個角落出發,以重新定位自己的坐標。

這個過程,本來可能要花半小時左右……這還是在路上沒有遇到怪物或其他事件的基礎上。

但他們運氣不錯,朝著基地的另一條「邊際」直走了七八分鐘,光腳哥便忽然發話道:「等等……我發現『儀式』的房間了。」

「哦?」封不覺聞言,立刻停下了腳步,低頭問道。「哪一個?」

「就在剛才路過的那個岔路口,往左轉。」光腳哥回道,「那個儀式房間里有不少血,雖說已不再流淌、但在這個距離上。我還是可以感知到……」

覺哥聽罷,立即朝伊戈爾使了個眼色;後者心領神會,進入戒備狀態,持刀先行。

兩人回撤幾米的距離。拐向了光腳哥所說的方向。

此時,伊戈爾神情專註,悄無聲息地挪動著腳步。看得出來……他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合了。

雖然伊戈爾並不是一名職業軍人,但是他的確打過仗,而且有著相當豐富的戰鬥經驗。

…………

1942年,在那個充斥著死亡的、被冰雪覆蓋著的寒冬,蘇聯人、羅馬尼亞人、匈牙利人、德國人……匯聚在了一個叫斯大林格勒的地方,他們用鮮血書寫了在整個人類戰爭歷史上都佔有極重分量的一筆。

對蘇聯人來說,斯大林格勒,是一個他們絕對不願意、也不能丟的地方。這座城市不僅有著難以取代的象徵意義,更重要的是……他是蘇聯中央地區通往南方重要經濟區域的交通咽喉;此地北臨莫斯科、南及波斯灣,西南兩方分別有著蘇聯糧食、煤炭以及石油的主產區。輸了這裡,很可能就輸了整場戰爭,或許……整個人類的歷史,都會因此而改寫。

同年7月28日,斯大林發布了著名的第227號命令——「不準後退一步1

而伊戈爾,就是收到這條命令的蘇軍成員之一……

那年的他,只有十九歲。他並不想上戰場,他只想當個工人,或者像死去的父親那樣當個鞋匠也行。

他希望能過上安穩的日子,希望可以像一個正常的年輕人那樣戀個愛,希望能為病在床的母親盡些孝道,希望能讓挨餓的妹妹每天都吃上飽飯。

然而,戰爭……讓他別無選擇。

十月的斯大林格勒,被稱為「殺人爐灶」,伊戈爾在這爐灶中一直待到了會戰結束。

作為一個並沒有接受過太多軍事訓練就被拉上戰場的新兵,這幾乎可說是個奇……

第二年春天,伊戈爾因為負傷截肢而被迫退伍。

當他回到家時,母親和妹妹都已故去,本就清貧的家裡也已徒留四壁。

他才二十歲,就成了一個瘸腿的流浪漢。

就這樣,七年時光匆匆逝去……這本該是人生中最好的七年時光,但對他來說,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直到某天……有一些穿軍裝的人來告訴他,他被政府選中,去接受一項免費的「治療計劃」。

而那時,已然病入膏肓的伊戈爾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可他沒想到的是……自己並不是來接受什麼治療的,而是來充當實驗品……

…………

「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光腳哥突如其來的話語,打破了那短暫的寂靜,「房間里不會有埋伏的。」

「你怎麼知道?」封不覺看著他,「你們應該是無法感知到彼此位置的吧?」

如果那些怪物可以互相感知,他們也不會擔心自己被砍頭后拋在某處無人發現了,所以這個推論肯定沒錯。

「因為我們不會待在某個地方一直不移動。」光腳哥回應道,「平靜、等待……這些都令我們抓狂。」

「好吧。算是個站得住腳的理由。」封不覺說著,又沖伊戈爾使了個眼色。

已經站在那扇門前的伊戈爾伸手推了一把金屬門板。

吱——

那金屬軸轉動的聲音讓人心裡發毛。

而那開啟的門扉后,登時飄出了一股血腥味……

「唔——」伊戈爾的嗅覺也變得很靈敏,所以站在這裡讓他感到頗為不適。

「這裡……由我來吧。」這時,封不覺走上前來,搶在伊戈爾身前,率先走入了那個房間。

他會這麼有把握,是因為他站在伊戈爾身後時已經確認,房間里的確是沒怪的……

這個房間不算很大,佔地三十平米左右;屋裡的燈本就是開啟的狀態。照得屋內一目了然;與門口相對的那面牆邊,縱擺著一個無法移動的水泥台,檯面上剛好可以躺下一個人。

此刻,這水泥台看上去就像被反覆使用過n次但從來沒有清洗過的砧板一樣,一層層深淺不一的血污覆蓋在了其表面……其中還混雜著皮肉、內臟碎片、毛髮、斷骨、以及很多其他的難以分辨之物。

「解釋一下,儀式的原理。」封不覺站在屋內環視一圈后,又拎起了光腳哥的頭顱,直視其問道。

「我們可以在不讓人流一滴血的情況下把人剖開。」光腳哥的回答,信息量頗大。「也可以讓人在沒有任何傷口的情況下把血流荊」說著,他用視線瞥了眼水泥台的表面,「那些血污的下面,有個儀式用的法陣。是『低語者』畫的,只有『他』懂得運用『力量』的方法。」

「『低語者』?」封不覺用試探的語氣示意對方做出更詳盡的解釋。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我腦中有的只是『低語者』這個稱呼,就好像我知道怎麼走路一樣。」光腳哥接道。「他的外表看上去和我們沒什麼兩樣,只不過……他似乎比我們知道得更多。」

「只有低語者在場時,才能進行儀式嗎??」封不覺又問道。

「不。只要法陣畫好了,誰都可以完成。」光腳哥剛把那個「成」字吐出口,就感到了有什麼不對,「嘿!嘿!你要幹什麼?」

封不覺可不理他,只是自顧自地上前兩步,若無其事地就用光腳哥的臉去抹那儀式台。

數秒后,他用一組大開大合的粗暴動作將那些血污抹開了一大片,使法陣露了出來。

「哦……所羅門王那邊的術系么。」封不覺盯著那法陣看了幾秒,口中沉吟道。

「混蛋!你在幹什麼1下一秒,被糊了一臉穢物的光腳哥憤怒地叫嚷了起來。

封不覺無視對方的抱怨,默默將法陣刻在腦中,隨後又用淡定的語氣接道:「好了,帶我們去實驗報告所在的房間吧……既然你知道這裡離那兒不遠,從這裡定位過去應該沒問題吧?」

「可惡……」光腳哥怒不可遏,但無奈……自己已經落在了人家手上;而且在這一路行來的途中,封不覺已經跟他講述了自己是如何對待先前那個怪物的了……光腳哥可不想落個一個樣的、乃至更慘的下常

於是乎,他只能繼續忍氣吞聲、乖乖給覺哥他們指明了方向。

…………

從「儀式房間」出來后,右轉,經過兩個十字路口,再左轉,第一個房間,就是「檔案室」了。

這裡的門也是鎖著的狀態,而且,當封不覺試圖去撬鎖時,還得到了特殊的系統提示:。

「嗯……提示倒是蠻明確的。」語音在耳邊響起時,封不覺便在心中盤算道,「不過,這裡沒有伊戈爾幫忙的話,玩家一個人該如何開啟呢?」

雖然他有一套現成的解決方案,但他還是會去思考一下諸如此類的問題,這樣往往能讓他掌握更多的情報。

大約五秒后,封不覺就想到了三種可能的開啟方式:

其一,引一隻怪,利用走位,藉助怪物攻擊時的力量幫自己開啟。

這個假設的可能性是最低的,因為實施起來難度太高……當然了,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因為那些怪物的視角存在很大局限,它們通常得走到很近的地方才能發現哪裡是門;再加上……玩家如果全力奔跑的話,和那些怪物的速度也差不了太多,本來這個劇本就設計成了「玩家單獨遇怪時可以利用迷宮般的地形以及怪物的視角問題來卡位逃跑」的布局,因此,覺哥還是把這項列為可能之一了。

其二,藉助某個npc的力量將門開啟。

這個「npc」指的自然不是伊戈爾這種隱藏獎勵,而是與主線有一定關聯的角色。沒準那些怪物之中也有著可以交涉的存在,比如那名「低語者」,或者某一個被儀式轉化的受害者……不過這點,覺哥暫時也驗證不了。

其三,也是概率比較大的一種可能——由玩家自己把門踹開。

這個可能性,封不覺當即就嘗試了……

但見他二話不說,一個迴旋踢就朝著門鎖的位置踹了上去可是……那門卻是紋絲不動。

這一刻,封不覺便得出了另一個推論:假設,以上三套方案中,一的概率過低不可行、二的情況本質上並不存在;在僅考慮第三套方案的前提下……只要讓某一先決條件成立,方案就可以實現。

而那個「先決條件」就是——玩家給自己注射vno-9,並成功變異。

「伊戈爾。」思索了片刻,封不覺開口道,「這裡……就勞煩你來吧。」

對於這種多重假設后產生的結論,覺哥依然沒有實施的意思,只不過……經過這番思考,讓他對「vno-9作用於玩家能成功生效」這件事產生了更多的信心。簡單地說……因為已知的信息變多,使得這種理論上的概率獲得了提升。

「好的,沒問題。」伊戈爾可不知道覺哥心裡想的那些,他只是很乾脆地應了一聲,然後上前三步,朝著門板側身一踹。

砰——

伊戈爾這第一腳,本來只是想試探一下,看看踢上去什麼感覺,所以並未使出全力。

然而,連他自己也沒想到……這一腳,直接就把厚重的金屬門給踹敞了,就連門鎖旁邊的牆壁都被帶碎了一塊。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