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56章 拈花把酒盡餘杯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8日 06:43 [字數] 48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連葬心谷中的光霧也暗淡了幾分。※%,

經過了一夜的廝殺,無數人已永遠葬身在了谷內。

不過……杜贏,還沒有死。

他從斷魂峽一路逃了回來,來到了葬心山莊的大門前。

可是,在這裡等待他的……卻也是一幅血流成河的景象。

此刻,葬心山莊的大門是敞開著的,從門檻外到大門內,再到山莊的庭院中,但凡是目力所及之處……都能看見屍體。

那些屍體絕大多數都是全副武裝的朝廷官兵、也有些人是僕役打扮或穿著飛魚服的。但要說其中最扎眼的……恐怕還是少數幾具老嫗的屍體了。

杜贏很清楚,侍奉閻王的這些老婦人,每一個都是高手。她們陪伴閻王多年,受到的指點比所有的谷中人都要多;就是其中武功最差的,也能敵得過江湖上一流大派的掌門。

然而,就是這樣一幫人,如今竟是和那些官兵們一同死在了這裡……

「怎麼回事?」杜贏的三觀已經在之前的幾個小時內被反覆刷新了數次,與袁圻、紅櫻全隊以及封不覺帶給他的震驚比起來,他對眼前這一幕的反應倒顯得有些平淡了。

「哦?這兒還有一個活的嗎……」忽然,一個陰柔的聲音傳入了杜贏的耳中。

杜贏聞言的剎那,只覺得渾身的血都涼了,因為那聲音響起的地方就在其背後寸許之地。

「誰1杜贏猛然轉身,勢如驚弓之鳥。

緊接著,他便看到了曹欽。

「哦~是杜贏埃」曹公公看著他的臉道,「你從斷魂峽逃回來了是嗎。」

「你……你是誰?」杜贏不由自主地後退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會本能地感到恐懼,「這些人都是你殺的嗎?」

「本座。曹欽。」曹欽背著雙手,淡然回道,「這些人嘛……有些是我殺的,有些不是。」

「這……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杜贏吞吞吐吐地問道,同時,他已暗催真元,以防對方會做出什麼對他不利的舉動。

「對一個馬上就要死的人來說,他真的有必要知道那麼多嗎?」曹欽冷冷接道。

「即使要死……」杜贏儘力控制住呼吸,沉聲回道,「能死得明白些……總是好的。」

「嗯……」曹欽聞言。點點頭,「有道理。」他頓了一下,「我念你也算一代宗師,而且已經一把年紀了,就滿足你這個最後的願望吧。」

杜贏聽了這話,並沒有應聲,只是默默地等著對方說下去。

曹欽想了幾秒,便接道:「常威,殺了朱知楂;然後。朝廷的七大高手,又殺了常威;接著,我和閻王便去殺那七大高手,但他們散到了山莊之中。並喚來了門外的兵士。於是,我、閻王、以及這山莊中的侍女們,費了一番周折,把這些人統統殺光了。」

「你……」杜贏雖然聽了整件事的經過。但並沒有明白個中因由,所以他的臉上仍是驚疑交加,「你究竟是什麼人?」

「他便如同我父、我師。」

回答這個問題的人。竟然是閻王……

此時,她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這門前的庭院中,而她的裝束,居然和曹欽一模一樣……一襲素雅的長袍,裹住了她那妖嬈的身段;在她的腰際,還懸了一個酒壺。

「什麼?」杜贏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為閻王的修為已是當世無雙,但沒想到,今日他卻聽閻王親口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那麼……你現在算是死得明白了嗎?」緊接著,曹欽便開口問道。

「我……」杜贏並沒能回答曹欽的問題,因為他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字,其頭顱就離開了自己的脖子……來到了閻王的手上。

那是一隻纖細的、如白玉般的手,也是一隻致命的手……這隻手,或許比這世上的任何一種兵器都要來得致命。

「四位姑娘,你們也在那兒看了許久了,何不出來說話呢?」兩秒后,曹欽忽地轉身,對著庭院的角落道了一聲。

那裡,本是空無一物的。但在曹欽說完這句話后,一層光學屏障便驟然消失,顯露出了紅櫻四人的身影。

「既然已被二位發現,那我也不妨直言了……」這次,絮懷殤並沒有讓血薔薇去交涉,而是自己直接言道,「首先……你們是不是連我們都要殺?」

「那就要看幾位的態度了。」閻王說著,抬手示意了一下遍地的屍體,「你們瞧……我的侍女全都死了,卻不知……四位姑娘有興趣來侍奉我嗎?」

「如果否定的答覆相當於死,那我們恐怕無法拒絕。」絮懷殤回道。

「呵呵……你又何必露出那般不悅的神情呢?」閻王笑了,那笑容美得令人心醉,「你們應該高興才是,事實上……你們真是無比得幸運。」她擺了擺衣袖,「過去那些年,我的侍女們雖也是衣食無憂,但她們並沒能過上什麼真正的好日子;但從今往後就不同了……自今日起,我就是武林至尊,你們隨我一同出谷后,便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就在她把話說完,絮懷殤還沒回應之際,突然!

「武?林?至?尊?」

一個賤力十足、響徹雲霄的聲音,破空而來……

那個聲音一字一頓地將這四個字重複了一遍,並且帶上了明顯的疑問及嘲諷語氣。

毫無疑問……有能力、且有興趣干出這種事的人,整個劇本里只有一個。

「哼……這下可有趣了。」曹欽閉目輕笑,低聲評論了一句。

下一秒,封不覺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山莊那高聳的院牆之上。雖然……大門就在數米之外、而且還是開著的。

「本大爺在此!誰敢自稱武林至尊?」他現身之後,又來了一句**裸的嘲諷,儼然一副沒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態度。

此時,袁圻、地獄前線隊、以及武林群豪們也都已穿過了山莊外的村子,來到了山莊的大門前。

聽到覺哥的言論,袁盟主的神色變得頗為尷尬;按理說……身為武林盟主。袁圻才是最有資格說那句話的人,但這種話……他又怎麼可能說得出口。然而他又不能挑明了講覺哥「口出狂言」,畢竟這小子是站在自己這邊的,而且武功深不可測,這種時候跟他起衝突是很不明智的。

於是,袁圻也只能假裝沒有聽見,迅速地轉移話題:「閻王!別做你的春秋大夢了1他高聲喝道,「今日各路英雄齊聚於此,絕不會讓你把長生之術交給朝……」

當「朝廷」這兩個字到他的嘴邊時,他正好看到了眼前滿院的官兵屍體。這讓他愣是把後半句話給咽了回去。

「說啊,怎麼不說了?」閻王看著他,以及他身後那各幫各派的頭頭腦腦,眼中閃過了明顯的恨意,「你想說我和朝廷勾結,然後讓我把長生之術交給你?」

「哼……」袁圻大袖一擺,冷哼一聲,「就算你並未與朝廷勾結,這些年來你包藏江湖上的惡徒也是事實。像你這樣的敗類……」

「你給我閉嘴1這一瞬,閻王暴喝出聲,打斷了袁圻的話語。

霎時間,滔天真力。攜著殺意與音浪擴散而出……

紅櫻隊的四人也是倒霉,由於離得較近,她們莫名其妙就被這聲波攻擊轟掉了兩成生存值。

地獄前線隊的四人離得稍遠,不過也沒能倖免這次aoe攻擊。齊齊掉了15%左右的血量。

當然了,和武林群豪們比起來,玩家們的……因為他們的力量體系並不是建立在「內力」這一基礎上的。所以這一招並沒有對他們造成全額的傷害;他們吃到的……只是「聲波」這部分的傷害而已,而實際上……另一部分建立在「內力共振」基礎上的傷害才是最要命的。

喝聲過後,除了八名玩家、曹欽和袁圻之外,在場的其他人全都被閻王這一喝震得口吐鮮血,紛紛面露駭然地倒了下去。

這些人,或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名宿,或是名門大派的掌教高人,還有年輕有為的武林奇才。

然,這些人當中,無一人能接得住這一招。

雖然沒有人當場身亡,但這一招所造成的內傷,儼然是讓他們站不起來了。

這一喝……看似簡單粗暴,實則蘊含著無比精深的武學之理。撇開玩家不談,單論這個世界中的習武之人……要想防住這招,就必須得做到兩件事——其一,具備二十年以上的、一般水準武學心法的內力;其二,在對方發招的瞬間感應並判斷出招式的奧秘,並立刻用自身內力在身體內部製造一個屏障,覆蓋住自己的主要臟腑。

只有做到這兩點,才能完成對此招的防禦,否則……

「呵……」閻王看著那些倒地后立刻開始打坐運氣的武林中人,冷笑出聲,「什麼『英雄』……就你們也配叫英雄?」說著,她又將視線移到了袁圻身上,「倒是你這枚棋子……還稱得上是個人物。」

「是啊,對此……我也相當意外。」曹欽接道。

「你們在說什麼……誰是棋子?」袁圻的額頭已有冷汗滑落,閻王剛才那次攻擊所體現出的武功修為已讓他近乎絕望,若不是身邊還有「破劍茶寮」的四位同道站著,他十有**就要投降了。

「聽不懂是吧?」曹欽沖他笑了笑,說了五個字,然後,突然改變了自己的嗓音,將嗓子改成了一種近乎沙啞的狀態,「那我這樣說……你是不是就懂了呢?」

「你1一瞬之間,袁圻的精神……便被逼到了崩潰的邊緣。

因為他識得那個聲音,那是個一個他永遠都無法忘記的嗓音。

「你……你是……」袁圻的身體和語音都在不住地顫抖著。

「對,我就是那個算命的瞎子。」曹欽背著雙手,平靜地看著袁圻說道,「而你……是我於二十多年前,埋在江湖中的一枚棋子。」

「不……不可能的……」袁圻神情驚愕地言道,「你我只是偶遇……我若不來找你算命,你也不可能發現我體內有命辰玄功1

「對,你我確實是偶遇。」曹欽回道,「但你要明白……不管有沒有那次偶遇,結果都是一樣的。」他微頓半秒,「除了『命辰玄功』之外,『得其一即可稱霸武林』的絕學,我至少還知道十二種;其中有十種……我隨時都可以拿出來教給別人。也就是說……只要我想,扶植一個武林盟主是很容易的。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懂得珍惜機會的人,和十年左右的光陰罷了。」

聽到這裡,袁圻的心理防線徹底潰散,他已經意識到……眼前這個人的修為、算計,都已不是凡人可以企及的境界了;不用試他也知道,自己無論做什麼……在這個人面前都是徒勞的。

「曹公公,你們唱的這是哪一出,能不能跟我們解釋解釋呢?」這時,封不覺又開口了,他的語氣倒是絲毫未變。

「呵呵……封寮主,說起來,這事兒和你們破劍茶寮也有關係埃」曹欽回道。

「哦?」封不覺的反應快到不可思議,「莫非……和當年的『蒼靈論劍』有關?」

「正是。」曹欽回道,「看來封寮主還記得,那就好……」他揚起一手,朝閻王示意了一下,「讓我來正式給各位引見一下……這位『閻王』,乃是當年碧空劍林常的遺孤……林顏。」

「哦~」只聽這一句話,封不覺就推理到了許多事。

「而我……」曹欽側目看了林顏一眼,「是她的義父。」

他的兩句介紹剛說完,林顏便輕移蓮步,轉身正對向了封不覺,抬頭言道:「封寮主,林顏……久仰您的大名了。」

閻王的這句話……可把眾人嚇得不輕,從袁圻、到紅櫻隊員、到武林群豪、再到場外觀眾……全都用一種看神仙一般的眼神看向了封不覺。

「四十多年來……我做夢都想見到你……」接著,林顏的臉上,露出了一種詭異的笑容,那笑容中帶著幾分興奮、幾分殘厲、還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情愫,「你無法想象我在夢裡殺了你多少次……正因為對你的那份恨意,才造就了今天的我。」

說罷,她便解下腰間的酒壺……倒傾上身,提壺引頸,朱唇一啟,蜷首豪飲。

她飲得如此忘我、忘形……縱是那些**瓊漿從其口中溢出,順著下巴流過她的粉頸、沒入她起伏的胸襟中……她也是毫不在乎。

孤谷,殘秋,霧下,花前。

但見,那位絕色美人痛飲下一整壺酒水,隨即輕扭腰肢,直起身子,用一雙**盪魄的媚眼朝封不覺一瞪:「今日,我終於要得償所願……」她把手中的酒壺隨手扔出,攤開雙掌,怒綻真元,「……殺了你,為父報仇1未完待續。。

推薦個不錯的女裝店鋪,衣服漂亮實惠,質量也很好!在淘寶網上搜索「岸卜」即可。

(快捷鍵:←)驚悚樂園 第955章 莫問紅塵三千事 驚悚樂園目錄(快捷鍵:回車) 驚悚樂園 第957章 別無選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