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033章 極限實驗(二)

[更新時間]2016年02月06日 09:28 [字數] 44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cpa300_4 由於在漆黑的環境里待了一段時間,燈光剛亮起之後,封不覺的眼睛還沒有完全適應。

不過他也並沒有在適應光線這件事上花太長的時間。

數秒后,他已可以正常視物,其視線也就立即轉到了身旁的屍體上。

那的確是一件穿著束縛衣的屍體,屍體的頭部和右腳都已不翼而飛;和覺哥此前的判斷一致,傷口處流出來的並不是血,而是一種沒有任何氣味的、呈熒光綠色的不明液體。

「奇怪……」封不覺看了眼屍體后,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此時,他的手上也還殘留著一些粘液,「這液體……在黑暗中不發光嗎?」

他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太久,便朝著不遠處的金屬門走去。

——

沒有系統提示,但轉動門把後傳來的卡頓聲,一樣可以宣告這門是鎖著的。

「哼……不出所料。」封不覺念叨了一句,便又朝著對面的鏡子走了過去。

很快,他就來到了鏡子前,並朝鏡面伸出了一根手指,將指尖垂直地抵在了鏡面上。

「單向鏡嗎……」覺哥看了眼自己的手指在鏡子里的倒影,心中念道。

眼下,他所使用的是很簡單的「手指測試法」,雖然這個方法並不是百分之百有效,但此刻,他確是成功了。

當然了,就算用手指測試法沒測出來,對於眼前這塊大鏡子是單向透視鏡的事情……覺哥也有九成的把握。

因為這個房間……從功能性上來看,不是「審訊室」、就是「實驗容器」。充當牢房的話,有一個問題……牢房裡即使沒有床鋪、也該配個廁所。要不然這個牢房沒幾天就會自行變成一個無下水道式的大廁所……

那麼……既然是審訊室或實驗容器,監控肯定是少不了的。

四十年代,雖然已經有了拍攝錄像的技術,但距離監控攝像頭這玩意兒被發明還早了整整三十年。因此。當年使用的監控手段基本就一種——靠人盯著。

若是在監獄之類的地方,派守衛隔著鐵柵欄或窗子看著就是。而在這種秘密的地下實驗基地里,多半就是透過單向玻璃進行觀測和記錄了。

「總覺得……這鏡子的後面有視線在盯著我。」封不覺心道,「但單純的直覺,沒有根據……不能下斷言。」他注視了鏡子幾秒后。又想到,「嗯……不管有還是沒有,總之,在不藉助工具的情況下,靠徒手打破這面鏡子是不可能的,再怎麼說這也是軍用級別的設施,這單向鏡後面用上防彈玻璃也很合理。」

念及此處,他便準備回身去看那屍體。

不料……

————

那一瞬,一陣布料與地面摩擦的動靜忽然響起。

通過鏡子的反光,封不覺看見……地上那具已失去頭顱和右腳的「屍體」。竟是猛然蠕動起來。

「幾個意思?」見狀,覺哥當即轉身,戒備地盯住了那屍體。

「沒有頭部,也就沒有大腦……要讓沒有大腦的身體動起來,就得有動力……」他在一息之間,已經想出了三種假設:一,工程向的遙控裝置;二,微生物或化學武器;三,靈異類原因。

————

幾秒過去,那屍體動得更加猛烈了。但是……其行動似乎沒有什麼規律,只是如同一條從河裡被撈上來的魚一般胡亂地撲騰著。

「說起來……為什麼剛才我摸他的時候完全沒動呢?」封不覺思索之際,稍稍遠離那屍體幾步,「剛才和現在的區別是……」想到這兒。他本能地瞥了眼天花板上的燈,「燈光嗎?」他輕聲自語道,「那麼……原理呢……」

剎那,一個念頭閃過了覺哥的腦海,下一秒,他便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原來如此……」看到手上殘留的粘液色澤竟比起剛才更加明亮了一些。覺哥立刻有了個想法。

為了驗證自己的推測,封不覺當即又去做了件一般人不太可能去做的事……

他快步走回開關旁,一抬手,又把燈給關上了……

這一次,屋裡沒有徹底變黑,因為那些熒光色的粘液在黑暗中發出了些許的光亮。

不過,這些光幾乎在出現的同時就開始衰弱、以一種人眼可辨的速率黯淡了下去……大約七八秒后,封不覺手上的粘液就徹底不亮了,而屍體脖頸處和腳踝那兒流淌著的液體,也只支撐了二十餘秒。

當液體上的熒光完全消失時,那屍體便再度停止了活動,至少……從聲音判斷,是不動了。

「不管是開燈時還是關燈后,我的手都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封不覺在黑暗中平靜地念道,「說明這種液體在體外是發揮不了作用的,得進入人體的循環系統才行……」他一邊想著,一邊走向了屍體,「至於這個傢伙……應該是全身都充斥著這種液體了……」

不多時,封不覺便蹲下身子,再次用手去確認了一下屍體的傷口。

「哦~骨鋸……」

他第一次在黑暗中摸索時,還不能確定;剛才在燈光下看了幾眼,現在重新再摸一下,事情就清楚了……

「而且傷口給人的感覺是……鋸的時候沒有任何掙扎的跡象。」封不覺確認完了這些,就把屍體整個翻了過來,去解那束縛衣後面的綁帶。

看到這裡,如果您認為封不覺是出於人道主義而去給屍體鬆綁什麼的,那您一定是一位十分天真善良的人。

如果您認為封不覺是想脫掉屍體的衣服,對這無頭男屍做些比較污的事情,那我建議您去看看心理醫生、或者早點去警局自首。

事實上,覺哥只是想要取下那根綁帶上的金屬鎖扣而已……

解下了鎖扣之後,封不覺就站起身來,一個轉身、馬不停蹄地就朝著金屬門走去。

因為剛才開過一次燈。所以這個房間對覺哥來說已經「不再黑暗」了。整個房間的影像,都已烙在了他的腦子裡。憑藉那經過訓練的、精確到厘米的距離感,以及對步幅的控制,封不覺就是閉著眼睛也能在房間里活動自如。

「OK……四十年代……不出意外的話是在用彈子鎖……」封不覺將綁帶鎖扣上那根鐵銷掰了出來。插入了金屬門的鎖眼中,「傳統的東西反而不太好弄礙…」

他這話無疑是經驗之談,根據封不覺溜門撬鎖的豐富經驗,越是那種老式鎖,就越考驗開鎖的基本功。二十一世紀初的那種「防盜門」。反而是最好開的一類……怕就怕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前的鎖,有些靠專業工具都打不開,只能用砸的。

嗒——

長話短說,在門前忙活了將近五分鐘后,鎖芯彈動之聲總算響起。

封不覺吁了口氣,將金屬鎖扣放進了衣服口袋裡,然後就順勢站起,打開了門……

吱——咿——

開門聲似曾相識,和片頭CG開始時的那一聲很相似。

或許,這個基地里所有的金屬門在開啟時都會發出這樣的響動。又或許……這就是安德烈死前最後開啟過的門。

但無論如何,這聲音都是一種心理暗示……能讓人驚嚇值上升的暗示。

「走廊的照明還是正常的礙…」兩秒后,封不覺瞪著死魚眼,擺著一副無精打採的表情,走出了剛才的房間。

他自然也明白開門聲被設計成這樣的含義,可惜他怕不起來。

「這裡和片頭裡的走廊應該不是同一個地方吧……」因為那金屬門已經不可避免地發出了聲響,所以封不覺也就不再保持沉默了,他低聲嘀咕道,「牆壁的顏色和部分細節都有差別礙…」

他口中的那種「差別」,普通人可能會忽略掉。但他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類似的例子前文中也有舉過,這就是個人腦過濾機制的問題。我們「正常人」,很多時候其實都跟瞎了差不多;就說我吧……我的電腦旁邊有個檯燈、檯燈上有個燈罩,這玩意兒和我的距離只有三四十公分。一天中絕大多數時間都會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里,但是……你問我這個燈的燈罩上有幾個褶子,我說不出來。

各位也可以去試試……比方說,你所居住的房間里共有幾個插座、你每天都在用的筆杆子上印著什麼文字、此刻你右手邊最上方的第一本書是什麼……不去看上一眼,你能答出來嗎?

封不覺……就很清楚地知曉這些細節,而且。在經年累月的訓練后,他已經不需要刻意為之,就能完成這種觀察記憶的作業了。

「沒有岔路嗎……」觀望了數秒后,覺哥便發現自己所在的房間位於一條走廊的盡頭,且房間門的朝向是正對走廊的,「也就是說,我只能朝著這個方向走,而這個方向……」他又回頭看了眼身後的房間,「是在遠離鏡子後面的那個房間礙…」

想了幾秒后,他將身後的金屬門合到只留一絲縫隙的程度,接著,便沿著走廊繼續前行。

「呵……果然有埃」還沒走幾步,封不覺就發現前方的地面上散落著幾滴零星的熒光液,「讓我瞧瞧……你們把頭和腳都帶去哪兒了。」

根據覺哥的推測,屍體的頭和腳無疑是被人鋸下來並帶走了,而且干這事兒的肯定不止一人。一個人操作的話……鋸到一半時,屍體就會因體內的熒光液流出並與光照發生反應而劇烈地活動,那樣的話……就算那人還能鋸完,屍體的傷口也會亂七八糟的。

所以,這活兒得是幾個人一起干,頭和腳同時鋸,兩邊一起鋸完,立即關燈走人。

而那幫人拿著頭和腳來到走廊時,由於走廊里也有燈光,那兩個被鋸下的部位肯定也會有反應,這就很可能導致有熒光液被灑出來、滴落在地上。

「在這兒做清潔工的話,工資肯定很高礙…」封不覺順著熒光液前行,在走過一個拐角后,又看到了另一扇金屬門。不過,滴落的熒光液並未在門前停止,可見那頭和腳沒有被帶進這間房。

封不覺走到那扇門前,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伸手去轉了一下門把……結果,鎖著。

既然打不開,他也就釋然了,還是先往前走再說。

又行了二十餘米,並又拐過一個拐角后,出現了第三個房間,而熒光液的痕,也消失在了該房間的門口。

這個房間的門,就不是金屬制的了,而是由兩塊白色門板組成的活動門,即醫院急救室里常用的那種。

封不覺一看便知,自己是來對地方了。

他躡手躡腳地摸了過去,先站在門口屏息凝神地聽了一會兒……可是沒有聽到任何的動靜。

於是,他輕輕地推開了門……

僅僅是一條門縫的間距,便足以讓屋裡那濃重的消毒水氣味流泄而出。

封不覺沒有太在意這氣味,他平穩地把門推開半米左右的空隙,然後探頭朝里瞄了一眼。

這第三間房裡的燈本就是亮著的,覺哥一眼掃去……看到了幾面泛黃的牆壁、一堆醫療用的設備、一堆用途不明的實驗設備,還有一個被掛帘圍起來的、疑似安置著病床的區域,另外……就是一地的熒光液了。

「非常好……」封不覺一看視線範圍內沒有活人,甚是欣慰,一個閃身就進去了,「搞一套外科手術工具,殺人、急救、木匠活兒……全能幹了。」他在心裡對自己這麼說著,並一路接近了病床邊那輛堆滿了手術工具的手推車。

正當他來到手推車邊,準備挑選幾件物品來防身時,突然!

「呃——」

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吟,自門外的走廊中傳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