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89章 逆轉審判(上)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01日 00:20 [字數] 40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整個法庭的人,都循聲轉頭,望向了門口的那道人影。≧,

那是一個身著紫色長西裝,身形消瘦,嘴角帶著一抹邪惡笑容的男人。

「封不覺?」鬼驍看到覺哥之時,幾乎是脫口而出地道出了對方的名字。

這不說不要緊,一說……法庭里就炸鍋了。

「什麼?他就是瘋不覺?」

「那個傳說中的瘋不覺?」

「奇怪礙…我聽說他有四個腦袋,眼睛還會噴射死光埃」

「胡說!我聽人講,瘋不覺是眾魔之首的結拜兄弟,會七十二般變化,毛臉雷公嘴……」

「你少扯淡,瘋不覺明明應該是個白面小生、生得俊秀無比,頭部以下是半獸人……」

很顯然,覺哥在劇本世界中的名聲已經廣大到了婦孺皆知的地步,聽審席上那些來自主宇宙各個星球的np全都聽過他的名號。只不過……他們獲得信息的渠道似乎有點問題,得到的基本都是以訛傳訛又傳訛再傳訛再再傳訛后的內容……以至於他們對覺哥有著各種不同程度的奇葩誤解。

不過,在關於覺哥的情報中,還是有那麼一部分核心內容……並未在人們的傳頌中失真。

因此,在場的所有np都有一個基本的共識,那就是瘋不覺,是一個創下了無數傳奇的、卑鄙的、陰險的、極其不好惹的傢伙。

乓乓乓

「肅靜1數秒后,書記官猛敲法槌,喝停了喧鬧的群眾。

很快,法庭內又安靜了下來。

黑袍法官也在這時開口了:「瘋不覺,你竟敢在開庭期間破門而入?你可知藐視真理法庭,該當何……」

「我只是進門時有點著急,不小心把門弄壞了而已。」覺哥一邊朝前走來,一邊就打斷了對方的話語。「最多算是毀壞公物,和藐視法庭有個半毛錢關係?」說著,他還擰出八字眉、歪著嘴,指著身後那扇被毀壞的大門道,「何況……這扇破門,本來也是年久失修、一觸即潰的樣子了;與其說我毀壞了公物,不如說是這門的使用壽命正好在我正常使用時耗盡了。」

「放肆1面對這**裸的詭辯,書記官陡然而怒。他好似是縣太爺上身了一般,吼出了兩個「法庭」上幾乎不可能出現、但在「公堂」上使用頻率很高的字眼兒,並且再次揚起法槌猛敲了一下。

乓……

不料。由於其用力過猛,這一擊敲下去后,法槌應聲斷了。

「你瞧,到處都有東西破破爛爛的,你們法庭的硬體設施缺乏保養……也能怪到我的頭上來嗎?」封不覺這下更有理了,「那書記官把法槌敲斷也是在藐視法庭咯?」

「你……」書記官怒意再升,可他已經沒什麼能敲的了,直接用拳頭砸桌子又怕把眼前的講席給捶塌,所以他也只能對著覺哥乾瞪眼。

「好了~好了~」兩秒后。黑袍法官低頭對那書記官道,「波克,你冷靜一點,注意影響。」

他淡淡的一句話。竟讓那聲如炸雷、氣勢迫人的書記官嚇得一哆嗦。

「對……對不起……法官大人。」被稱為波克的書記官畢恭畢敬地回過頭去,「是我失態了……」

「算了。」法官擺了擺他那掩於黑袍之下的手,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法槌。「總之……」

說話之間,法官輕揚法槌,朝桌上的木製槌墊上一敲。

霎時。一股無形的能量綻開,讓庭上的每一個人都為之一震。

「原來如此……法官用的是精神系的能力……」半秒不到,鬼驍就從這一槌分析出了法官的主要能力體系。

而法官對此是渾然不知的,他只是看向覺哥,接著說道;「瘋不覺,打破大門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你突然闖入本庭、打斷庭審,還說什麼『異議』……算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還不明顯嗎?」覺哥說這話時,已走到了被告席的旁邊,並舉起一臂,指著鬼驍道,「我在阻止我的委託人認罪埃」

「嗯?」法官聞言、遲疑片刻,問道,「你是吞天鬼驍的辯護律師?」

「是埃」封不覺面不改色地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覆。

「喂喂……」鬼驍則是虛著眼望著覺哥道,「誰要你給我辯護了?」

封不覺完全無視鬼驍的質問,面朝法官,接著說道:「法官大人,真理法庭是允許被告自行委託律師來辯護的吧?」

「沒錯。」法官沉聲回道,「但是……被告人所委託的律師,必須具備律師從業資格才行。」他頓了頓,「瘋不覺,我事先聲明,你別想以自己異界旅客的身份矇混過關……」他用手指輕叩桌面,接道,「我說的律師資格,必須得是主宇宙中的、某個合法領土的合法政府所出具的相關證明。」

「哼……」此時,那個褐色皮膚的檢察官站了起來,冷笑著對覺哥說道,「瘋不覺,你若是無法證明自己的律師資格,那你一樣是在藐視法庭1

「哦?」覺哥一聽這話,順勢轉身,看向了那位檢察官,「你這屎臉鳥人,又是哪根蔥蒜?」

「屎臉……鳥人?」檢察官這輩子也沒聽過這種辭彙,「混蛋!我乃大名鼎鼎、威名赫赫……人稱『不敗之檢察官』的比夫.莫瑞!你敢叫我屎臉鳥人?」

「屎臉鳥人,屎臉鳥人!屎臉鳥人」封不覺在聽完對方的自我介紹后,又將這個稱謂當著對方的面重複了三遍,且語氣呈漸升之勢。

比夫氣得直哆嗦,但他又不便和眼前這個無賴般的男人計較,他只能像是個受了欺負的小孩一般,向法官告狀:「法官大人!我抗議!他侮辱我1

「抗議有效。」法官應了一句,看向覺哥道,「瘋不覺。請注意你的措辭。」

「好的。」封不覺沖法官點點頭,然後轉過身,走到比夫面前,「對不起,比夫檢察官,我不該叫你屎臉鳥人的。雖然這個詞比較貼切地描述了你的外表在我們地球人眼中的整體形象,但這樣稱呼你……似乎還是有傷風化。我以後再也不叫你屎臉鳥人了,至少在法庭上我不會再叫你屎臉鳥人了,至於私下裡叫不叫你屎臉鳥人,或者在你不在場的前提下無意間跟人提起屎臉鳥人……」

「你給我適可而止啊混蛋1

當比夫聽到「對不起」這三個字的時候。腦中還稍稍閃過了「這個瘋不覺似乎還挺有禮貌的」的念頭;但緊接著,對方的一整段話里又用那個詞罵了他五遍,並且毫無停止的意思,這不禁讓比夫暴跳如雷。

「瘋不覺,你再提那個詞,我就要叛你藐視法庭了。」法官給出了最後的警告。

「k~k~」封不覺聳聳肩,朝審判席走去。

「你要幹什麼?」波克立刻警覺地站了起來。

「放鬆,書記官先生。」封不覺悠然地從行囊里取出了一件東西,「我拿件東西給你看而已。」說著。他已經把一張紙質文件遞到了波克的面前,「請你拿給法官大人過過目。」

遞上了文件后,覺哥便踱步回身,用挑釁的眼神望著屎臉……哦不……望著比夫道。「我這份……是篆劼尊親自頒發的『書世界律師資格證』。尊哥的推理俱樂部,無疑是主宇宙中的『合法領土』;而他本人呢……就是那裡的『合法政府』。」說到這兒,他舔了舔嘴唇,朝比夫做了個鬼臉。「某些人所質疑的……我的律師資格,現在應該已不是什麼問題了吧?」

「嗯……證明文件沒有問題。」法官很快就將文件看完了,「瘋……」他想了想。改口道,「辯方律師,本庭承認你有資格為吞天鬼驍進行辯護。」

「我說……」鬼驍這會兒已將兩手的手肘撐在了被告席的檯面上,托著腮幫子,擺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到底有沒有人在聽我說話啊?我都說要認罪了……而且我也不想讓那傢伙給我辯護礙…」

「辯方律師,你聽到了,你的當事人拒絕你為他辯護。」法官看向覺哥道。

「我反對。」封不覺回道。

「喂……你這也能反對啊?」鬼驍聞言都驚了。

「是礙…辯方律師,你在反對什麼?」法官也感到很蛋疼。

「被告是未成年人,辯護相關的事宜應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來決定,他無權拒絕我的辯護。」封不覺回道。

「嗯……」法官想了想,「原來如此……」他微頓半秒,「那麼,被告的法定代理人是誰?」

「就是我。」封不覺想都不想,一拍胸脯就給認了。

「你和被告是什麼關係?」法官又問。

「我是他乾爹。」封不覺又是不假思索地給出了一個很惡劣的答覆。

「你放屁1鬼驍轉頭就罵。

覺哥聽罷,繼續無視鬼驍,看著法官道:「法官大人,我放屁了。」

「呃……」法官道,「那又怎麼樣……」

「沒什麼,既然我的委託人提了,我就說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封不覺回道。

「哦……」法官應聲后,沉默了三秒,「辯方律師……請你不要再提這種和本案無關的事情。」

「好的。」覺哥點頭回道。

三句話之間,封不覺就利用「放屁」一詞的雙關意義和遊戲的翻譯問題,把這事兒給揭過去了……

「那麼……」法官接著又道,「辯方律師、兼法定代理人……你現在是要給被告做無罪辯護嗎?」

「是的。」封不覺回道,「並且……」他轉向陪審團,「我希望陪審團可以忽略掉被告的所有證詞。」

「嗯,本庭允許你提出的要求。」法官立即接道。

「喂!這都可以啊1鬼驍顯然不是很懂法律,更加不懂真理法庭里的那套法律,他的驚訝也是可以理解的。

「行啦……」這時,封不覺終於湊到了被告席前,壓低了嗓門兒悄聲對鬼驍言道,「想脫身就乖乖站著,看我表演。」

「切……」鬼驍卻是不怎麼領情,他也壓低了聲音回道,「且不說我們現在是在比賽,應當是你死我活的立場;就算我肯跟你合作對付這些np吧,難道你不覺得……我倆直接動武會更有效率嗎?」

「你我聯手,確是可以血洗此地。」封不覺回道,「但那毫無意義……」他將說話聲控制得更輕了,「真理法庭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四柱神』,『它』並不像其他柱神那樣具備一個獨立的具象化實體;真理法庭是一種概念、一種意志……並不是用武力就可以摧毀的東西。」

「哦?」鬼驍接道,「那你準備怎麼做?把『它』活活說死?」

「哼……」覺哥,笑而不語。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