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67章 情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8日 11:00 [字數] 48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袁圻和那幫調息完畢的武林人士一路摸到櫻樹園中時,當即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但見,一個長得三分像人、七分像屍的「怪人」,正在追打一個騎著老虎的女人。【,

而那頭老虎,也是十分奇葩……它長了兩顆超長的、探出口外的大長牙,其體型和毛色都是他們生平僅見。

當然了,和這個女人在斷魂峽中所騎的「巨型老鷹」和「石鳥怪」相比,這老虎已經算是挺正常的了……這幫江湖高手們今天已經見了無數顛覆他們常識和三觀的怪事,此刻基本上已經沒什麼他們接受不了的設定了……

「盟主!你看1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園中的另外兩道身影。

那兩人……自然就是封不覺和曹欽。

「盟主,我們要不要……」當一位掌門準備詢問袁圻是否要上去幫忙時。

袁盟主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擺手道:「不……」

他的回應,雖說有些無情,但大家也都理解……畢竟水準差太多了,就算他們上了,很可能也是白白送死,甚至會成為封不覺的累贅。

誰知,袁圻這話還有後半句內容:「……我,一個人過去,你們留在這裡。」

此言一出,眾人無不向其投去敬仰的目光。

緊接著,人群中便是一陣鼓噪,人們紛紛開始說些諸如「盟主義薄雲天」、「盟主真乃當世英雄」「我某某某這輩子沒佩服過誰,但今天服了」之類的台詞……

袁圻也沒有太在意,他只是略微等了幾秒,又接道:「諸位……曹欽的武功之高,難以揣度,雖然我們還沒見過他出手,但從他徒弟『閻王』的手段來看……他無疑已不在凡人境界。」他頓了頓,「而那位封寮主的功夫嘛……嗯……大家也都看過他那位夫人的劍法了……說是神仙手段也不為過。」

說到這兒。他停頓了一下,算是留給眾人一些思考的時間。

「此二人的武功皆是我等望塵莫及之境,即使是袁某……也沒有自信能干預到他們的勝負。」袁圻接道,「但……今日我若不去趟這塘渾水……萬一封寮主最後輸了,那曹欽接下來必然會來對付我們,到時候……我們同樣是死路一條。」他越說、神色越凝重,「唉……總之,今日我們能否活著離開葬心谷……恐怕還得看天意了。」

言畢,他駐足前望,沉默了片刻。

隨後。他似是下定了什麼重大的決心般,眼神一變……沖了出去。

…………

另一方面,十五分鐘前……

「曹公公,讓你久等了1封不覺回到曹欽面前時,先跟他打了聲招呼。

「無妨,我倒是看了場好戲。」曹欽回話時,還偏過頭看了看遠處的血屍神和血薔薇,「說起來……那位姑娘和她的同伴們,似乎也有著與你們破劍茶寮一樣的各種奇門之術。」他的眼神微變。「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呢?」

「我若告訴你,我們皆來自『天外』,或者說……是『另一個世界的投影』。」封不覺試探著回道,「你是不是就不跟我打了呢?」

「哦?」曹欽聞言。眯縫起眼睛,沉思起來。

以npc的角度而言,他的層次無疑是很高的,其強度妥妥兒的屬於唯一性數據。而且他所在的這個星球同樣也在主宇宙當中。

但是,以角色所在的世界背景而言,他只是一個生活在儒教世界的古人。

由於所處世界的自然科學水平和知識都有限。曹欽很難認知到類似於「維度」的概念。

在偏科技側的世界里,即使是一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npc也能得知這方面的信息;而在那些偏神話、魔法類的世界里,則有「高位神」這種近乎全知的存在。

至於曹欽所在的這個世界,就比較倒霉了……這裡的npc若想靠自己感知到「維度」的存在,那也只有靠「入道」、「成佛」這類手段了。

偏偏這個世界還不是那種修真起來非常方便的地方……這兒可沒有什麼修真者門派存在,像什麼功法、丹藥、自帶老爺爺的法寶等等……一概沒有。

在這兒想要修真,要麼習武、要麼修禪……

前者,須練到超凡境界,方可摸到修真的門檻;而後者,比前者更加困難……剛才就說了,這裡沒有專門的修真功法或丹藥,所以……修行之人在進入最基本的築基期之前,是沒有增加壽元的手段的。除非你是那種悟性驚人、天生活佛般的存在……否則,要靠坐禪坐到身懷佛道之力……沒有個百八十年壽命絕對搞不定。

綜上所述,雖然曹公公很強,但封不覺所說的「天外投影論」,對他來說仍是個新鮮事,而且是很難相信的新鮮事……

「呵呵……哈哈哈哈……」想了大約一分鐘,曹欽大笑起來,「這說法……確是很難讓人信服,但……假如你說的是真的,迄今為止所有困擾我的疑惑……便都有了一個合理的解答。」

「不愧是曹公公,憑這份眼界,你就比世上絕大多數人要強上許多。」封不覺自己曾經也是個不信鬼神之人,他可以理解曹欽此時的心情——大概就和他第一次遇見伍迪時差不多。

「蒼靈鎮也好、紫禁之巔也罷……」曹欽沒有回應覺哥的誇獎,而是接著說道,「……還有今天……你們這些人每一次都是突然出現、最後又化光消失;時隔多年再見,亦是容顏不改……再加上你們所用的功法、術法、還有那些奇異的暗器……全都不似當世之物。」他越說語速越快,這是思路已然理清的徵兆,「……哼,好一個破劍茶寮,我終於明白了你的秘密……哈哈哈哈……」

曹欽,總算是釋懷了……

前文說過,他這樣的人,可以接受別人比他強。他害怕的……只是未知。

「看起來……我應該更早就跟你講明的。」封不覺見了對方的反應,回道,「那樣的話……」他轉頭看了看遠處林顏的屍體,「……事情或許也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

「你好像很糾結於林顏的死?」曹欽深深看了覺哥一眼,接道。

「說實話,我不想殺她。」封不覺應道,「她是個可憐人,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他的眼神一凌,「錯的人……是你。」

「嗯……」曹欽點點頭,「你說得對。我不是她的恩人,而是仇人……毀了她四十餘年人生的仇人。」

「但是,為了完成你的『理想』……這種程度的犧牲,你是不會在乎的。」封不覺沉聲接道。

「哈1曹欽又笑了,這次……竟是苦笑,「你怎麼知道我不在乎?」

「難道你在乎?」封不覺神情微變,疑道。

「我原本的確是不在乎的。」曹欽回道,「至少在設計殺死她母親的時候,我並沒有任何猶豫。」

「後來……你的想法變了?」封不覺又道。

「是的。」曹欽道。

「為什麼?」封不覺道。

「自然是因為情。」曹欽道。

「你這樣的人……還會有情?」封不覺道。

「我也是人。」曹欽道。「人心都是肉長的,再怎麼超然之人,也會有情。」

「呵……我以為你早已丟掉了自己的心。」封不覺冷笑道。

「嗯……」曹欽悵然嘆道,「的確。我殺過很多人,其中有好人、也有壞人,而更多的……是無辜的人,即所謂的犧牲品;我曹某人身在朝野六十餘載。做過的惡事之多、之惡……早已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身在我的位置上……若是不把良知拋諸腦後,恐怕早就發瘋或是自盡了。」

言至此處,他話鋒一轉:「起初。我也以為……自己早已無情、無心。但林顏,改變了我的看法。」他停頓一秒,接道,「林顏是我一手帶大……她從小就乖巧懂事、冰雪聰明,並真心實意地視我如父;她渾然不知……我才是她最大的仇人,她家人的不幸……都跟我有直接的聯繫、甚至是我一手促成的。」

「於是你漸漸產生了內疚。」封不覺直視對方的雙眼,他可以感覺到……曹欽並不是在演戲,而且也沒必要演這種戲。

「沒錯,我才是應該內疚的人,而不是你……」曹欽搖了搖頭:「直到被你殺死時,林顏也沒有怪過我,我在她心中永遠是那個將她養育成人的恩人、義父。」他握緊了拳頭,「即使我對她沒有親情,至少也有內疚之情。」

「呵呵……」聽到這兒,封不覺卻是笑了,「曹公公,看來你……也不過如此嘛。」

「你說什麼?」曹欽聞言,面露異色;一種不安的感覺……在其心中急速升騰。

「莫非你真的以為……林顏不知道母親的死和你有關嗎?」封不覺即刻回道。

那一瞬,曹欽臉上的神色驟然劇變。

「明白了是嗎?」封不覺也知道對方是聰明人,一點就通,「你都說了她『冰雪聰明』了,怎麼可能過了四十幾年還沒察覺到當年的真相呢?」

「那……她為什麼……」曹欽說話竟是變得吞吞吐吐。

「因為……她也有情。」封不覺打斷道,「她在仇恨和恩情之間做出了選擇,所以……她選擇去恨我,恨一個她從未見過、也很可能永不會相見的人。她把所有的仇恨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這樣她就能活得更輕鬆一些,她就能……繼續將你視為恩人、父親。」他的語氣不算激昂,但所說的每一個字都直擊曹欽的靈魂,「其實她活得很痛苦,比你想象中更痛苦……直到今天……」

「今天……」曹欽瞪大了眼睛,他的身體已經開始顫抖。

「不管你這個做師父的有沒有發現,但我是發現了的……」封不覺道,「先前和我交手時,雖然林顏表現得很激動,但是……她其實並沒有出全力。無論這是出於潛意識也好、故意為之也罷……我能體會到的就是——比起殺死我,她更願意被我殺死。」

「林顏……她……」這一刻,曹欽也轉頭看向了林顏的屍體,「她……」

「唉……我死了,她還能去恨誰呢?」封不覺嘆息道。

曹欽哽咽了,他低下了頭,呢喃道:「真是個傻孩子……」

他終於無法再抑制自己的情緒,他的眼眶濕潤了。

數十年來,曹欽的臉上從來都是淡然的、或者是微笑著的,他早已忘記了這種心中的酸楚向外翻騰而無法自制的感覺。

縱然在林顏死去的那一刻,他也只是表現出了短暫的震驚和憤怒;他幾乎是立刻就抑制住了情緒的爆發,並擺出了一如既往的神態。

可此時此刻,曹欽卻近乎失控了。

「封寮主……抱歉,曹某失態了……」又一陣沉默后,曹欽抹了把臉,整了整神色,接道。

「無妨,人之常情。」封不覺道。

「你還記得……我那十二門絕學嗎?」下一秒,曹欽忽然轉變了話題。

「怎麼?」封不覺道,「曹公公還想賜教?」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曹欽的語氣溫和了不少,變得更像一個老人、一個長輩了,而他的眼神中,也透出了一份淡淡的倦意,「我只是想……和你談一筆交易。」

…………

時間回到現在,袁圻輕功驟發,穿林而過,轉眼間已衝到了曹欽和封不覺的身畔。

而那封曹二人……好似剛剛商定好了一些事,並在等待著什麼。

「封寮主!袁某來助你一臂之力了1袁圻接近到他們身旁五六米時,便一邊吼著,一邊抽出了腰間的布劍。

誰知……

「袁盟主,你來的正好。」封不覺轉頭道,「我們正在等你呢。」

「什……什麼?」袁圻聞言一愣,身形也是一滯。

袁盟主的心中即刻暗忖道——「不會吧?難道這兩個煞神結盟了?這是要毀滅世界嗎?」

緊接著,封不覺就拋出了一個問題:「袁盟主,你有沒有興趣……當武林至尊?」

他問這個問題的語氣類似於在說「你有沒有興趣跟我出去散個步」一樣。

「哈?」袁圻顯然是反應不過來了。

「有的話,咱們就打個商量……」封不覺也沒等對方給出回答,就接著道,「只要你聽從我的安排,今日過後,你仍然可以當你的武林盟主,並且……你還能學到數門不遜於命辰玄功的武學。至於你帶來的那幫江湖大佬們,由我來教你怎麼跟他們解釋……保管忽悠到位、絕無後患。」

「這……」袁圻聽到這裡,已然是心動了。

「當然了,如果你不想聽我的安排……也可以。」一息過後,封不覺那慵懶的臉上瞬間換上了一個邪惡的笑容,接道,「那我就和曹公公聯手……跟你們一起激烈地玩耍。」未完待續。。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966章 膠著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968章 憾(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