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1024章 死靈三騎士

[更新時間]2016年02月01日 01:26 [字數] 39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諸神的黃昏,終於已接近了尾聲。√∟頂點說,..

在這主宇宙的眾神傾隕之刻,那些來自更高維度的神魔們,卻是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一名玩家的身上。

封不覺與因菲尼特的一戰,儼然已成了跨越兩個維度的,決定無數人、神、魔命運的宿命決鬥。

勝,或負。

將把兩個世界……帶向兩種截然不同的未來。

在這種讓人緊張到窒息的氛圍下,我覺得……應該話分兩頭……

咱們還是先來看看另外幾件尚未了卻之事……

…………

先看死靈王國……

卻見那王城大殿之上,三道身影,正並排地佇立在王座之前。

那三人,正是黎若雨、古靈和安月琴。

此時,幻魔教會那幾位皆已離去,他們還有很多事兒要去收拾;篆劼尊和奠王也回推理俱樂部去了,他們還要為即將到來的新時代而做準備;至於無形魔,也就是zero的鏡像傀儡……更是早已不辭而別、不知所蹤。

這會兒還留在大殿內的,除了王座上那位新晉的「靈王」之外,就是地獄前線的三名玩家了。

「那麼……讓我們開始吧。」

在與玩家們交流妥當后,芙靈站了起來。只見她舉起右手,憑空一攬……轉眼間,一把劍柄雕綴著骷髏圖形的長劍便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下一秒,若雨、靈、花間三人整齊地上前一步、單膝跪地,並微微低下了頭。

當然了,她們並不是要向芙靈求婚,也不是要低頭認罪什麼的;她們……是在等待「冊封」。

「不朽之國,不渝之志。」芙靈將恭恭敬敬地豎起、垂直立在胸前,肅然宣道,「尊昇典儀。眾靈共鑒。」

話至此處,芙靈微微側身,看向了自己左前方的若雨:「吾以靈王之名、之力、授予……」她一邊著,一邊輕緩地、穩健地運起劍來,用劍背分別輕觸了若雨的後頸和雙肩,「……死靈騎士之名。」

當那個「名」字出口時,一陣朦朧的白光便籠罩在了若雨的身上,同時,一件帶肩甲的「披風」也悄然出現在了她的背後。

那是一套骨色的肩甲,後面的披風則是鑲著銀邊的純白色;在披風的正中間。還印有一個水晶色的特殊紋章……此乃芙靈,也就是新的「靈王」專屬的標誌,其形態就好似一朵殘缺的、由碎裂的人骨拼成的玫瑰。

「誓尊吾王,眾靈共鑒。」若雨也抬起頭來,出了她的「騎士宣言」;如此,一個簡短的冊封儀式就算是完成了。

長話短,在用相同的方式將騎士之名授予靈和花間后,芙靈便將劍收起,轉身回到了王座上。

隨後。她面帶微笑,對三名玩家道:「我的騎士們,請起身吧。」

三位美女聞言,皆是舒了口氣。一齊站了起來。

「自今日起,你們便是我靈王親封的『死靈三騎士』。」兩秒后,芙靈接著道,「只要你們身在主宇宙之中。無論相距多遠,皆可以騎士之名,借死靈之力。王國歷代的所有英靈。都是你們的後盾。」

儀式結束后,芙靈也就不用一本正經地跟她們講話了,她本身也不喜歡拽文,即使成了「新神」,她在大多數時候還是愛大白話。

「嘻嘻……」靈好像對這「騎士頭銜」頗為喜愛,當即笑著回道,「吾王威武~以後我這『骨騎士』出去就直接報您的名號啦。」

,是靈作為騎士的特殊代號;所有的死靈騎士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代號,若雨和花間自然也有,分別就是和;死靈騎士的代號多半是一個字或者一個詞,而這個字或詞,也暗示了其所能運用的「能力」。

「本王也相信,你們三位……」芙靈也頭回道,「不會辱沒這份榮譽。」

這句話完,芙靈便好似想起了什麼,她隨即就接道:「對了,瘋不覺現在何處?以他的功勞,封他當儲君都可以埃」

「他還有事,恐怕要日後再來拜會靈王了。」若雨回道。

「嗯……那好吧。」芙靈接了一句,看那眼神,似乎稍有些失望。

「不過……」若雨立即又道,「他安排了一個人,希望您可以將其留在身邊。」

「哦?」芙靈面露疑色,「你們異界旅客不是不能在本世界長留嗎,此人如何留下?」

「留下的這位,並不是像我們這樣的異界旅客。」此時,花間接過了話頭,並且,從行囊里取出了一件東西,「而是……他。」

罷,她便發動了手中的勾玉。

霎時,一道高大的赤色怪影赫然閃現,於王座前傲然而立。

芙靈看到這位不速之客的瞬間,神情當即一變,因為她只看一眼,便從對方的身上感知到了驚人的力量……

「這就是新的靈王嗎?」血屍神不是一個很講究禮貌的人,他一現身,便將芙靈上下打量了一番,評述道,「不愧是幹掉了『奪靈』的傢伙,氣勢不錯嘛。」

「你是誰?」芙靈卻是有些緊張地看著他,問道,「為什麼我從來不知道……主宇宙中還有你這樣的存在。」

「那種事……我以後再慢慢跟你聊吧。」血屍神卻還是我行我素的態度,「反正我還要在你這裡待上很長一段時間。」

「你待在我這兒幹什麼?」芙靈問道。

「當你的打手埃」血屍神回道。

「你?」芙靈聞言,倒也是奇了,「你……給我充當『打手』?」她並不是質疑血屍神的能力不足,而是覺得……就一個「打手」而言,對方的戰鬥力太高了……

「那是封不覺的主意。」血屍神攤開雙手道,「當然了,我也不介意……一方面,我需要一個更廣闊的空間進行修鍊;另一方面。在替你征戰的過程中,我可以『自由地進食』。」談到吃的,他就笑了,「呵呵……起來,你手頭現在有那種亟待處刑的俘虜嗎?我正好餓了。」

看著血屍神的神態、聽著他的話語,芙靈這位靈王也不禁有兒懵了。

「靈王大人。」靈看出了她的猶豫,順勢接道,「您請放心,血屍神是值得信任的。讓他留在這裡,也確實是我們團長的意思。」她頓了頓。再道,「眼下您初登王位,根基未穩;王國內亦是戰力大損,諸事待定;在這種情況下,血屍神正好可以替『死靈九魁』,為您衝鋒陷陣、固國安邦。」

「是礙…」花間也笑著接道,「反正他的追求就是打完了把對手吃掉而已……留在您這裡,無疑是件雙贏的好事。」

「嗯……」芙靈考慮了一下,覺得她們得也有道理。不管怎樣。封不覺派血屍神來謀朝篡位什麼的應該不可能,假如他真想那樣做……從一開始就不會幫自己登上王位,「好吧,既然是封不覺的意思……」她又轉頭看了看血屍神。「我沒有理由拒絕這麼一位強大的戰士。」

…………

與此同時,鏡界。

這個由黑與白組成的世界,如今成了灰色。

天空、深淵、硃砂道,日、月、乃至光影煙塵……都成了灰濛濛的一片。

鏡魔。已經死了。

鏡界,也成了一個失去主人的空殼

而那如同汪洋般浩瀚的妖氣,也盡數從碎裂的六闔鏡中湧出。充盈在了這個空殼之中。

「——」夢驚禪倒在了灰色的硃砂道上,仰面朝天……給自己上了一支煙。

他還活著,只是傷勢極重,重到他已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坐起來了。

「臭子……」禪哥抽上一口煙后,望著灰色的天空念道,「我算是知道你為什麼要跟我們道歉了。」

是礙…鬼驍在攻擊鏡魔前,為什麼要向自己的四名隊友道歉呢?原因就是……他知道,由所使出的這一擊,不但會打死鏡魔、彈死自己……其流瀉出的力量,還會將周遭的所有人捲入其中,予以毀滅性的打擊。

「還有悟死參玄那個傢伙……」夢驚禪頓了幾秒,又道,「什麼已經放下了『隊長的擔子』,結果……臨死前還是拼了一口氣,幫我扛住了致命傷害,呵……」他苦笑一聲,「明顯就是打算留下我這『最後的希望』,繼續比賽埃」

很快,禪哥就把那支煙抽完了。

他渾身的劇痛,卻是一兒都沒有因此緩解:「礙…總之,還是先想辦法處理一下幾個關鍵部位的骨折吧,要不然連起身都難……」

念及此處,他便咬緊牙關,試圖先翻個身。

「不用費力了。」可就在此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傳入了禪哥的耳中。

這一刻,夢驚禪的心……沉到了谷底。

有一種本能告訴他,來者不善……

「唉……讓我猜猜……」夢驚禪看著那個站到了自己身旁的、戴著罩帽的詭異身形,嘆息著問道,「是封不覺讓你來的?」

「猜對了。」多瑪俯視著夢驚禪,平靜地言道。

「你是來殺我的?」夢驚禪又問道。

「他確實跟我過……當我來到這鏡界時,可能會遇到一兩個奄奄一息的、還沒死透的傢伙。」多瑪接道,「如今看來……你就是唯一的一個了吧。」

「呼……」夢驚禪長吁一口氣,看來是認命了,「真拿那位沒辦法呢……算計得滴水不漏,連一口氣都不給別人留下,某種意義上來……」他乾脆又給自己上一支煙,「那種男人……冷酷得迷人啊,不是嗎?」

「這就是你的遺言嗎?」多瑪並不想和禪哥多聊,畢竟他們不熟。

「——」夢驚禪吐出一個煙圈,接道,「這位仁兄……且讓我死個明白如何?」

他的這句話里,並沒有提出任何實質性的問題,但是……多瑪理解了他的意思。

「吾名……多瑪。」多瑪伸出一手,指向夢驚禪,「永生之神。」他的指尖,漸漸凝出紫色的光芒,「收下這『六闔鏡的饋贈』后,毋須太多時日,吾便會成為……這個世界,最強的——神1

言畢,紫光乍現。

多瑪放出的能量束輕易就擊中了夢驚禪的頭部,後者即刻斃命、化為了白光。

接著,多瑪便摘下了上衣的罩帽,露出了他那弗利薩一般的面容。

「封不覺……」多瑪雙臂張開,昂然一納,漫天的妖氣便朝著他急速聚攏而來,那景象好似狂龍吞雲,浩浩蕩蕩;而他的口中,還念念有詞,「你……可真是給我找了個好地方埃」未完待續。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1023章 我禿了,也變強了。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1025章 否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