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59章 使命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1日 04:39 [字數] 452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bx

「你似乎……感到了內疚。」望著緩緩起身的封不覺,曹欽淡然說道。

「不,我只是替她不值。」封不覺站定后,朝曹欽投去了一道冷然的目光,「作為一枚棋子,她的一生都太過沉重和悲哀了。」

「棋子……嗎……」曹欽緩慢地道出了這幾個字,隨即面露微笑,「封寮主……這世上似乎沒有什麼事能瞞得過你的眼睛呢。」

「現在,林顏都已經死了,你總可以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吧?」封不覺接著道。

「可以是可以……」曹欽道,「但…》…真有那種必要嗎?」

「曹公公神機妙算、布局深遠,若不找個能理解你的人把這些說出來……」封不覺應道,「豈不是明珠暗投么?」

「呵……好吧。」曹欽笑了笑。

他停頓數秒,將思緒整理一番后,娓娓接道:「這事兒……還得從蒼靈論劍那年說起。」

「封某,洗耳恭聽。」封不覺接道。

曹欽點點頭,繼續說道:「當年,一朝論劍,天下驚變。林常與錦衣衛前指揮使錢聹勾結一事,疑也傳入了先帝的耳中。先帝以為,此事應引以為戒、不可輕視……如果江湖勢力和朝中的某些勢力暗中結黨,那他們很就會成為一股誰也法控制的力量,甚至對皇權構成威脅。」他微頓半秒,接道,「於是……在不久之後,一個長遠的、沉重的使命,落到了我的肩上。」

「原來如此……」封不覺問道,「從那時就開始了礙…」

曹欽沒有應他的話,而是接著敘述道:「為了實現這個使命,我需要兩枚棋子,其一……是一個武功冠絕天下、且對我言聽計從的人;其二……是一個有野心、有毅力、且懂得把握機會的人。」

「也就是林顏,和袁圻。」封不覺接道。

「呵……」曹欽笑而不答。自顧自地說了下去,「培養第一個人,是需要時間的,好在我不缺的就是時間。既然不缺時間,那接下來要確定的就是人選了。」他頓了頓,「林顏……就是個完美的人眩」

「控制那樣的一個小女孩比較容易是嗎?」封不覺冷冷言道。

「也並沒有你想得那麼容易,不過……我的確是成功了。」曹欽頗為得意地回了一句。

然後,曹公公便解下腰間懸著的酒壺,淺酌一口后再道:「林常死後,他那懷有其遺腹子的遺孀就被趕出了葉府。我派東廠的探子在暗處盯了她幾年。想看能不能從她身上打探出林常的武功秘笈。結果……我並沒有找到『太虛相』,但是……我的探子卻意外地發現,林常的女兒竟是個根骨卓絕的絕世奇才。」

說到這兒時,曹欽還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林顏的屍體:「我等了五年,覺得時候差不多了……於是就派人放出一條消息,說林常的遺孀帶著丈夫留下的絕世秘笈藏身到了一個小鎮上。

果然,不出半月,便有一些聞著腥味兒的江湖匪類被誘來了。

那夜,我蟄伏在黑暗中。一直等到他們將林顏的母親活活逼死,隨後再出手救下了那個丫頭。

從此以後,我便成了她的義父。」

「然後你就順勢把我給賣了?」封不覺插了句嘴。

「呵呵……封寮主,你得理解。」曹欽道。「人要成長,必然得有動力。母親的死對她的刺激確實很大,但那幫兇手已經被我就地解決了;我也不是沒想過……故意放幾個人離開,讓他們成為林顏未來的復仇目標。但說句實話……那班貨色。根本不夠資格。以林顏的資質,十歲以前就能將他們殺光報仇了。」

「所以……我這個『殺父仇人』,就成了佳的選擇。」封不覺接道。

「她如今的武功你也看到了。」曹欽伸出一手。示意了一下那邊的屍體,「封寮主,你應該覺得榮幸……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林顏。」

「你還是接著說你那使命吧。」封不覺始終沒有轉頭去看林顏一眼,只是目視曹欽,用不太友善的語氣與其交流著。

「此後的十多年,林顏的武功可謂一日千里。她的悟性極高,六歲起就以命辰玄功築基,又得我真傳數……至十八歲時,武林中已經沒有幾個能夠與她比肩的人物了。」曹欽接道,「而重要的是,她還很聽話……與仇恨相對的,她對我這個『救命恩人』、『授業恩師』可是充滿了感激之情。只要是我讓她執行的任務,她都會毫不猶豫地完成。」

「我要是沒猜錯的話……『閻王』,就是在那時誕生的吧?」封不覺問道。

「正是。」曹欽回道,「葬心谷的存在,以及『閻王』那『長生不老』的傳說……都是計劃的一部分。」他又喝了口酒,並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了看覺哥,「你應該能明白,那些青春永駐的功法,其實已不是『武』,而是『道』了。我呢……是年過五旬才以武入道的,林顏算是佔了我的光……為了讓她保持年輕、以『不老』的容顏示人,我每年都會傳她一部分玄道功力,並且指示她每個月都跟所有的葬心谷居民見上一面,讓他們做個見證。」

「但這樣做……和真正的長生是不同的吧?」封不覺接道。

「自然是不同的。」曹欽道,「你剛才不也看到了嗎……一旦功力散去,她的身體就會成倍地衰老。」

「說白了……你在提前透支她的壽命。」封不覺道。

「我也很奈礙…畢竟道心和武學不同,不是她那個年紀的人可以輕易修成的。」曹欽揚了揚手,「為了讓她容顏不老,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那……後來呢?」封不覺不想再聽這個,他又問了個問題。

曹欽也是很平靜地接著說道:「二十一年前,葬心谷這邊的事情基本已安定下來。我覺得時機成熟,便開始尋找第二枚棋子。」他抬頭望了眼身邊的櫻樹,似是回憶起了什麼往事,「那一年。恰是盛平元年,先帝駕崩后,太子……也就是當今的皇上剛剛登基。那正是一段殺人的年月,朝中一片腥風血雨,數人頭落地……

那年中有十個月的時間,我都在絞盡腦汁地往一群站錯隊的人身上安罪名,送他們家上刑常

直到臘月,我才有了些許空閑,化身為一個算命的瞎子,去江湖上走一走……」

「就是在那時。你選中了袁圻。」封不覺接道。

「呵……」曹欽道,「也可以說是袁圻自己找上了我。」他又飲一口酒,再道,「與他的相遇,確是巧合。起初我覺得他不是很符合我的要求,因為他實在有些平庸,年紀也已不小了;但後來我發現……正因如此,他才是佳人血—一個人越是清楚地認識到自己的平庸,他就越是懂得機遇的可貴。再者……袁圻本身就有半套命辰玄功在手。還省去了我諸多麻煩。不得不說……這就是機緣。」

「至此……兩枚棋子就都埋下了。」封不覺道。

「然也。」曹欽笑道,「再往後我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著時機到來。」

「而皇帝……為你選定了時機。」封不覺接道。

「你好像已經知道了什麼?」曹欽道。

「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的背後。是皇帝在做推手。」覺哥回道,「我想……他根本沒有病危吧?」

「哈哈哈……」曹欽大笑,「厲害。」

「也沒什麼厲害的,很淺顯的推理而已。」封不覺道。「假如皇帝真要找什麼『長生之術』,直接問你這個越活越年輕的東廠廠公便是了,何必去找什麼『閻王』……」他頓了頓。「另外,聽了你剛才的說明,我基本可以確定……閻王的事情,還有先帝給你的使命,現在的皇帝也是都知道的。由此可見,這次所謂的「尋術」任務,其實另有目的……」

「和封寮主聊天就是輕鬆啊~」曹欽點頭道,「你說得沒錯……這次的旅程,實則是一次『清洗』任務。」他說到這兒時,神情略微變得嚴肅了一些,「當今聖上年事已高,膝下僅有一幼子,且並未正式立太子。而晉王朱知楂……年華正好,在民間德望也頗高,雖然他自己是沒動什麼僭越的念頭,但朝中想推他一把……並藉此上位的人可不在少數。

那些文官倒是好辦,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弄死他們;但錦衣衛、大都督府、禁軍、甚至是我東廠之中的那些人……就不是那麼好處理的了。」

「此刻,這些人應該都已經死了吧?」封不覺也是看到了山莊中那些屍體的,故而猜到了一二。

「呵呵……那是當然。」曹欽道,「這次葬心谷之行,我把該殺的幾個都給湊出來了……能一次解決,很是省心。」

「那先帝給你的那項使命呢?」封不覺又問道。

「那個嘛……」曹欽神色微變,「我以『長生之術』為餌,引袁圻率領諸多武林人士齊聚於此,本來是想讓他們和林顏所訓練的谷中人打個兩敗俱傷……順勢將中原武林的一流高手一次性剿滅殆盡的。」他停頓兩秒,再道,「隨後,我只需讓林顏到武林中開宗立派……多三年,她便可一統江湖。」

「如此一來……江湖,也就成了你掌中之物了。」封不覺接道。

「不……是皇帝的掌中之物。」曹欽道,「……我,只是個做事的人而已。」

「隨你說吧……」封不覺道,「但是……現在林顏已經死了。」

「是啊,她死了。」曹欽道。

「那誰來做這個武林至尊呢?」封不覺道。

「呵呵……誰都可以,反正你不行。」曹欽笑道。

「為什麼?」封不覺明知故問。

「因為你是一個法控制的人。」曹欽道,「就連我……也害怕你這種人。」

「所以……」封不覺示意對方說下去。

「所以……」曹欽飲完了壺中的后一口酒,「你好就死在這裡吧。」

「我還以為咱們是朋友。」封不覺道。

「咱們的確有交情,可能的話……我也不想殺你。」曹欽道,「但為了我的理想,我必須殺了你。」

「理想?」封不覺擺出了死魚眼,「你一個入道之人,還在兢兢業業地為朝廷賣命,這我就不吐槽了……」他乾笑兩聲,「但是……你居然說你有理想?」

是的,曹欽當然有理想。

如前文所說,他是個超然之人。

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對他來說已經所謂了。

天下敵的武功,他也已經有了。

絕色美女……這茬兒不提也罷。

總之,俗世中大多數人所追求的那些東西,對他來說已不是什麼追求。

然,曹欽還是有理想的。

他所考慮的東西,與其說是個人的「理想」,倒不如說是一種「理念」。

「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曹欽的聲音忽然變得高亢,眼神也變得十分凌厲,「一言之堂……才能杜絕黨爭。一統江湖,才能讓世上不再有所謂的『江湖』。

殺人容易,誅心難;葬心谷,葬的不止是人,是心。

我說了……我有的是時間,哪怕再花五十年、一百年,我也會完成這一切。

當我成功的那一天,我大明江山便可千秋萬載、國泰民安。」

「好~啊~說得很好嘛。」封不覺雙手插袋,歪著頭言道,「但真到了那個時候,你自己……不就成了這套制度下必須清除的異端了嗎?」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曹欽說著,丟掉了手上的酒壺,將內息一綻。

那一瞬,周圍的櫻花如雪般崩落,漫天光霧則似漩渦般旋開。

破曉時分的曙光,也恰在這時自天空中灑落……

多年以來,這是曹欽首次以認真的態度去運功。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對手,值得他這樣去做。

「封寮主,須客氣。」紛亂的落花中,曹欽單掌一翻一揚,「你我今日一戰,生死由天,怨悔1未完待續……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958章 葬心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960章 刀劍決(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